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30, 2015

就是爱电影

哥们俩整日谈着我一点都听不懂的玩意儿,快逼我疯了!

其实他们一成不变,巨细靡遗地,重复又重复地讲,是一个网络游戏的角色。那个游戏人物众多,三不五时就出现新角色,新情节,紧紧抓住少年的瘾头,够他们忙的。

我跟他俩之间的代沟何止两个太阳系那么遥不可及;一看到小鬼偷偷摸摸刷到那张画面,我的无名火就要高涨。


老幺在手工课上特地做了这个游戏的人物模型,大家在面书上连番给他赞,我开始怀疑问题是否出在我身上。

两兄弟自小不和气,最近却因为这个网络游戏,话题聊得欲罢不能,两颗头颅常常埋在一齐,十年难得一见。照这看法,我还得感恩。

老幺上了中学,跟哥哥同个路线,语文课一团糟,幸亏逻辑学习还行。我观察衡量后,苦口婆心(暗怀心机),对儿子洗脑:“你就选工程设计这条路,会适合你的。”

大的成不了什么什么师,小的乘早还有机会,逼他一逼,可能会开花结果。(满足妈妈的虚荣吧!)

今年,老幺郑重宣告,他的志愿是写剧本,画动画拍电影---跟他老哥没差。我看着他认真的脸,舌头结成冰。

他俩的童年,就是由梦工厂和Pixar 电影陪伴长大的。我小时候也看很多卡通,但是没有现在的小孩看得那么多,因为现在的出品简直太丰沛了,一波未止一波又起,层出不穷啊!而且太方便了,下载后就可以在家里舒舒服服地重看十次,一分钱也不用花(除了电费、网络费)。

孩子骨头硬之后,就看到后遗症了。他们不要做什么什么师,都要拍片。

有时候我忍不住要提问:“你们觉得制作动画片除了娱乐,对拯救地球有什么贡献?”(把项目扩大一点,反差比较显著)

看不出来儿子居然有本事振振有词,有条有理地回答。至少那个态度已经秒杀了我。

昨天一起看金鸡奖最佳改编剧本《十二公民》。

 这种没有动作、场面、爆裂、肌肉、飞天、遁地;只靠演技,讲话讲话讲话的戏,老幺却很喜欢。我蛮吃惊,没想到他看得懂精彩在哪里。一部讲公义的戏,题材闷出鸟来。然而导演及演员非常出色,紧紧吸住我们的目光,即使一个景色也没有,我们不吭气从头看到尾,心里一个服字。

十五岁的小毛头说,虽然不完全明白剧情,但是他喜欢。其中仅仅透过语言,讲人性的沧桑、虚伪、空洞、遗憾、委屈;毛头怎么理解呢?可是他居然喜欢了。

这就是导演的功力了。






Friday, September 18, 2015

继续其好事

2010年伦敦Tate博物院展览之一,关于我们的家。
那年我在伦敦泰姆斯河边Tate博物院某角落,突然撞入眼瞳满满的熟悉照片,感动得不得了。

那是居住在新加坡一位摄影师的收集,他走入马来西亚各式各样的家庭,拍下每户家庭的客厅,仅仅建筑面貌无人的照片。像我们祖父母新村的客厅、印度神像下的艳色沙发、甘邦色调的藤沙发、东马原住民长屋、摩登家庭皮沙发,及更多,涵盖了真正的马来西亚风貌,自由又多元。从最简简单单,最日常的画面,不需花里胡俏,浓妆艳抹的舞台,显示最平铺直叙的马来西亚生活。

我循着墙,一张一张细看,越看越乐,也按耐不住微微的骄傲。摄影师想标榜的马来西亚特色,在世界另一端的大都会展现,怎么说都是件威风的事!

回奥地利后有段日子长豆陷入忧郁,不知何因,那段日子他特别想念马来西亚。 我尝试提醒他,精神无所依靠,上教堂去吧,也许可以找到解答。长豆住新山时,碰到情绪低落,常骑脚车到社区里的天主教教堂去,回家时就神清气爽。


离长豆家不远的教堂,美得叫人咋舌。

岂知长豆语气依旧阴郁,他说奥地利的教堂沉闷极了,全是又老又闷的白发族白人,提不起他的兴致。我很讶异,基督教可是从西引进给我们的,那儿的教堂动辄几百年历史,一下巴洛克式、一下歌德式、一下又罗马式,美丽堂皇叫人瞠目结舌,氛围神圣威武,这个小教徒居然比较喜欢穆斯林居多的社区里,不过十几岁的小教堂?

长豆解答我的好奇,因为我们的教堂很lively,很多元,什么年纪、肤色都有,大伙同起同坐,跟宗教里讲的平等很靠近。

外国人喜欢的马来西亚面貌怎么了?外人眼中马来西亚的美好,现在怎么啦?

那个被称为小纽约的吉隆坡,各种文化交融汇合的地方,作为我国的领头羊,能朝什么方向走下去?

