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28, 2013

长豆弟弟脚太大

忙死我,扑上扑下,最花时间就是给他找---鞋子!脚太大太长,外星人似,鞋店都没卖他的鞋号。至今还没找到他要的跑步鞋。

还好至少找到一双贵死人的帆布鞋当校鞋,名牌货,去!(幸亏钱不是我垫。)不然下星期不知怎么上学。

这么乱忙一通,居然轻了一公斤。算是良性副作用。

一开学,可别惹事,观音菩萨保佑我也。

 念中四理科第一班,优秀班,看他怎么撤招。幸亏数理还是英语教学。


Tuesday, July 23, 2013

适应

现在不得不时常调电台,调整电台的意思是,把脑里用华文思考的,尽快转成英语由口中播出。 

家里出现一个洋小子,他说德语我们不行,我们说华语他不行,只好折中,大家讲英语(强势语言)。迟点他就要学华语的了,反正他兴趣正浓,打从几年前就自行学习,买本德汉会话瞎子摸象。咱们帮一把,天天喂米饭,给他转转肠胃环境。
 
在年少时期,没势利地想到未来发展机会什么的,纯粹是浪漫的延伸,难得。

欧洲人,英语只学了四年,胜过老大学的九年。 他从小以母语上课,直到中学才开始学英语,打稳母语基础,才学他种语种,打破尽早一股脑儿通通教的迷思。有些人实在不需要,而且学更好。

主要的是,思想成熟,分析能力好。比较起来,咱们教育制度教出来的,像是萝卜冬菜。

或是人家乳酪吃得厉害,挑长成189公分,脑细胞膜不缺胆固醇,发育良好。

只是瘦,随时会从腰间折断似的。 左看右看,还是乳臭未干,稚气没褪尽。

到吉隆坡领‘儿子’回家,机场摄影留念。世界很大,我们很小,要记住。


p.s.洋小子从背后看到这页,居然也知道这是一个部落格,对我写博文感到惊奇。 反正小朋友也打算把马来西亚的生活写进自己的部落格里,咱们切磋琢磨。一个用德文,一个用华文,鸡同鸭讲。

p.s.小朋友居然又问,啊,有很多人追你帖子吗?。。。。这。。。。真是难为情。

Saturday, July 20, 2013

来学习伊斯兰世界

一个TITAS(Tamaddun Islam dan Tamaddun Asia)必修课搞得华社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在大专阶段之前,中学里(除了念国际课程的同学),不就已经开始念伊斯兰文明了吗?中学时代,脑袋正在施工中,更是容易被洗脑吧?

近日陪老大温习中四的 Sejarah,单单一年的教科书里,十章里有五章关于伊斯兰,虽然粗浅但量大,对非穆斯林学生来说,算是不轻的负担。要考好,比穆斯林同学高分,实在得下点苦工。这跟我念中学时代的历史课本,有天渊之别。

背上制度的霸权,同学们还不乖乖啃书参加考试?哪有谁或家长或社会领袖站出来抗议不公平了?为统一考试强灌就没关系,在私立大专修读就不公平?。。。。或者是因为在私立大专,每一个科目都讲钱,多修多付费,而且被政府强制不是自己要念的,更是不爽。

倒不如由政府赞助每位同学上这科,那么大家的心里就舒畅了。(隔天就见学术资格鉴定机构澄清,因为是替代课程,不需另加付费。)

伊斯兰是世界重要文明之一,为什么不学呢?我们日夜处在穆斯林群中,不肯学伊斯兰而去膜拜遥远的希腊文明,好像是附庸风雅。 就好像漠视彭亨州内困窘的沙盖人,跑去长期赞助中东的Bosnia难民。当然资讯管道的方便,会影响我们的选择。大众媒体选择报导的课题和立场,也左右我们的看法。

