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30, 2011

因为这个国家

我找位子的时候碰见了九九年去云南时的团友,忘了他的名字,只知记得他姓陈。弯腰打招呼,坦白忘了他的名,但问他还记得我吗?

他点头点头,当然不复记起我的名字,也记错了我住的地方。十一年前的事,当时虽然退休了,但身段利索,谈笑风生,携妻带友到处旅行。现在他显得懵懂,动作迟钝,难得还在合唱团唱歌。云南回来后,我在地方新闻常读到他的名字,校友合唱团团长呗。

坐我前面的是一排前辈,整齐的苍苍白发,不参杂一丝黑色,字正腔圆的华语,谈吐斯文,我想是宽柔老校友。老幺坐我左边,漫长的演讲令他烦躁不安,问个没完。

他被我骗来的---否则我替他报名参加某某训练营哦,我告诉他。他哥哥完全不赏脸,说早约了同学去打漆弹。剩下他无从选择,正在座位扭来扭去。

舞剧开始后,老幺数度转头看我,问道:“妈咪你哭了吗?”我像是乘坐时光机,重新走一趟曾经的岁月,有些事情,突然有了前因后果,突然看清楚了脉络。

香港银星艺术团,与后来各处大城小镇热衷的华族表演艺术,是息息相关的么?我没赶上马大华文学会鼓吹为独中筹款的《春雷》表演,不知道继而激起的层层浪花和牢狱流放。真的没赶上啊,然而我们曾经模仿,为地方的华裔文化发展付出很多的汗和泪,以一种傻里傻气的蛮劲。我突然明白为何礼堂里多是上了年纪的观众,大家藉着这个演出来共同追溯。

“没有,妈咪没有哭。”虽然我胸口颤动,呼吸急促,但是没有夺眶。我突然很想问坐前面的一排老者。他们亲身走过了国家独立、五一三暴动、七八十年代的窜动、茅草行动到今天,想他们给我讲讲这些隐而不提的细节,那些我错过的愤怒和害怕。

怕是不知从何说起,到哪结束。

身边的儿子在数数舞台上投影的大国旗,“开始是十一条,现在有十三条了!”他在看他明白的东西。时光滚过了忽忽伤痛。

在我左边好几排培群独中的学生,演出是为他们的学校筹款的,他们又看懂了多少呢?张济作校长到处招呼,会场里团团转,恐怕流了不少汗。学生们到底知不知道,为了学校,伤了多少长辈的脑筋?或者,为什么长辈这般辛苦仍然要办好华文教育?

因为这个国家,因为这个国家。

谢谢周金亮,谢谢傅承德、谢谢林福南、谢谢马金泉,和台前幕后,所有稚嫩或有历练的脸孔,齐心告诉我们:

因为这个国家是我们的,我们要自强。马来西亚,生日快乐。

还有谢谢这几位的澎湃真挚诗作。(诗人(左前)周若涛、吕育陶、(左后)杨嘉仁及黄俊麟以沉邃思动的文字及声音带出时代的思忖 取自共享空间)

排练录影(取自共享空间面子书)


亚洲周刊:大马华社再响文艺春雷-- 林友顺

Saturday, August 27, 2011

延长童年

取自当当网

我在读《上学真的有用吗?》(美国作家:约翰。泰勒。盖托)还没读完,说不准作者是不是带着忿恨,本着被害阴谋论写这本书。

他认为学校制度是资本主义下培养消费者的工厂,对大资本家有利,但对国家是有害的,因为国民的创意、生产,被学校制度大量地打压、消灭。学校培养出来的成就者,毕业后脑中唯一的想法是“找份工作”,而不是了解自己后了解世界、提高视野、创立事业、思考真理。

反正书我还没读完,读完以后才能定论。

不过有几点看法是相当新鲜的。

第一:作者建议父母不要把孩子当孩子。“童年的确存在,但是我们允许它存在之前,它早就消失了。我不由得开始担心我的孩子是否七岁之后还显得特别幼稚,如果到了十二岁还没有急于担当自己的角色,没有拆掉自行车的辅轮,没能游走伦敦(住宅附近的地区)、参加百英里自行车大赛,没能为邻里做长足的贡献换得收入足以使自己经济独立,如果你还看不到这些,那一定是犯了严重的错误。”

