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25, 2014

哪里我们去现在?

长豆学华文---“哪里我们去现在?”---目前的水准。

真是不可小观,过了半年,长豆算是跨过语言藩篱,可以汉语成句了。过年时葡裔叔婆来拜年,得知长豆已经能够浅白地讲,甚至可以认字读句,她非常惊讶。住进华人家庭,听和讲,常用口语大约不是问题,但是能够认字,就不简单了。叔婆嫁给华人三十几年,全部孩子跟爸爸学华语,身为母亲仅学会听,却一句都说不出口,难怪她觉得长豆实在超出她多多。其实我觉得这是心态问题。

长豆如何‘全力以赴’,让我逐一道来。刚开始学习,长豆设好目标,一年里头要学会2000个字,志气很高。


长豆亲笔。学校中文班,农历新年前老师腾一日出来给同学写墨字,祝贺新春。

虽然我承若过,当他适应后,会教他华语,可是一开始实在困难,因为先得互相适应各自的生活习惯,文化差异等,只能紧靠英语有效地沟通。 何况英语都不是我们的第一语言,捡字措辞,一个不小心,会捅乱子。

记得他到新山没几天未上课,我带他出去吃午饭,顺便办点事。二过银行,嫌下车麻烦,就请他到询问柜台查查,银行连线恢复了吗,只要看柜台上立着的告示板子就行了。长豆犹犹豫豫下了车,半响回来,一脸挫败。原来从头到尾,完全不明白我要他做什么,他只懂我叫他下车进银行,到底要做何事,一头雾水,却不好意思再三问清楚。可想象他在银行里着急懊悔的模样。

那个时候,天知道杀掉多少长豆的神经细胞,他天天都承受很大的压力。尽管丑事不少,所幸长豆还是乐观的。 想家想朋友想家乡口味,夜湿卧枕,硬着头皮,自我催眠,忍忍日子就挨过去了。

首二、三个月,长豆因为听不出华语的分别而懊恼,心情十分低落。语音的四声更是折磨着他,我们没有嘲笑他,是不断地纠正。纠正次数一多,长豆就失去信心,觉得没有可能学会这个天下最难的语文。 他的母语德语基础是拼音(phonic)文字,学英文、念马来文不是问题,学华文要背诵,逻辑完全不同,只得下苦工。

长豆好命,在报读的学校里碰到非常热心的华文老师,课后私自给他补习,从识字抄写开始教起。每课学十来个常用字,隔天听写。西方孩子不流行做功课,特别是重复的抄写,闷死长豆,很难持之以恒,结果听写从没全对,甚至惨不忍目睹。难得老师没放弃,还给他推进力,大伙年终考时,长豆不得闲,也得考!另设华文考题,属于入门版。
写华文字好辛苦。现在已不见他写老师分派的习字,他说靠汉语拼音打字已行,何必手写?(。。。其实我也是。)他多用华文跟同学在面书打字交谈,成就感很高。

临考前,长豆十足信心,自认华文这科准拿A,因为他已经付出很大的‘努力’。我看他的‘付出’,跟大马学生比较,实在太幼儿园。果然不出我所料,试题批了派回来,59分,跟A差很远。老师蛮失望的,长豆的打击更重。

华文老师可怜他,给他另一次机会,重考类似的题目。长豆还是临考之夜才来翻翻笔记,请我帮忙测验他。没温习之前,信心顶满的,认为隔天可以考满分,结果忙着看电视,时间耗完了,复习了几页笔记就累得该上床。

新的考卷没派回之前,好同学透露,老师脸上有笑容,而且交代请他吃巧克力,大约是喜讯。
考卷分回来,不是一百分,经过修修改改,推推挪挪,勉强把棉羊圈进A的围栏。老师的心地太好了。好啦,大家以为,长豆也非常自信,从来就是资优生,英文也该考A吧,毕竟比起同班,他的流利程度有过之。岂料,华文是唯一的A。英语考得79分,B而已,结果长豆输给我一个冰淇淋,谁叫他太臭屁。

