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24, 2015

飘洋过海来看你

刚巧哈比人在布达佩斯有事,我们一家乘着这个校假,顺着地理之便,探访长豆。

我在法兰克福机场给长豆简讯:“飞了好远好辛苦来见你叻,13小时,累死了!”特地给长豆一点压力,我知道他会受力。

届时在长豆家见面,他说,回到奥地利八个月了(噢,才八个月么?感觉好像已漫漫数年。),他一直还没有完完全全回到家国的感觉,有一部分的他落在马来西亚了。

听了肠胃捻成一团。

交换和接待的苦乐,升华之后,大约就是这么回事。往后还能保持联络多久,虽无法说得准,但目前也足够了。

长豆爸爸特地跟友人借货车,驾了近一小时车程到维也纳来接机。
长豆爸爸是木匠,专做家私和门窗,特别是古典家具复新,就在家里劈一间工作室,收入不错。
当今欧美高趋的离婚率之下,他是恋家的绝世好男人,工作室内贴了不少家人的相片,做工不忘爱家。相中的婴儿是长豆宝宝,他取下照片给我们看时,我看到眼前的男人头顶散发着圣光。
长豆妈妈做了苹果派招待我们,老幺在这间屋里如鱼得水,一直笑眯眯。身旁的姐姐跟他同年,人家已经是淑女,咱家老幺还在用安慰毯。
男孩们都窝在长豆房里睡,长豆的猫们凑着热闹挤进被窝里。两只超大肥猫,沾着男孩们的臭脚气!
 
两个好兄弟一如往常,为无聊的事吵吵闹闹,十分不客气。用英语吵架,老幺这下可练着了。
转眼间又贴在一块玩,好像同个屋里长大的哥儿们。
天啊,又是gumball,隔了那么多的山和海,到这儿只是一起看阿甘?
长豆爸爸招待两家人到村里的餐馆,吃地道的奥地利餐,最有名的就是猪扒了。
长豆特地旷一天课,陪我们到维也纳,入住出租公寓,带我们在市内逛。早晚餐自己来,省很多。
 
 在冷飕飕的冬天里,晚餐桌上有咖哩和热米饭,太幸福了。长豆久违了的马来西亚晚餐!我们久违了的长豆笑声!


 

Monday, March 2, 2015

新年像红包

照例贴一些新年照片,留住一点佳节气氛。


儿子说妈咪穿得像红包。他们也是,彼此彼此。
咱们还搞六十年代风采,还原阿公阿嫲风华正茂的时代。
唉。。。。。
去唐人坡叹茶是必要之举。
多了一个速成‘儿子’。


被昔日影帝逗得笑呵呵,因为他手中握着Teng Lang Po的牌子。瓜登唐人街添了很多美丽的壁画,不仅华裔,也吸引很多不同的族群来留影。
可爱的小侄儿做了个大雪人庆圣诞,赤道上的美好想象。
每次回家,都要让她忙得虚脱。这些地道的酸甜苦辣鲜和咸,只有她才拿捏得精准。
一年一度,家里挤满孩子孙子,老人心情一下子太激动,退到后院去小息。我们还以为他又到外头去买酒,派小辈出去找人。
我如此怀念这个情景,阳光、做饭、纳凉,偶尔家常闲聊两三句。
我们未到之前,大姐在家里办团年饭,饭后搞挥春,每人提一字。 
瓜登佛教会有摄影展,作品一流。
来自匈牙利的年糕,195公分,路人吓很大,还好我们已经被长豆打过疫苗了。
很想用浅白的话提醒他:人可以很高大,可是海洋更大,天空更更浩瀚。面对自然,我们人啊,渺小得应该时时记住谦虚,懂得自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