我常骂儿子,还长不大,原来照以上的标准,我真犯了严重错误。之前在报章上看过这样的一个新闻,一个美国的女大学生在youtube上讥讽亚洲同学的幼稚,进了大学还靠父母照顾,不仅要付学费,还替他们洗衣、煮食、整理房间、同学的思想浅薄等。

第二:作者认为“人为地延长童年,使人不能接受生存的挑战,常常感到孤立无助,这种无助感会使他们更加易于管理。

小火车式的课本(课本有卡通插图),管理者把卡通塞进孩子的大脑,把真实的世界拿走,这只是延长童年和幼稚这个庞大计划的一部分。有很多事在阻碍着能力、思辨的培养,以及明确目标的树立,它们以形式各异的小火车出现,比如恐怖电影、色情业、以及麦当劳的巨无霸、大媒体新闻网道德新闻,每一样都来得容易,每一样都是无伤大雅的消遣。可是千刀万剁这个成语却象征着这些漫不经心的娱乐实质。

这些娱乐的关键在于建立起持久的需求,在牺牲品长大时,这种需求也不会消除。这种凡事都要被简单化地植入的需要,使自我约束难以养成,而且对大多数人来说,这种简单化的习惯无一人能够幸免。这种病一旦得上,我们就不能再长大。想一想那些好莱坞大片,想一想彼得。潘、迈克杰孙、想想把头剃秃、吸大拇指的“小甜甜”布兰妮,想一想没完没了的广告词:“我不想长大,永远是玩具世界里的孩子!”

我(作者)在《洛杉矶时报》上读到,时尚的母亲们尽力在穿着和举止模仿自己九岁的女儿。《国家杂志》报道了国民对于经济常识的理解之少、水平之肤浅,跟他们谈话不能超出简单的童话故事水平。”

看看玩具系列、电影和周边产品挟持了多少人,大家好疯狂啊。疯狂的程度,好像大家都是儿童那样任性。

第三:“每个生命体都有内在的时钟,它警告我们何时应当与真实会面:做真正的工作,学真正的技能,打真正的战争,冒真正的危险,与真正的思想交锋。绝对需要让死亡进入你的想象,永远不要忘记你的生命有多么短暂,死亡是那么难于逃脱。

过了很多年,种种外界的影响(电视、电脑,主要是强制学校)合谋要剥夺孩子们想到外边去的迫切愿望。这样做最终的结果是,美国到处是愤怒、害怕、冷漠、不完整的、没长大的男孩和女孩,而不是成熟的男人和女人。注定不完整的、低能的、胆怯的人们在电视、电脑前一步一步走向死亡,他们会向邻居报复、发泄不满。(也可以解释最近发生的伦敦少年暴民吗?)

因为教室、电子荧幕的发明,我们中的许多人都没能长大,我们在黑暗中坐着一动不动,就这样把太多实践、犯错的宝贵时间浪费掉。

把身体和心智花费在看屏幕上,会把注意力只局限在陌生人为你准备的快餐上。它不断产生对刺激的饥渴,而这种饥渴,现实世界不能满足。形形色色的暴力最能平息那些半死不活的人对刺激的渴望。暴力中还包括那些模糊的性暴力---网络输出的最重要的心理刺激产品。

在一切衰落的社会中,对责任和家庭的尊敬与对同类的同情一起衰落,取而代之的是对消遣、享乐、堕落的重视。”

顶有趣的,后话再谈。

Thursday, August 25, 2011

《让子弹飞》后遗症



继《Kongfu Panda》、《Shrek 4》之后,老幺看了《让子弹飞》两遍后,喜欢上了黄四郎、汤师爷、张麻子和麻子的兄弟,要求下载剧本练台词,动不动演练。他卷舌头念的北京话够呛,七情上脸,常逗乐大家。很多场景,他简直把主要角色的台词都背下来了。