之所以五毒散被华裔唤作毒物之原因。

大专生,已有成熟的思想,至少已开始被启蒙,这段年纪,接触自己文化之外的他族文明,其实是好事。接触是不够的,了解才足够。勿论念人文的科系,即使是念理工的,未来步入社会,想搞设计或谈生意,能忽略伊斯兰世界这块吗?照经济全球化的趋势,还有世界穆斯林的增长率,应该很难。除非闭门造车出门不合辙。

对已远离考试不需对体制低头的成人来说,摆脱钳制后,被逼学的,自动丢到印度洋了。然而有心想多了解伊斯兰世界,可以从浩瀚的网络学习。推荐以下这个科目:

Constitutional Struggles in the Muslim World

Dr Ebrahim Afsah, M.Phil., MPA

Learn what motivates the restive Muslim youth from Tunis to Tehran, what political positions Islamists from Mali to Chechnya are fighting for, where the seeming obsession with Islamic law comes from, where the secularists have vanished to, and whether it makes sense to speak of an Islamic state.
Workload: 4-6 hours/week
链接:https://www.coursera.org/course/muslimworld(哥本哈根大学在丹麦,世界大学排名第58--百度百科)

其中有一星期是
Week 9: Malaysia and Indonesia
Peripheral Islam; Colonial Legacies and Legal Traditions; Constitutional Arrangements and Emergencies; Economic Reform; Ethnic Divisions.


哪,多棒。而且是从外人的眼光来阅读马来西亚,客观多了。最重要是可以免费上课!

不仅国内的非穆斯林有伊斯兰恐惧症, 穆斯林自己何尝不是对其他宗教有恐惧症呢?更甚的是,穆斯林有官方(或强而有力又偏执狂的组织)替穆斯林围起重重铁网,防止穆斯林与其他宗教信徒或领导做深入的交流。大约这才是最不得非穆斯林的人心。

 相比来说,由于语文掌握能力比较多元,因而得以接触更宽广的思想世界,国内华裔的思维还是比较开放前进的。穆斯林应该追上的。那么华裔乘这个机会带国内穆斯林一把,步向世俗化的伊斯兰,对双方都有好处。其实非往此路走不可,穆斯林越趋近基本教义派,非穆斯林的日子越难过。

为了大家未来的好日子,当然,首先得了解人家多一点,从基层草根搞起。

Tuesday, July 16, 2013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老同学联络上了,问我的行动电话有没有whatsapp,他为我们那年同学开一个组,成员已近三十人。他指的那年,是小学一年级开始的那年。我们上同样的学校,直到中五,有些甚至到中六,至少11-12年同在一个屋檐下。

某人问过另一个老同学,为什么没有追自己班上的女同学?这位老同学答:“从一年级看到18岁,什么变化都没有神秘感了!”当时自己因为在场,难脱嫌疑,只好干笑,心中想彼此彼此。

第一位老同学是热心人,不断联络失散的同学,同学又提供另外同学的讯息,逐一累积大家的电邮和电话号码。

盛情难怯,我加入了第一批whatsapp,开始收到二十年毫无联络的同学们之消息,心情非常激动,也高兴。读着他们在小小荧幕上直肠直肚的话语,失笑之余,一一记起同学们年少轻狂的面容。对着青梅竹马,我们才能如此直率啊!

然而,几乎清一色都用英语打简讯。我们从前是念国民型华小(中)的呢!也许很多还没有掌握汉语拼音的输入法,宁可打英文比较顺手,若用书写输入更糟,因为已忘掉很多华文字了,只依稀记得讲而已。

如果不是陪着儿子做功课,我猜我也还没学会汉语拼音输入。

换到三十年前,谁会预知那个那个现在会变成这样子呢?有的远住洛杉矶,有的变身成为澳洲人,不少搬到新加坡发展,都站稳了脚步,也有很多留在家乡默默耕耘,好几位当上了我们亲戚小孩的老师。时光荏苒。

