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31, 2016

常常睡不醒

我的联想粉红笔电,曾经带到美国去呢,伦敦也去过,威水史不赖。但是毕竟老了,里面用的是视窗XP,在华盛顿那当儿还算潮,才没过几年,很多软体来信通知,本社不再支持。

真是3C产品的悲歌。

另一个最好的例子就是手提电话。

从多个按钮到剩一颗大钮,再也无法回头。用儿子的诺基亚33系列打简讯,一句还没完, 我已经火冒三丈。

产品不悲,悲的是我。

我觉得笔电顶好的,我喜欢键盘,这是输入的习惯。要是键盘出现在荧幕上,不仅荧幕剩一半,遮蔽不该遮的,也很难使用双手打字,通常被逼一指神功,那就慢很多了。不过现在我勤看优管和连续剧,从体积和重量方面来考量,平板比较实用。Ipad的键盘经验很不靠谱,新的笔电固然不错,但是不够轻巧,不方便白天书房,晚上睡房。

所以哈比人建议换个能屈能伸的华硕变形金刚。


(网络照片)

这下子,需要键盘时才用蓝牙连接,只看优管时就把键盘另置。那么可以随时选个风水宝地躺下煲戏。当然,最大的麻烦变成电力不足,除非插电。

电池的耐力倒真是个问题,平板通常不是给戏迷接力赛用的。

对我这样轻量级使用者来说,这款蛮不错,因为我使用的程序来去那两三样,不需天涯海角的记忆容量。老大的那款就不少钱,为绘画用。

用了没多久,发现一个问题。原来有时候,金刚自动睡着后,很难叫醒,按了很多次仍不亮荧幕。

网上的评论,真有这么回事。吾道不孤,悲。



Thursday, May 26, 2016

娇娇女的养成

这次赴怡保,D先生全程招待,不知哈比人感觉如何,我则深感难为情,因为D先生太盛情款款。如果他家来到新山,我认为无法做到一样的回报。

特别是像D先生这样忙的生意人,我们剥夺了他珍贵的周休时间,使他无法好好的和妻子女儿享受亲子时光,D先生觉得没关系,女儿大概是不乐意的。他婚后很迟才得女,企业蒸蒸日上,家财万贯了,女儿才六岁。可想像女儿是具万般宠爱于一身。我们全天占用了她爸爸,她难免会嫉妒。

D先生真的富有,他说如果我们飞到怡保,想去金马伦,可以用他的车。他妻子说,反正他们家里摆着五六辆车子(就两个人驾车)。他们的语气太稀松平常了,我不敢露出吃惊的表情,努力按捺着。夫妻俩完全没有瞧不起人的意思,D先生是生意人,白手起家,从无到有,不会肤浅到以财势压人。

我们到怡保幸运饭店吃粥,D先生特别提醒我们注意,貌不起色的饭店路边,总是泊着矜贵的车子,果然隔壁就停着蓝宝基尼。为什么呢?因为饭店的主打菜,是鲍鱼海鲜粥,而且做得极好。这种粥,D先生每两周吃一次,因为女儿喜欢。

把鲍鱼当成家常便饭,家里停着一辆莲花跑车的D家,我只能暗暗叹气。我们家少爷不识货,对鲍鱼粥等不太欣赏,对频频劝饭的D先生,我只好解释平时不常吃这些,儿子们不习惯这种山珍海味,有眼不识泰山。

难免想到他女儿,自小用/吃惯了这种程度,大了之后会是什么情况?

两个饭局的接触后,哈比人觉得D先生的女儿被娇宠了,甚至有过动的现象。女孩在饭局上不断打岔爸爸跟哈比人的谈话,起身到爸妈的身后,耍弄他们的头发,跟一般大马华裔家庭里的六岁小孩不太一样。一般的小孩通常太乖,或完全离线,她却抢注意力,没有后顾,显然平时没有挨过骂。

即使D先生开口劝止女儿,小孩不买账。难得夫妻俩都不会生气,一点也不提高声线,反而对我们道歉。如此修养,我望尘莫及。

或者不是溺爱,但在手心呵护长大的女孩,多么幸运。家里有能力,她未来有最好的选择,现在母亲安排十八般武艺补习班,明年会上私立学校吧,中学考国际体制,大学到欧美澳留学,一路长大,无忧无虑,享受最快乐的童年,最惬意的青春,奢侈品当日常。

对,奢侈品的常识,也是一种修为。若不是长期接触,谁会晓得爱马仕柏金包,华伦天奴高跟鞋?平时的练习,丝毫省不得。

21岁的马来西亚籍留澳女学生的公寓照片,摆满女人以一生时间梦寐以求的名贵行头,令人咋舌。钱不是她的,她用得如此理所当然,没有半点恐惧感么?