念课本倒不曾那么用心。寓教于乐,自我学习??他把周润发名字讲成周发润,平时念成语也颠三倒四,显然有文字记忆障碍,但看过戏念台词就厉害了。
video

麻匪截火车。

而且用乐高组成《让子弹飞》开场时的马火车。主要人物在后厢房,一堆兵士挤在前房。细心,留意到了主人及随从的奢和简。

马火车由六条马拉着,看得出来马的形状。
汤师爷、县长和县长夫人在后厢房吃火锅。

“你们想想,你带着老婆,出了城,吃着火锅,还唱着歌,突然就被麻匪劫了!”---将走马上任的康城县长葛优说,呵呵。他唬弄了张麻子,把麻匪送到鹅城与黄四郎对决,自己死了也挣一口气。戏是精彩的,很吸引雄性动物。

让子弹飞的剧情简介 · · · · · ·

  《让子弹飞》豆瓣官方小站:http://site.douban.com/106755/
   民国年间,花钱捐得县长的马邦德(葛优 饰)携妻(刘嘉玲 饰)及随从走马上任。途经南国某地,遭劫匪张麻子(姜文 饰)一伙伏击,随从尽死,只夫妻二人侥幸活命。马为保命,谎称自己是县长的汤师爷。为汤师爷许下的财富所动,张麻子摇身一变化身县长,带着手下赶赴鹅城上 任。有道是天高皇帝远,鹅城地处偏僻,一方霸主黄四郎(周润发 饰)只手遮天,全然不将这个新来的县长放在眼里。张麻子痛打了黄的武教头(姜武 饰),黄则设计害死张的义子小六(张默 饰)。原本只想赚钱的马邦德,怎么也想不到竟会被卷入这场土匪和恶霸的角力之中。鹅城上空愁云密布,血雨腥风在所难免……
  本片根据马识途的小说《夜谭十记》中的《盗官记》一章改编。 © 豆瓣





Monday, August 22, 2011

Hutang budi (欠人的恩惠)

薇,

新山街边的喇叭紫薇又娑满枝头了,让它落到车上比乌鸦粪高尚几百倍啊。

最近一次我乘霸王车从新加坡机场回家,司机先生讲了一些有趣的事。他和同事载一批这里Sunway学院的学生,她们从巴厘岛路经新加坡机场回新山。

我们搭霸王车进出新山关卡,讲求准时,因为是事先约好的,赶几点的飞机或船,几点出境,都要准确。司机的车子是新山注册的,他需要掌控泊车费用,还有下一轮乘客的时间。考虑到过关卡的路税和汽油,他们每天至少要接送三四趟的乘客才能回本。

那么这次载的Sunway女学生,开始出境就迟了,因为她们忙着在机场shopping。靠近新山关卡的时候,有一个女生渐渐露出紧张的神色,她的护照不见了。她要求司机回头去机场,让她去找并等候她。

另一辆车无法等,因为司机有下一趟乘客赶飞机,所以先走了。这个司机觉得她可怜,答应回头,不过交给公司决定另加收费的问题。公司请女生另付多一趟车费,因为重新回返机场和关卡,惊慌的女学生同意了。凭着经验,司机马上联络机场报告遗失护照事件,请柜台帮忙宣布。

如果司机帮不了,女学生能够怎么办呢?她恐怕要在过关卡之前下车,独自搭德士回去机场寻找,或者需要亲自找上警局和马来西亚大使馆。

回到机场后,很幸运的,女学生的护照找到了,原来落在麦当劳。时间掌握得好,新加坡机场员工的品德也不错。去年表弟很可能在KLIA遗失了身份证,我们打电话去询问,完全无消无息。

后来一车子的女生高高兴兴的回家了,忘了对好心的司机说声谢。大约她们以为付了钱,就算了结。隔天司机接到公司的电话,那批女生查问他在车里有没有看到一袋巧克力?他收拾时没发现。他还以为女生会说,如果有,就送给他了,岂知女生是请他送回来。

阿姨在你那个年纪的时候,遇到大人对我好,也是以为理所当然。可是凭什么不认识的人要对我好呢?为什么我理直气壮觉得应该被人家额外善待呢?为什么同桌年岁比较大的一定得替我付餐费呢?为什么在超市买东西,大人得顺便替我还钱呢?

