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30, 2012

钻进辆RV就开步走

(取自豆瓣)房车之旅


我的男人最近常常开这部戏来看,看罗宾威廉。没时间就看一点,重复看一些精彩的片段。

纳闷,这么好看么?原来戏是拍给他这样的男人看的。

中年闷蛋,生活苦逼,担子还沉。上有老,下有小---已经长成少年,未到离家那么省事。另,有恶妻。孩子不崇拜他,妻子也不仰望他,人人都有怨气,可是又要依赖他。

压得扁扁的夹心饼干。

饼干偶尔想自由飞翔,计划租辆RV到纽西兰绕岛。

可惜需要带上每个人,每个人又有不同的想望。旅行也要花心思照顾大家,满足每个人。每个人分走他的一部分,结果“now you see,now you don't!"(很久以前chipsmore饼干广告词)。老饼展翅的力气没了。

花钱出力,只得个累字。


献给老饼

Friday, September 28, 2012

《哈利波特与神隐少女》


《哈利波特与神隐少女》是本很深沉的书,因为访问的是日本心理医师山中康裕。他是日本京都大学教育研究所教授,也是临床医师和心理专家。他主要实践是荣格心理学。


山中教授解释为什么《哈利波特》和《神隐少女》系列会风靡全世界。

我开始碰宫崎骏的动画片的时候,觉得怪怪的。当然,那时我已经老大不小。我觉得宫崎骏的漫画怎么跟印象中一般的漫画有很大距离,不是关系到美工,而是story line,还有匪夷所思的场景,一些跟我们一般的阅读经验有点不搭。
 
如《神隐少女》中像蜘蛛的老爷爷,是好的角色还是坏人呢?如果是画给儿童看的漫画,这样的形象是否有点恶心呢?我就先入为主,自觉他是坏角色,后来跟着孩子反复看几次,才明白他其实是帮助千寻的好人。

所以就如很多观念僵硬的大人,我一开始对儿童迷恋宫崎骏,很不以为然。我们觉得画中充斥太多巫、魔、鬼、怪、模棱两可的角色,对儿童的道德培养很不好---我这么以为。

就如世间有很大部分的成年人瞧不起《哈利波特》,觉得它没什么文学含量,何况故事鼓吹巫师、巫术、恶魔,都是不正经,虚幻的事,会破坏正信宗教信仰。(儿童应该纯洁天真无邪,不是迷恋黑魔法啊!)
 
如果用心去读《哈利波特》,大人们还会不会鄙视?我可不晓得,我自己是相当被《哈利波特》迷得神魂颠倒。可惜只读书不太入戏,因为远在东南亚,对故事的情景太陌生,书里描绘的街道、历史,连小小的名称都有很大的学问。深入研究,可以挖出克尔特民族(Celt)传说神话或拉丁语的许多故事。

直到拍成电影,才明白原来如此。然而书里的情节太丰富,觉得第三集之后,戏里删得太多,太可惜了。

其实哈里是励志故事,主人翁经过一关又一关的考验,一路成长,牺牲,学习,最后成就了大事业。描绘的是巫术,目的却是鼓励处在弱势的小朋友,勇敢地争取,丑小鸭总会变成天鹅。

千寻恰恰也是如此,本来是一个态度不好的小朋友,经过种种磨练,转为一个能为别人着想,懂得爱,凭己力救出朋友和父母的小孩。肯定比被动等着王子吻醒的睡美人强多了。

山中教授认为如千寻和哈里那样年纪的小孩,女孩十岁,男孩十一岁,所谓前青春期阶段,所能表达、创造、描述的世界非常令人震撼,无法让人在意识的世界完全理解它们。一般上女孩发育比男孩早,所以岁数和成熟度有稍微差距。

前青春期是非常单纯的时期,未发展到性的成熟期,性成熟之后,将发挥生育、养育后代等动物性本能,相对地会影响其他的精神机制。人在成熟之后,会一直围绕在性与精神、善与恶的对立,反而失去了儿童时期饱满的幻想能力。

山中教授认为,在前青春期阶段,儿童可能经历人类生活的最高点或最深层的境界。那些感受性或防护性很强的小孩,可以贴近自己的内心世界,容易和另一端的神话世界接触。这些小孩多是自小没有受到足够的保护,世界残缺不堪,心像充满幽灵、恐怖与黑暗。