难得连上,几位男同学特别亢奋,整夜叽叽喳喳,直到半夜一点,我的电话还没止息。老同学拉了三十人成团,任何一人输进一条简讯,每个人的手机都会响。很少人会任由手机提醒个不停也不去查看的吧?结果夜里没好眠。

隔天我的手提电话直接当机,电池干掉了。电话款型太逊,不仅记忆容量不够,电池也受不了如此索取。后来我充满了电,上去此起披落的谈话,插缝告诉大家我很感动,找到昔时旧识,让我回忆起每张纯真、朴素的脸孔,和点滴往事;可惜我的配备不足,无法跟大家继续连上,退出乃无奈之举。然后就把自己删掉。

删掉之后,整个人轻松了,也不觉得有什么可惜。

岂知,老同学实在是热心(真是瓜登人的赤子之心),没多久电邮过来,他把全部电邮地址整理起来,给每个人贴上找得到的大头照,寄给大家。 隔个时间,谁生日了,主持会寄出电邮祝贺,全体都会收到。

估算一下,上下大约已达六七十人,工程浩大,花了多少心思啊!

我忙把自己比较好的近照电邮过去,因为老同学没有我whatsapp的户口照片,找了小学团体照剪下来贴上,惨不忍睹(那时还没人样!)。

天网恢恢,我最担心的事情,居然真的发生了。



p.s.主持人发起一个聚会,明年,回去热浪岛,办个小学校服派对。。。。我的天!真是疯了。

每一个同学都少不了在这里度过或快乐或强说愁的时光--烂石头海滩

Friday, July 12, 2013

好看的(2)

学校不会教的课,好看。Speculation - 投机买卖。

为什么白米越卖越贵,一块牛油从三元几乎涨到十元。是由于气候不好歉收,可是仅仅因为天公不作美而已吗?口粮那么贵,农民不就可以发达了吗?为什么农民还要放弃务农,挤进城里的贫民窟,过着无天无日的生活?




我们只会逆来顺受。另外鼓励孩子立志考入先进国家的名牌大学念MBA,毕业后挤进最尖顶的华尔街、苏黎世去搞投机股票,光宗耀祖,飞黄腾达。

我们想的是什么呢?孩子你要拼命挤上船,上了船,就能势如破竹,高飞了。没想到,船破的不是浪,而是滑在殷红的血水上。

优管联系http://www.youtube.com/user/WhyPoverty?feature=watch


Monday, July 8, 2013

好看的

高等教育不能免费吗?真是心酸到胃溃疡的故事啊。



或是症结出在收费教育的把关?

还是免费(低廉)教育入口的把关?

或许有的人会说,你就是考不好嘛,输给人,还有什么好说?---什么最好的机会当然是保留给准备最好的人。

然而这个准备功夫的平台,难道就是公平的,一点质疑都不该有吗?一个住在大城市里有钱上补习班拼题海的孩子,和一个山坑里连老师都不够的公立学校学生,是站在同一条起跑线吗?
(你考到的八个A比他的八个C伟大吗?)

免费的把关又该如何执行?品质要捏在蛇的哪一寸,才能适当地扶贫而不滥用?难道人人都该上大专吗?


Friday, July 5, 2013

草拟信

亲爱的司丹尔先生、太太、马西及汉娜,

你们好。七月开头我们一收到关于马西的资料,几乎是迫不及待地等他的飞机降落。我们阅读了数位老师和您们的评语,预感马西是一个懂事的孩子,何其有幸,我们的家可以接待他。

对我们来说,奥地利是一个全然陌生的国家,未来即将要跟一个奥地利的男孩过日子,我们心中很高兴,也有些忐忑。相对而言,对马西来说,马来西亚何尝不是完全陌生的区域呢?是的,马西可以从维奇百科查阅有关马来西亚的一切,甚至关于新山的任何数据,然而,完全浸润在这里生活,感受烫肤的阳光,尽快融入大伙,一快起居上学,何曾不是一宗不大不小的难题。