近日在大家眼前发生的种种荒谬事实,在我们耳边隆隆作响,如大炮,掩耳不及。炮弹掉落的地方,炸出一个一个比双峰塔高度还深的大窟窿。

祝贺咱们领导人,成功分裂了国家,如常所愿。现在他们可以躺在沙发上翘脚,慢慢品尝kopi,继续数钞票。


Tuesday, September 8, 2015

枪杆子上的宗教

小 烟枪李敏镐 (取自Elle 杂志)---“Oppa,你肺不好还吸烟, otokei(怎么办)?”


我唯一赞赏伊斯兰基本教义派的教条,目前为止,只有禁烟。

想起另一件事。到土耳其去时,当我们一团人表示,没一个人抽烟。地陪波拉十分惊讶,再三询问,语气夸张。仿佛世界上所有的成人,至少男人,都该抽几口烟才正常。土耳其女人也很热衷吸烟,商场里摩登咖啡馆吞云吐雾的女性很多,姿态优雅。

当然土耳其从来就不是伊斯兰世界的模范生,而是逆子。

追根究底, 抽烟的文化,由占领美洲的欧洲人带到全世界。烟草本来是美洲原住民(印第安人)的在地习惯,土族摘取烟叶燃烧吸食,是最早的烟民。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之后,美洲好多的饮食习惯给白人带到世界各地,如马铃薯、玉米、巧克力、胡椒、烟草等,丰富了世界的饮食文化。

所以严正考究,对尼古丁上瘾算是来自西方的败坏文化之一,清真伊斯兰溯本清源,责无旁贷。

穆斯林所憧憬的中东国家,历史上发生过伊斯兰长老发出凌厉的Fatwa禁烟事件,则完全是一种政治手段。

19世纪伊朗还是君主专制时代,由于国家收入入不敷出,国王为了快速获得资金运营国事,及他的私事,把国内的日用品销售专利卖给一些欧洲大集团,条约极度不平等。当时烟草是伊朗的出口货品,卖到全世界,相当受欢迎。伊朗社会中,吞云吐雾是很流行的习俗,不论男女,人手一管烟。英国企业British Major Talbot跟国王买下收购伊朗烟草的专利,烟农们只能以很低廉的价钱卖出农作;另一方面,从British Major Talbot进口的香烟,却以高昂的价钱卖给国内烟民。

可想而知,国内几十万跟烟草有关的百姓或贵族,不管是经营者或消费者,悲愤填膺,民情危如累卵,但国王不听宗教师的劝告,一意孤行。

用软的不行,后来就发生Ayatollah Mirza Hassan Shirazi发出禁烟的Fatwa,声称吸烟是违反伊斯兰的。 这种非宪法条文的禁令,借宗教之名,依然雷厉风行,举国上下,马上停止跟香烟有关的活动,包括销售、消费,连国王的后宫也戒烟。

结果上下国民放弃吸烟的嗜好,伊朗境内的烟草事业崩溃。在1892年,跟British Major Talbot签约两年后,伊朗国王被逼赔巨款给英国公司了事。

接下去的发展又是题外话了。伊朗的宗教势力首见烟草运动成功,再接再厉,朝推翻皇朝革命前进,果真成功。

有时我看陈方安生代表世界卫生组织气急败坏,厉声谴责烟草公司仗势欺人,走法律漏洞,强词夺理,强拗他们的科学研究证实,公众一般的共识和抽烟没有直接因果关系。心想,干脆把戒烟无线上岗好了,效果更大。无限上岗至宗教或真理的地步,人类听话的几率才会提高,无论以健康怎么吓唬,都不如涉及精神信仰更有效。

然而,宗教的经典并不浅显。有资格诠释教义的权威,究其所以,依然是软弱的个人。当人获得越大的权利,越倾向腐败,是自古不变的道理。人性就是那码子事,被推上神台的精神领袖,依然有贪嗔痴慢疑,不是神。

把教义上岗到蛮横的地步,执法者霸着唯我是问的‘真理’决定他人的对错生死,想以神之名整顿世间次序,本想塑造一个纯净美好的乌托邦,实际上却实现了血迹斑斑的地狱。

拍摄得像诗一样的电影《Timbuktu》。痛苦静静地贯穿,像溪水一样没入沙漠,平添惆怅。当我看到一群男孩煞有其事地踢没有足球的球赛,泪默默就淌下了。
Sometimes we laugh to keep from cry.

Plot : The city of Timbuktu is under the occupation of Islamists bearing a jihadist black flag. Kidane is a cattle herder who lives outside of the city. One day, one of his cows accidentally damages the net of a fisherman. The enraged fisherman kills the cow. Kidane confronts the fisherman and accidentally shoots him dead. The Islamists arrest Kidane and, per sharia law, demand a blood money payment of 40 cattle to the fisherman's family. As Kidane has only seven cattle, he is sentenced to death. His wife shows up at his execution with a pistol, and as they run to each other the husband attempts to stop her. Mistaking this for an escape attempt, the executioners gun them both down.....(Wikipedia)

之所以为什么叙利亚难民要逃。



伊朗禁烟运动资料取自《Constitutional Struggles of the Muslim World》课程讲义。

Tuesday, September 1, 2015

来首马来诗

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