刚过的周五晚上,我在大众书局翻书的时候,有个年轻的女生靠过来问我有没有大众会员卡,她想借用一下。举手之劳,我马上抽出卡来递给她。

然后我一直在柜台前的书架看书,看了近十分钟,那女生还没归还我的卡。我眼角瞅到她回来我的附近翻书,但是为什么没有主动靠近我?我心里开始疑惑了,卡费不贵,我用表弟的身份办的学生证,十五元而已,然而一怀疑善意被践踏,我心里受不了了。

虽然觉得自己好小气,但我还是忍不住向前问那个女生:“卡用完了吗?”。她才惊愕地转头找同学,她付了自己的书钱之后,又把卡交给同学用,同学正在柜台跟另一个同学遥遥地对话,讨论要不要买之类的。

这样一问,卡马上回到我手中。接过来的时候,我特地细看一下她身上运动服的徽章,想了解是哪里的学生。虽然我老花眼,瞬间看不清,我是刻意让她察觉我的动作的。

其实她付了费之后,可以先一步前来告诉我,她的同学正在用我的卡,请我再等一会,让我安心。或是用了卡马上归还,由她的同学再来借或怎的。我期望的,只是一个简单的负责任的态度,何况我和她不是熟人。

我再讲一个少年时痛苦的教训给你听。

我忘了是几岁,反正就是年轻时代,那种天真得可以又骄傲得不行的年龄。虽然我一上初中就不断往外跑,但是为人愚鲁,没有很快地学会做人处事的应对之道。

那个时候,我在马六甲有一群同道,他们年龄比较大,是职业人士了。我参与的团体与他们交往过密,我们常常互相拜访,他们有活动时,我多次随朋友一起乘长途巴士去捧场。

有次他们在芙蓉或吉隆坡参赛,我和一群团员兴冲冲地赶到那儿,还细心带了最好的衣服。之前我们上马六甲或其他地方,总是跟马六甲的团员一起挤床铺,我们没什么钱,年轻嘛,嘻嘻哈哈将就睡了。

这样的情形过了几年,突然这次在芙蓉或吉隆坡的比赛,马六甲的团长有话说了。她是一个中学老师,虽然没有当面跟我们说,但她责骂自己的团员,不该让我们搭床位,说我们应该自己解决住宿问题。

那次我们没有参赛,当局不安排住宿,我们纯粹是为了支持而来的。而且身上又没钱,不可能去租旅社。一下子何去何从,更甚的是屈辱的感觉,我居然在人家的面前失态,哭得淅沥哗啦。

屈辱,是因为自以为是,没想到是寄人篱下,被驱赶。没人在团长面前为我们出头,我上了一堂震撼的课---人家之前对你好,除了及时感恩,也要懂得分寸,凭什么人家一直要亏损自己来照顾你?

那天之后,我立刻明白了。“Hutang emas boleh dibayar, hutang budi dibawa mati。”即使你长得像凯特皇妃,别人的好意,千万别滥用,反而问问自己有没有感恩了?

Friday, August 19, 2011

Jom,去看表演!



来到柔佛了,去看吧。

《春雷动地》捐款和奖励方法如下:

捐款数额 大会 赠券
10万令吉或以上 鸣锣人 10张
1万令吉或以上 击鼓人 5张
1千令吉或以上 剪彩人 2张
300令吉或以上 赞助人 1张

春雷动地》史诗歌舞剧票券分为赞助嘉宾券RM 100、赞助普通券 RM50以及学生券RM20。有意参与的各界人士,可通过电话联络下列人士,索取票券。
1. 阮文琼 019-7550960 4. 许国荣 012-7019888
2. 陈丽玲 016-7175988 5. 杨敦祥 012-7192167
3. 留台同学会 07-3346200 6. 培群独中董事会 07-6860719
资料来源:笨珍培群独中网站

