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October, 2016

屠妖节想起谁?

Image
转眼就是屠妖节,特别挂念一些人。

由Ramnath Bhat - Flickr: Diya necklace,CC BY 2.0,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ndex.php?curid=29865204

夜里临睡时候,脑里冒出来的人影,不是蓄意的,真心怀念他们。

昨天下午去买蛋挞,收银员嘘嘘索索提醒,接着隔壁咖啡店老板也趋前来耳语,攫夺惯犯又驾着摩托在小路上绕来绕去。他们都认识这个罪犯了啊!多么猖狂!因为他知道无人奈何得了他。

两年前我在同样的小路上,生日当天,就被扯跌,皮包/电话/钥匙/笔记簿等等贴身的东西瞬间全随他而去。警察局分行只在一个转角之后。如果警察立刻跳上摩托去追,抓到抢匪志在必得。报案时种种拖延,把我搓来搓去,近在眼前的案件,叫我到关卡附近的总警局,重复回答更高级警官的例行查问,报完案,我已身心疲惫。何况眼前的高阶警察的态度很明显,教你的是善后,不是怎么找犯人。

更久以前屋子进贼的时候,到家里来记录案件的特种警官,虽然带着枪,态度也是一样的,潜台词是“我们做不了什么,其他人的遭遇更厉害,损失更大,你们算幸运了。看开点。”

关于这个层面,在这个社会,真叫人阴郁。

因为所以,有的人爱看超级英雄电影,看上了瘾。小小市民需要的只是一个信心啊!能不能告诉我,这世界还是邪不胜正的!

日复一日,我们慢慢就接受了,这关乎自己的运气。没有背景/人脉/曝光率/网络红人/天时地利人和/生辰八字/面相骨观/手段交易/利用价值。。。。报了案,石沉大海,读报看到破案的报导,心中羡慕为何不是我?

然后明白一个道理,结案就如抽奖活动,永远不会轮到你。

所以束手无策的小市民只好寄托于信仰。神啊,在千万人祭拜您的日子里,请满足我小小的愿望!后天不就是屠妖的日子吗?祝您神力大威,替我处置掉这些垃圾!

所以特别想念他们啊!那些害得我崩溃,担惊受怕,杯弓蛇影的人。

还有一位纤纤刘公子,在世界逍遥云游,等待事过境迁,以便翻身回归。马来西亚最大的小偷同谋,有我国第一号给他撑腰,他在外边吃香喝辣,左拥右抱,我们受害户却奈何他不得。这颗卡在喉咙的熟鸡蛋,吐不出,吞不下,死的是人不是鸡。

公子在槟城的家人,亲朋戚友,过得好吗?吃饭香吗?睡得稳吗?在游艇跟名流巴黎士等辈趴地曝光之后,看过报章访问刘公子父辈,谓“会劝孩子以后别太铺张夸耀。”

到目前为止,刘性家人有发…

清真不?

这问题当你做门市的时候,很重要。因为要把市场扩大到全体国民的话,某些有洁癖的人需要被保护。

p.s.离题一下, 如果场面换成不吃动物性产品的信徒又如何?笑~~

ok,我不是来辩论,或说道的,伸冤或什么,步入职场之后,一路走来,碰过几次,有时是顾客提问,有次竟然是员工(平时关系还不错!)。可见对这类人,这是生死问题,离五雷轰顶只差一步,不能马虎。

我只是想提从前还是菜鸟时候碰到的事。其实那个时候,清真不清真,还没像现在那么有火药味。很多穆斯林根本不理会,特别是救命,紧急用的措施或医疗药品。产妇临产时人命关天,为什么还要计较医生是不是男的?看到我老婆的私处又怎么样?难道动手术时候,太太一丝不挂,男医生在她肚子上划来划去,是跟你的道德品格过意不去吗?---人能活下来,平安无事才重要,不是吗?

今年闹出预防针不清真的课题,叫人哭笑皆非。说实话,如果真要一一去分析,做药剂/产药的人无可否认,从国外(根本连国内也是,材料多是入口)引进的医疗用品/药物,有多少可以完全避开非清真的成分?不信回头去伊斯兰国家看看,如阿拉伯,能做到多少。

如果要好好让自己避免接触不清真的用品,天啊,真要做到,非犯忧郁症不可。

对了,当我还是菜鸟时期,奉老板指示,兼卖辅助品,就维他命营养素之类的。那时店开在政府大楼正门对面,有不少友族公务员来光顾。马来人其实相当热衷于强身补体,特别是卖的人能言善道,讲得头头是道的话。(我指的是上司,不是我。)

那么有天来了一个带哈兹帽,穿长袍的轻熟男,问道店里卖的辅助品清真不清真?

那些站在道德制高点的检察官,到超市走走看看,反脸狐假虎威,我见识过。回想这位不像是有官式背景,因为他的态度不带敌意。不过他好像是内行,知道多数药丸的表皮用猪的胶原蛋白制作。

那时我就懵了。学校没有教这种问题,实习时候,公司年度集训里也没机会讨论。在西海岸上班的时候,那时没多少人会想到这个问题吧!在东海岸就比较早点浮出水面。

我只好耍出“拖”字,“回头我跟总行问清楚了再跟你讲。”

没想到客人还是顶认真的,过了两天他真的回来要答案。然而总行管辅助品的小老板是个少爷兵,做事不认真,完全没有回复。我只好再用延兵之计,把客人请回去等消息。

东海岸有个好处就是大家可以等待,脾气很好,不急不急。

电话催过去后,传真来了。短短的一句话,小老板叫我拿给客人看。

忘了几天后,不屈不挠的客人回来了,我准备好了,…

教不教进化论?

