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18, 2016

少点东西,多一个A*

真是冤魂不息,总是碰到同样的问题。

平心而论,当年我们俩老做了决定,写信给校方,为老大申请额免PMR考试,算不算也是一种投机?

老大的学校成绩糟,三语兼忧,在独中念到初三,国语总是红彤彤。其他科目也是危如累卵,心想他八成自顾不暇,顾得了统考,顾不得政府考试,所以初中三年初为他跟校方求情,让他专注在体制内考试。反正他是独中生,PMR文凭的“含金量”不太高。

当初,我们的考量是减轻孩子的压力,不敢好高骛远。

后来安全升上高中,事过境迁,有没有后悔初三那年,没有跟其他同学一样,缩起脖子迎向PMR的重击?坦白讲,我有点后悔。校里没有几个人像他一样避重就轻。

之后,由于没有经过政府考试的洗礼,高二考SPM,老大有没有更辛苦?他那年的心酸,罄竹难书。到底,也无法责怪谁,学校没有注重SPM课程,课程表也没有余额时间,像他那种中下的学生靠自己犹如地狱走一趟,除非带着不在乎的心态应考。

我们当年避重就轻,算不算是一种功利的考量呢?---为了一个常常在旧式学习方法的环境里绊倒的孩子。

谁也不喜欢身边有几个随时被拿来比较的青梅竹马,特别是常输人的话。不幸的,我们的好友就有几个差不多同龄的孩子,小时候孩子们一起玩,上学以后,特别是越升越高后,孩子们的阶级就显现了。好成绩的一起玩,坏成绩的一起埋堆,两边的距离越来越大。

好朋友的儿子就是一个。那个我们时常摆在嘴边激励(刺激)老大的男孩,中学跳一级,提早毕业,而且是年年全级第一名。去年年中他就带着预考成绩到各家学院去申请奖学金。

提到奖学金这回事,当然感激企业有回馈社会的良心。不论国立或私立大专,重赏之下,原来优等学生的心态差距不远,即使家境有能力,那个不为瓦全啊,其实都一样。

多年前KK的女儿念完小六,带着UPSR七个A升国中,她妈妈已经表明,中学时不会报读华文,“以免统一考试的时候,拉下她的总成绩。”不打没把握的战,虽然她家孩子不用靠公立大学。

再者见识的是我那个超级富有的表哥,考A水准的二女儿,平时考试成绩就标清,A水准出炉后,没有全A,她心有不甘,虽然爱尔兰牙医系已录取,她还是重新报考,誓必考出整齐的成绩单。(哎呀,几千元的考试费,对她家来说是小菜一碟。)

老大的一个青梅竹马的妈妈,告诉我说,孩子不喜欢校里的华文老师,即使孩子是从华小转进国际学校,理当上普通华文班,她(像我们做过的一样)写信给校长,要求让孩子去上初级华文,跟非华裔及国小生一起上华文初级班。

重点是下一句。“XX的华文成绩常拉下他的总平均,我们才不要冒险失掉一颗A*。”

可不是因为孩子掌握不来会犯精神问题,而是担心因华文而无法考出“吃糊”的成绩。SPM或O水准,义务教育或付费教育,对某些高成就的学生(及他们的家长)来说,通通一样。你知道私立大学先修班的学费,对他们来说,完全不是问题,但是能省即省,督促孩子追求最高荣耀以外,也教导孩子有关牺牲与收获的算计。

为了几千元的奖学金(我不知道,也许更多,但少去一趟外国旅行就能省回来),孩子学会了一些市侩。(也许你说,孩子迟早都要学。)

孩子的妈又说,“反正他不会去中国或台湾留学。”

嗯,好吧,我能说什么?价值观在这里太陈腔滥调。所以只好符合她:“Yalah.”然后我就想到,曾经我也给老大的学校写过信。本意虽不同,心态有差别吗?

放弃华文课的罪名需要扣得那么凶吗?(理由就是对华文没兴趣呀!考不到A*成为中学生涯的污点!)

再过二十年,孩子的人生熟成期,当年的算计,会造成什么影响?

另,所谓人生胜利组,完美的成绩单闪瞎眼之时,仰慕之余,你会有些些疑惑吗?

小孩不完美,可能是一种幸运。

Monday, December 5, 2016

无数憧憬的网购

老大一副老气横秋的语气:“你小心上当!别相信网络卖的东西!”

早餐桌上跟他聊到通过网络购物,其实这两年来,我已经在网络上花过几千元。他这句话,倒有几分真实。

老大心里何不想跃跃一试?成天面对电脑荧幕的人,总会碰到勾起他欲望的广告,但他只有一张户头有限的扣账卡,不敢尝试。

几年来,我心里一直有一个愿望无法满足,就是买一个价廉物美的抛水魔术地拖。更久以前哈比人从电视广告看到Cosway的这个物品之后,爽快的买下两套话称不会损坏的优良品种。那时还没流行,一套卖99元,而且算折扣价。刚领回家时,我爹觉得太花俏,不太肯用。

据说不会坏的东西,用了一两年依旧坏了。普通拖把只售近十元,99元的东西没比它耐用多少。然而它脚踏旋转抛水的方便,会令人上瘾。所以,后来还是找回同样的款式。可是有阵子,用坏几个之后,被供应商虚假的保证气坏,卖得贵还是会坏,特别是旋转的齿轮,常常磨损掉零件。不甘付高额却质地不高,而且市面不容易找存货,有段日子我没有魔术拖把,心理不平衡。

