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18, 2014

倒吃甘蔗

哈比人上着photoshop的课,在家里饭桌上做作业,翻开的电脑屏幕是张胴体的页面,他需要练习如何编辑,用指针剪贴胴体。

老幺坐他旁边写功课,眼尖,突然冒出一句:“爸爸,你到现在还看这个啊?”

承蒙他一问,我才去看一下哈比人的勾当。当下哈哈大笑。我明白老幺的意思,他指爸爸为什么年纪这样大了,还在看女子裸体。言下之意,看异性裸体图片,应该在比较年轻时做。

细细品味,儿子带有责备老豆的意思。

其实那个模特儿的正面半身,曲线玲珑,但没有胸,也被双手交叉遮住了。接着老幺又想讨论,到底照片里的是男还是女?

这个13岁半的头脑实在逗,曝露了他体内不可抑制的变化。那些荷尔蒙、血液、神经细胞、骨髓、电解质、淋巴腺、海马体、毛孔等等等,如建筑工地轰隆轰隆地日夜开工,要把一块处女芭建成一座城。

我觉得育儿如吃甘蔗,甜的在根部。这不是我开创的话,我是拾人牙慧。

前几天刚与一位新认识的妈妈说这句话。她认养一个德国交换生,15岁,漂亮的金发弟弟,把她的家搞得鸡犬不宁,顾问老师希望我可以提供些许检验之谈,减轻她的烦恼。

这妈妈连续三天跟我煲电话, 放下话筒时我手酸,耳朵也压红了。我没能提供多少帮助,因为我经过跟她一样的心理路程。回头检讨,其实都没啥实际的厉害招数,能顺服红毛,让大家和和气气度过美好的时光。回首这一年,怎能不老实承认,苦乐参半?

这位妈妈特别急躁,因为她家里的女孩们,已经给调教得无暇可击。要真面对她,我才是最羞愧的。她孩子功课好,品行良,自动自发,小小年纪就晓得为自己打算,知道分辨好坏,清楚奋斗的方向,属于甲级生。

现在来一个插班生,带着过去十多年的习惯和认知,搞乱她一家的宁静。自己女儿从小就习惯家传教养,一路长大遵循铁路轨道,不需太费口唇。新男孩不是女儿,方式不可能一样,她采用惩罚式(punitive)的教养方法对付之,家里氛围紧张紊乱,全部精力得耗在他身上。像用手机上网看电影,电池很快剩一条。

或许因为她的女孩已经表现特出,所以现在落差才大。我的儿子总是反面教材,从来只有被比下去的份,不曾让我有机会在别人面前得意过,倒常叫我疯头垢脸,所以比较能接纳长豆带来的混乱。由于曾经在儿子身上演练过了吧,呵呵(苦笑)。

也不是没发生过激烈的事情,然而最后也是云淡风轻。能不能承受打击和接纳,端看咱们的心肌够不够强,一泵一收,一收一泵,练得血管比较韧一点。忍受多了就是宽容了,就有人赏你桂冠了,呵呵(自我激励)。

养孩子如吃甘蔗,从上吃到下,从干吃到根,咬到牙疼,后来总会甜的。

送给天下的妈妈和男孩,还有爸爸(不能漏了):

(取自豆瓣)一部美丽的电影。戏里的爸爸和妈妈都很棒,错误是无可避免的吧,坚持努力就对了。

Tuesday, August 12, 2014

现在的“小朋友”看什么卡通?

老幺央求我陪他看一晚的卡通。因为这次他的主课考试成绩还可以,妈咪陪看电视一天做奖赏。(这家伙很懂得讨奖赏,十分会抓时机。)

我认为,天啊,他的数学应该考更高分吧?上次得95分哪!这次下跌整整20多分,好恐啊!

老幺说数学老师讲过了,这次及格的人数只有十个!他得第三高。言下之意,考题难,他的表现算行。其实他来不及写完考卷,时间不够。这好像是独中数学考试的特征,更难,时间更紧逼。

小孩已经上中学,我不再花太多时间在他们身上,忙着自己找乐儿(包括一脚踢全部打扫)。可是陪伴仍是他们渴望的。长豆在的时候,老幺老大开电视碰到喜欢的节目,不忘提醒长豆:“It's time for .....!”大声招来长豆,一起窝在沙发嘻嘻哈哈。不知是什么卡通片,连长豆也如点到笑穴,低沉的爆笑声在空气中震动,入耳十分不协调。说已成熟吧,又给卡通逗得像什么似的。

长豆回国后,老大功课多常常没有时间,老幺落得独自守在电视前。其实他一直就是这样,经过长豆陪伴的经验之后,他发现独乐了不如众乐乐,找个理由逼我接棒。

只不过因为有天我偶尔逗留一下,瞅瞅老幺观赏的卡通,笑了那么几下,他咬定我也喜欢,逼我一定要与他共享。

这臭屁孩看的是什么卡通片呢?

