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rch, 2012

要法治,不是人治

Image
最近小表哥月考成绩不太好,姑姑派正等中六开课的大表哥来给他辅导。老幺看到爸爸教大表哥用ipad,突发叹道:“现在越来越多竞争者了。”我奇怪:“竞争什么?”他说抢ipad 玩啊。噢,家里共有四个男生,加一个老男人,五个对一个平板电脑。我想了一下,玩味地说:“那你该想想有什么办法决定轮到谁玩啰。”老幺简练地说:“爸爸。”“爸爸不在家或睡觉的时候?”“妈咪?”---我才懒得理,除非吵得太过,通通没得玩。他又说:“哥哥。”平时这兄弟俩常为了游戏、新漫画、平板电脑、智能手机、零食,连电视节目都可以引起争执。“你认为哥哥会公平么?他什么时候让你服气了?”他哑然了。哥哥的拳头不是玩笑的大个。表哥搬来我们家住,没有理由总是请他们礼让。这是一种手指向内拗的不公平,会造成表哥益发见外,心理的隔膜和委屈越来越大,怎么住得舒服、心安?何况是他自己一开始就提醒我这个妈咪,不要当表哥的‘继母’。(可怎么没有灰姑娘帮忙我打扫哪?)我向他建议:“你可以想出一些规矩,大家都遵守,大家都觉得公平。”他想不透。“好像石头剪刀布啊、黑白诵啊、lalalitampong啰!谁赢谁就玩嘛。用法治,不靠人治。”坐对面的小表哥扯开嘴巴笑。照片取自联合科技老幺脑袋转一转,“如果我每次都输怎么样?”好样的,会质疑。“那你就要多拜神囖。怎会每次运气那样背?”我说。想大人罩住他?法治就无效了。

第一次罚留堂

Image
今天第一次被罚留堂,放学时候我不能上校车回家,跑去公共电话机打电话给妈咪。我打了三通,第一通我哭了,结结巴巴地跟妈咪说要做完功课才能回家。妈咪一直听不清楚,又问又问,害得我必须再打两通。我跟妈咪约好,做好功课后,打电话叫她来学校载。好几个人一起被罚。多数是男生,一个女的。我们都是国文差差的啦。今天本来没有国文课,Y老师突然出现在公民课,吓我们一跳。本来难得一天可以松口气,也没了。早上老师来派阅读报告。老师骂我没有为上次写的报告订正。我不会做老师要的阅读报告,上次我带回家跟妈咪一起写,读了五篇短短的《Cerita Rakyat Malaysia》,窄窄的空格处,写了三个nilai murni,一次过写五篇。老师不准我们评故事kurang menarik,不然一定中骂。我不知道,之前老师改过有红色笔迹的地方都要订正,也没什么空位了啊。老师骂都没有‘berakal’的nilai murni,我不明白她说什么。Y老师限定放学之前一定要交上,她不准我们去图书馆借,命令我们在班里的书架找国文书,可是书架上都没有国文书本。我跟其他人借来抄,别人却不要借我。上课有空挡的时间那么短,我没来得及做完,所以罚留堂。留堂之前我用笔盒里的十二个一角钱买一条hot dog吃,没有买milo,因为钱不够。
我的好朋友阿枫从来没有交读书报告,老师限定的时间内,他也没有做完的,他每次都浪荡荡地给老师打啰。都数不清他留堂几次了。老师也骂我没有交Ayat Bergambar的作文,可是我身上没有这本簿子啊,好久没派回了。是她自己没有分给我的呀。她命令我明天补交。我书包里没有这本簿子,明天怎么交?是不是她弄不见我的书?明天看我的命运怎么样,可能被扫十鞭。今天好多功课,也有华语阅读报告,六篇!之前老师又没有叫我们做。校长要查同学的作业了,老师叫我们赶着补做。真是闷。好不容易做完老师要的nilai murni了,我匆忙去打电话,公共电话机居然显示没有电池,真糟糕。幸亏我看到校车叔叔,还好今天我的校车有载其他留校活动的学生。阿枫找不到他的校车,阿伟建议阿枫跟我回家,再请妈咪载他回家。后来阿枫还是找到他的校车,没有跟我回。校车叔叔问我为什么迟放学,我说老师啰。叔叔人很好,替我出气,骂老师。今天第一次罚留堂,不知道妈咪会怎么样想?。。。。。。。。。。。。。。。。。。。。。。。。。。他一回家就躲进沙发,用枕头遮脸,流…