分数掉在哪里呢?原来英文考题照着SPM方式出题,有一定的规格范围。长豆平时不温书,想靠小聪明,而英文老师又没有闲情逸致另设专门试题给他,所以就是遗憾的结局。

跟很多的妈妈一样,我觉得他的努力还是不够的。 早期我会念,结果发现无着力点,索性不管了。跟15岁叛逆因子蓄势而发的男孩啰嗦,大概是喜欢吃起司,想早点被气死。

长豆慢慢找到自己的办法, 他丛书局找到萧丽芬的绘本诗歌,从浅短的句子学习词汇。长豆平时已喜欢创作诗歌,插画很合他的心意,很快融会贯通。一年级课本那些同学踢球、叔叔婶婶、吃饭睡觉的词汇固然重要,长豆已经少年,有些情绪,能够在绘本字里行间找到共鸣。类似这样的句子:“感谢你在你最好的时光,和我在我最好的时光,我们相遇。”,回应他的心事,让他发现些许中文文学的厚度。

我答应过长豆会腾出时间教他,顺着这条路线, 我找出三毛写的歌词《谜》、《远方》,从歌词识字,我以为蛮适合他的脾性。还没教第三首,已经提不起他的兴趣。我们谈到歌词‘天涯海角’,扯到海南岛、好望角,长豆觉得这对词汇很浪漫,但是不太喜欢我吩咐他抄写。

之前华文老师令他背过李白的《静夜思》,后来家里我再教一些其他的唐诗,发音抓对了也要他背,几首之后都持续不下去,挫折太大了。另一个原因是我才疏学浅,解释不来诗意。白绵羊嗅不出草地肥美,哄不进来。

年底到了,长豆也急了,华语还听不懂,马来语更糟,好几位师长或长辈已经关心,“怎么还不会?” 家里当然是没有机会讲或听马来语,我们是华裔家庭嘛。照理国中校里应该有很丰富的环境,岂知城里的中学同学们,都能配合他讲英语,老师甭提,所以长豆学不到马来语。

还好班上华裔同学占九成,多是华小出身,相互习惯操华语,至少长豆在华语语境中耳濡目染。长豆的美国同侪,报读特选中学,同学们爱讲英语,结果美国哥哥到现在只搁浅在几个马来语或华语单词上。 

长豆陆续从书展书局买一些基础汉语练习和中英对照儿童故事,自个儿摸索。他下载一个非常有用的apps到平板里,遇到生字就手写输入查看,平板除了教意思,也教拼音,省下我们的功夫。不过长豆不时依然请教真人,他的听力日渐进步。
买双语漫画学华文。
用下载的apps查字典和读音,很方便。

长豆逐渐减少挫折感,甚至有勇气跟同学讲华语,也大约听得懂大家的问题,可以对谈。最大的努力是,他开放耳朵仔细听旁人的对话。有时我跟哈比人聊时事,免不了几句粗俗的评语以表不屑, 冷不防身后响起一个问题:“What is ‘gaosai’(狗屎)’?”

早先他为了口语和书面语的差别,大家嘴里讲的,跟平板教的中国发音很不同,乱得他七荤八素,十分忧郁。平时又长时间塞着耳机听他的歌,没有聆听我们交谈。看他难过,我甚至倡议减料:“不然你就忘了正式华文,学讲就好了,甭学书面的了。”

现在潜移默化之下,学会了许多马来西亚式华语,包括不少‘家常话’,当然多数是同学教的,也没放弃识字,已经甘之如饴。时间会做好它份内的事。
早期伤心起来的时候,情绪不稳定,十分棘手。擅长语文的人,多情感细腻善愁。

现在长豆学华语之旅,进入顺风期,差不多也是该返家的时候了。他说回国之后,会到维也纳继续上华语课。维也纳有中国移民办的免费汉语课。在家乡的小村子,基本上是很单调的奥地利白人社区,他没有练习对象,不消几个月,一定把华文全数奉还。 

长豆会不会持续学习华文,以达更高的水平呢?拭目以待,因为打从11岁开始,这小伙子已经下决心,要娶一个华人做老婆!而且剑及履及,在奥地利曾买下数本简单汉语会话开始自学。

(。。实在哟。。。11岁已计划好新娘要怎么样?叫人忍俊不禁!这个学习企图与心态到底也算是堂而皇之吧?)



