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February, 2019

疼是因为爱

Image
娘给我煮海南鸡饭。她说鸡不肥,可是鸡饭煮出来,太香了。

刚从母亲家回来,那边蚊子多,大白天也在腿边环绕,很恼人。

回到家里来,还不是一样。酷热的气候,我看到隔壁的花园花团锦簇,我的花怎的不开,蚊子倒是来当我的护花使者。

想起父亲,每晚临睡,他会燃起传统蚊香,放在窗框,经年累月,香烟薰黄了墙壁。现在我用的驱蚊用具,除了房内的电蚊香片,在饭厅还是用我爹剩下的传统蚊香卷,除去较强的味道,我觉得传统蚊香比较有效。

从前由于消耗量大,我爹买了大包装存货,离开新山时来不及用完,所以他走了几年,我现在还在替他清货。不过,盒子也见底了。

我都忘了我爹在第几年离世的。也不是说他在的时候,诸事顺利,都算是陈年往事了,大约只留下轮廓,其他的全模模糊糊。回忆起来,理所当然事情多是好的。坦白讲,是人们倾向粉刷记忆的习惯。

之后到现在,有大大小小的好事坏事,不好不坏的事,我异发觉得,人生的机遇变化太剧烈了,好像刹车失效,只能兵来将挡。任何宏伟的计划都赶不上变化,事前的准备通通白做了,继续发展下去,原来之前做的选择,以为是最好的安排,辗转之后还是后悔的。功亏一篑。

长豆突然捎来短讯。去年尾,他又无声无息,几个月后才来几则掏心掏肺的信息。原来他从医学院退学了。高考的时候,他在奥地利南部那个区里考取第二名,那么好的成绩,虚荣冲上脑袋,当然要进医学院啦。我记得他告诉我们的时候,语气如跳跃的小鹿。

他说可以念医学院是种荣耀。若是我们这边,光宗耀祖了咯。但是念了一年的学院,觉得入错系,太痛苦了。他私自退了学,亲生父母支持他的选择,反而是不敢告诉在大马的我们。

可见得我们(华裔)给他的刻板印象。忍了几个月,他才鼓起勇气揭晓秘密。

反正从过去的经验,良久不联系,我就知道他有事。他不联络,我们就等吧。有需要,他自会来短讯索取安慰或信心或忠言什么的。他最不需要的是建议,我们的文化隔阂还是蛮大的。

去年他曾经提过相关疑惑,不知道该不该念下去。照一般父母的想法,我“建议”坚持下去吧,基础医学毕业后,才考虑转去其他的领域。我一直觉得他对人际关系,语言领悟有相当的能力,可以研修心理学。我还认为长豆目前的心智不很稳定,不断摇摆,跟大部分的青年一样吧。

所以我的“建议”无效。长豆弃学就业,流水线工厂之类的,计划今年九月再入大学。念什么科系,他还不很清楚,想修数学之类的。

常常跟他较量的时候,我想起老幺,他俩多么相似,光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