大概认为父母会替她收拾残局,350万澳元。有如此强大的父母,说明自小她就有持无恐。你除了吃惊,难道没有一点点的羡慕吗?

我不知道对D先生应该有什么‘劝告’---明年最好送去华校,接受中华文化的熏陶吗?不过看我们家的孩子,可不是什么了不起的示范。

然而,D先生会如何安排女儿的学校,我倒是很有兴趣,这是开放式的答案啊。关于养儿育女,谁说得准呢?毕竟女孩还是纯真的,因为途中我跟着女孩心爱的四千金影碟唱‘妈妈爱娃娃’,由于不识汉字,女孩自己无法标准地跟着唱完,我唱完之后,她居然恳求我再陪她唱唱。

不是有此一说:穷养儿子,富养女儿吗?问题是你本身能富养到哪种境界?这个小公主的情况,有缘的话,等多几年,我再打听打听。


(网络照片)爱马仕柏金包

大马留澳女生的满屋贵货,叠起来可以压死人。




Monday, May 16, 2016

总是汗

总是细细裹上一层汗珠。空气里的湿气太重。早上酷热,温度高飙,午后豪雨,闪电雷霆交加。室外骤雨,室内汗湿,汗滴入眼刺痛,入口苦咸。

感觉挫败。轻易的又要长吁短叹,事到如今,有了什么成就呢?

拥有什么值得自豪的呢?一直相信的好像失去了值得相信的理由。

这么喜爱励志故事,不管是四方形插电盒子或长方形免电书页。励志故事原来也是容易上瘾的麻醉品,不断的看,不断的乞讨安慰,逃避现实。

回头看看来时路,一早就该明白,曾经做过或不做什么,时间移前一看,真的会发现蛛丝马迹,因果报应。

叫我不断的思考,或庸人自扰,当初为什么这样或那样?其实在后悔,只不过,没什么懊恼,轻轻的略过而已,太多事,哪来的时间去伤心。

不满足,才会督促自己继续前进吧。

分享好歌喉。听听就开怀些。




Friday, May 6, 2016

骑车和看剧

副刊有言:适量运动,有助延缓脑部衰老。

越来越觉得自己的脑经不管用,特别是数学计算,简单的加减乘除,已无法心算,丧失了信心。只有提笔在纸上写写,才放心。更多时候,非在计算机上按按,才肯定。

不放心自己的脑袋。

在外吃饭,付钱找钱,脑瓜子总卡住,任由老板嘴里念念有词,三下除二,他说多少就多少。通常马来老板在华人面前会迟疑一点,因为华人气势较强,仿佛与生俱来是数学特优生。我将让他们得到安慰,哪,有的华人也不怎么样!

近期的事,年纪大了。别提善忘。很多该忘的已经忘了,不该忘的也留不住。我变得不可靠。

所以痛定思痛,立下决心,每天运动,一星期一次的瑜伽不足够,爬上家里的固定脚车,每天踩10公里。这是最方便的,不用驾车出门,不怕离开家门转角遇到匪。

在脚车上漫长的时间,以平板打发,否则很难坚持。一直盯着码表,那个数子爬得比蜗牛还慢。有戏可看,不知不觉就来到10公里。

之前看宋钟基,把宋欧巴的连续剧和电影挖出来,看了几套。现在追张根硕。天啊~

仔细专注的看张根硕的作品,才会明白为什么人家会迷上他。道听途说的话,会认为他是纸灯笼,光有外表,脑残粉才追着他跑。

我却认为他是牛皮灯笼,不仅美而已,也不容易烧破。无论如何,拭目以待吧。

可是,小帅张根硕的戏我就快看完了,2013之后他很少作品,现在才有一部连续剧《大发》,每星期播送两集,磨光我的耐心。看剧要一鼓作气才痛快。

如果没有了吸引我的明星和故事,我会不会坚持踩在脚车踏板上呢?

不好说。 咱们努力加油!


韩剧 “大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