Monday, February 17, 2014

严重失焦

长豆弟弟有个很漂亮的要好女同学,是巴基斯坦和日本混血儿,五官姣好,长发翩翩,当然是穆斯林。

在新山的国中校园内,明言规定,所有女穆斯林都要戴头巾。门口塑立大大的牌子,图文并茂,清清楚楚,但不知按国家法令那一条。

这个女同学二八年华,青春雅丽,可不喜欢束缚自己。常常临到校门,才匆匆忙忙往头上随便拉紧头巾,头巾下不套发套,没多久,发丝刘海总偷偷溜出来透风。

因为如此,她几次被训导主任招去面谈。 校内纪律问题不少,同学抽烟、光明正大步出校门逃课、迟到、帮派族群挑衅群殴、男女同学明目张胆牵手拍拖,这些都没忙坏训导主任,还腾得出时间精神找没戴好头巾的女同学训话。

见了主任,该女同学依然我行我素,在校勉强戴上头巾,一跨出校门,就在其他等车的同校生面前扯下头巾,一副小姐就是不捞你的样子。

我想,主任维护宗教清净的精神,就是目前马来西亚穆斯林道德官的精神,严重失焦。

雅虎新闻每两三天就亮一条,某某女星被要求包紧一点,不知谁谁呼吁她遮起头发。 老梗不断重复,看得腻死了,仿佛没有更好的新闻占版面。在中国成名的少女歌星,凭一曲华文歌《征服》光宗耀祖,回来没多久,就‘清真’起来,不可排除巫裔群众施加的压力。当然也不排除,某一部分因嫉妒,以回教之名,诬赖她的人格,没有遮好代表心灵不纯净,施过不良手段。

这种象征图腾,简单方便,最易混淆视听。遮好了,就代表洁净吗?所以你看拿督K的歌星新太太,越包越密了。最经典的是,沙茶大姐,在牛公寓的丑闻当儿,本来只是忽悠盖下的selendang,一夜之间,变成密不透风的hijab。这个桥段实在太拙劣了。

仍不住怀疑,大马尊贵的伊斯兰道德先生们,难道女性遮不遮,比起泛滥成灾的贪污贿赂还重要吗?女人的性特征是犯罪的归因么?而贪污却是在地风俗,默许的国情文化?

可怖的是普罗如无头苍蝇,追着粪臭以为是茶香。

欧洲长大的长豆不时问我,为什么这个那个马来少女或妇女,可以不遮头发?对呀,理直气壮的话,就拿那一条法律去控告她吧,看是谁错了?

很久以前,这里的马来妇女甚至只围沙龙到腰际,露出胸部。长豆找到一张荷兰或英国人办的学校教师与学员的群体照,女同学们整整齐齐,一律沙龙只绑到腰部。去柬埔塞吴哥窟看壁雕,当时的土族,基本上东南亚人女性和现在非洲某些部落,大同小异,资源不多,露胸是常态。

后来由于外来宗教影响,沙龙就拉上一点,系在乳房上面。。。“现在包到脸!”长豆用两指从额头到下巴划一圈。不约而同,我们笑起来。寻根究底,什么是马来人文化?立国时候马来人把族群识辨和伊斯兰绑在一起,可没有送中东文化做free gift吧?