Image
每次车驶在西海岸南北大道,接近吉隆坡时,都会路经伊斯兰理科大学(Universiti Sains Islam)。

早期我还在吉隆坡上班的时候,国际伊斯兰大学刚成立,我还曾经去那儿采集样本。年轻时浑浑噩噩,没什么感触,老了才有一点点想法,对于伊斯兰化教育,很好奇呀,伊斯兰理科大学的纲目与槟城历史悠久的理科大学有什么差别。

短短一二十年,马来西亚的伊斯兰金融体系,搞得轰轰烈烈,领袖们曾经立志要把我国打造为穆斯林世界的范本。如今上街一看,目及之处,国内众银行通通已换上伊斯兰银行(Islamic Banking)招牌,发展十分迅速。虽然我还没搞清楚伊斯兰银行或传统银行,有什么差别,但免不了有一两个伊斯兰户口,因为大多新的户口带有伊斯兰“风味”。貌似名堂上换了,药却没换。

岔开一下。月初伊党主席在“希望集会3.0” 上致辞,当众讲了令人震惊的一句话。他说:“只有伊斯兰可以纠正人类。。。”老人家在甘榜里展望全球(宇宙?),不得不佩服他宽宏的视野和过人的胆色---超人的眼力和胆囊。

不过--恐怕,不是他一个人这么想。事到如今,我们应该顾虑的是,多少成的马来西亚人有这个想法?

我在豆蔻年华学生物的时候,教细胞学的马来讲师,当然是海归派。记得她上地球生命缘起的第一课,开始之前,先来一个序论:“我知道有些人会觉得被冒犯,不过请记得这是世界科学当前的结论。”

中学时期我们可没有学得太深入,老师也不见得会引导讨论,非穆斯林不会发现有异,学科学的穆斯林呢?有没有敏感地觉得,被逼违背良知?----实际上,强化小学至中学的宗教课程,是我上大学之后才开始的,所以大学班上的穆斯林同学,或者(我猜想)比现在的同学西化。

细胞学的讲师是生物协会的顾问,我们办烧烤集会的时候,她还献艺如何泡制鸡尾酒!她把啤酒称为etoh,华裔筹委笑起来,有位马来女生皱起眉毛。

其实讲师讲的猿人进化,简化得不能再简。考试有没有出题,我又忘记了。

后来讲师请假去一趟麦加朝圣,回来的时候,她开始戴起头巾。她给学弟妹的课程内容有没有改变,我就不得而知。

亚布拉罕信仰体系里,关于创世纪有相近的论述,即一切生物由造物者所创,这派学说叫Creationism。在近代科学界,自文艺复兴后,大多数的科学方向都同意达尔文提出的进化论Darwinism,生命不是因为他方的主导,完全是大自然环境天择的结果。这个‘天’里面,没有所谓神的力量,仅是…

赤裸的时候眼睛看哪里

Image
之前读过H在副刊发表关于日本泡汤的经验,印象很深刻,因为惹得我笑得湓气。一个几十岁的大男人,当着其他男人面前脱光有什么了不起----嗯,不,有什么需扭扭捏捏。他写得实在太滑稽,尴尬的心情一览无遗,十分娱众。

才不久前,我们旅游布达佩斯的时候,年糕的爸爸特地来带我们去泡spa,在市内闻名遐迩,历史悠久的一个温泉。刚好当天是全男日,不招待女生,所以我没去成。哈比人和儿子们随年糕爸爸去了,我留在民宿里煮晚餐。

泡澡回来,儿子说在那儿给一个当地大叔教训,虽然听不懂对方说什么,但语气是凶的。还好有年糕爸爸替他们辩护。原来一进场,多数澡客是一丝不挂的,只有很少数男人和哈比人一票,包括年糕爸爸,穿着泳裤,貌似这样而挨骂了。

布达佩斯还没有太世界化,很少异国语言的告示板。哈比人去之前问过年糕爸爸,他身为当地人,也跟着穿短裤,不知是礼貌或是避免大家难为情。(我强烈的怀疑因为年糕爸爸和哈比人严重的沟通不良,话没说清楚的后果---所以他只好不勉强哈比人脱光)。

我们不是第一次泡温泉,在台湾旅行的时候已经试过,男女一起,穿泳衣,因为没有备泳帽而被逼跟泳池管理员买。其他时候,在酒店/运动俱乐部泡过的热水池,从来不需脱光。

现在入住洞爷湖边的酒店,有温泉设施,不过在日本哦,不穿半点衣料是原则性的,不容辩护。

当然不是男女合泡那么幸福,酒店的温泉分两处,不同日子,不同时间,开放给男或女,互相错开。

家里的男人们穿着内裤,外披客房提供的浴衣去一楼的浴场。我则搭电梯去八楼,当然也穿一样的浴衣。

临上刑场的表情。(第一次碰到这种浴衣,不知怎么穿?不晓得只穿一件还是两件?小孩穿的有没分别?怕穿错了下到大厅出丑,特地简讯回马跟小薇查问。)

带着很多的勇气走出电梯,穿过无人的柜台,转一个角马上就看到天体。一两个赤条条的大妈在面对着置物篮拭干身体,穿内衣。我第一个反应,是立刻闪进厕所关上门。

我只有自己喔,如带上一个伴可能比较好壮胆。

假意抽一下马桶,硬着头皮走出去,外面的日本妇女很大方,没理由我不能配合大队。

所以两分钟后,我也随着乡情,小心捏着脚步,拉开门,走进澡场。慌张的时候特别容易出丑,防滑是第一个闪入脑中的想法,集中在脚下,就不会去注意脸前白花花的躯体,扰乱心绪。

拉门上明显的贴着中文字---“请不要带外面的大小毛巾进来。”除了看不懂的日文,还只特地提醒会中文的客人,涵义很明显吧!除了近期多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