童年过得幸福的小孩,身心有完整的保护,所以很难与邪恶或世界另一端接触,只能在潜意识里进行,现实生活中无法意识化所感受的意象。只有在做梦、身历其境,读到相关文字,看到影像时,突然碰到内心最根源的世界,才容易被打动。

那么容易感受自己内在世界的人比较幸福,还是无法意识化的人比较幸福?那些容易感受内在世界的人,可以在内心看到另一番空间的人,有的艺术成就非常高,让人望尘莫及。可是也伴着很高的危险性,因为碰触到人类内心最深层的问题是很危险的事。


山中教授从他的不少个案发现,小孩如果踏入另一个世界,若他们在梦幻世界玩得开心,还是有可能找着出口回到现实。然而很多个案却发现另一个世界是消极、黑暗的,他们就很难找到回头路了。

Monday, September 24, 2012

小朋友的生日礼物


 
 (取自小鱼妈妈书屋)

之所以有上一篇,是因为在书局翻到许慧珊和邱琲均的新书《女人和小孩》。邱琲均在《变成一头野兽》里写道,返马出席了父亲的葬礼后,她一回到意大利,就跟儿子吵起来。因为她中学的儿子花了18欧元(马币大约x4)买份礼物送给生日的同学,然而这同学是不堪一提的小朋友。(注:吃一顿简便的蘑菇汤和面包大约3欧元)

邱说,念及自己的父亲如何灌输她节俭的观念,她特别对儿子生气;更糟的是,她家婆塞了18欧元给孙子,叫孙子还给妈妈。

家婆疼惜孙子而干涉教养,难怪邱会大发雷霆。不过我感兴趣的是,儿子买给同学的礼物,应该控制在多少钱内?

现在的世界是消费社会当道,几乎是无可挽回的事。物价节节上升,大家被它牵着鼻子走,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我去年回家一趟,搬回一些弟弟年少时买的书,天啊,那些如《河殇》、《文明的历程》、《诸神的起源》之类的大陆版大头书,弟弟在瓜丁的公馆书展买下,才两元到五元而已。现在二元只够买枝笔。

老大今年生日的时候,他的好友合资买个耳机送给他,马币18元。他感动死了,因为没什么同学注意到他的生日,也没几个人祝贺他又长一岁。他运气背,同天碰到另一个男同学也生日,一个足球健将,又高又帅。老大的新耳机用了一星期就坏了,然而好友的情谊不打折。

我们曾经在麦当劳替老大办九岁生日会,当天收到很多礼物,有些看起来是同学自己的心思,如含小星星的玻璃瓶子、笔盒、颜色木笔之类的。不过很多就像是大人安排的,如好牌子的T裇、挂包、玩具等。到百货商场查一下价钱,就明白小孩的背后有父母在操盘,免得丢了孩子的面子。

我记得有次老大的同学搬新家,请他和朋友去参观。我和先生载他去,一见是很豪气的半独立洋房,我先生马上问,儿子有没有准备了礼物?是什么?那时我替老大备了一个猫型折叠相框,先生觉得有点寒酸。

可是老大的好朋友是空手去的啊!应该照顾一下他人的感受吧。

送礼真是面子功夫,一门人际关系的学问。

幸亏我们这里还没有大陆、香港、南韩或新加坡大城市里的现象。在名牌货品充斥的社会,即使是小学生,也可以收到名牌包包做生日礼物,很多奢华品牌已开拓儿童商品,正好填进这个交际需求。

看起来普通的儿童帆布鞋,然而鞋底一较天下。(Gucci Kids,取自Raffaello-network)

城里的孩子,在小学,已知道怎么区别同学的阶级,常常随口给同学标榜有钱或很穷。你说家里从不这样教导他呀,然而他们互相学习,很容易就上‘轨道’。有时看到老幺为了诸如此类的面子问题闹别扭,烦死了,我们常常因为我的坚持而吵起来。

他爸则倾向照顾门面的一方,他掏钱的手势比较疏爽。孩子也深谙此道。

小朋友在同侪之间丢脸,被排挤,失去地位,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有时我深感无力,觉得像是螳臂挡车,因为这种大人世界的面子交际守则,及物欲横流,很快就渗入孩子单纯的世界。
 

