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28, 2010

祝天下有情人


今天是农历正月十五,元宵节。
贴一首诗经:

关雎《周南》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
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四服。
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
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左右芼之。
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古时候的诗歌,热情奔放,一点也不含蓄。最近诗经不就被选为世上最美的诗歌了吗?诗经也是孔子、李白、杜甫苏东坡等的精神滋润,灵感来源。

37。2度杂货店把12首诗经谱成曲,录了CD,歌美得不得了。

特别觉得这首《关雎》很适合在元宵节听。如果喜爱一个女子,为她欢喜为她忧,那就特别为她唱吧。

愿有情人,成眷属。




Friday, February 26, 2010

没有笑容的结婚照

外甥儿眼尖,一看就问要点,为什么外婆的结婚照大家没有露笑容?噢,那时的人很严肃、还不习惯拍照、大家很拘谨不知怎么表露情感。。。。

两个从来没有交集的人今后就要一起生活,吃住睡觉都一起,不会感到害怕吗?如果是我,会怕得要死。

然而数年后,我们却加入了。

Thursday, February 25, 2010

美丽的她

母亲和三个妹妹们。最下副是母亲和一位好朋友,她没有什么特写的照片。身为大姐,得提早为一家的生活操心,没有余情及时间在相机前欢笑。

年方二八,一定很多人赞过她们美丽。

如今我重看相册,也禁不住打从心底说:“毫无疑问。”

各自几十年走来,生命却是如此的。。。像大海中的小舟;公主和王子式的憧憬没有发生。更多的是靠自己的双手。

因为她们,造就了我们。仔细想想,好神奇的命运和缘分。

Monday, February 22, 2010

回乡的启示(二)

这是去年一建好还没开幕,就像爬地结束后坍得一塌糊涂的蛋糕,登州苏丹米占体育中心。
当然不是因为老幺挥拳一击而塌的。

我老哥说还没出事前,他在那里看了场比赛。在观众席抬头一望,十分宏伟,他心里还暗暗赞许,“好辉煌的技术,看不到支撑的梁子。”

我马上回应:“幸亏没瘫在你头上了,你算命大的。”

也幸亏没在坍塌迟一点,当天下午本来有场训练。更幸亏没瘫在最高元首为它开幕的良辰吉日。不过,我相信,已经足够让最高元首颜面尽失了。体育馆名字、地方州属和他息息相关。

那有没有谁正式的提供解剖报告了呢?没有,每一层都否认责任。“No, no.我们已经警告过你们,必须按照设计图建造,任何篡改,不关我们的事。”韩国顾问回答。世面流传的是:“这你要问前大臣,Idris Yusof。”

据说,是一根铁撑不住歪掉而开始骨牌效应的。所以大家都结论,是材料。只有那些出货的人,和相关的老鼠蟑螂,才晓得。
你可算算,一夜之间烧掉的钞票,可以为多少间这样的家庭谋求更好的前程?别问我,我对超过七位数的数值概念不好。

然后,为了找话结束,大家又不约而同的叹息:“真是天神保佑,没有人伤亡。算是不幸中之大幸。”

那么另外一个即将惠及众民的新水霸计划,六千多依格,会是什么样子?换了大臣,会不会比较安全呢?不过,苏丹和其家眷,倒是先尝了甜头,分得这些土地权,换取州政府征用的赔偿。

这些,是唐人街路透社消息,准不准,只有天知道。



Sunday, February 21, 2010

回乡的启示

这次回乡有几件值得提的事。先说正经的:

第一,姐夫有块肯逸湖边的地和小度假村要卖,有正式地契。别问我多少钱,我对超过七位数的价码不太有概念。那么有多少依格?我也不清楚,大约六依格酱吧,有一半是未开发的森林。有哪位大财主、谁的爸爸、叔伯兄弟、姑姑嫂嫂、富婆、投资专家有兴趣,可以留言。