后来网购平台满足了我。同样不是一流的质地,但只花一半的价钱,至少我甘愿了。

我逐渐明白了早期在网络认识的爱丽丝赞美网购的理由。爱丽丝在她的部落格赞叹网购的时候,还没那么多平台,价钱也不具竞争力。打从11street大打广告开始,我才一头裁进去,那该是韩剧在大马大行其道,李敏浩魅力最高的时候。11street签了李敏浩当代言人,由于关注李敏浩,我也顺道捣进这种新颖的购物经验。

从11street开始,慢慢的我又涉猎其他平台,现在信用卡账单上的消费,最多是付给网购公司。连洗衣粉都可以网上订购,再亲自送上门,而且打折起来,比超市划算。我在网络购买白兰氏鸡精,快递地址填到瓜登,送给母亲日常饮用。平时细水长流,日后大费周章回家的时候,不用大包小包提一堆贡品,真正的人到就好。

最大的吸引力是价钱,网购的叫价,做多点功课,货比三家,可以找到物廉价美的好康。供应商不时会抛价,通过广告知会,点击进去觉得还行的话,刷卡就成交了。这里有种爽快的节奏。

另外千奇百怪的货色,叫人目不暇给,有时会产生“这是我等了很久的东西”的感觉。比如清洗洗衣机的药粉,曾经看到要价几十元一包的日本货,再等等一阵,又出现几块钱一包打折的韩国货。在北海道的超市逛时,看到琳琅满目的货品,好像很实用,换算马币却买不下手。特别是清洁用品和护肤品,几乎日本回来的旅客,都特别想带回国。我不甘落伍,也买了一支润肤液和面膜回家。

以其乘飞机带回这些,其实在网络上可以用更少的价钱买到。

当然如淘宝网如影随行的恶评,网上的货物有赝品,网页里的照片往往言过其实,这也完全没错。选和不选之间,有点赌博性质。选了之后,满怀的憧憬,可能被收到的货物一针戳破。我买过严重褪色的裙子,尺寸太大的衣服,不合脚的鞋子,质地差劲的袜子,没有像照片模特儿那样穿得好看的裤子。

平心而论,多数的错误发生在衣物。尺寸的问题,因为无法亲自试穿,是最大的障碍。除非你有模特儿一般的身材,像我们那样长得歪七八糟的人,最好控制住购衣鞋的欲望。最常出现赝品的莫非护肤品,一些出名的牌子,如韩国/日本货,常有中国山寨版。逛一下该部门,留意客人的评语,可以找出一点门道。

所以选择有信用的平台是基本的。除了使用网页方便顺畅,顾客的回馈得到快速答复,投诉迅速解决,不遮蔽顾客的评语,惩罚欺骗的商家---因为现在选择多了,客人不一定只能跟你这里买。

最痛快的是货品差劲,一口气在留言板上写恶评。如果在超市买到不好吃的饼干,从来没有机会骂给那个人听。有一次在Lazada购物上当,网页指12元一包30支夹子,收到仅一支。我花了12元买一支塑料夹子,当下血冲上脑门,写一封电邮去客服开骂。回到网页仔细阅读评语,最早的一页有三个客人一样的经验,可见商家是旧犯。

当天马上收到Lazada客服的回复,第二封信紧接送我15元固本。我还是愤恨难消,把货物拿到指定快递点退回,当然无需付费。过了两天,Lazada没有疑问,直接通过信用卡退回12元。

另有一次跟Zalora买鞋子,订了平时穿的号码,收到鞋子发现太紧,只能退回,但同个款色没有适合的号码,就选择退款。一来一往,收到退款时,原来运输费是不能退的。我心里有点不爽,在Zalora例行顾客回馈时,表示了不快,我说它声称30天无费退货,读完规则其实不包含运输费,这个小印刷(small print)应该更明显一些。何况鞋子不合脚,是由于工厂的差异,不是我故意犯错。

后来Zalora客服经理回邮,blalala解释一般,也送我一张十多巴仙的折扣固本。Zalora固来小气,要我再消费才有好处。每次以各式藉口送来固本,也有最低消费数额,领受过一次经验,我觉得够了。

刚开始网购,没有经验,颤颤兢兢,受了委屈不知如何应对。又对邮差亲自送来预定的货物,过分幻想,浪漫不实际。第一次吃亏,是年初时期订购,货比几家之后决定的最好选择。我买了四条紧身裤,要送给侄女去北海道享受冬季时穿。

农历新年之前是高峰期,不仅平台拼命赠送折扣和固本,应景的货色百花齐放,令人心痒。除夕之前收到货,大吃一惊。付了四件的价钱,只来三件。网页上没有商家的联络,包裹上的电话没人听。

原以为在留言板上提醒,商家会回复,等几天没有动静。网页明文写着:“任何诘问请联络11street的客服电话。”所以联络11street,对方承诺去查询。我心里替商家找藉口,或许订购超多,一时派放的失误。后来,三番五次的通话电邮,客服总是告诉我无法联络上商家。那时我不知道,其实平台可以做很多来安抚顾客,傻傻的等待,直到事情拖过一年,我厌倦为止。这个个案因为电脑的bug,没等顾客亲自肯定,系统自动完结买卖,变成我哑口无言。我受到一个教训,有些商家很烂,无需对他们客气。

这些学费,没有使我害怕,反而一点一滴的教会我,更广泛的使用网购。该赞的赞,该骂的不手软。

取自佳礼。

p.s. 首相说过,如果不做首相,他会去当电商。嗯。虽然赚钱没有当政客时那么容易,对我们大马人来说,也许他去当电商反而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