Thursday, July 29, 2010

校里的人际关系有什么关系?


校里的人际关系有什么关系?2009年四月二十八日

我家大儿子在班上被同学搥脸颊一记,那位同学先用自动笔芯笔掷他,分明是挑衅,搥完问他为何,又说:“我爽啊!”。

打从三年级老大在学校就曾被一个男同学威逼,同学硬赖他弄坏了手表,吩咐他还一百元。结果他真的从扑满取五十元去还同学,并常年躲避该同学,见他走近就跑。老大那么笨,不会跟老师投诉,连家里也不说。到四年级霸王分了班,才说出来。为此,我内疚得不得了,心如刀割。机缘很奇妙,后来霸王参加同一个课外佛学班,我们每星期见他的母亲带他步行来上课。我观察那孩子,有情绪困扰,没什么自信的样子,过去的事太久也就算了。儿子也说他变了很多,看样子佛学班的老师特别给他不少机会增强内在。

这次另一个霸王的攻击,当天下午老大回家就说了,隔天他报告了班级任老师,并拉了一票同学作证。他处理得不错。我问他该同学是不是常常欺负他?他坦言这同学就喜欢欺负人打人,不过他不想换班,因为“这个班虽然有霸王,但是班上很好笑,同学很多趣事讲。”

老大的人随和,有时太随便,别的孩子会占便宜,跟他要小钱之类的。他们男生之间钱币借来借去,他不想我管太多,我只好让他自己学习处理,友谊和私人财物怎么平衡。反正学校禁止带超过十元去学校。

校内的人际关系从来就不是简单的事。孩子毕竟还是懵懂不知,不知道如何适当进退。小学高年班开始,直到高中,同学朋友之间的关系变得非常重要,如果在校不受欢迎,影响深远。学生和学生彼此之间的伤害不像大人想像那么小儿科,很多时候,孩子会为自己无力改变的事情受到嘲弄,像外表、名字、某些神经发展障碍、社交技巧不好等。

老大有平足,走路外八字,加上体胖,常受嘲笑。还好他的心胸宽阔,偶尔忧郁,多数时间是开朗的。我指出他的平足是遗传自父辈,仔细看祖父,父亲都有轻微平足,他十分欣慰,当小孩明白那不是他的错时,压力马上减轻。

学校里有无数不同的心智和外貌,如社会缩影。虽然年纪小,他们也该学习彼此容忍和尊重。社交问题不单存在校外,校长管辖中的范围也免不了出现问题,需要处理。孩子天天上学要面对各式各样的排斥,如果身为长辈的师长没有相关的心胸,以身作则,并注意学生小圈圈,旗下的学生如何解开成见,接纳同学?

想起我小时候的学校生涯,没有很多关系密切的同学。我母亲在我四岁时就给我报名,所以编到甲班,然后一路在甲班到中五毕业。同班的同学一路跟上来,感情应该很好,男同学的交情固然不错,毕竟不是同性,而女同学呢,总是无法深交。说来我的人际关系技巧实在有疙瘩。

小学低年级时,邻居同岁的女儿,虽然不同班,但每天下课总等我,到食堂替我付钱买食物吃。她家里开家私店,相对富有,我们的父母亲之间有成见,我大哥跟她的哥哥们时常吵架,就是她选择像姐姐那么照顾我,而我总不明所以地享受她的慷慨。后来上高年级,她换到国小去,即使住隔壁,我们再也不常见面。

我记得小学时候,多数是在圈外观看明星学生受拥护的情形。自己总参不进,也不懂如何参进去。我没有可爱漂亮的外表和家世,唯一值得骄傲的仅有学业成绩。老师也不曾选择我当班长、巡查员、队长、组长、或任何领导。还好有位男老师留意到并特别注意我,替我负担订购《知识画报》。对我是很大的安慰,没齿难忘。

那个时候的明星同学,年年选上巡查员或班长,除了是老师的心水学生,也有自己的粉丝。然而我想,难道没有优异社交天赋,特立独行并兴趣嗜好不同的孩子,就该屈服于校内的潮流和期待里吗?难道必需花大把精神和力气,争取归属感才是对的吗?虽然受大众欢迎是孩子最渴望的殊荣,然而为了这个殊荣而太努力,日日陶醉在社交成就中,对生活其他层面兴趣索然,仅在团体中顾盼自雄,倒不如维持自己的特质,坚持自己的兴趣。而且有此习惯,长大了难免倾于盲目追求某种图腾或象征。

为了团体的接纳而付出太高的代价,不如肯定自己,为自己的个人特色骄傲。

6 comments:

  1. meiling姐,你以前在学校教过书?在哪里呢?

    ReplyDelete
  2. 孩子们再怎么吵架,那种关系还是单纯的,父母只要适时给予意见就好了.我都是采取和这些小朋友交朋友,效果不错的.

    ReplyDelete
  3. maileng,

    看了你这篇令我回忆往事,更觉得现在的孩子两极化,好的好得不得了,不会打架,不会生气;那些坏的呢,总爱,捣蛋,作弄人,贪便宜。我想说这和家庭教育有关。

    我球友有一个大胖子,要吃什么,全是肉类。有时候我开玩笑,你怎么不吃菜,他爸爸说,他不吃的。就这样家教很重要。我想是社会生的病,导致家长在为三餐忙碌无暇照顾孩子,导致今天孩子成为小霸王。虽然可能是小儿科,但是如果没有教育好,长大后,问题就多,可能是一个为所欲为,不爱惜身体与生命的一个自我为中心的人吧。

    ReplyDelete
  4. 画家阿利,中六后我会母校做临教。郑辉明是我的前前学长,我中学时常买他的明信片寄给朋友。

    夫人,我碰到个厉害的,那个同学威逼我老大求爸爸出钱请他一块去打paint ball(一人大约五十到百元)。他说自小老大的爸爸看他长大,应该回馈一下。理直气壮。

    求真,一讲起家庭教育,因为价值观念不同,难免泛起翩翩压力哦。

    ReplyDelete
  5. 我特喜欢郑辉明,以前买了一本他的画册,至今仍爱不释手。没想你们之间有交集,马国真的很小

    ReplyDelete
  6. 画家阿利,讲起郑辉明,方才星洲不是有他的介绍么?照片看来他也老啦。
    郑跟我哥比较熟,送过我哥一张很大的画,是南传沙弥的脚。他好像喜欢送画表达感激,包括一个救过他姐的外科医生。那医生后来才知道郑是很出名的画家。
    再讲一点他青年时的事,我哥老提,他的模样很愤世,哈哈。他还曾在当年左派的潮州会馆学过二胡呢。真是轻狂少年。

    Reply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