我去留台买票,Taman Melodie,办公时间到六点。

扮演林連玉的葉忠文,以舞蹈表達出林連玉生前為了捍衛母語,不畏強權的一面。(圖:星洲日報)。

忠文98年跟马金泉从纽约陈乃霓现代舞团回国,创立共享空间专业舞团,那时他已经三十一岁。经过这些年,他仍然在舞台上活跃。恰恰是他的这番年纪、身材、历练和气质,扮演林连玉先生无第二人着想。我很期待看他的演出。

很久以前,忠文应邀到我家乡的舞团教一些现代舞基本,那时他在香港演艺学院进修。他那场短期训练营,真把我累死倒毙在地板上。

还有一则轶事。我在国大念书时,那位想追我的男生,看过本姑娘参与许多表演之后,知道舞蹈乃我的心头好。为了与我有同一频道,到吉隆坡的广东会馆上舞蹈课。骨头长这么硬了才开始拉筋,真是伟大的牺牲,令人动容(想象那个豁出去的颜面)。

他那班新生里,就包括了忠文。追我的人只学了几个月就不了了之(读书忙不过来),忠文当然继续下去,走上了专业的道路。忠文本来是国标舞老师,收入不错,为了迈向艺术的道路,他毅然放弃已经稳定的事业。当然还有迎接接下来颠沛流离的生活和经历。

我想,他一直保持轻盈,是因为在生活中不沾染俗气,任凭岁月蹭磨,他还是一意追求最初的梦想。

还是有些人,并不把追钱当最大的事儿。



(取自youtube:企动人生)马金泉和叶忠文
。。。。如果不耐烦,可以把前面一点点机长的帅哥先生脸孔fast forward,呵呵。







Tuesday, August 16, 2011

怕面试吗?

薇,

现在的天气真极端啊,要不曝晒,要不倾盆大雨。大太阳时我烦躁易怒,下大雨时我恨衣服晒不干。真是矛盾啊。

薇,你快毕业了,会发现多了面试的考验,就是当面跟“大官”讲话,表达自己的机会。面试当然是为了争取有限的资源,希望在竞争中突围而出。

我记得曾经联合洋人和印度裔上司面试过一个农大毕业的女生。主要是由洋人老板发问,我那时坐在女生的背后,一张高脚椅上---穿着窄裙,相当别扭的。(当时就近没有其他椅子,我的房里也不够空间了。)

那女孩刚毕业,寄出多封求职信后,这是她首次获得的机会。她的背景跟我一样,华校生,从国中毕业考上农大环境管理系。

那个面试相当尴尬的,因为女生太静了,几乎是问一句答一句。然后洋人纳闷了,他的经验里少见这样的“大学生”。一旁的印裔上司说:“马来西亚华校背景的学生是这样的,十分害羞。”听在耳里,不是味道。

尽管我已经几次出口协助引她说话,希望她可以扩展答复,但她还是苍白着脸,惜字如金。幸而我们要吸取的职员是高自律、不必见客,可以省话的人,而且公司也极度缺人,就录取她了。这个华裔女生除了英语差之外,时间证明她刻苦耐劳,可以托于厚望。

后来这名新职员坦言,当年上大学时,整篇上课笔记,几乎每个字都注上他文意思,她们大学是用英语上课的。面对不同语系的上司,她怕死了,怕用错文法、发错音,所以尽量缩短答复。

她是我刷掉几个本地毕业的马来女大学生之后的选择,她们也无法流利地说英语。

我告诉你这个经验不是强调英语的重要,而是要告诉你,有信心面对别人的重要。不管你的英语怎么样,有没有用对文法,别怕对方讥笑,真诚地敢敢表达,永远会赢得对方的赞赏。

成龙拍《Rush Hour》时,必须讲大量的英语台词,很多NG是因为舌头转不过来讲错而cut的。第二男主角,克里斯·塔克,有时取笑他。成龙有次反咬一口,他对拍档说:“哪,我教你一句华语,你来说说看,会不会吃螺丝?”结果区区一句华语搞得对方舌头打结,不敢再取笑他。

你想想,其他国家的申请者,如韩国、日本,面试时,他们的英语可能不比你好多少,胜出的元素是什么呢?热忱、大方、适应、乐观与企图心,大约就是最能打动面试官的cup cakes了!