Friday, September 21, 2012

为拯救教育打广告


林连玉基金、吉隆坡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华社研究中心与国民型校长理事会将于2012924日(星期一),晚上七时三十分,在隆雪华堂(二楼)讲堂举办一场“教育大蓝图:国家的未来”讲座会。

2.         我国教育素质的倒退已到了不容忽视的地步。 2013-2025年教育发展大蓝图初步报告》正视我国教育出现的各种问题,并且横跨13年,影响我国教育深远。

3.         教 育乃全民之事,不应局限于官僚政客之中。为了让民众关注和参与大蓝图的讨论,我们很荣幸邀请到黄集初(华社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吴文宝校长(国民型中学校 长理事会主席)与陈亚才先生(隆雪华堂执行长)为我们解说教育大蓝图。此外,讲座也将收集出席者的意见,在整理归纳后,提呈备忘录于教育部。

4.         讲座详情如下:
题目:“教育大蓝图:国家的未来”
日期:2012924日(星期一)
时间:7:30pm
地点:隆雪华堂(二楼)讲堂
主讲人:黄集初、陈亚才、吴文宝

5.         讲座入场免费,欢迎大家拨冗出席。若有任何疑问,请致电梁莉思03-22746645(隆雪华堂),或江伟俊03-26971971(林连玉基金),谢谢!

林连玉基金、吉隆坡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
华社研究中心、国民型中学校长理事会                                                同启
。。。。。。。。。。。

各位吉隆坡同仁,敬请腾出一个晚上的时间。
孩子还小的,无法推托。孩子已经大了的,为你的孙子考虑一下。

Thursday, September 20, 2012

钱是他的

  
 小时候呆呆的。

我是这样管儿子的零用钱。只说老大,他十五岁,很明白钱的重要,有自己的慾望,常需要消费。
  
我每个星期分给他35元,这是年年增加的。今年头好像已经给37元,现在却沦落到35元,我们双方都忘了前因后果。这些钱让他在校里的食堂、贩卖部用、留校搭公车回家等,基本上是足够的,特别是今年会考年,他很少留校。

休息时间他陪死党在食堂吃素食杂饭,特别省钱。家里怎么威逼劝导,他都不爱吃蔬菜,反而在校随着好朋友顿顿吃斋,晚饭时间他选的菜色越多样,我们当然暗中雀跃。(所以嘛,孩子会变的,小时不吃菜,不用逼太紧。)

老大不仅领这些钱,偶尔勤劳时(头风起时)他会替我洗车、剪草坪、洗狗狗,我付他现金,五元到三十元不等,看工作的劳累度。

有赏也有罚,如果他起身后,到下午仍不折被,我就扣下两元,几年下来(那么久!),他已培养起折被的习惯。晚上过了就寝时间还在拖拉,一天就扣二元,重犯加罚金至三元。现在他正和这个坏习惯拔河,睡前还想干许多事,举哑铃啦、看点漫画书报啦、最坏就是贴住爸爸的平板电脑舍不得放下(面子书啊~~~)。几乎每晚我都要发顿脾气。

35元可能只剩下25元,然而老大还是有剩钱。没几个星期,他的钱筒会省出50元纸钞。开始我怀疑他是不是偷钱了,我从很大方地露白,变得偷偷摸摸,把钱东藏西藏。后来我明白了,他每天只花三元吃杂饭,今年少了与同学相约看戏,可以存下好多钱。

另外,去年老大去的数学补习班结束了,他要求去另一个老师家补,从学院换到老师家,学费提高到200元,我鬼哭狼嚎。旁敲侧击,原来这批补习班里有他心仪的女生,醉翁之意不在酒。心里失衡之下,我跟他协议,哪,跟去年一样,我只付80元,其余的钱他自己从储蓄挪出来。我要他学学负点责任。

之后我不时会担心,常对他嚷,该交学费了,你有钱吗?居然不负我望,没有需要跟我借过钱。至少他会检查自己的储备金,需要top up他就跟我好,自愿洗车洗狗。钱很多时,他就如冰地上晒太阳的海狮,催不动。通常小朋友做事都有目的性,想他们开开心心自动自发,规律性勤劳蓄粮过冬,那是乌托邦。