度假村十分靠近水霸里的一个天然瀑布。
如果没有人在上游小便,即使有的话,水还是十分清澈干净。那几个小辣妹居然带了沐浴露和洗发水来-----天然spa也。

蛋糕进行曲

好美丽的蛋糕!忍不住想尝尝!
嗯,奶油的味道好甜!
来多一位小小偷。
被大人责备了。
不屈不挠。

Tuesday, February 16, 2010

坐看云起

他说爱我,说了九年。一点也不腻。
我姑且信之。

Saturday, February 13, 2010

派报的安哥




杂菜饭

《杂菜饭》一开始出现的派报佬在现实生活里正是派报佬一个。真人不露相也。每天派报到我家,有天声称他练气功和针灸多年终有成。


证物乃其妻也。


妻与他年岁相差甚远,尊其夫为“大人”,唯命是从。


妻常年膝盖关节酸痛为苦,派报佬自觉气功练得不错后,某天对妻子发功。发完功则手指用力tuk妻子膝盖红肿处。一招tuk下去,妻子面红耳赤,大声嚎叫。


派报佬心中暗喜,想到一定正中要害,否则不会如此反应。于是马上再一招更用力的tuk下去。


妻子眼看手指凌厉的攻势再来,立刻抽起脚忙说好了好了,甭在tuk了。


派报佬连声问道:“感觉好了吗?”问了三次。


其妻也答了三次:“真好了。”


接下三天,派报佬每天郑重其事问太太一遍“还有痛吗?”,妻子烦不胜烦,终于答道:“哎呀,你不要问了!”


派报佬当机立断:“哦,原来她pantang我问她!”


所以隔天派报佬得意洋洋与大家分享,原来多年修练的气功已有所成,把妻子救出苦海。这下他可以小试在友人身上,只不知谁有兴趣,一圆他悬壶济世的好意。


原来嫂子深具驾夫之道,适时屈委,可敬可爱也。


特以此小故事给大家祝年。别以为我在掰《杂菜饭2》的剧情,我跟戴敏非不熟,我讲的是真金白银的事儿。


祝福大家来年火眼金星,看透狐假虎威,干脆自己来虎假狐媚,凑合凑合过一年,阖家平安,大富大贵。

Thursday, February 11, 2010

不懂他讲谁?

我弟弟刚发表的文章,因为被报章“修正”,他逐一朋友寄出原版,我才有幸读到电子原文。

一则欠浪漫的言情小品
30/1/2010


我年少轻狂时曾写过诗,但从来没有写过小说,难得如今有了个专栏,理应好好尝试。基于最近也看了不少偶像剧,如《公主小妹》、《败犬女王》、《敲敲爱上你》等之类,颇受启发,也感觉手痒,是以想借此空间来磨练磨练一下文笔了。故事如下:

话说有个男孩甲追求某个女孩。老实说,该男孩的条件一点都不差,人长得英俊、挺拔,又身家殷实,嫁给他就算不能享尽荣华富贵,至少也会非常有“安全感”。可知道安全感对于许多女生来说是很关键的,就算对方长得不怎么样,年纪有点大,或者有点邋遢,都可以“原谅”,但安全感却一定要有,否则就难以托付终生。

可惜的是,女孩老早就有个青梅竹马的小男同窗,且称作男孩乙吧。两人虽不算是男女朋友,但关系还是挺不错的,至少彼此间都有些些“意思”。无论如何,由于大家年龄都还小,所以也就不急于发展什么恋情。女孩虽然对男孩乙不是没有好感,惟毕竟还是想趁着年轻多给自己一点选择的机会。此乃人之常情吧?

结果某天女孩与男孩甲偶然相遇,男孩甲惊其为天人,即展开热烈的追求。女孩被追求,当然多少都会有点飘飘然的虚荣感,但还不至于立刻接受对方。毕竟,感情的事,不是可以那么仓促地敲定的——除非是绝对“没理由”的彼此“来电”,叫人瞬间擦出灿烂火花,直接坠入爱河(这是可遇不可求的美事啊!)。

因而,女孩对男孩甲只是保持礼貌上的客气往来,适当时表示婉拒,但也并非完全排斥、回避对方。毕竟,就算当不成恋人也不至于要“拒人于千里之外”或“反脸成仇”吧,当普通朋友还是可以的。再说,女孩也只是当下还没认真考虑交男朋友而已,未来也未必不会接受对方。

男孩甲其实可以保持君子风度,若不耐心等待以显示真心诚意,也何妨暂且放下,反正“天涯何处无芳草”?然而,不幸的是:他显然过于“敏感”,结果因女孩的婉拒而导致自尊心受损。他不能理解:何以自己的条件那么好,女孩还是“不能明白”、“不能了解”、“不能接受”呢?