北海道很冷

Image
MAILENG,

北 海道这里很冷,这是对我来说啦~ 马来西亚的天气那么热,来到这里一定没那么快习惯~ 我很感谢妈咪啦,她跟我其他朋友的妈妈不一样啊,我觉得很幸运咯,但是没说出口。我有一个朋友比我还喜欢日本,比我还想要到日本来,但是他妈妈就是不让, 不是家里负担不起哦,他妈妈担心她不能照顾自己,把她当小孩子看待。我并不独立,很多事情还要靠人家的帮忙,我才能做好。我答应过妈咪,要在这里学会独 立,还有学好我的日语,以后一定有用的~ 妈咪和DADDY昨晚有跟我SKYPE,就告诉我说我的成绩,我很失望,只拿到了一个A而已,我本来以为还可以拿到三个的,但是我好象是有六个B吧,没有 不及格,申请学院不是问题,但是要想想钱的问题~ 我打算想好了,在跟妈咪说说看。她花了不小的数目让我到日本来,我以后会还给妈咪的,我有说过的。我很感谢她。我竟然可以决定自己要走的路,不象我好几个 朋友,未来的路,妈妈都为他们铺好了,他们自己本身并不是很满意。我打算回到马来西亚后,就参加日语考试,拿一个文凭,这样就有多一个选择了。

我 明白我跟人家不一样的地方,所以我要试着珍惜。不过,我还是想诉苦。当我第一天到日本的时候,我真的有点失望,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就好像在吉隆坡而 已,没有日本的感觉,跟我想象中实在是不一样。我有流过泪,因为我真的很想家,有时候甚至觉得很后悔,为什么当初那么断定,我非到日本不可。之后的我有好 一些,直到到了北海道之后,我又想哭了,家里人没什么跟我说话,我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妈妈不会说英语,我就试着翻开日英的翻译,告诉妈妈我想要做什么。我 的妈妈是个护士,她有时候从早上做工到晚上七点,不然就是从下午四点做到隔天的早上十点,很忙的。我没什么能跟她说到话。之后我会学更多的日语,跟他沟通 的~

