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17, 2016

水花映照的伤痕

邻国出了一个奥运金牌,100公尺蝶式,21岁的约瑟林。我们的潘德利拉和张俊虹也让国人为之一怔,亢奋激动,双人跳水获得银牌。

这些泳池训练出来的健儿,能够超越地球上的富国选手,真叫我们的肾上腺素狂飙。体格/资金/历史/国情等,都没有比人家硬,居然也可以办到,实在太令人惊叹了。

一出《Ola Bola》已经道出,我们国家想入围世界级赛事奥运赛,其中心酸,罄竹难书。

小潘和俊虹的家人都道出女儿训练时的艰辛,身上伤痕累累,令人动容。我们为闪耀耀的荣誉兴奋的时候,看不见她们付出的血汗,是以燃烧身体来做的交易。

还有,心志的磨砺。

举国狂欢的当儿,我看了电影《4等》,刚好也是关于泳手训练,看了不知该如何看待追逐奖牌的意义。或更具体的说法是,如何看待心志的磨练。

对,又是韩国电影,很多人快受不了我了(特别是老幺,就如我受不了他爱的好莱坞电影)。可是真的好看啊,韩国反映社会的电影也容易找,比香港台湾大陆多元,也更直接敲击痛处。

小泳手俊浩碰到教练金光洙,不知是他的幸运还是厄运。对望子成龙的母亲来说,是救世主,因为她已经无计可施,无法督促总是停在第四名的儿子更前一步,是金光洙教练能够让儿子夺银牌的。没有奖牌就没有光明的前途,因为除了荣耀,奖牌还跟大学入取息息相关,儿子只有靠显赫的战绩考进大学,只有进大学,才能保障将来的生活无忧。

然而小学生俊浩对游泳,一心一意的只是喜欢,没有得失之心。除了游泳,他像一般的同年级男孩,喜欢游戏零食,跟同伴嬉戏打闹,欺负弟弟。家境小康,父母疼爱,衣食无忧。母亲最大的遗憾,或是无力感,是儿子没有企图心,就是不明白他可以利用天赋铺出康庄大道。

如果母亲逼儿子不行,顺着他的天性,就不会有戏了。由于母亲不放弃,甚至把第一名放在一切之前,所以才有导演想问观众的一个问题----何为对错?

当然这部戏也没有那么简单,看完之后,再三回味,置身其中,难道我就不会有这个欲望吗?知道孩子有实力,我就不想尝尝冠军的滋味吗?我就不会尽全力想方设法推他前进吗?毕竟孩子还小,他还没有达到足够的认知,了解十年二十年之后的事,前额还没发育完全的孩子,多少个能够清清楚楚地看到未来的路要怎么走呢?

当俊浩问妈妈,为了拿第一名,即使他被教练痛打也无所谓吗?妈妈别过脸去,心情纠葛,无言以对。妈妈心很疼,但是为了俊浩‘好’,她要俊浩忍受教练的虐待。

就像不久前发生的,补习学院院长过分鞭打小朋友,事情闹大之后,有些家长站出来支持院长。就因为院长的教学方法,他们小孩的成绩才会‘上去’的,自己就是束手无策了,来到这里孩子才变‘好’的。

还有朋友的乖巧儿子,在小学优秀班,会考班里,被数学名师掌掴的事。同一间学校,我的老幺高年班的马来文老师,长年累月地用语言羞辱马来文程度差的同学。身为华小的华人老师,碍于教育部的不实际政策,各种牵制和高压之下,无法实际有效地教导,跟课程程度严重脱轨的过半后进生,她诉诸的是藤鞭和语言暴力。

即使有的家长投诉过,老师们依然恢复到惯性的处理方式。大部分的家长和校长心里想的是,他们这样失控,为的还不是孩子的好么?这是间名校啊,它的成绩是怎么得来的?

然而,暴力会遗传。

金光洙教练本来是有大好前途的国家选手,但是没有良好的心理素质,不服从纪律,最后自我放弃,变成默默无闻的一个游泳小教练。他受训时代,由于成绩优异,受到特别待遇,直到故意翘课,为了赌博缺席十天,总教练暴怒之下体罚,天才泳将反抗离队。长大之后的金光洙,对年轻的冲动只剩无尽的后悔,可是岁月无法重来。看到俊浩的天赋,他想通过小孩纠正过去自己犯的错误。

小俊浩跟从这样的教练,日夜操练,游到呕出胆汁,还有频繁的棍棒伺候,身上都是瘀伤。可是妈妈要他坚持,因为她看到了梦寐已久的成绩。然而,教练的身教,让俊浩也以棒子对待偷穿他泳裤的弟弟。

我想俊浩也会从教练身上学习他的执拗,和扭曲心态,这是妈妈的意料之外吧?莫非这是冠军的代价?

我们的一生中会师从很多人,有的人虽然是名师,若需以善良做交换,为了功名,我们做吗?如果这个功名是世界第一?

4 comments:

  1. 棒头打出来的世界第一光圈只是昙花一现,伴随的是背负一生的伤痕。”教练的身教,让俊浩也以棒子对待偷穿他泳裤的弟弟”,我觉得很恐怖,也很悲哀。

    ReplyDelete
    Replies
    1. 是,拔苗助长,不过效果很大,所以很常使用。看教练的素质了,教做人为先还是功利第一。

      Delete
  2. 很害怕听到这种“可歌可泣”的成功例子,替孩子流冷汗。对不起,不感动,反而有点悲哀,这种扭曲的心态太穷了,穷得只剩下第一。

    ReplyDelete
    Replies
    1. 可歌可泣的案例,传到我们耳朵的都是成功的,失败的都扫到地毯下。

      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