于是,想到自己的家族于当地可是最有地位及权势的望族,他就借种种宣传管道,如家族企业旗下的媒体、广告社、演艺公司、专业写手等,来向女孩表示:“我是很优秀的,也会很温柔地爱护你、照顾你的,跟着我才是你能够得到幸福的唯一途径!”他希望通过如此方式来让女孩自动“明白”,最终给其投怀送抱。

女孩从来没否认过男孩甲确实是于各方面都很优秀,乃至刚开始时也有点为此而心动。但现在却觉得对方如此高调地“自炫”,以及“恩赐”般的示爱,未免“太超过”了。这甚至是某种赤裸裸的“自恋”和“傲慢”,根本不把他人放在眼里,所以开始感觉有点恶心。

没想到男孩甲的自负和自尊心还真的不小,接着又宣布自己的家族是市面上最正派、最崇高、最“根正苗红”、最“皇家等级”的。看到女孩仍没正面反应,其语气竟开始变得有点硬,以半带“惋惜”,半带“不忿”,加上稍微“酸楚”的口吻,呼吁女孩应该更努力地来了解他,了解了就会产生好感,乃至爱意,那结局不就会很“圆满”了吗?显然,他就是不明白:正是本身的高高在上、屈尊降贵、英雄救美般的姿态,才叫任何“有骨气”的女生都无法爱上他,甚至还打从心底瞧不起他。

讲到这里,不得不厘清一下:说句公道话,男孩甲的家族也的确是个相当优秀的家族,历代以来,所出的善翁仁士、伟人智者还真不少。许多人都曾受过他们的恩惠,所以心存感激,也乐于与之交往、合作、共存共荣。只不过,那么大的家族,难免也会有品流混杂的问题,所以总会几位不肖子孙,时而仰仗家族势力来摆架子、耍横、欺凌弱小,委实叫外人头疼。

看到女孩如此被男孩甲所痴缠、骚扰,男孩乙不懂是基于友情,还是自己也不自觉的爱情,忍不住插手请求男孩甲理性一点,别流于“不识趣”,乃至没格调地咄咄逼人、死缠烂打。结果这引起了男孩甲更大的“敏感”,恼羞成怒地指责男孩乙介入他人的私事,甚至还侵害、冒犯、亵渎了其伟大家族的利益及尊严,并大声恐吓将采取严厉行动来对付对方。

看到男孩甲如此激烈的反应,不论是自愿或被迫的旁观者,都不禁摇头感叹:有必要如此“无限上纲”吗?乃至男孩甲家族中比较开明的某些成员,都对之“冇眼睇”。问题是:男孩甲一向精于讨得族中长老的欢心,有一定的“背景”,所以也没人敢与其唱反调。于是大家就倾向偏安,给他面子、下台阶,或采取退避三舍、息事宁人的鸵鸟策略,希望能苟且“混过”。

咦?没想到此招还真的有效,事情的确就如此蒙混了过去。男孩甲发了一阵少爷脾气后,稍微冷静下来,虽依旧未能赢得女孩的芳心,但至少也轰轰烈烈地展现了其不容挑战的雄风,心理创伤也因此多少得到了补偿。总而言之,族长们并没表示任何不认可的态度,就证明他“一点都没错”,而是女孩和男孩乙等人太无知、无礼,太有眼无珠、“敢敢犯上”了。

因而男孩甲还是坚信自己是绝对优秀的,并且继续祭出家族的强势地位和至高权威来防止人们怀疑他的优秀,包括先发制人地借严刑峻法来禁止任何可能挑起人们质疑其优秀性的言论。然他同时也不忘“友善”地提醒人们应多多主动前来认识他、参与他、见证他,那就会因了解“真相”而喜欢上他。

男孩甲似乎一直没能明白:筑起高墙、关上大门、架起机枪大炮后,才来自己阐释自己、自己赞美自己、自己宣传自己,是没用的。不论自己本质上、终极上是否优秀,但别人的评价毕竟还是出于别人的实际观感。所以在君临天下、耀武扬威、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霸王姿态下,还想勉求别人承认本身的优秀,无疑是缘木求鱼。

诚如老子有言:“不自见,故明;不自是,故彰;不自伐,故有功;不自矜,故长。”(《老子》第二十二章)如果男孩甲能够放下身段,学会谦卑、同情和宽容,不介意收敛少爷脾气,卷起衣袖和裤管来与弱势者平等相待、同台共处、同道相济、同甘共苦,乃至涓滴归公、大中至正,那肯定会赢得众人的欣赏、信任和尊重,包括博得众多美人心。

写到这里,我已江郎才尽了,或许这对早已不耐烦的读者会是个福音,毕竟本文写得一点都不浪漫。最后,为小心起见,还是得申明一件事:本故事纯属虚构,乃随性的文学创作,希望不会有人拿自己来对号入座,以至衍生烦恼。不过,若有人可从中创意地发现什么有价值的深意和哲理,那就恭喜——惟这绝不是本人的“阴谋”。