我明天就要去学校了,我很害怕,我不知道明天的情形会是怎样。我很害怕被排斥,不被欢迎。这是我很担心的。但是我会尽量试着跟他们交谈~

你们还好吗?最近马来西亚很热吧?我想念了。再见~

。。。。。。。。。。。。。。。。。。。。。。

读着读着,眼泪就淌了。好孩子,加油。
这里的喇叭紫薇又开满树了。日本的樱花也正怒放吧?
紫薇花开了

买藤条给老师

Image
今天下课国文老师把班上四位男生留下来,不准下去食堂。我呢,是没有去食堂的习惯,就陪他们听写咯。我们这次的国文考试烂透了,特别是作文部分,四人的nilai murni通通不行,乱写一团,不然就交白卷,都吃零蛋。Y老师给我们四个真字:kita mesti/ kita harus/ kita patut/ kita hendak。待会要默写在小纸张上,然后交给她。Nilai murni 是国文考试的一种试题,主要是从短文中找出有道德意义的句子,我们要列出重点重写。一般上是由kita harus。。。。开始写,写四句就搞定。问题是,我们的国文那么棒,连短文讲什么都读不明白,甭提去了解nilai murni 的意思,或把它们背熟,共有几十个哪!Y老师从41个同学中把我们挑出来,因为真是hopeless了,她只是要我们背出来上面四个开头字而已,不用背整句,算很仁慈了。结果我还好,四题都行,我的sukukata还学会一点点啦。大富可惨了,他把kita patut写成kita paut,不知他怎么背的,气死Y老师。为了这四个字,她牺牲了午休,没有去吃饭,还给我们气掉半条命,当然害得我们也饿肚子。她吼人的声音啊,传到整个校园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们这批的国文这样糟糕,还可以年年晋级。Y老师一改完试卷,回到班上就发脾气,指着大家脸孔发飙。41个人有19人不及格啊,真威水!Y老师好丢脸。只上了两个月的课,考差是因为从前没学好国文吧,不完全是她教不好啊。我们给她骂惯了,一看她变脸,大家就即刻转switch,脑袋里神游太虚,没有人在意她到底骂什么。不过她骂得越来越激烈倒是吓到有些人,上国文课好像去地狱一样。我们这些国文很差的,也习惯啦。有人还是不听课,不交功课,上课睡觉。一开学,国文老师和科学老师就警告,班上不守纪律的同学要罚钱。Y老师多加很新鲜的规矩,虽然她也是华人,但国文课时全班同学只能讲国语,讲其他语言要罚一块钱。两个老师事先声明了,罚款是用来买零食给大家过儿童节的。我就每天准备一两块钱当做不小心时的罚款。两个星期后,我在这两科节静静不出声、不跑过位、像个塑胶假人。当然也不开口讲国语了,万一脱口说出华语不就得罚一块?天天一块,零用钱哪里够?没多久,听说班上有人写信给校长投诉。好大件事啊,科学老师回到班上质问是谁辜负了她的好心,她直嚷不是要私吞掉钱的!隔天她用收集的罚款买了一些零食,分…

《去吧,我的爱》

Image
郑怡 - 去吧我的爱
作词:李宗盛 作曲:李宗盛
--------
如果你是如此跃跃欲试
去吧 我的爱
如果你是如此跃跃欲试
去吧 我的爱
有太多的路你不曾走过
有太多的事想去做
啊 于是你自在地遨游四海
别忘了我热切的期待
----
如果你是如此跃跃欲试
去吧 我的爱
如果你是如此跃跃欲试
去吧 我的爱
有太多的事等我们去做
有太多的话对你说
我要为你造一个温暖的窝
风风雨雨一起渡过
----


好想如此对每一个小朋友说。

老大的死党草食男说他的心愿,是到世界各地有古老建筑的地方去看看,如埃及金字塔、中国万里长城、南美洲金字塔。。。意大利,最想去意大利。。。。。

好美的梦。

老大自己呢?老大说了,可是他担心办不到。挫折又来打击了。

真是令人忧愁的未来啊,怎么伸手都抓不牢呢?

要去日本了啊!

Image
薇,

哎哟哟,真的可以去日本了啊!你心中一定忐忑不安吧,好多事情烦啊。

我一直想乘你离国之前写封信给你,可是琐事缠身,都快飞了,阿姨才来跟你聊聊。还好有电邮,弹指间就送到你面前了,真谢谢伟大的发明家。

领了SPM成绩才去机场,不知迅即情绪转变是如何的呢?是从惊到喜?还是悲到‘管他呢’?是的,不重要,如果考得好,是老天爷祝福你。成绩不好,则不会要命的啦。当作一个里程碑,不是每个人都应该遵循大伙的生命历程一样,一板一眼地活着。

老一辈的长辈,观念就是如此守旧了,他们不敢尝试,也输不起,一心只想安安分分,在方圆一里内,在可预知的未来中,无声无臭地生存下去。平安是他们最大的目标了。

只是,薇,你还年轻。

所以你妈为了满足你的愿望,扛起这个债务,我可真佩服她的。你爸妈手头不宽,相信你都了解。平心而论,阿姨办不到如此举债,因为不过一年的交换生生活,以后可能还有上大专的学费生活费呢?她真的很疼你,很看得开。

也不是叫你以后一定要当千依百顺的孝子,只是踏出家门后,好好的生活,把幼少的任性留在家门里,此后,薇,你就孤身面对成人社会的挑战了。遇事孰对孰错,那把尺在你心中。

在一个跟之前十七年的生活环境有天渊之别的社会,开启你的成年之礼,实在大胆啊。然而只要是人,总有共通的地方,比如追求真、善、美,追求和谐的生活,总有可以搭桥的差距。主要的是,你肯不肯开放心态去接受别人的不同?

