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14, 2015

步步高升

好想念长豆啊!徐徐北风中,想象北国皑皑白雪,长豆有没有再长几寸呢?

去年十一月从中国交流回家后,长豆在视屏中的华语越讲越利索,增加了许多词汇。在我们家一年翻土播种,临回时长豆的汉语舌根只抽出小小的芽。后来他没放轻松,继续抓住机会,汉语越学越多,越过了藩篱,水到树成。

甚至听我介绍后,在中国买了《中国,特色》这本德国人写的华文书来看,也不晓得看明白多少。

今年长豆去应试家附近修道院的临时工,周末和假期时,给旅游团导游。 他给我看,需要熟记两本关于这间19世纪建的修道院的历史和描述,还要自己做翻译,很辛苦的。

我问他:“里面很多是图片吧?”长豆一脸被我抓包的表情,知子莫若母也!

只要他通过了录取考试,长豆就可以带三种语言的团,带德语团,每小时20欧元,英语团每小时22欧元,汉语团更高。周末不上课时间去带,除了可以赚钱,还可以交朋友,和练习汉语会话。奥地利的少年满十六岁就可以打工,长豆的同学有的跟垃圾车捡垃圾桶,一小时16欧元,比较下,这份导游工作算是太优越了。

当地修道院位于偏乡僻壤,擅长德语以外的人才不多见,长豆一举可以读写说三语,一定是脍炙人口。这个又高又帅的小生一开口如假包换的汉语,中国、台湾团肯定爱死他。

我们这儿给他的魔鬼经历,岂知劫后余生,居然柳暗花明?

明天我们家将迎来另一个交换生,这是临时接手的安排,所以时段比较短,区区四个月就结束,希望双方可以live happily ever after。

来者又是一个高佬。我跟视频对话:“我们以前的学生很高,192公分,额头常碰着,你呢,有多高?”我记得长豆不知敲过多少次,连后车厢门也碰过,撞跌在地上。

对方说195,接近二米。

天啊!这些小朋友都吃了什么来着?十多岁年纪,长得像椰树一样,来到这儿像《格列佛游记》。凭外表很难提醒自己,他们还乳臭未干,需要耐心伺候。

这个19岁的匈牙利男生,外表很像长豆,我该给他什么绰号呢?

既然是年关时来,我就叫他年糕吧。

取自佳里

4 comments:

  1. 好意头,来了一个高人,在你家转一圈,步步高升,恭喜发财!

    ReplyDelete
  2. 发财发财,大家一起发!

    ReplyDelete
  3. 哈哈哈,年糕来了,大家一起吃年糕!

    祝乙未羊年事事如意!

    ReplyDelete
  4. 甜腻腻的年糕,入口即舌灿莲花,妙语如珠。最好配苦kopi,中和中和。

    Reply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