(民丹岛地中海俱乐部)这位日本眯眯眼,用破烂的英语跟世界各国的访客交谈,他是最受欢迎的guest officer之一。


Saturday, August 13, 2011

什么时候开始的?


三年级,半句国语都不会讲,也不会讲英语,却与友族小孩勾肩搭背。


在电话里听到儿子的小堂妹说妈妈在打姐姐。小姐姐今年三年级,念吉隆坡名校(很够力的名校),她妈妈是那儿资深老师。被打是因为国语考到六十多分。

这个堂妹妹小二时进优秀班,全级几百人中考二十多名。幼儿时候就十分聪明伶俐又乖巧,只是上一次国语考七十多分,这次更惨。儿子听了,觉得婶婶大惊小怪。

到考期了,去上学,放学回来,情绪都不好,压力很大的。老幺说考试时,他没忘记拜佛。下课教室无人时,他在黑板画一尊佛像,然后对着自绘的佛像祈求顺利,拜完擦掉。

他问我,这算不算临时抱佛脚?我说哪里算?你放学回家都做功课,而且一个礼拜温习六天,做练习,平时烧的香可多了(多两年,可不知他还会乖乖听话吗?)。只是为什么还是考不好语文科?特别是国文?

老师出的题目是课外的啊,UPSR格式,优秀班或者游刃有余,普通班的一半学生,就惨兮兮,连题目都看不懂。他们连母语的理解文法题都还不太掌握呢,国语理解(根本不像第二语言的教法)是雪上加霜。只有数学、科学选择题,甭读太多字的,还能取多点分。班上授课时,到底真的明白和吸收是多少呢?老师管得着落后的同学吗?

这是华小生的困境。我们把教学当硬邦邦的知识教之,想一蹴而就,动不动就命令其背诵。为什么项链的量词要用utas?为什么菠萝蜜用ulas?好像没什么道理,只好背。学习没有道理可循,小孩子不会怕吗?

三年级要开始写作文,华语作文还半天吊,国语作文已经不能等。华语造句的语病还没理清,已要做排列完全跟华文文法冲突的国语造句。难怪小学教师责怪幼稚园没有把孩子准备好;难怪现今父母怕输,手腕还没够力气就逼幼儿写生字。

而且我们注重纸上作业,口试不算分数,不会影响成绩。考卷写得通,ABC选得对就行了。优秀生能被选作演讲代表、参加讲故事比赛除外,其他同学最好少讲话,能够闭嘴就闭嘴。普遍上没有练习说话的机会,甭说练习说外语。话说不好,我手写我口,作文的基础能稳吗?----对了,我们学写作文的方式是速成式,背范文。

所以如果某些国中生,在学校对老师讲国语时结结巴巴,被斥“回去中国啦,连国语都说不好。”除了斥责师长的个人修养之外,我们其实也应该反省什么?

然后,什么时候同学们开始恨国语的?继而讨厌友族?嫌恶掌权的机关?

有次孩子的爸爸骂儿子:“你知道学国语是为了什么吗?”,我们堂而皇之的理由对他们来说,切肤吗?

两年后而已,他最讨厌的科目是国语,也不敢再和马来人说话。

Tuesday, August 9, 2011

如果知道快死了


一个壮年男人,家有妻小,如果知道自己寿命将尽,应该怎么办?

先生刚刚问起,如果知道我们的寿命只有那么多,会不会比较好呢?