汤姆和杰力猫追老鼠的经典卡通早已发霉,老鼠的淘气猫的怒气一成不变,搔不到痒处,看得麻木。我记得小学时候,他喜欢过《Oggi and Cockroach》,类似汤姆杰力互相对峙的故事。在班上画了好多,引起隔壁桌的女生仰慕。却叫我气坏了,因为大半画在课本上。而且蟑螂的故事有点撒赖,恶心。

现在他很爱的卡通叫“Regular Show”、”Adventure Time"、“The Amazing World of Gumball"。
Regular Show
Adventure Time
The Amazing World of Gumball (海报全取自官方网站)

我发现主角如Finn、Gumball、Mordecai 和 Rigby 全是怪咖。总没有个品学兼优的样子(哈秋!),性格鼠肚鸡肠,密友马屁不通,连家人也如外星人,没有逻辑可循。

Gumball的爸爸痴肥无能,没有职业,靠母亲工作养家。母亲强悍有支配欲,家里大小全怕她。妹妹是资优生,四岁已掌握科学知识。家里有个养子,是条鱼,而Gumball是猫和兔子的混血儿,遗传母亲的基因,是只猫。猫和鱼,却是最好的朋友。

对了,有臭屁孩(Whimpy Kid)的故事影子。主角平庸无聊,没做过什么好事,也总把事情搞砸。故事围绕在主角身边小小的事情,家里学校,朋友同学亲戚,跋前疐后,力不从心的百般无聊。小朋友看得津津有味,重复收看,比温书还勤劳,从中找到共鸣。

乍看我还蛮吃惊的,现在的卡通已变这个样子(美国产品!)。故事的道德典范在哪里呢?小红帽、白雪公主、米奇老鼠等等款式的故事全翻了样。连变形金刚也没有出境的机会。

想想这个代沟还真若比银河,浩瀚无际。

Tuesday, August 5, 2014

考完要吃螃蟹

记不清什么时候开始,老幺考完试,不论是哪一种,期考、月考、半年考或年终考,或政府标准考试(这个更有力),我就得给他顿好吃的。

小孩上考场总带怨气,仿佛是为我而考,不是他自己要的。为了考试,辛苦极了,读书做预习、查字典背书,不得看电视,禁止玩电脑游戏,天亮一张眼就烦,又少一天准备,还没摸透的课文叠起来依旧一尺高。

而且念华文学校,没少点考试,至少一年得考四回。所以不知何时开始,考完吃大餐变成定律。

小时候容易骗,肥肥油亮的鸡肉饭,足以满足小肚皮,三四元大概可以糊弄过去。接着,某个时候,尝到了日式照烧鸡肉饭的甜美, 后来几年的考后只能带去日本餐馆吃这个。几个考试就吃几回。

照烧日本鸡肉饭价钱还可以,从十二元吃到涨价变成十六元,一家人一顿晚餐下来,控制在九十到百出元以内。考完属于欢乐时光,独乐了不如众乐乐,所以变成由哈比人带全家外食。何况哈比人的荷包比较厚,我正好噤声,由他当好人。

今年老幺的骨头突然长长,就快跟我齐高,暴长的骨头对营养更饥渴,一天到晚嚷肚子饿,临睡前可以刷掉半袋土司面包,涂番茄酱吃。

也是某个时候,应朋友之邀,带他去海番村尝过海鲜之后,小朋友的考后菜单换花样了。

有天他说鸡肉吃腻了,今后要改吃虾。意思是平常饭桌上的肉类,从鸡肉改成虾肉,而且最好是大虾,比较有口感。可我好像才千方百计地鼓励他学吃吓球,说得要翻脸了,还是引诱不到他多吞一只。时间都到哪儿去了,那个小鬼头不过长了几寸骨头,居然已学会品尝虾的味道?

虾肉只算是日常的菜单,不配当考后搞赏。为了补偿消耗的脑汁,老幺今年下的菜单是螃蟹。

乍听我几乎下巴坠地。什么时候他又懂得螃蟹的美味了?这些他以前完全不肯尝试的!发育期的孩童真的很会吓人,不知不觉中他们突然晓得大人才了解的好事。

老大是懒人一族,鸡肉鱼肉有骨头他不吃,虾肉带壳也不吃,螃蟹这种一看更讨厌。没想到另一个孩子却不嫌弃,鸡肉带骨才好吃,而且晓得吃完皮肉,骨头咬碎后,可以吸骨髓,最没味道才是干干无骨的鸡胸肉。两兄弟一起吃肉,可以互补,各有所取,不会抢吃。

然而螃蟹这种龇牙咧嘴的东西,要吃一块很小的肉,也得费很大的劲,老幺居然明白其中的滋味----不经一番风雪,焉得梅花扑鼻香----这也是吃螃蟹的快感之一。我的诧异是,到底他几时学会的?为什么我不知道?我可不曾看他认真吃过螃蟹。

附近有新开张的餐馆促销,两只肉蟹五十元,便宜得偷笑,我们一家赶紧去。 在新山城里,时价是一公斤一百二十元左右,没事谁吃得起?厨师炒出一大碟咸蛋螃蟹,我吃了两只钳子,哈比人吃若干,老幺出声了,剩下的全归他。

本来以为他不是认真的,尝了几口就会累。岂知他一手钳子,另一手往嘴巴送,完全自己来,不需帮忙,而且吃得很香,面前叠满螃蟹碎壳,完全没有浪费。

我家里天生一个老饕,可惜他娘不擅厨事。

今后他开的条件,答完全部考卷当天晚餐,要有螃蟹。小子胃口越来越精致,我怎么受得了?这个条件,肯定不能从,不仅肠胃,钱包也不依呀。


津津有味,大朵快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