世界很大,可以很精彩。别用自己的标准套在他人头上了。

你相信吗?刚刚姨丈的母亲居然问他有没有熟悉的朋友,介绍给他外甥女做男朋友。如果外甥女是三十五岁,生活圈子狭窄而单身,那倒罢了。

然而外甥女现在才二十出头,学院还没念完呢。大约是她跟我家婆说学院里的男同学太不起眼,不合她的标准,所以我家婆动起姨丈圈子里朋友的念头。

你明白她跟你的不同吧?到底她的人生需要长辈安排到什么时候呢?

家庭里的孩子终究应该跟父母割舍,割舍了才能发展自己完整、自主的人生。太贴粘的依附关系,对孩子的独立是不好的。如果以后生活不顺利,还要回头怪罪长辈,情以何堪?

往后你的顺遂或不,首要检讨的,是本身了。有些事你那样选择了,后果就是自己该承担的。没人应该为你的生活苦乐负责。

宣布独立之后,这个账单,是自己付的,明白吧?

到北海道之后,日子过得如何,阿姨祝福你顺利,好好照顾自己。

‘如果你是如此跃跃欲试,去吧,我的爱。。。’,薇,勇敢去吧。

拿督亲戚

没料到我也有机会攀上挂有拿督衔的亲戚。具体来说,不是我的,是我夫家的。

就是我男人的表姐的儿子,那家伙还要尊称我作舅母。不过三十多岁,年轻有为,妻子惠外秀中、美丽大方,两个小孩还没够我大腿高。

他说拿督这个衔头是彭亨苏丹送的。就几年前他的公司向彭亨苏丹买地,出口杀价,苏丹怎都不肯退让。几番拉扯下来,苏丹干脆送两个拿督衔头给他和合伙人,当作他们要求的折扣。

如此这番。都跟苏丹做生意了,能不算大腕吗?

我男人的外甥,不过是一个教师的儿子,母亲当陪月婆,从小家境一般。他的今天,是自己奋斗而成。我们去吉隆坡逗留三天,表姐不断邀请我们到她儿子家去坐,盛情款款。

那栋屋子在高尚住宅区,四百万三层楼的独立洋房,跟蔡犀利及儿子住同区,偶尔晨运会跟蔡医生碰面。蔡医生还会主动来握手云云,我家翁转述,羡慕语气不言而喻。

好吧,富贵之人,还没碰面之前,我已经打算划清界限,咱攀不上。但熬不过表姐请客的意愿,就随便在商场的旧街场咖啡馆交谊一下。

待见面后,奇怪怎么有一个黑衣男子随侍在旁?

原来是外甥的保镖。噢,不言而喻,包括很多:是不是害怕家人、自己被‘一些人’绑架?是不是跟黑白道时常有交涉?嗯。。。那保镖的挂包里是不是藏着武器---枪?

原来报上说的,在商业广场看到保镖伺候小孩,这回亲眼见识了。

我家翁占着辈分,总是拉人谈大马政治。这次外甥说出了家翁很不爽的立场。他认为下一个选举国阵联盟如果败下来,国家会陷入混乱。家翁沉不住气,跟他争辩,对方只是静默,心底大约不以为然---老头天真啊。

其实,外甥代表的是大马华社里成功的大生意人,上层阶级。他们希望的当然是维持现状,以熟悉的手法经营,延续同样的人脉,才能持续占优势。

改革,只能靠中产阶级了。

三个愿望

Image
好不容易今年第一次大考终于结束了,老幺回到家来,抱着我撒娇。“妈咪,今天我免费玩电脑!”

“诶。。。没有免费的事。想玩电脑哦,还是要做家务,还是要读故事书。”我铁面无私。读完十面双语故事或小说,赏电脑游戏一小时。

老幺不依,好不容易考完试,心情难得放松呀。“一天而已啦!例外一下吧?”他皱脸说。

交涉失败,老幺脑筋一转,“你是我的神灯,”他作势擦擦擦,“神灯神灯,许我三个愿望。”

神灯纹风不动。老幺察言观色,改口:“你也有三个愿望,你要我做什么?”

