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August, 2016

托马斯福音的子曰

Image
像孔子/佛陀一样,耶稣本人没有写任何书本,相关的经典/圣经都是由他们的学生/门徒记录老师的言行,流传下来的。

由于学生很多,个人写的记录和诠释带有个别风采,并且为了迎合大众的需求,如诉说耶稣婴儿时期的奇迹故事,结果出现了多元的现象。后来出现统整,只有四部福音被纳入主流的新约,即马修福音,马克福音,鲁克福音及约翰福音。

这四部福音被选中,是因为它们都有共同的立场,把耶稣当作核心人物---救世主。
"the one on whom everything depends, the Messiah, the Savior, the Lord."

反之,其他相当多的福音,却把耶稣当作老师,一个觉悟者,或慈悲的菩萨,
"one whom you and I could emulate, whom we could perhaps become."

基本上是完全不同的焦点。

发展出来的概念,差别在于,耶稣身为人类唯一的救世主,代表教堂的地位,是人类灵魂得到救赎的唯一道路。
“this conviction of the importance and uniqueness of Jesus, which also becomes the importance and uniqueness of the church as the only means of salvation...If you are not a member of that church, leaders of that church have claimed from the first century until now, you are outside, you are perhaps consigned to damnation."

一本没有被纳入圣经的托马斯福音,对耶稣的描绘特别不同。

据哈佛John H. Morisin Professor of New Testament Studies,阅读 托马斯福音后,你会发现,
“you and Jesus at a deep level are identical twins. And you discover that you are the child of God just as he is.&qu…

又买书

Image
新山Harris要搬迁,我去扫了一些书回家。二折,有的三折。只是几时才会读,那是猴年马月的事了。


水花映照的伤痕

Image
邻国出了一个奥运金牌,100公尺蝶式,21岁的约瑟林。我们的潘德利拉和张俊虹也让国人为之一怔,亢奋激动,双人跳水获得银牌。

这些泳池训练出来的健儿,能够超越地球上的富国选手,真叫我们的肾上腺素狂飙。体格/资金/历史/国情等,都没有比人家硬,居然也可以办到,实在太令人惊叹了。

一出《Ola Bola》已经道出,我们国家想入围世界级赛事奥运赛,其中心酸,罄竹难书。

小潘和俊虹的家人都道出女儿训练时的艰辛,身上伤痕累累,令人动容。我们为闪耀耀的荣誉兴奋的时候,看不见她们付出的血汗,是以燃烧身体来做的交易。

还有,心志的磨砺。

举国狂欢的当儿,我看了电影《4等》,刚好也是关于泳手训练,看了不知该如何看待追逐奖牌的意义。或更具体的说法是,如何看待心志的磨练。

对,又是韩国电影,很多人快受不了我了(特别是老幺,就如我受不了他爱的好莱坞电影)。可是真的好看啊,韩国反映社会的电影也容易找,比香港台湾大陆多元,也更直接敲击痛处。

小泳手俊浩碰到教练金光洙,不知是他的幸运还是厄运。对望子成龙的母亲来说,是救世主,因为她已经无计可施,无法督促总是停在第四名的儿子更前一步,是金光洙教练能够让儿子夺银牌的。没有奖牌就没有光明的前途,因为除了荣耀,奖牌还跟大学入取息息相关,儿子只有靠显赫的战绩考进大学,只有进大学,才能保障将来的生活无忧。

然而小学生俊浩对游泳,一心一意的只是喜欢,没有得失之心。除了游泳,他像一般的同年级男孩,喜欢游戏零食,跟同伴嬉戏打闹,欺负弟弟。家境小康,父母疼爱,衣食无忧。母亲最大的遗憾,或是无力感,是儿子没有企图心,就是不明白他可以利用天赋铺出康庄大道。

如果母亲逼儿子不行,顺着他的天性,就不会有戏了。由于母亲不放弃,甚至把第一名放在一切之前,所以才有导演想问观众的一个问题----何为对错?

当然这部戏也没有那么简单,看完之后,再三回味,置身其中,难道我就不会有这个欲望吗?知道孩子有实力,我就不想尝尝冠军的滋味吗?我就不会尽全力想方设法推他前进吗?毕竟孩子还小,他还没有达到足够的认知,了解十年二十年之后的事,前额还没发育完全的孩子,多少个能够清清楚楚地看到未来的路要怎么走呢?

当俊浩问妈妈,为了拿第一名,即使他被教练痛打也无所谓吗?妈妈别过脸去,心情纠葛,无言以对。妈妈心很疼,但是为了俊浩‘好’,她要俊浩忍受教练的虐待。

就像不久前发生的,补习学院院长过分鞭打小朋友,…

死前的自由

Image
他第一次患癌的时候,跟我谈起台湾塞斯许医生提起过的癌症病患营。那个地方完全隔离,必须离开家人和日常生活,照着塞斯安排的起居生活。

完全放弃俗世的一切,不联络,不回头,切断,如重新出世,变成崭新的人。照许医生 的说法,可能有办法治疗癌症。

我当时听了不置可否,那不是得跟家人切断关系?割舍得了么?世上传闻许许多多的治癌方法,天方夜谭无奇不有,听者自动选择不信,对病人却另有诱惑。

即使他是那位医生的粉丝,当然还是没有勇气去参加。如果真的痊愈,也至少要放空几年的时间,家里的生计,家人的羁绊,怎能一笔勾销。

第一次发现的时候,其实已经第三期,而且是复发性很高的肺癌。幸亏电疗和化疗疗后不错,他过了几年平安如常的生活。然而现实总是残酷的,尽管妻子落足心思替他安排饮食,他也乖乖遵循,不久癌细胞还是扩散了,这次更棘手迅速,骨骼,肝脏,脑里都有肿瘤。

一开始确定患癌的时候,他曾经跟妻子提起不要积极治疗,只靠中药调和算了,在家里引起不小的争执,妻子都快犯忧郁症。隐隐中他觉得是打不赢的战,当中投进去的金钱和心力,如泥牛入海。但是妻子是坚定的人,也是软弱的人,没有尽力,她过不了自己那关。而且尽力到什么程度,好像没有界限。这个界限,谁人有勇气喊停呢?

当马大的主治医生认为他应该放弃,回去好好跟家人度过最后的时光,他妻子把他送去广州肿瘤医院,那边给她希望。一个月接着一个月的疗程,他在南中国海上空反复来回。广州的医生不断怂恿他再试,直到家人发现已经很难护理。他成不了奇迹,只能纳入普遍的一个数据。

万一他长久陷入昏迷需要靠氧气筒,迢迢千里怎么把他带回家?

所以他回家,重新回到过去的医院。医生们劝家人,准备好心理,他又在家和医院之间来回。那段时间,人仰马翻,心力交瘁。脑中的肿瘤胀大,影响他的理智,他患上躁郁症,不时亢奋,做出匪夷所思的事情。儿子受不了他的无理取闹,吵架离家,重重压力逼人发狂。

癌细胞不仅吞噬他,也吞噬家庭,上上下下都被吞食。

最后的时光,原来不是跟家人静静的度过,没有像电影那样美好。当他吸进氧气筒的最后一口气,家人终于松下他们的一口气。

暂不说广州医院的过度治疗,家人的侥幸心理呢?----因为谁知道有没有那个万一,治疗得到的话,不尝试的话,后悔余生吗?哪位医生的话才是最对的?家人的选择以什么为准?

其实癌魔占领他之后,虽然在家人眼里外表一样,他已经不是他了。至亲看着熟悉的人变成陌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