老大当然动过借钱的念头,我给他脸色看。他曾经提出分期付款,好让他买副新眼镜,他是为了跟随潮流才想换。求了一个星期,我的答复都是No。他不会去求爸爸,因为我们枪口一致。

除非有突发事件,非花钱不可,我才同意他预支后分期付款还钱。如换眼镜不果,演变成在体育馆弄丢,非添新的不可。那也等了一阵子,看不清黑板,老大必须抄同学的笔记数天。

我不想孩子要买东西就跟我摊手板,特别是好玩的东西,如新式文具、漫画、软性阅读本等。所以派零用钱,让他们学习管理,钱提早用完,就别想买。其中有苦乐,老大曾经买一本100元附送模型的杂志,被我狠狠念一星期;当他贮存够钱,央求去书局买喜欢的书本时,他是很快乐的。既然授权孩子管理自己的小额积蓄,他要怎么用钱,理该由他说了算。

目前他的钱多数花在零食、漫画、英文简易小说、模型玩具、玩具枪、跟同学看电影吃麦当劳。

不过前天升级了。老大在书局买了一张碟,韩星Big Band的歌辑,因为他喜欢的人的生日到了。4990元的专辑,OMG

他爸重温跟我拍拖时,都不曾买过这种价值的礼物送我。唉,时代很不同了也。父母应该批评吗?

人家已经长大了。偶像--David Guetta(自己画的哦)。
 

Monday, September 17, 2012

又该选什么中学呢?


老幺放学回家,绘声绘影,小六政府会考昨天完毕,今天国文老师把试题派回,大家一起对答案。

班上41位同学,28位不及格。目前只能对国文试卷一理解题,作文试卷没办法,因为已让监考的他校老师带走了。不过Y老师心里应该有数,我心里却不敢联想。

我问老幺,Y老师生气吗?当然啦,她费了很大力气啊,同学们的及格率还是没过半。有的同学差一二题及格,大哭起来。有的差一点,考不上B(六十分以上),也哭。

很多同学说,回家后让妈妈知道,他们就要遭殃了。每个妈妈心里有不同的底线。我呢,很为老幺担心。不及格,国中时会派到预备班。他爸很乐观,说去预备班也好,就花一年扎实的追上国语水平,以后就顺利了。

可是预备班多是放牛班,老师的态度是问题,同学的素质更是问题,不关成绩,而是学习意愿。我的忧患比较夸张,想象孩子如羔羊入虎口。他要不被霸凌,要不也变老虎,霸凌别人。十三岁开始,孩子就不由自主地呼应身体的激变,内忧外患,很难管教。

幸亏老幺报考独中,入学试的成绩通过了。他会追随哥哥,上独立中学,学习媒介以华文为主。报导说,南马的两间独中,天未亮家长就赶去为孩子排队注册入学,短短几小时或一两天,学额就满了。我不敢想象我去注册这间全马最大型独中的时候,情况会如何。儿子建议:“妈咪你早上四点半去吧!”

一旦踏入独中学习,就要准备孩子的国文水准扶不起来的局面,因为我们的素质不能跟优秀生相提并论。有位国中华文老师说得好,华文教育追求三语并重,其实大部分的同学是三语病重。光环通常照在前段学习能力很好的学生,背后那些,顾得炒菜顾不得炖汤的,落后的、放弃的,我们的关心实在不够。

实际上,念独中的学生,也不一定华文水准就好。许多高中生一口破烂的华语,发音有待商权。主旨不是什么语文,而是在基本教育阶段里,孩子能学到多少知识和技能?能去到多远?

我老幺的语文能力实在不好说。他的基本母语已经奄奄一息,连带第二、第三语文学习,六年小学,几乎是压跨了。因为我们的教育制度要求多种语文并重,大量的词汇、文法平行,一年一年强灌他的小脑袋,一年一年地赶课,一段一段的统一标准考题;同学考不好,没见什么针对性的措施,放任落后的同学继续上气不接下气地追,要追求效率,老师用硬的。

到小学最后一年,追不上的,学习的态度已经非常地糟了,老师再逼、再灌,他们再也学不进了。

虽然独中声称也是三语并重,实际上,国文课的时间,比较起来当然是很少的,而学生的国文水平,普遍上比国中生差,也是不容置疑的。就如去到国中,虽也学母语课,学生的平均华文程度那般上下。这很容易理解,上课时间减少了啊。

教育部的官员认为国民教育最大的目的,是团结国民,让全体国民统一在一套价值观里,融为一体,交流无碍。所以他们眼中,教育主要是为国家服务的。然而,在个别家长的心里,你会同意吗?