老幺许下要去日本餐馆‘九州’吃晚饭、‘免费’玩game一小时、爸爸回家时让他玩iPad;用洗厕所、抹地和洗狗来交换。这次不要读故事书,额外一下;他讨厌一成不变。

先做好基本责任,收拾自己的床铺。
给李慕白洗洗。李慕白一定很纳闷,最近洗得特别勤,老女人才洗了,隔一天大胖子洗,现在又到小个子。它不明白,自己当上了奖赏的交换条件。
意思意思扫一下,哪里看不见垃圾就不用扫了。

平时玩game 之前,先朗读十面故事给妈咪听。妈咪培养的制约行为。不然,他只选择轻阅读(漫画和图集),错过很多好故事,而且书面、口语表达都不好。
他索性主动,敲定整年的考试后放松计划,和妈咪约法三章,有图为证。主动删减期考、月考后的愿望,因为越靠近UPSR,要节约。入学试、UPSR后,就得加回来,而且,爸爸妈妈暂时不准要求他做家务!(业峰是好朋友,上门来就是玩整个下午的电脑。)

他吩咐我预先写下我的愿望,我耍诈:“当你考完看情况,我才知道要你做什么,需要抹地就抹地,洗车就洗车。”

这个交易不以成绩为依归。老幺觉得公平,我觉得满意。没人被剥削。阿门。
背成语练听写,插图自娱一下。老幺好久没画画了,进小六,忙死了。(寒字点反了,老师派回簿子后才发现。)
国语成语听写。图和字不相干。我喜欢他画的公仔。

吃人的故事

Image
舊作(02/10/2009)
我念大学的时候,男朋友送了一本小说《黄祸》给我,他以为我文学修养很好,一定喜欢读这种书。岂知我只翻了一页这个生日礼物就看不下去。《黄祸》在北京天安门六四之后出版,写的故事是假想发生大饥荒,中国人如何生存。因为害怕政治迫害,作者开始不敢用真名,匿名出书,经过很多年后才修正。我是工作后无所事事,勉为其难才看下去,接着读出味道,心惊胆跳地看完的。印象深刻的有几个段落,有段描写人民太饿了,连存着下种的种子也吃了,断了后路。接着有些饥民开始吃当地蔓延的野狗,野狗是吃遍地饿死的死尸而大量繁殖的。所以饥不择食的人,开始间接地吃起自己同类。我的心脏不太好,读这本书的时候,越读越压抑。只读过一次,如今印象还是难于磨灭。现在读了另一本由日本人栗屋刚写、董炯明翻译的《出卖器官》,也是心里不舒服。连带回忆起从前读书难受的经验。书中主要是谈及人体利用及人体商业化,当然令人有很多感触。而最后一章论及“人吃人”的历史及未来,更是触目惊心,忐忑不安。人吃人不是新鲜事,自古有发生,从人猿阶段开始就有吃人的的现象,到后来人类文明了,特别是经过近四百年西洋文明的熏陶,人类才停止明目张胆地吃人。说没有明目张胆,因为世界各地此起彼落,仍然听闻杀人狂吃人肉;或是受到饥饿威胁的时候,如困在雪山(安第斯山中七十天)、海难、各个战争灾难大饥荒,仍有吃死人事件传出。不久前一个小朋友才把暴发户在中国吃死胎焞药材的照片贴出来,据说可以强身壮阳。开始时我是不信的,现在我有点信是真的。人肉也是蛋白质,器官、骨髓含更丰富的营养。古书籍里如《本草纲目》就有记载人体能治病的例子,除了古代中国,日本、埃及、欧洲,都有利用木乃伊、尸体及部分人体来当药品。古方已有列明,现代人偷偷当猎奇地吃人体,也不算虚幻了。怎么说,都是非常恶心,连提到都反胃。即使知道现实中是发生的,大部分的人都选择漠视,或当做禁忌不可提及,因为一提起就很难受。然而该书的作者是一名教授,他从学术性的层面下手,以科学的眼光来谈,就会减低情绪上的煽动。还记得就在今年发生大米短缺的事情,使到米价飙升,至今仍没有降价。早在1998年,世界已经进入粮食不足的时代,起先是发生在第三世界,慢慢的蔓延及各地。对比世界产生粮食的能力,人口是过剩了,何况还有分配不均匀的情形。现在世界人口仍在增加中,粮食将出现长期性的短缺。当社会秩序失控,没有东西入口解饥,你说…

