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September, 2016

每个人的未生

Image
二十集的韩剧《未生》看完,最后两集最催泪。节奏缓慢细腻的菜鸟职场故事,有别以一般韩剧印象,love-line完全不是重点,虽然男俊女美,主角是青年少艾们,但大龄阿叔才是真正男主演。

《未生》在韩国第51届百想艺术大赏获得最佳男主角奖,奖落在大叔李晟敏身上。另外也获得最佳连续剧提名。豆瓣评分超过十分之九,是很高的荣誉了。

未生两个字出处带有日文的味道,意思是还没成熟的人生,稚嫩的青年,初入社会,前有高山,后有猛兽。看完回味,戏里点点滴滴,代入感强烈。哎呀,自己究竟是怎么走过来的啊?

事到如今,已忘大半。借着戏剧回忆,夜里辗转反侧。

中学时期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只要考进大学,前途就无忧了。中六成绩放榜,当掉普通试卷(马来文),其他科目考得不错还是满盘错。忐忑了几个月,同学陆续收到入学通知书,我的信偏偏就没来,望穿秋水,觉得世界濒临坍塌。求神拜佛,全心全意,还是那么难啊?

恳求表弟到UPU办公室查问,他的电话仿佛福音降临,天空突然又为我发亮。

其实根本没有在意UPU分配什么科系,我只要有大学念就行了。因为,念完大学之后的日子,我完全没概念,五年十年计划,短视的脑筋无法想象。别提对大学毕业生充满不切实际的幻想,太多自以为是的想简单了。

念书到第三年,开始认识现实的残酷。去第一个实习,接触真正的企业,但还是做闲差,每天准时报到,进办公室装忙。第一间公司的前辈太仁慈,反正目的是跟大学打好关系,我们这三个学生,只要不妨碍正经事,大家和气作一团,挨过三个月,我们就散了。没有谁想当伟大的老师,我们又不晓得主动。实习完毕,真正学了什么,好像一只手就数完。

大四焦头烂额做完论文,考完试,写了百多封求职信。面试的时候,被基础的问题考倒,几寸厚的论文排不上用场。另一个面试,日本和大马印裔考官露出大笑脸,是我绝望中的灯塔。岂知过了一个星期,印裔考官不守约,要我提前回来第二次面试。我人不在吉隆坡,无法答应,被她一锅热水淋头,因为有求于人,地位卑微,听着她飞驰的英语,哑口无言。

在茫茫大城市奔走,搭巴士找提供面试的公司。路途奔波,一天只能去一间。有次循着报章广告来到一间装修公司,接待的公司负责人居然是家乡的学妹,公司是她丈夫的。她早认出了我却不说破,她说找的是办公室助理(暗喻不需大学学位),如果我有意思做,她倒不介意,只是薪水总有个限度。

回去想很久,才理清大概是中学的校队球员。我当然没有再回…

且徐行

Image
我们一家子是租车自驾,在北海道岛行走了千多公里。四人挤进一辆丰田,类似Rav4,其中一个大胖子,四个大行李,四个背包,还有不定时出现的一两个超市零食袋子,刚刚好。

第一天上路,就注意到路边站着‘徐行’的牌子,想起古词,多么有诗意啊!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苏东坡最好的词之一。见到古代汉字在这里受重用,丝丝情意涌上心头。


北海道的道路又平又顺畅,大马人习惯110的时速,到这里得努力克制,慢,慢,慢。快速大道最高时速80,跑进乡镇,只能50,大概就是我们在住家花园里绕圈时的速度。

然而风景秀丽,何妨徐行?

黄澄澄的小麦田,就将秋收。(早先误以为稻米,实为小麦。我对麦田的印象是麦田里的守护者,以为是长很高的。) 宏伟的山,挡不住路。 连阡陌的颜色也是泾渭分明,太整齐了。 很好的道路却不见车影,几乎有时间躺在路中央赏云。 富良野种很多花 大片大片的向日葵正盛放 耶!我还是来了。 北海道岛的北部,神威岬。望过去就是俄国,如果是千里眼的话。 美瑛有很多以树为景点,全是从拍广告出身的树明星。 Mild Seven香烟广告的背景。 四季彩之丘。来了乐死了,叹为观止。 花圃可以很大很大,人可以很小很小。 有一天我们下榻森林边的小木屋,我想演小红帽。 正经八百的花圃很美丽,苍茫野花也不错。 富良野是个缓慢舒畅,容易令人感到幸福的地方。
不慢下来,心急赶打卡就失去味道了。

马桶和痔疮

Image
从北海道回家来,坐马桶方便的时候胡思乱想。

不知日本人的痔疮患率会不会高?中国人好像很高的,已嵌入文化,“十个男人九个痔”。随街灯柱贴的广告,大耳窿之外不乏治痔灵药,还有世面上无奇不有的偏方,说明痔疮的流行。

哈比人怨,日本厕纸太单薄了。它仅仅一层,不像我们习惯的双层,比较厚的厕纸。这种很薄的草纸,不好从卷筒撕下,稍微用力过猛,就变成雪花翩翩。甭提碰到水,弄湿的时候,几乎烂成一撮撮。

(外国人见到我们大马人可以用厕纸擦桌面,应该叹为观止吧!)

我在欧洲酒店碰过的厕纸,从来没有日本这里那么薄的。甚至有很厚,几乎可当小面巾用。从这可以遥想如厕的文化习惯。

(我曾经突发奇想,遥电在奥地利的长豆,给他看免治马桶的照片,问他如果进军欧洲,有没戏?没准靠这个,长豆爸爸可以转身变成企业家。。。长豆却说不能!---欧洲人不会喜欢?)

优管达人Pewdiepie来到马来西亚,下榻一间酒店,第一次用自动马桶,拍下自己的脸部表情放上网,与管迷共享。自动马桶,日文称免治马桶,对洋人来说十分新奇。其实在土耳其已经历史久远,几乎是家家户户,私人公家的厕所必备,不过比日本模型简化,仅仅一支马桶内从低处射水的小水管,主要是灌洗肛门,男女统一,无需插电。

这比大马流行的外部水喉管更方便,也减少弄湿地板的机会。

从土耳其旅行回来之后,我家装修厕所的时候,顺便换了这种马桶盖,不用花如免治马桶那样高昂的价钱。日式免治马桶有太多贴心的选择,水温,音乐,除臭,水力,烘干等,一只马桶盖至少一千元以上,我们不需要太复杂的装置,方便的时候,一看到坐位边的按钮,本来很简单的事,马上犯愁,既怕触电又怕按坏。

何况我们没有冰凉的天气,不需要温暖的坐盆和水柱。

装了这种马桶之后,减少了厕纸的用量。难怪日本的厕纸那么林黛玉,需要小心呵护。

以纤纤林黛玉来伺候屁股,可想而知,日人对待此事有多温柔慎重。

以此推论,可否猜测日人的痔疮率远比其他区域低?

取自网络。

免治马桶在日本非常流行,即使油站,超市公共厕所也不吝于装置,实在太感人了。

枫叶还没红

Image
北海道的枫叶还没红,咱们来早了。秋还早,我的头发却已经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