不过我们相信,以马西的成熟度,他将会勇敢地克服的。

这里容我略略介绍我们一家人。

我跟我先生今年XX岁,我们都在家附近上班。我先生的工作时间占据整个白天,我的时间则比较自由。如果马西可以获得去我们建议的公立中学上课,那就在我先生的办公室附近,越过个交通灯就到了。马西可以骑单车或步行去学校。

我们有两个男孩,大的再过几天就16岁,刚好还算是马西的哥哥,照华人长幼有序的习俗,马西应该称他作哥。小的男孩与汉娜同年,年底12月才满13岁。老大今年高一,老幺初一。老大的偶像是法裔DJ大伟吉他,他几乎下载全部能找到的大伟吉他的remix歌曲,每天都要塞上耳机听几回。老幺最喜欢的科目,哦,不,唯一喜欢的科目是数学,其他的他可没什么热情。马西可以直接唤老幺的名字,因为他年龄排后,属于小辈。老幺则该称呼马西作二哥。

他们上的是私校,以中文为主要媒介,跟马西上的公立学校不太一样。详情可以等马西来了再谈。他俩最大的弱点是语文的掌握。马西显然在这方面是强项,希望以后马西可以指点指点他们。

我在想,如果马西能胜任,除了在学校他将学全新的语文,就是我们的国语马来文,在家里,我也可以教他一些汉语,甚至中文字。我们一步一步来,看情形。

说些有趣的事,一看到马西的身高,我们首先担心的是,这里的床会不会太短了啊?毕竟马来西亚人很少会长到那种程度,家私就甭做得这么长的。相信在学校里,马西也将是金鸡独立。无论如何,我们会想办法解决问题的,包括校服的裤子长度。

关于我们夫妻俩,我先生从事的是传统行业,所以人也比较保守,我则比较能接受另类思路。 然而在家里,关系到家务或学习,我却是比先生更严格的,我甚至觉得他有时太宽容了。家里小孩上网时间是被限制的。

我们想知道你们一家人的信仰属于基督教或天主教,既然马西及早注明要求了,我们一定会安排相识的教友陪伴马西上教堂。我们这家是传统华人信仰,祭拜祖先及佛教神祗,然而没什么问题的。马西上的学校里,很多同学又是穆斯林,学校里有间清真寺。

除了改成天天吃米饭和中菜,我相信马西还有一箩筐的新奇事物要去探索和体验。这段日子将由我们来照顾他,我们不仅感到很荣幸,也乐观。 这将是东西文化互相激荡和学习的契机,我们祈祷事事顺利,并期望大家都有收获。

祝安好
 在新山老街等待上场表演的民俗艺术家。
新山迪沙鲁海滩,在椰树阴影下野餐的马来家庭。
排灯节时新山直律街边的兴都庙宇。

Wednesday, July 3, 2013

皮包

(取自虾米)找不到更清楚的海报,或是本来就这样弄效果的?

不,我的重点不是这张专辑的歌曲,虽然这两天我正在热衷下载。几年前非常渴望在市场买到这张CD或DVD,频频留意,后来明白关于时光的逝去,不可强求也。从前我哥买的卡带,让我听烂了,遗憾二十年。现在出现尖端科技,和众乐乐的精神,我们方得重温旧梦,你说这不是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吗?

网络万岁!分享精神万岁!