读完后,我也江郎才尽,母鸡他提边位?哼(ˉ(∞)ˉ)唧

Wednesday, February 10, 2010

精英的培养

长成什么样,除了基因,环境也佷重要。

虽然我已经给她吓过很多次了,这次还是再吓到一次。


她还没结婚之前,由于在新山医院工作的关系,我们认识了对方。然后她奉子成婚,讲要修皮肤科却没有做,当实习医生的时候已经把兼职做到好像企业一样专业,然后为了后路久霸门诊部门做到合约一满就走人。


在医院训练的时候没有尽力认真,反正以后碰到麻烦点的,送去专科就是了。那么会不会小题大做或大题小做,medical negligence医疗疏忽就是insyah Allah了。企管明训之一,select your customer strata,同样的,选择你的病人群。


有些人就是每一刻追求卓越。连带丈夫孩子也是一样,一定要做到最好,需要的时候用点手段。


她的丈夫衰衰也是马大医科毕业的,从小学业优异,金字招牌,后来却没赶上专科考试,赶着去当天天工作十二小时的开业医生。有时我看着那位老好男人的脸,觉得夫妻俩一阳一黣,真是天作之合,互惠互补,前程万里。


如果不是有如此积极的太太,或许他无法在都是医生的妯娌之间最快赚到一栋大房子,买好了店屋,贷款全清了,年年去欧美旅行。即使岳母不太看得起没考到专科的他,物质上他还是最先争气的。即使有年染上脑膜炎,几乎送命,也烧掉至少一百万,他们还是很快就恢复如常的日子。


干劲十足,像农历新年时的祝福语。


所以大家梦寐以求的生活,孩子听话成绩顶瓜瓜,丈夫温顺更听话,家里水龙喉一开“水”大大,无忧无虑----都显现在她身上了。


自小她的女儿从来没拿过全级第一名以外。在新加坡学国标舞,跟李连杰的女儿同台比赛过。能攀上明星的名字,多么威风。小六会考后,全A的成绩,她母亲忙着为她联络最好的学校:宽中、康文抢着要。去了康文又退学,“因为班上考试测验无敌手,程度差太远,她该去比较有挑战的学校。”她母亲说。安排了去新加坡莱佛士,却迟了,只好去另一间也是精英中学。每天由爸爸妈妈载着出入长堤。


叫我载儿子来回隔一条大街的小学,我都嫌麻烦。


我知道依她的性子是无时无刻都功利导向。当她为了让咳嗽的女儿可以在次日顺畅地比赛唱歌,想用什么药物阻止女儿被咳嗽打岔,我还是真傻了眼。


“这比赛很重要,孙燕姿的经理人会出席。”难道,一定要赢?然后,给歌星的经理人注意到,然后?了不起----出张光碟?我以为她为女儿铺的是当医生的路?


以前也用过类固醇,在女儿参加赛跑之前发烧的时候,她说。Well,她自己是医生,求胜心却,女儿是她的,旁人无可非议。当你有了这个知识,该如何用、什么时候用、为了什么效果,是不是一句为了帮忙就可以淹没良知?


我只是念及那个小女孩,她自己的想法是什么?或是,她心目中也认为这才叫全力以赴。

Monday, February 8, 2010

要做魔术师

David Copperfield
他一直喊,“我要当魔术师。”三四遍。

好。等长大后。“现在先把书念好来,好好学英语,才可以到世界各地表演。”

现阶段他的心愿,不容置疑。作文题目---《我的志愿》,他一板一眼写下要做魔术师。“我有很多魔术卡、丝带、道具、牌、关于魔术的书本和录影带。”马来文老师却吩咐他改背另一篇志愿是医生的范文。

看了一个洋魔术师表演腾空浮起的电视节目,他急着表演给小朋友看。背对观众,站在小凳子前,一只脚踏上去,双手张开,慢慢上移,一脸歪歪的笑。叫我们打折扣地欣赏,请发挥自我想象力。