长豆初来,就他行动的范围,入目所见,错以为凡是马来女性一定得包头,没包头的是错的。这跟坊间的无形压力有关。我得三番五次解释,no, no, 是你自己的选择,可以不戴头巾的。

只是许多许多的穆斯林妇女屈服于家中男性的威严,因循苟且。也有不少女性带有一种心理,既然已经落水了,就大家一起湿,才能平衡。在这个国家,从前甚至是母系社会呢,女性在社会里的地位比男性高,主导经济话语权。围上头巾之后,可知牺牲的代价有多少?这个拘束象征,基本原则是把女性从公众场合隔离出来,何止因为清真那么简单。除非清真代表这个意思。

一间我常去的银行,眼看跟了五六年的女服务员,从‘自由主义’接二连三沦陷,都戴起头巾,连一个额上常点红印,穿及膝裙的印裔女生,最近也服众了。我不知道,或许她嫁给了巫裔,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跟长豆一批同来的一个美国女交换生,给编派到登州某乡镇,是校内唯一露出头发的女性,受不了校内不断的诘问,“为什么可以不戴头巾?”她索性戴上头巾上学,以堵愚昧之口。

连从外国来的客工,因为来自孟加拉或巴基斯坦,也以为有权指指点点。我在大人超市,看过一个管保安的客工,跟收银员玩笑:“你是华人吗?为什么没有戴头巾啊?”那女孩没好气地否认:“不不,我是马来人,我的名字叫Nurul Adhira .......,我是马来人呐!”

这种‘人家讲’,摇唇鼓舌,推涛作浪的压力,才是最最厉害的。

 

Monday, February 10, 2014

从报上念到这句:

“遇见之前所经历的一切都是为等待,

而遇见之后所要经历的一切都是为相守。”

哇。


歌曲《最爱》

李宗盛 

• • *红颜若是只为一段情 就让一生只为这段情
• 一生只爱一个人 一世只怀一种愁
• • *纤纤小手让你握着 把他握成你的袖
• 纤纤小手让你握着 解你的愁 你的忧
• • #啊~~ 啊~~
• 自古多余恨的是我 千金换一笑的是我
• 是是非非恩恩怨怨 都是我
• 只有那感动的是我 只有那感动的是你
• 生来为了认识你之后 与你分离
• • 以前忘了告诉你 最爱的是你
• 现在想起来 最爱的是你
• 以前忘了告诉你 最爱的是你
• 现在想起来 最爱的是你
• 红颜难免多情 (口白)你竟和我一样



Thursday, February 6, 2014

今年新年顶热闹

多了一个,众亲朋戚友只好多败一张红纸。泛泛之辈,五元十元不算什么,近亲就够力。长豆拿得眉开眼笑。。。。。喝,我能抽点commission么?
一盘买的,一盘自备的。自备的甚至没有生鱼片。有神无型何不可?
饭后全家出动,济济一堂看电视。年就是这么过的。今年黄明志好流行,海南小哥他扬眉吐气了。
麻将易学难精。红毛也能三两下子就上手,头头是道。桌上没筹码,只教玩不教赌。
抽个晚上去东禅寺凑热闹。寺里兰花长得好。
还以为是假的呢。
繁华背后有小小的寂寞。
不求太多就好,无求无挂。

 蛮漂亮的设计。


长豆这身打扮,活脱脱像寺里的和尚。可唬人说远从美国佛光山来的呢。

长豆投一元进乐捐箱,对观音拜拜,抽得这张签。哈比人解释长文缩短,就是常常会碰到贵人相助的意思。那么好签,他命真好,我也流口水。哎,难不成我也是其贵人之一?呵呵。
老幺说莲花里的观音像阿婆(我娘)。汗。
这个才像阿婆吧。。。。。(*^__^*) 嘻嘻……特效处理,聊以解嘲。
年还没过完呢,初九、元宵、新山游神,还有得闹,可是学校期考却挨着来了,老幺只好计划计划一番。今年怎么都该赢过往年,比去年进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