黄毛丫头时候,为什么如此喜欢这些讲旅行、天涯、飞机火车、行旅箱的歌呢?“终究要离开你,往陌生的山头飞去。。。。”这句根本就是心底的话,终要对爸妈说的。当时多么向往离开,远远地逃脱身边的一切,以为到了陌生的地方,事情就会更好,启步更有希望。

结果出门了,不管多远,还是想回家。

无论如何,那时所追求的是浪漫精神,包括外表。 哪,就是我今天想说的,海报中那两个姐挂的包。

有那样的一个斜挂包,皮制,质朴,没有花里花俏的金钮或拗花,俗气的G字大扣或财大气粗的牌子。这样子的包,才能跟沙漠、印第安、贝都因、亚美孙热带森林、帐篷、篝火和骏马有联系。

因为皮制,才能耐操。 越多刮痕越有味道,像老式相片馆里师傅的工具箱。

长篇的intro,事因一个月多之前,我在伦敦Portobello露天市场,买了类似的,但是臭熏熏的挂包。摆卖的店面没什么看头,十分朴素,一群皮包,大到小,只堆在桌面上,没有聚光灯照耀。除了皮包,更大的店面是摆卖纪念品。Portobello主攻观光客,纪念品比较有市场。

即使味道强烈,我选了几十分钟,还是决定买一个中等体积的包。接过钱的英国妇女友好地说:“极佳的选择。”这话我听惯了,英美的商家,或每个人基本上都是抱这种礼貌。听多了,事后反而怀疑,她的话是由衷的吗?

带回家,特意放到屋后,最通风的地方晾,每回老幺靠近都呱呱叫,他的鼻子很灵敏。抗议者众,我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买了不当的皮质?病牛?狗皮?还是。。。人皮?

难怪价钱大众化。我心中依皮包面积估算一下,在大马普通牌子至少都要四五百元,所以才觉得划算。 某天在皮包里找到一张卡片,注明公司的网站,我上去查一下,看有什么办法可以除臭。

原来这是一间注重公平交易(fair trade)的公司。
(取自vidavida.co.uk)

七年前它就是从Portobello街市的一个摊位开始的, 现在它在伦敦共有30间店铺和5个摊位,而且也开发了网络生意。看来我进去的那间就是它的原身。

“Ethical sourcing and friendship with their craftsmen are the basis of all their business relationships.  This ensures ‘happy’ products and 'happy' suppliers - something that is increasingly rare these days.  All Vida Vida products are handmade with care and attention to detail, which then means the customer will be happy as well! ”

然而会不会真happy,我还不能下定论。姑且信她所声称的,产品带着自然的vintage味道,越用越有滋味。 希望随着时间流逝,再也没人会抗议它的味道。



Monday, July 1, 2013

倒了

神技。
看来在新山烟霾那么漂亮的数据中,骑单车在外头溜转不是很好的选择。特别是大口大口喘气,不管三七二十一,像缺水的鱼那样鲸吞空气,简直是愚蠢。

骑了两天,喉咙就发痒。然后,感觉像气管炎,今天终于正式感冒,低温烧,背部酸痛,浓痰。我需要好好平躺,不管三七二十一,倒下躺个称心如意。昨天还闹下痢,真是丑。

开始骑车第三天,我最喜欢的单车就扁胎。推去隔壁打风, 修汽车的老板试几次,宣布:“轮胎裂了,没法子。”

隔天我换老幺的小单车,隔壁的工头看到,调侃我:“诶,天天换车哦?”

是咯,昨天马赛地,今天兰波基尼。谁比我阔气?

最近运气很背,洗衣机也坏了。冰橱坏,还行,到外头打包。洗衣机坏,苦的是我,儿子的校服,天天要换洗。

周末夜老大表演,全家到校支持。可他们剧组太热情了,表演至快12点午夜才结束。老幺在10点多左右,躲进车里睡去了。怎有那样长的剧目?真是折腾,中场休息没到,一半观众已经离开。

待到老大收拾书包回到车上,他老豆的脸色黑如锅底。

可是老大十分兴奋,埋头在幕后抬重爬高几年,终于有个小小的龙套角色, 在聚光灯下念几句台词,难道不乐吗?

老骨头阵阵酸疼,非常希望有个人用刀背给我剁剁,像剁肉碎。刀起刀落,呻吟中的苏畅。

就想躺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