每次他看了书本,学会一个魔术技巧,就烦着要我和哥哥当观众。脸上就是这种坏坏的笑。可是太急着现了,总露出马脚。然后他就很懊恼了。

至少他学会凭空变出一张牌,把哥哥的马来文补习老师吓得惊叫,他则满脸得意。

好呗,以后靠他变一栋皇宫给妈咪这个皇后住。(他说,不是皇后,是巫婆。)-_-|||
再变出一个帅哥喂我吃葡萄----哦不,替我包山包海做完全部家务,清理掉墙壁上所有的壁虎粪,之后再扫漆的年轻力壮的帅哥哥。哼(ˉ(∞)ˉ)唧
最后,是的,最后了,再变种可以熨平皱纹的神奇不烫熨斗。不仅是给我用,也是给我享用专利。O(∩_∩)O~

人小小,志气要高嘛~~(@^_^@)~



嗯哼,老幺说:“妈咪,那种是巫师哈利波特。”

Thursday, February 4, 2010

转介和不转介之间


玫瑰家乡里的一个老医生碎碎念,他转介一位病人去一间私人医院,因为病人哮喘激烈发作。岂知医院里的专科医生当着病人的面前数说他的不是,认为病人早该来医院,之前的药物也不合适。


当外头的诊所介绍病人去私人医院的时候,通常礼貌上医院医生会谢谢这个转介,并写封回函通报接下的疗程及病人的呈现。私人医院及诊所之间的关系是相辅相成的,规模大的医院会在特别的日子,如家庭日之类的,宴请常支持的诊所医生,欢聚共享美食,瞭表谢意。


不过也有特别认为自己高人一等的专科医生。这可不是随着年龄界定,有些相当年轻,但已非常有性格。


我们这里有位咸丰年时在新加坡毕业的专科,常常爱数落别的同行专科,很露骨的批评别人的方法落伍、不对、药物选择太逊。在同行医生之间,背后批评某人是常有的事,但是在病人面前,就非对自己超有信心不可了。恐怕这个大头医生,反而没有与时并进,用功不够,他的治疗方法才是十年如一日。


在新山,一祭出新加坡的名堂,病人就听话了。病人去见他,首先就挨顿骂,没有早早来求医,白费了功夫,失去良机。结果病人乖乖领了药回去,也不见得一定药到病除。下次来,还是先由挨骂开始。刚开始专科医生不多,病人没什么选择,现在病人可不甘白白受气了,大可不再上门,还好也碰到了他退休的年龄,少掉门诊反而悠闲。


这也不仅限在华裔医生,其他族群的某些专科医生也是如此嚣张。我家乡就有位心脏科,当着病人面前不只谩骂另一竞争者,还把该专科配给病人的药丢进垃圾桶,声色赫赫。那些药可是病人自己掏腰包付钱的,病人还要红着脸弯腰去捡回来。


其实用心研读医学刊物的话,他会发现,没有医药公司撑腰的研究发表过,即使最老的抗血压药,利尿剂比最新的钙离子阻断剂、 Alpha-Adrenergic BlockerACEI有更好的预防高血压效果和经济考量。(参考《制药界的真相》)


该医生的诊所应该不见得太忙,因为他有很多时间花在干涉姨太太的职场安插,扶她在服务的银行升职加薪。我想接下去,他就是步入政坛改换跑道了,反正他最大的兴趣是弄权支配,做学问和医疗是其次,不,该说是跳板。


玫瑰家乡的老医生以后都不会再转介病人去给那位年轻医生了。不甘心的他觉得,他看了这病人十多年,怎会比首次见的年轻人更不清楚病人的状况?大家都是通过同样的考试,只不过他的地方无法处理比较危急的病人,逼不得已才送去医院的。


只是年轻医生的性格比较激进,爱用更积极的手法,留病人在院、做更多检验、做些旁支治理。。。结果是更高的结算单。这么急,大约是想快点赚够引退。


如果收了转介的病人,医院里的次专科觉得原先的处理不好,有些会在复函里含蓄地点出。收到信的门诊医生大约就明白自己的大意或错误。但有位很有性格的次专科的语气却很直接不客气,收到信的门诊医生大约就会难为情。除非真没办法了,脸皮薄的下不为例,不再送去。反而有些资浅的医生很庆幸他给与的学习机会,下次见面会致谢。那样的专科医生真是难得的。


脸皮薄的,一朝被蛇咬,他们一定转介去不会批评他们的地方,如新加坡的医院。反正这里的病人很容易吓,大小事都喜欢到新加坡,觉得那儿的才有水准,即使只是一个小小的肾结石也舍得大花一笔。

回家就给妈妈骂


翻老大的书包时发现他新画的中学生心声。
他相当有幽默点子。
特别是第三格,回家就给妈妈骂。妈妈一直bla bla bla,他却听不懂。(我要吐血)
乘校车一小时才到学校,睡着了醒不来,其他学长说他“死掉了!”(我相信这是肺腑之言,他特别难叫醒)
很期待他继续画这个故事。



