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28, 2010

如果他们不是懒惰?

如果他们不是懒惰?2009年4月30日

老大的罚写簿子写上两个字,“秉”和“碾”,一个字和其拼音写满一页中小方格,共一百一十次。老师一定是气疯了,老大说有些同学写得更多,都是在课上不会读或读错的学生。字都是之前课文教过的。今天回来又写做错的填充问题,一题一页,共二十二次。他错三题,写满三页。他庆幸地说,有同学只对三题,必需重写二十多页!回家需要知会家长签名。

我怀疑地问:“有没有不交的同学?”“有一两个不听话的。”老大回答,不想多说。

小六会考接近了,老师的压力一定很重,多两个礼拜就期考,她看来气急败坏,特别是这班几番闹事打架,国语英语差,连母语也糟的学生,扶正反乱看来十分艰难。教后段会考班,一班四十五人,我可以体会她每天上班的心情。

有次我带孩子去参加一个绘画班同学的生日会,来了七十多个小孩,从四岁到十岁。天呀,屋里闹得天翻地覆;要拍照时,指挥孩子们站好统一点,已是挥汗如雨。不过寿星公的爸爸经营补习学院,很有经验,他在相机后面大喊:“每个人检查自己的裤子拉链有没有拉好!”,刹那声音低下来,全部孩子都低头看裤裆,再抬头正好笑嘻嘻摄入相机。

我们小学的班级太大,老师的负担过重。在巴黎,一班的小学生若超过三十,家教协会恫言教育部不派资源补救的话,老师家长就会上街示威。每学年结束时,校内的辅导老师和儿科心理医生会评估小孩可不可以上一级,有什么需要改善加强,请父母来谈,校方会适当辅导,家里父母也被教导如何协助小孩。小孩的发展紧密地被关注着。

在这里,我们的人才一定是次要的,小孩在学校如工厂的罐头一样,每年每年塞,毕业时,青年不懂自己有什么特长,如果达不到精英水准,不知自己在哪里可以挥洒才华。常常看到一批一批辍学,或中学毕业不再就学,游手好闲的青少年,觉得十分惋惜。他们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不是读书的料”,果真如此么?

如果,倒转过来看,而是校里的课程不能配合这些孩子的需求呢?道理说得通么?

我们的教育制度其实不是很残忍,学生可以自动升级,到中五才毕业,基本教育已经肯定了。但是现实却是残忍的,因为不能适应校方学习方式的学生,无法受肯定,无所适从。半途就被标签为智力落后,即使他可能有很好的手感,可以修理机械。

常有人说因材施教,然而做到的有多少呢?老师可不可以配合对方块字记忆不佳的学生,让他用键盘做功课?学校可不可以配合语言学习慢的学生,让他先掌握一种语言,到中学才学其他的语文?或不用每个同级学生都做一样多的数学习题,程度比较慢的先加强基础,弄清楚了乘法表才继续学其他?老师可不可以给注意力有缺陷的孩子频繁提醒,而不是辱骂或放边疆?等等等。。。

每个孩子生下来都有他自己的特长,很多人的心智功能有长有短,幸运的在学校生活如鱼得水。神经发展有障碍的,无法控制专注力、不能理解语音系统、有阅读障碍、心智储存能力不佳等等的孩子,在学校就如坐针毡,多余的精力就去捣蛋作乱。这些孩子更需要专业的协助,导师们对此类知识的掌握是何其重要呀!

个性化教育,既让孩子发挥个别的不同。不是人人一定要在语文数学科学考多多甲才是人性的,那么许多少年就不会沦落到自暴自弃,甚至出轨伤人的地步。学校如果有趣,能够肯定他们,他们一定喜欢来上课,歇尽所能继续求知识。即使他的兴趣是捕鱼而已,他也可以被造就到学习更好的知识,用机械或方法,改良现有的技术,造福渔民。

在学校里先处理好偏差的少年,好过等他们离校犯罪了才来动辄大兵压镇。
相关阅读:

3 comments:

  1. 问题是,资源不足,师资不足,时间不够,再好的idea也只是idea。

    ReplyDelete
  2. 汉栋老师,
    我们还要这不够那不够多久呢?孩子都快毕业了。
    作为大马人,我们真是容易妥协的物种。

    ReplyDelete
  3. 资源不足就是资源不足,那是现实,但不是要妥协。

    我是觉得大马的家长醒觉不够,不然连成一气可以让教育部妥协。我校家教协会闹分裂,把校方和董事会搞得鸡飞狗走。大家只热衷表面上如何风光,却不管里子是否坚实,难搞啊。

    Reply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