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April, 2018

全民玩手游

Image
网络照片

《头号玩家》虽然好看,但觉得神级导演这次出手,稍有不足处。甚至不如17年前的《A.I.》。

科幻电影的意义在哪里?似乎逃不掉预言与反省的责任。越来越多的未来世界影视作品充斥版面,迫不及待的塞进大家的眼球,一条又一条的大诘问,逼你自问,人类未来的方向应该怎么走?

如首次观看《玩具总动员》,非常惊艳,3D动画实在了不起!现在呢太多的3D动画已经把观众填得腻死,若非故事情节有特别之处,否则又是一出步出戏院就忘掉的戏。

《头号玩家》的故事俗套,牵强,到底还是很奇怪的“正义者”胜利。这个线路,甚至比不上《Avatar》。主角赢了,变成游戏公司的老板,一夕致富,他最大的功劳是挽救全世界最多人玩的电脑游戏免于落入恶势力/惟利是图的资本巨鳄手中。

惟利是图根本就是全世界任何一间企业的本质好不好?

连普通一个凡人,如果你手持腾讯的股票,腾讯手游把玩家搞得不可自拔,废寝忘食了,难道你会放弃这个股票?

主角拼了小命赢得游戏版权,把公司交给几个“正当”的人管理,废除了IOI公司先前成立的上瘾中心。关闭了奴役会员的中心,劝告大家每周休息一两天不玩,这个程度就足够解决绿洲电脑游戏带给人类的恶性影响?

一开始入眼的描述,几乎是非比寻常的恐怖,却以再自然不过的调调呈现。当社会上近乎每一个人,都以玩电游为生活中心,大人不工作赚钱,母亲不照顾孩子,青少年也不工作上课,街人都是带着VR自我陶醉,比手画脚地与空气对决的时候,很奇怪主角的设定怎么会因为赢了游戏,就可以给个观众满意的答案?

大人甚至病态式哄抢家人的游戏资源,为求自己的胜利与进阶。造成如此现象,除了没有到杀人的阶段,绿洲和IOI有差别吗?或许,错不在游戏,而是人性?然而促使人性显露恶的游戏,设计没有问题吗?

为了逃避现实而躲进虚拟世界,如一只鸵鸟;为了持续短暂的美好,永久埋在沙砾不肯出来,这样的流行文化怎么驱动人类摆脱奴役?

去看这部片是因为老大的推荐,看他说得天下无双,best of the best;片末我却感到一丝丝不满足,史蒂芬难道只有如此而已吗,我没看懂的是什么?老幺跟我讨论,他说这是新世代的世界观啊妈咪。

还是最近在追Netflix的《黑镜》,短小精钢的未来科幻短剧,纵使没有很炫目的场面,每部短短的故事却比现在的史蒂芬更加发聋振聩。

网络照片

Just doing what you cannot do

"My mother took a piece of paper, wrote a complicated differential equation and said, “Solve this problem! If you cannot solve it, I am not stealing your job; I am just doing what you cannot do.”"

在Quora逛的时候碰到这个帖子。

某印裔移民在美国的超市遇见一个白人妇女的怒骂,叫她回去,不要偷他们的工作。这位印裔妇女不慌不忙地有力回复该白人妇女。

射中箭靶。

如果那天我们也碰到一样的挑畔,可以借鉴。

烈阳下的阿妈

Image
在坟场总是烈阳灿烂。即使尽早出门,拖拉之后,事只办到一半,太阳已经高高挂起,尽情焚烧,跟地上滚滚燃烧的火焰互相映照。人困在中间,额头皱成腐竹。

这里的坟场集中,多个籍贯排排葬,连在一起。可惜没有植树,阳光直射,无处遮荫。一切曝露在亮晃晃的阳光下。

我公公的坟很朴素,没有围墙,简单的一堆土,一块石碑。今年特走运,居然已有他人代为收拾干净,除去野草,堆高坟身,连碑上的红漆字也重新描了。母亲特地买的锄头无用武之地。

应该是当地的华社团体或籍贯会馆的体贴回馈,因为没有通知,实在是惊喜。由于收拾过了,整片环境整齐,方便行走,真是好事。

我大嫂在专门店选购各种祭品,衣物,鞋子,黄金,冥钞,食品,饮料,我爸的嗜好香烟等,放在一个“快递盒”里,贴了封条写好名字,又整齐,又美观。我还是首次见识。

大盒烧给我爹,小盒烧给公公。我爹没有坟墓,所以寄在公公的坟头,一并烧给他,心中相告,叫公公带爹一起过来签收。

我爹死后,没有留下遗体,也没有骨灰,只在佛教会留下一个牌子,一个名字。我到那边祭拜,连一支香也不用,只用双手合十。突然感觉有点空。

没有留下实质的东西,碰不到的怀念,是不是会打上折扣?除去繁复的仪式,后人更容易忘记吗?

我看着母亲一面跟哥哥讲话,一面握香拜隔壁的坟头(跟邻居住户问安),一心二用,突觉仪式的不真实感。


说到登嘉楼,有一个闻名世界的水彩画画家,不可忽略,就是郑辉明。我娘的这幅特写,就特别的郑辉明。#阿妈以纱笼代替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