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报的安哥




杂菜饭

《杂菜饭》一开始出现的派报佬在现实生活里正是派报佬一个。真人不露相也。每天派报到我家,有天声称他练气功和针灸多年终有成。


证物乃其妻也。


妻与他年岁相差甚远,尊其夫为“大人”,唯命是从。


妻常年膝盖关节酸痛为苦,派报佬自觉气功练得不错后,某天对妻子发功。发完功则手指用力tuk妻子膝盖红肿处。一招tuk下去,妻子面红耳赤,大声嚎叫。


派报佬心中暗喜,想到一定正中要害,否则不会如此反应。于是马上再一招更用力的tuk下去。


妻子眼看手指凌厉的攻势再来,立刻抽起脚忙说好了好了,甭在tuk了。


派报佬连声问道:“感觉好了吗?”问了三次。


其妻也答了三次:“真好了。”


接下三天,派报佬每天郑重其事问太太一遍“还有痛吗?”,妻子烦不胜烦,终于答道:“哎呀,你不要问了!”


派报佬当机立断:“哦,原来她pantang我问她!”


所以隔天派报佬得意洋洋与大家分享,原来多年修练的气功已有所成,把妻子救出苦海。这下他可以小试在友人身上,只不知谁有兴趣,一圆他悬壶济世的好意。


原来嫂子深具驾夫之道,适时屈委,可敬可爱也。


特以此小故事给大家祝年。别以为我在掰《杂菜饭2》的剧情,我跟戴敏非不熟,我讲的是真金白银的事儿。


祝福大家来年火眼金星,看透狐假虎威,干脆自己来虎假狐媚,凑合凑合过一年,阖家平安,大富大贵。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但愿是危言耸听

懂事的时机

不同校友不同想法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