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不教进化论?

每次车驶在西海岸南北大道,接近吉隆坡时,都会路经伊斯兰理科大学(Universiti Sains Islam)。

早期我还在吉隆坡上班的时候,国际伊斯兰大学刚成立,我还曾经去那儿采集样本。年轻时浑浑噩噩,没什么感触,老了才有一点点想法,对于伊斯兰化教育,很好奇呀,伊斯兰理科大学的纲目与槟城历史悠久的理科大学有什么差别。

短短一二十年,马来西亚的伊斯兰金融体系,搞得轰轰烈烈,领袖们曾经立志要把我国打造为穆斯林世界的范本。如今上街一看,目及之处,国内众银行通通已换上伊斯兰银行(Islamic Banking)招牌,发展十分迅速。虽然我还没搞清楚伊斯兰银行或传统银行,有什么差别,但免不了有一两个伊斯兰户口,因为大多新的户口带有伊斯兰“风味”。貌似名堂上换了,药却没换。

岔开一下。月初伊党主席在“希望集会3.0” 上致辞,当众讲了令人震惊的一句话。他说:“只有伊斯兰可以纠正人类。。。”老人家在甘榜里展望全球(宇宙?),不得不佩服他宽宏的视野和过人的胆色---超人的眼力和胆囊。

不过--恐怕,不是他一个人这么想。事到如今,我们应该顾虑的是,多少成的马来西亚人有这个想法?

我在豆蔻年华学生物的时候,教细胞学的马来讲师,当然是海归派。记得她上地球生命缘起的第一课,开始之前,先来一个序论:“我知道有些人会觉得被冒犯,不过请记得这是世界科学当前的结论。”

中学时期我们可没有学得太深入,老师也不见得会引导讨论,非穆斯林不会发现有异,学科学的穆斯林呢?有没有敏感地觉得,被逼违背良知?----实际上,强化小学至中学的宗教课程,是我上大学之后才开始的,所以大学班上的穆斯林同学,或者(我猜想)比现在的同学西化。

细胞学的讲师是生物协会的顾问,我们办烧烤集会的时候,她还献艺如何泡制鸡尾酒!她把啤酒称为etoh,华裔筹委笑起来,有位马来女生皱起眉毛。

其实讲师讲的猿人进化,简化得不能再简。考试有没有出题,我又忘记了。

后来讲师请假去一趟麦加朝圣,回来的时候,她开始戴起头巾。她给学弟妹的课程内容有没有改变,我就不得而知。

亚布拉罕信仰体系里,关于创世纪有相近的论述,即一切生物由造物者所创,这派学说叫Creationism。在近代科学界,自文艺复兴后,大多数的科学方向都同意达尔文提出的进化论Darwinism,生命不是因为他方的主导,完全是大自然环境天择的结果。这个‘天’里面,没有所谓神的力量,仅是适者生存所影响的力量而已。

达尔文知道他的发现会掀起惊涛骇浪,那是19世纪中旬的英国,所以未发表著作之前,达尔文犹豫了二十多年。进化论面世之后,每一次的发表会总有一个人来挥舞圣经闹场,这人后来自杀了。他是招待达尔文随船航行的船长,死于愧疚,他认为自己是罪人,酿成了滔天大恶。

照字面上诠释经典的信徒/宗教师,不能接受达尔文进化论最大的一点,除了因为把神的威力排除在外,还有人类与猿人出自同一个祖先。因为创世纪提到,上帝/神照着祂的模样制造了男人和女人,所以承认毛茸茸的野兽始祖是最恐怖的亵渎。更不用说一切生命体源自几束凑巧合成的化学成分,追朔再追朔回去,我们人类和一枚草履虫其实同宗。

伊斯兰历史中有过很辉煌的科学昌明时期,间接推进欧洲的文艺复兴,由此结论宗教里为什么不可以与科学并驾齐驱?