我想要是一早知道自己只能活到五十岁,我还拼命努力干嘛?还成家生子干嘛?倒不如悠哉闲哉赚多少花多少,醉生梦死;或相反的尽量燃烧自己做服务人群的志工,最后潇洒地一个人跟世界说拜拜。

哪,从这个问题马上可以看出你的人生观为何。

一早知道只能活那么久,会不会比较好规划生涯?若要生育,及早结婚,二十岁就该生了,五十岁时刚好孩子独立成熟,运气好的还来及含饴弄孙一阵子。

可惜现代很少人会有这种理智,也很少人生会那么顺利,想干啥就干啥,心想事成。

或者暴毙,会不会比被病魔慢慢折磨而死较好呢?

我娘从几年前开始,最大的心愿,是时限到时,一觉不再醒来,千万不要染什么奇难杂症,拖上一年半载,她辛苦,服侍的人也辛苦。如果能这样离世,倒是真福气。

当然也看在什么阶段这样离开。如果牵挂还羁绊,都放不下,怎能潇洒说离就离?撒手就撒手?牵挂这回事,五十岁也罢,九十岁也罢,不见得长了皱纹就会解悟。

去探望一个生病的男人,平时闷葫芦似的,突然健谈,自然而然就把话题转到他的孩子身上。老大怎地老二怎地老三怎地,每个孩子的性格都交代了。他不由自主地在托付吗?或许,或许,他在医药费及挂白旗之间摇摆。

如果命运选择让他早退,守在榻边的人可以把病者的牵挂从遗憾转为释然。及早从一切的纷乱责怪内疚抽身出来,别慌,稳住。

他的世界突然变严冬。而且漫长。

Saturday, August 6, 2011

要发达


小薇信里说她一定要发达,要过丰富的生活。小朋友的志气哦,真高。因为年纪小,所以还不知道日子艰难,不知道大部分的人只能当新贫族,只能省省过日子。

远的甭提,家里的男孩也这样说了,以后要当大人物,要在好莱坞做发号施令的人。天真嘛。

我自个儿很早的时候,还不是发誓婚后不做家务,非请佣人不可,觉得区区一名家务助理没理由请不起。活在现实才发现家里的马桶只有亲自刷没其他人了,原来出息只能远眺。

他们年龄小,抱负远大,虽然不知道如何为之,努力的目标清晰,可贺可喜。至少会逼自己下苦工,肯多走一点,胆子粗一些。至少不会贸贸然陷入爱情陷阱,十八岁就未婚先孕。有企图心总比浑浑噩噩人云亦云好。

小薇希望未来日子过得好,可以随心所欲。老大的朋友草食男预言会驾马赛地、住大洋房。老大会不会梦中有个窈窕淑女陪左右?平时他们越被压抑,心里的梦想越夸张。然而在这个年龄,不做梦,还等什么时候?

只是,在超市推手推车去停车位的时候,遇见一个矮小黝黑的外劳,脚上的球鞋大得好笑,简直比他的肩膀长。他稍微坐在石墩上一会,见到我看着他,马上又起身干活。或许他那双鞋子是垃圾堆边捡的,或路边摊二手货,或同乡留给他的,或便宜卖的贼赃,或坟场找到的;无鱼虾也好,能套上脚系紧不掉就得了。

什么时候,是告诉儿子关于这些客工的故事,他们微薄的薪水、恶劣的居住环境、现实的冷酷、无处不在的歧视、即使含辛茹苦,绝望却尾随不去。

一个瘦小客工的背影,错综复杂地庞大,我真不知道怎么跟孩子深入浅出。也不知道怎么跟他说以一个异乡人的身份,无背景无靠山,在他人的地盘奋斗的难处。

取自世华媒体

还有我也不知道怎么告诉他,像刘得佐这样的特权年轻人为什么可以在世界如鱼得水。

总的来说,我不知道怎么在他玫瑰色的天空,图上灰黑色的云彩。

来源



Thursday, August 4, 2011

儿子的朋友

打从小五开始,朋友的意义对儿子来说,变得非常重大。不能与朋友一起打发空暇时间,日子简直过不下去。

上了中学,小学的朋友各分东西,老大结交的是学巴上的同学。都是同岁,但不同班级,而且只有男的。

这些小男生,我都见过了,因为老大要出门去玩,不仅要我载送他,连住附近的朋友也一起载。最理想的当然是孩子自己搭巴士,但老大还不会,也没有足够勇气,他的马来语不灵光。