Tuesday, February 2, 2010

过去式的教练(二)

记忆里家乡的风如穿轻纱的少女
其实美好的日子着实不短,近十年吧。当我离开去念大学的时候,团体面对一个最大的危机----两人始终有着理念上的差异,教华族舞蹈的教练离开不久后,教芭蕾的教练也打算走了。他们为艺术文化付出太多精力,蹉跎了自身的工作事业,落得生意倒闭,也无法厚颜再面对城里的老好商家,赊太多帐了。筹款的工作日渐困难。

不是有着政党做后山吗?当我们开始的时候,他们是很大方的,后来觉得团体的配合度不够,有些会算计的党员开始计较。政党搞文艺,没有恒常的计划、预算和远见;我们则希望不能太受牵制。资深后,我们希望有自己的方向和生命,走出附庸风雅,反而失去认同。

最基本的,那么多年来我们一直借用来练习的场所,要被收回出租给商家;他们回到开源节流,追踪责任,在商言商。没有租金来源,所以我们被请出十年来挥洒汗水泪珠、培养文化修养、学习为人处事的一间不大的楼层。一开始它甚至不合适作为排舞的地方,因为一抬高人就要撞天花板。

华族舞教练结束生意,跑到新加坡学装修汽车座位的技术,几年后回来重新开始----务实的重开他的汽车装修生意。他放言道:“更早该去新加坡了。”我想,那些花在舞蹈的光阴,他或许是后悔的。他太投入了,挤干了自己。

然而如果不是他的全程付出,管接送一车八九个女孩子去练习,筹钱做服装安排演出,全心全意的燃烧自己,就不会在最大程度的启迪了我们五六十个或更多的少年。他不知道当年他是辐射力很强的罕有矿物质。我们也不了解有这样的肩膀替大家顶起乌压压的天空,困难被紧闭的嘴角遮盖起来。我们介意的,居然是教练逐渐输给我们的舞蹈技巧。

其实他做的,跟早期潮州会馆做的有什么两样呢?上门来的少年,都没有被不良文化拉去。我们眼前开拓了一门美丽的艺术,而且完全不花家里的一分钱。我们的文化养分由社会培养起来。

教华族舞的教练的生活稳定后,娶了我的学姐,至今仍没有孩子。他花了更长久的时间才达至一般人的稳定生涯。然而我希望夜深人静的时候,暮然回首,这段为艺术付出的光阴,是他的一块宝石,熠熠发光,想起的时候,嘴角含笑。他的人生因此不算平庸苍白。

团体的名字名存实亡,后期为了参赛或表演,我们借用其他会馆或组织的名字。团里走的方向也逐渐自由开放,不再拘泥于传统华族舞蹈。我们摈弃了从前的标签。开始的第一步是由没有华族文化包袱的教练迈开的。

我觉得这受个人的学习背景所影响。虽然他用的舞汇参杂很多现代东西,但他敢于脱离制式的舞蹈表演方式,能够抒发更深入的生命描写。因为他没有接受太多的华族舞蹈训练,反而造成编辑上的大胆和融会贯通。难道不是好事吗?这也是当时的大气候。

到后来的我们开始创作时,大家已经突破了局限,甚至去得太远。无论如何,我在匆匆的一年内忙完和青运合作的舞台表演,搬去跟丈夫住之后,舞团历经回光返照,已油尽灯枯。没有了演出,没有了凝集力,大家不再乖乖的日复一日来锻炼,靠滴水穿石。大家失去了耐心和毅力。观众当然知道。

回去吉隆坡为自己打算的教练当然完全放下了,这些早跟他无关。他跟教师结婚,学门做蛋糕手艺,开了间店,用以前搞舞蹈的精神全天候地拼事业。每天工作十多小时,生意当然有起色,开了分店。只是,从前标准的身材,多了太多的腰围。

我记得他绑上腰封的腰肢,只有二十多寸。完全一副文艺青年的模样。我也记得他大跳跃的示范,双脚笔直伸延,充满力量。是他先教导跳跃并加入舞蹈里的。教华族舞蹈的教练注重在细节,他专在大处。

何其幸运,我在少年时碰见他俩。

是社会辜负了他们,还有那时代的文艺理想。对他们来说,曾经愚蠢吃亏了吗?我觉得,拉长生命来看,不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