熊胆和人肾

Image
归真堂:活熊取胆汁对人和熊都做了贡献?!
我常常用膝盖思考,所以至今都不能发达。不然像我这番年纪的,早坐拥三房四屋,另加良田十亩。以上养熊农场,活熊取胆汁,并想上市集资的商业活动,依对方(还有某某大学教授背书)所言,“对人及熊都做了贡献。”这次我认真思考,觉得还有一个很棒的点子,若是这次归真堂上市成功,接下来,他们(或是很有野心的类似机构)还可以如此铺路。世界很多贫穷地方,也是养育孩子最多的失控区域。教育低下,传统风俗信仰牵制,当然还有避孕到底是男方或女方的责任,加上三妻四妾,导致太过贫困的家庭,仍然接二连三地生子。父母为了喂饱孩子们,或仅让他们存活,不得不牛衣对泣,甚至卖出身上的器官。当然有的家庭不一定由父亲做牺牲,反而是十四五岁的女儿或妈妈,卖了肾,换钱给哥哥娶新娘。取自Newspick
这种秘而不宣的‘风俗’,到处都有,巴基斯坦、印度、中国、菲律宾、印尼,肾功能败坏的有能力病人,跨国去那儿寻找恩人救命,从捐献者到医疗机构一条龙服务齐全。全部机能建于商业消费基础,付费换得性命的延长,收费获得生活的改善,取和给,都是谋求幸福。既然有需求,就有市场,与其偷偷摸摸,不如摊在阳光下受管制。就像哥本哈根的大麻市区、安姆斯特丹的红灯区。这种中介机构,可以在第三世界各国设立据点,传统上已经有活跃的肾脏买卖地点,去收编当地的街童,或赤贫家庭的幼童,提供安逸、卫生的居所和足够粮食营养,并教导之感恩效忠‘再造父母’。待街童长到十八之后,就是履行合约之时,中介机构则安合约收割强健少年的肾脏,转售急等移植的病人。反正只有一个肾脏也可活,否则,他们早就在街上沦落为雏妓、毒贩、残疾乞丐、扒手,被黑社会支配;或根本活不到十岁(或被极端组织搜罗,训练成娃娃兵打圣战,当人肉炸弹。)。当然这个新鲜肾脏造福另一条生命,代价菲薄,中介还应再犒赏捐献者若干金额,作其婚礼费用、购买三轮车维生、或购买一栋房子安身。这样算来,比他父亲的命运好多了。“中国药科大学教授、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GAP项目发起人周荣汉称,熊在秋天经常毁坏老乡一年的庄稼,老乡就杀熊取胆。以前是杀熊取胆,现在不仅仅是把这个物种保护了,还能给人类治病,所以说熊也做出了贡献,活熊取胆汁,对人类做出了贡献,也对熊做出了贡献,我们何罪之有呢?”(腾讯新闻)我这个建议跟以上论点不一样吗?吼吼。

讲的是战争不是马

Image
我一向来受不了动物的剧情片,喜欢看,也总是要稀里哗啦。不管是日本拍的狗狗片,或美国拍的马片,不过不包含迪斯尼的101斑点狗、Stuart Little之类的儿童片。

那部到火车站等主人回家的日本狗狗,还没回忆起情节呢,已经按耐不住热泪。真是滥情。动物演戏比人容易感人,因为它们可不会撒狗血的表情。只有少,不会多。靠的是导演的功力。

所以看了这部《War Horse》,没有理由不爱上Spielberg。我最喜欢的情节是在英军和德军对决的前线,马主角Joey身陷铁丝网,英军和德军把它救起来的那段。