儿子和朋友属于B组学生,意思是优异班以外的学生,几个人的英语或马来语都不相上下,比半桶水还少,功课也无法寄予厚望。但他们本性不坏。

这几个男生,见到我说话频频疙疙瘩瘩,或许我的脸色很肃穆,给他们无形的压力;但我认为更多是因为他们习惯从大人那儿接受了挑剔的眼光,责难的语气,所以养成了收敛,露怯的习性。常被责难,最大的原因就是学业不理想。几年下来,他们习惯与大人相处就以为动不动要挨骂,周身总不对会被挑。

其实从他们身上,我看到简单的善良。

去年老大联课活动乘公交回家,有社团学长带着,但只带到学长自己家附近。老大不敢单独继续乘巴士回到家门前,傻乎乎地走一段路,到常去的补习学院楼下,打算在那儿打电话给我。住补习学院对面的同学见到他,招呼他到家里等,让他安心一些。结果老大在同学家痛快地玩了一个下午,忘记了害怕。

这个同学来过我们家,拘谨得很,我带他们去吃杂饭,老大点什么,他也点什么,步步为营的样子。平时他在同学之中,可是口才一流,老大被另一个同学口头奚落,通常靠他解救。可惜今年他搬到比较远的花园,换了学巴,不来玩了。

老大最要好的朋友,是一个皮肤黑黝黝的草食男,全家人食素的。每次见到他我都要赞,来回就是:“哇,干嘛你又瘦下来了,肚腩不见了!教教我儿子怎么样减肥吧!”这个男孩很开心,真的教老大校里下课时候,几时应该吃,几时不要吃。而且,我家老大还真听朋友的,我曾劝老大那么多,都不及朋友一句话。草食男跟我客气得很,动不动讲谢谢、谢谢、谢谢。

这些小朋友第一语文之外都不行,辨认字母也有些问题。约好了在Mobil油站等,他却到Caltex等。我家老大的能力也有限,他们在一起,互相协助、献计,像一个盲人带另一个盲人。不过勇气是不缺的,碰了钉大不了丢脸而已。我的孩子最大的问题不是成绩不好,而是太懦弱胆小,保守又偏执。希望朋友可以帮他克服这些缺点。

虽然朋友无法协助老大考更好的分数,但胜在有个伴。结交一个很有能力的朋友可以模仿,提升自己,可是关系难免不平等,变成依赖性,步伐也很难一致,对孩子来说,不一定是好事。

交朋友要有互动,你上我下,我升你降,互相扶助。

Monday, August 1, 2011

读书报告

下午我在专心看报,老幺大喊地冲过来,拇指往我的报章下摆一按,粘住一块绿色东西。口里喊:“我从来没有挖过那么大的鼻屎哩!”,脸上是猎奇的表情。

这家伙,说他长大了吧,却又幼稚得很;说他幼稚吧,有时又露出丝丝大孩子的具象。
点点放大看更清楚。

图是他最近的阅读报告,当然不是校里的书本,是哥哥家长日时,我们在校里书展买的。(衡河书店
取自当当网(法文译本,很不错的书,性教育幽默读。一个十一岁男孩对性的所有问题。)

老幺用绘画的方法把他读过的知识稚趣地重现,可以在班上给同学讲宝宝怎么来的了吗?

在《功夫熊猫2》里,阿宝的养父鹅先生对儿子说:“小鹅是从蛋孵化出来的---你可别问我蛋从哪儿来的!”

----性教育第一条:教和学都不需要害羞。他是时候觉得好奇,我们就该给他机会知道。

另,

哥哥方才跟我提起一个女生的现象。如果好好地跟女生讲话,半途她突然喊:“不要讲了!”打断话题,肯定是经前综合症。或是看到地上被踩死的蟑螂大呼小叫:“小强!小强!你死得好可怜啊!”,也是经前综合症。

他还说:“你也是。”照其语气,这才是重点。

我居然哑口无声。儿子真的懂得不少了,大了。

初绽的性蓓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