我以为教育是让孩子的能力得到最大的发挥。其实,老幺在独中入学试里,三科语文分数都没眼看,唯有数学考91分。如果他是数理的材料,需要被语文科苦苦地拖后脚吗?当然我们可以把孩子送去私立国际学校快乐学习,不过那又是另一番景象了,钱之外,离国民团结更远咯。



Friday, September 14, 2012

生平无大志

一年来辛苦的奋斗。日出而作,日落还是作。
有时累死了,背都撑不起来。

隔天回到桌子重来。
其实打从五年级,或四年级就开始准备。梦里花(分数)落。。。知多少?
有时做评量做到头大大。
有时涂鸦自娱。
自己画的插图比较美。
为什么海龟会绝种?。。。。这样啦!用画的来答行不行?


UPSR终于结束了。生平无大志,只求全及格。成绩好的同学,你们能同理吗?

Monday, September 10, 2012

H和印度衫

逛书店,看到H的新书,是今年书市的重打之一,而且卖得不错,与欧阳林携手成为最畅销的书本。

我翻到书的末页,看到H的造型照片,忍不住扑哧。因为他穿件洁白的印度半衣kutra dothi,大约是麻质的。

我忍不住想起一些人,包括这里某位教育博士,每当他办儿童教养讲座,很爱穿这种没领的半衣,增添一丝阴柔气质。

还有一位很勤在南马扩张版图的吉隆坡激励讲师,他促销心灵生活营的广告照片里,就是穿白色dothi在沙滩上盘腿。

这不是H。是许添胜医生。(取自赛斯心灵生活馆)

还有最为全马所知的台湾赛斯医生许添胜,他来过好多次办讲座会,也不爱穿刻板的男装衬衫,而喜欢这种无领半衣---几乎代表了灵修的符码。

H文里常提到自己与慈济的互动,对于爱情、家庭孩子、母爱、父爱、对病人伤逝的悸动,头上的光环不小。报章说,他的安蒂粉丝很多,安蒂们把他当偶像。选这种造型,是否有点刻意?

看他写太太,很难波澜不惊。早期我问老公,你看了副刊文章吗?他好爱老婆哦,你会这么对大众宣誓旦旦,此情不移,爱到穿墙破瓦吗?

我男人嫌他恶心,一直重复讲,腻。后来H的文章再登,我就省起来不问了。

然而我的醋意是难掩的。每个女人都有梦想,她的男人会为她作诗、写歌、成天赞她美、赞她好、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男人,从十八到八十丝毫不折损。如此直率地晒着幸福,别的男人,很难苟同。(大约是怕像我这样的老婆对质)

我们跟H熟,他第一本书寄过来时,我男人说什么呢?他对H说正好叫我儿子读,跟你学习如何写作文。

H把潮水般的情感投入书中,不知淹死过多少成熟的女人;我男人这个理由,听起来怎么就是有点那个?(。。。。有点刻薄,把人家心血当中学生范文参考?)

Friday, September 7, 2012

要不要贯彻一下?

(取自chinadaily)英国撒切尔夫人

撒切尔夫人为了拯救低迷的英国经济,实行许多违背民意的措施,态度坚决,毫不妥协。所以她当政时候,英国人不太喜欢她。

BBC(英国广播公司)做过一个电视短剧嘲讽她。

撒切尔夫人走进一间美容院,神情疲惫,对美发师说:“找个英国人民认为最适合我的发型!”

美发师一话不说,拿起大剪刀,对准她的脖子,咔嚓一声剪下。首相的头颅连溜带滚,跌进垃圾桶里。

这段播到全英国,连欧陆的观众也看得到。 结果BBC有没有被撒切尔政府对付?当然没有。

撒切尔夫人还连任三届英国首相。

我国好像也是延续英国的律法,不清楚有没有条款可以提控“侮辱领导人”? 如果要提控,是不是看地位、声势,而不是平心而论,这边要告,那边也可以告?

记得小时候常在课本或报纸上给高贵的领袖画胡子蛀牙、描大花脸吧? 有谁没做过?

