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24, 2015

One Take 搞定

在瓜登佛教会二楼有艺术展览,除了马来师傅的木雕,还有摄影展。其中一张作品以瓜登大巴杀旁的古典唐楼当背景,居然把我二姐(最后一位行人)摄入镜头。煞是有趣。

所以我也来东施效颦。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晒死人的寂寞午后,我看到前面一个熟悉的背影。

 啊,这个魂牵梦系的人,居然在我没有预料的时空里,那么近距离地出现在我眼前,伸手可及。我要不要让他知道,我就跟在他背后呢?那么多年了,我总是在海角默默独饮,看着月亮数星星,他却什么也不知道。


 虎背熊腰终于毫无预警地回过头来,发现了我。他一脸的惊讶。我们别离的时间太久了,久得他对我的状况显得吃惊。


 接着,一如往常,我们忍不住又吵了起来。我们之间的爱太深刻,深得容不下一丝的客套。


 所以,我只好掉头走开,再一次发誓,如果再跟他说话就是孙子。我将回到我的海角,继续守候到他觉悟的那一天。


一take成功,出手指打peace。


Saturday, February 14, 2015

步步高升

好想念长豆啊!徐徐北风中,想象北国皑皑白雪,长豆有没有再长几寸呢?

去年十一月从中国交流回家后,长豆在视屏中的华语越讲越利索,增加了许多词汇。在我们家一年翻土播种,临回时长豆的汉语舌根只抽出小小的芽。后来他没放轻松,继续抓住机会,汉语越学越多,越过了藩篱,水到树成。

甚至听我介绍后,在中国买了《中国,特色》这本德国人写的华文书来看,也不晓得看明白多少。

今年长豆去应试家附近修道院的临时工,周末和假期时,给旅游团导游。 他给我看,需要熟记两本关于这间19世纪建的修道院的历史和描述,还要自己做翻译,很辛苦的。

我问他:“里面很多是图片吧?”长豆一脸被我抓包的表情,知子莫若母也!

只要他通过了录取考试,长豆就可以带三种语言的团,带德语团,每小时20欧元,英语团每小时22欧元,汉语团更高。周末不上课时间去带,除了可以赚钱,还可以交朋友,和练习汉语会话。奥地利的少年满十六岁就可以打工,长豆的同学有的跟垃圾车捡垃圾桶,一小时16欧元,比较下,这份导游工作算是太优越了。

当地修道院位于偏乡僻壤,擅长德语以外的人才不多见,长豆一举可以读写说三语,一定是脍炙人口。这个又高又帅的小生一开口如假包换的汉语,中国、台湾团肯定爱死他。

我们这儿给他的魔鬼经历,岂知劫后余生,居然柳暗花明?

明天我们家将迎来另一个交换生,这是临时接手的安排,所以时段比较短,区区四个月就结束,希望双方可以live happily ever after。

来者又是一个高佬。我跟视频对话:“我们以前的学生很高,192公分,额头常碰着,你呢,有多高?”我记得长豆不知敲过多少次,连后车厢门也碰过,撞跌在地上。

对方说195,接近二米。

天啊!这些小朋友都吃了什么来着?十多岁年纪,长得像椰树一样,来到这儿像《格列佛游记》。凭外表很难提醒自己,他们还乳臭未干,需要耐心伺候。

这个19岁的匈牙利男生,外表很像长豆,我该给他什么绰号呢?

既然是年关时来,我就叫他年糕吧。

取自佳里

Friday, February 6, 2015

还是买了旗袍

心情不好,现在提更年期,仿佛已陈腔滥调,好吧,算老年忧郁症。

气氛真差,腥风血雨,门外透口气都嫌臭。这些大力人士狂妄的口吻也太方便了吧!每天都制造煽动,实在太闲空,屁股特痒,该挂紧急门诊看肠胃科,让医生插二指做个直肠触诊。忙着搅粪桶没时间的话,至少差遣小啰嗦上药局去抓支痔疮药膏或蛔虫药试试。

没教他们如何止痒,我们善民没好日子过。

尽管怎么郁闷,时钟指针依然滴答不停息。快过年了,打从咸丰年前在北京买过一件水蓝色长旗袍,我就没有再添过这种‘民族’服装。阿姨是海派,洋派,不喜欢传统服饰。这件丝质及脚踝旗袍,是首趟从中国收罗回来的纪念品,还真的保存为纪念品的地位,没穿过多少次,因为某次在宴席上发现,酒楼招待小姐的旗袍比我的还好看。

也是青年时段穿怕了,当时活跃舞台表演,常有穿‘民族’服装的机会,连汉装也穿怕了,只觉累赘,甭提拘束。

后来再看宝贝旗袍也无能为力,因为买的时候是二十多岁,瘦得像竹竿。即使挂在橱里那么久,色泽依旧闪亮亮,可惜人事已非,臀部已经塞不进。

春节过年要见客,添新装好应景拉风,翻翻衣柜,去年居然没购置半件有点层次的衣服,只有在巨人量贩店买的T恤紧身裤,我活脱脱进步为大妈了。

心想不行,要发愤图强。目前的阶段,身与脸的筹码伶仃,在超市巡逻两圈,找不到心水衣服(当然价位也是很重要的因素)。大妈们是不是转为量身定做,还是都到网上淘宝去了?今年发现某商场也推娘惹半衣做春装,嗯。。。。匠心独运。

被岁月巨轮碾成稀巴烂,再不甘心也得努力爬起来为自己贴膏药布。我慎重其事在笔记本上记下,“逛商场买新衣”,务必要真干了并在本子上打勾才罢休。

果真买了,在Summer Set找到打折旧货,暗桃色碎花过膝旗袍,剪裁不错,特适应我的‘标准’身材。往试衣镜查看,竟有一种添装准备娶媳妇的感觉,只差去配一副老花眼镜了!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有些传统服装的品味得再三踌躇,一不小心从梅花变杨花,贻笑四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