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乡的启示(二)

这是去年一建好还没开幕,就像爬地结束后坍得一塌糊涂的蛋糕,登州苏丹米占体育中心。
当然不是因为老幺挥拳一击而塌的。

我老哥说还没出事前,他在那里看了场比赛。在观众席抬头一望,十分宏伟,他心里还暗暗赞许,“好辉煌的技术,看不到支撑的梁子。”

我马上回应:“幸亏没瘫在你头上了,你算命大的。”

也幸亏没在坍塌迟一点,当天下午本来有场训练。更幸亏没瘫在最高元首为它开幕的良辰吉日。不过,我相信,已经足够让最高元首颜面尽失了。体育馆名字、地方州属和他息息相关。

那有没有谁正式的提供解剖报告了呢?没有,每一层都否认责任。“No, no.我们已经警告过你们,必须按照设计图建造,任何篡改,不关我们的事。”韩国顾问回答。世面流传的是:“这你要问前大臣,Idris Yusof。”

据说,是一根铁撑不住歪掉而开始骨牌效应的。所以大家都结论,是材料。只有那些出货的人,和相关的老鼠蟑螂,才晓得。
你可算算,一夜之间烧掉的钞票,可以为多少间这样的家庭谋求更好的前程?别问我,我对超过七位数的数值概念不好。

然后,为了找话结束,大家又不约而同的叹息:“真是天神保佑,没有人伤亡。算是不幸中之大幸。”

那么另外一个即将惠及众民的新水霸计划,六千多依格,会是什么样子?换了大臣,会不会比较安全呢?不过,苏丹和其家眷,倒是先尝了甜头,分得这些土地权,换取州政府征用的赔偿。

这些,是唐人街路透社消息,准不准,只有天知道。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但愿是危言耸听

懂事的时机

不同校友不同想法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