近代美国有一宗法律案子,是这类争执最完美的参考。不很久,2004年罢了。

现代教育的生物课,全世界(?)都教导猿人进化论吧!达尔文进化论是不断被新发现证实的理论,越来越多出土的类人类/动植物骸骨,摩登基因证据,天文学,地质学都指向达尔文的先知之明。(?)是保留,原来世界有些地方还是不太愿意讲授跟宗教故事(?)相悖的知识,包括世界第一大国,美国。

即使美国的科技在世界排第一,一些南方州属,依然十分保守激进,抗拒达尔文,由于当地有权利自选课本,在小镇Dover就有校董决定另选提及智慧设计(Intelligent Design)代替达尔文主义(Darwinism)的课本。虽然在会议内不通过多数票,一些校董借着捐献的名义,提供这类课本,并通过霸权要求老师们在课前朗读一篇文章,申明除了课本,还有另一种解释生命缘起的理论。

生物学的老师不肯就范,把事情带上法庭,新闻一传出,即刻有两派相对的律师要为各别支持的队伍辩护,两边都是赫赫有名的律师团,旗鼓相当。这件案例成为举国瞩目的里程碑,记者日夜跟进报导,不仅是Dover小镇,美国人民为了宗教和科学,分化成两边,一如当初的奴隶之争。(南北战争时候,南方以基督教圣经作为蓄奴的堂皇理由。)

耽长却精彩绝伦的审判以控方的胜利为结束,Dover学校必须把智慧设计论驱出课室。

有时候我们观看向日葵,不得不惊叹于花心完美的几何图案,见微知著,几乎马上联想一定是有神圣的力量在安排这些。这不就是智慧设计吗?普遍人们产生这样的感叹,为什么控方律师/主流科学家不以为然呢?

第一,控方律师团从替代生物课本的出版商处,挖出称为“The Wedge Report”的潜伏计划。简短来说,就是有一个想复兴基督教的智囊,通过出版课本,以全套的智慧设计论说,来替代演化论,解释地球上生物的历史及发展。智慧设计论其实旨在纳入创造论的概念,以反驳物竞天择。(达尔文的天指大自然环境)。当然智慧设计论不能堂而皇之,在世俗化教育中采用创造论这个字眼,所以就用迂回的方式带入这种概念。

The Wedge计划认为美国的现代教育已走上歧途,造成年轻人道德沦丧,社会风气败坏。他们想改造教育,拯救美国新世代,回归基督教的怀抱,才能保障美国的未来。(嗯,听起来耳熟。)

第二,美国实行政教分离,宗教不能干涉政治,政府不能促进,或打压任何宗教。所以在公共教育教导创世论,已违反宪法所赋予学生的权益。

第三,虽然学校董事认为,智慧设计论只是提供一个不同的看法,为什么需要置它于死地?站在控方科学家的立场,当科学里面存在神的力量,身为研究人员,你怎么去挑战祂?不去挑战,怎敢好奇地挖掘,怎么发现真实?人类对于大自然有很多不理解的地方,古代人类对天对神的敬畏,随着时代更替,越来越少。科学精神是不断质疑,找证据,推翻,再找证据,再推翻,自我完善,一路挺进,一路发现,一路收割,改善人类的生活。

神之无所不能(超自然)的概念,会成为囚禁科学的脚链吗?曾经发生过吗?

因此,标榜伊斯兰的理科大学是怎么教导进化论,天体宇宙学,考古学,地质学?或是怎么以实证开创出新的道路?

By 3268zauber - Own work, CC BY-SA 3.0,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ndex.php?curid=7261936
大约跟伊党主席同时,大马闻名的基金经理陈鼎武先生在别的分享会中,对于是否相信上帝,他回答说,他更相信自然的力量。

注:马来西亚政府所支持的公立学校宗教课程,据我所知只有伊斯兰。

资料:

奇茲米勒訴多佛學區案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A5%87%E8%8C%B2%E7%B1%B3%E5%8B%92%E8%A8%B4%E5%A4%9A%E4%BD%9B%E5%AD%B8%E5%8D%80%E6%A1%88 (维奇百科)


影片中最中肯的一句话:“圣经从来不是作为科学教育而写的教材。”

Comments

  1. 如果真让智慧设计论普及了,不久就会有人发起圣战来奠定“设计者“的地位了。如片末那位破口大骂的先生。

    ReplyDelete
  2. 智慧设计论述始于八十年代。纵观人类历史,好不容易有效地摆脱了宗教的钳制,现在又有回头的具象。保守主义兴起,也是回应当今世界,证明人类不断在反思,不断在找最好的道路。虽说是一个过程,但终究还是各方的博弈,其中争夺话语权为最终目的。输赢之间,就看我们是不是牺牲者。

    ReplyDelete
  3. 现在我们最需要的认同是,如英国著名历史学家汤恩比Arnold Toynbee(1889-1975)曾作的观察说明:“当今没有一个活着的人有足够的知识,使他可以有信心说,一种宗教比其他所有宗教优越。”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有话您说,我听着: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但愿是危言耸听

懂事的时机

不同校友不同想法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