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24, 2015

One Take 搞定

在瓜登佛教会二楼有艺术展览,除了马来师傅的木雕,还有摄影展。其中一张作品以瓜登大巴杀旁的古典唐楼当背景,居然把我二姐(最后一位行人)摄入镜头。煞是有趣。

所以我也来东施效颦。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晒死人的寂寞午后,我看到前面一个熟悉的背影。

 啊,这个魂牵梦系的人,居然在我没有预料的时空里,那么近距离地出现在我眼前,伸手可及。我要不要让他知道,我就跟在他背后呢?那么多年了,我总是在海角默默独饮,看着月亮数星星,他却什么也不知道。


 虎背熊腰终于毫无预警地回过头来,发现了我。他一脸的惊讶。我们别离的时间太久了,久得他对我的状况显得吃惊。


 接着,一如往常,我们忍不住又吵了起来。我们之间的爱太深刻,深得容不下一丝的客套。


 所以,我只好掉头走开,再一次发誓,如果再跟他说话就是孙子。我将回到我的海角,继续守候到他觉悟的那一天。


一take成功,出手指打peace。


2 comments:

  1. 有一点导演天分。背景不错,演员像是街上找来的,看似悲剧又是喜剧,不知什么风格。

    ReplyDelete
  2. 现在超夯的苦中作乐风格。

    Reply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