从连绵的悲哀压抑中突然转为幽默欣喜,令人笑了,但含泪。

机智的对话,在一个英军和一个德军之间交流。英国人说马当然是英国的,看起来它是英国种,因为它比较聪明。

德国人说那我们可以拳击来决定谁把马带回。冲突一触即发。

英国人笑笑,“那么我们免不了又要开打了。”那么他们背后的子弹队伍马上会朝对方射,他们俩很可能是第一对躺下的尸体。

结果协议是德兵取出一枚铜钱,两人掷铜钱决胜负。

英兵赢了马,德兵可没有输掉阵,他把手中的钳子扔给对方,送给敌人德制铁钳(品质可好极了)。英兵则说,“我会好好地在花园里使用的。”

是啦,珍惜这个礼物,别用在战场上,用在谋求美丽的地方吧。

p.s.我好奇,在高等学府选修战争学的同学们,念的是啥东东?我记得报章采访过一个拿国外奖学金到欧美大专的优异女生(并当众宣示出柜),念的就是战争学。她说念的是,如何避免战争的发生。

p.s.2,跟老大及他表哥一起看的。老大迷恋枪支,也迷上世界大战,藉着枪械的种类,就可以分出大战的时代。从玩具枪开始,到大战的历史,成因,配合学校历史书本,及电影,还有电玩,我觉得他寓学于乐。

谢谢老天,我不用教他关于战争历史里,任何技术上的细节,因为我一窍不通,也厌恶。

也好看:
《马语者》


南极大冒险
人狗奇缘

忠犬八公物语

‘扎根’在美国

Image
华盛顿唐人街
实际说来,蔡美儿的两个女儿不能算是华裔,如果家族照父系的话,应该是犹太裔,她们所跟从的应该是犹太文化。重点是这个华裔妈妈的育儿手段太激烈了,跟美式放羊般的育儿哲学有很大不同。------------------------------------------------------------- 华盛顿酒店里的圣经,有华文翻译。何止,什么文都有。我记得看过一部片子,97恐慌时代,毛舜琴带着儿子先移民美国,丈夫陈友留在香港赚钱。小男孩在学校时常招受欺凌,不知道怎么反抗,爸爸又不在身边,妈妈初来乍到,居住环境复杂,也不知晓该如何去学校对质。后来妈妈教小男孩被打要反抗,打不过也要站起来,告诉同学:“爸爸会中国功夫,如果再欺负你,爸爸来了就会找他们算账!”就这么一个虚招,同学们不敢再欺负他,反而和好起来,约好他爸爸来时,一起学中国功夫。最后当然是没有中国功夫,陈友莫名其妙地面对儿子的失望,不过,轻舟已过万重山,儿子已经适应新生活了。对这个小男孩来说,中国功夫是他的民族尊严。也是阻吓他人羞辱他的坚固堡垒。歧视他族,在我们这里也见怪不怪,例如我们总爱讥讽印裔的衣服颜色俗艳、或巫裔词汇没几个,老跟英文借、东马原住民日夜沉迷酒香不事生产等。民族主义基础建于血统,血统又是无法改变的。民族主义演化成民粹主义,就有很大的排他性质了。排他又是基于自我保护及与人比较的平台上。《扎根---华人教育在美国》:“另一方面,在美国的小孩,很多没有学中华文化,对美国文化也一知半解,广东话把这些孩子叫‘竹生’,上期《广角镜》一位作者解说为二头不通,他没说中间是空的,当然有点侮辱性。认同危机是华童长大了开始有自我关心,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华人还是美国人,如果是美国人为什么不被白人同学接受并受同等待遇。美国学校不教中华历史文化,华童又不能和白人的历史和英雄认同,可是又不知道中国历史上的英雄史迹,没有文化课程激发他们向前向上的奋斗精神,给他们生活上做榜样,精神空虚极易产生自卑感与情绪问题,与产生认同危机,这一切都迫使华童不敢讲话。”当然你可以是华裔又是美国人,两者不会(不应)有冲突。认同自己基因里的英雄,伟大的英雄,如孙中山、甘地、林肯、马汀路德,在哪里都好,认同的是他们在世上所树立的情操,这是普世的。华盛顿中华公会,古色古香。
只是当孩子还小时,他们无法理解,他一个黄皮肤的,无法跟大多数白人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