除了面子书贴近年轻人,听说他也关注《江南style》, 这么潮啊,那要不要贯彻一下?


Monday, September 3, 2012

我不sure我是不是汉族

華夏文化生活營重現傳統‧百人穿漢服行成人禮

  • 參與成人禮的營員手持字帖行謝禮。(圖:光明日報)

1 of 8

(彭亨‧雲頂1日訊)約百名參與“第五屆馬來西亞華夏文化生活營"的營員週六穿戴華裔傳統服飾——漢服,在雲頂清水岩梧桐樓進行全國第一次華人民族服裝集體成人冠禮和笄禮,象徵營員已長大成人,肩負民族責任,讓早已被族人遺忘的禮儀重現大馬。

由馬來西亞青年運動主辦的“第五屆馬來西亞華夏文化生活營",於8月31日至9月2日一連3天2夜在雲頂清水岩舉行,吸引約百名各年齡層的華裔營員參與,以重新認識自己民族的服飾及禮儀文化。

男性戴冠女性插笄

營員在參與活動期間必須穿戴特別訂做的傳統漢服,讓年輕一輩注重文化復興運動,體會璀璨炫目的華夏文明文化。

營員於週六中午12時穿戴整齊的漢服,手持字帖,等候成人禮的開幕。漢服的形制主要有“上衣下裳"制及“深衣"制,其中含有許多儒家理念與意義及豐富的人生哲理。

當營員聚集在清水岩空地時,隨即引起民眾及旅客注意,上前瞭解活動意義,也爭相拍下難得的畫面。

活動首先進行男性的成人禮—冠禮,隨後才進行女性的成人禮—笄禮。舉凡所有男性在成人禮時頭戴上冠;女性則在頭髮插上笄。

在中國古時,女性約15至16歲就得行笄禮;男性則約18歲行冠禮,帶有長大成人之意,須肩負民族責任,同時象徵已達“合法"婚姻年齡。光明.com.my)


OMG,我的头发自然卷曲,肤色黯黑,不像赵飞燕也不像杨玉环。曾经有人以为我是印裔、泰裔。

据我娘说,有人讲她祖父是从新疆一带迁移到海南岛的回回 (不是祖父就可能更早更早),骑着骆驼做做生意,不小心就落户在海南。

因为我外公样子特别帅(照普遍标准),身型高大,英气勃勃,深目、隆鼻、长腿。这个基因总是有点儿奇怪。

我爹跟我说,从大陆移民去海南岛的汉族,娶当地土族(黎族占多数)为妻,后代多数是汉番混血。只是语言上的变迁,海南话变强势语言,母系文化转弱势,混血后代逐渐汉化。

照长辈这么讲,我有点模糊,我这算是汉族吗?
基因上算纯种么?

去公积金办公室,马来小姐好奇问我到底是不是Chinese?我特地耍她,说我的祖先啊,有新疆穆斯林的血统。

问题是几百(千)年以来不断流转改变的事,混来混去,在乎什么呢?

首先在乎的是,见鬼般热的天气,还长袖罗裙裹几层?

Saturday, September 1, 2012

国民教育再这样搞


私立学校再建多少间都不够。

龙应台写道:“历史怎么解释,决定了权力的去处,也决定了未来的日子怎么过。”

我们的未来‘应该’怎么过?或,

我们‘会’被指往那条路?(由谁来指?)

1989十五年之后,龙应台某天在香港一个高级的晚宴里,听到一个从美国海归的上海精英,以英语说:“六四?不过是中国进步过程中里打了一个饱嗝罢了!”(谁,不是‘天安门母亲’?,《请用文明来说服我》)

这样的情景,会不会也发生在我们马来西亚的下一代。“叶亚来,不过是古早时候的一名私会党老大罢了。”

那么你真的需要花钱,很多的钱,才有素质教育。如果你不在意缴了所得税,却在你宝宝身上用不到。

最后,套一段我弟最近讲的话:

“有理想、有抱负、有志气的从政者,实在不该为一时之权宜而折衷千秋之权益。也许最可悲的政治,就是没有敢于追求自由之理想的政治,甚至视他人对自由的想象和渴望为地雷、荆棘、瘟疫,务必围堵、窒息、扼杀之——至于最可悲的教育,或许就是被可悲的政治套上了枷锁的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