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30, 2013

阳光下没有鬼影Kellie's Castle

 也是潘医生的推介,南下时绕去Batu Gajah的可利堡垒逛一逛。
 
这座堡垒以闹鬼闻名。政府已经把它收拾干净,设备齐全,打理也合乎理想,最重要的是收费很廉宜。这才是造福平民百姓。
堡里空置,主人早已归西。根据说明牌子,最常见鬼魂的地方就是这个回廊。这里的景致很好,可以把大部分建筑收揽眼底,难怪鬼影最常在这里出现,据说看顾着他的家。

当然上面绿衣的不是堡主。堡主名叫William Kellie Smith,19世纪末的苏格兰人,20世纪初,到马来半岛发迹起来,拥有橡胶园、锡矿等,是该时的上上阶级。
 阳光灿烂,啥鬼影都没有。
 白肤色主人喜欢印度文化,设计采用印度色彩。一点点Taj Mahal 的味道。
游人不多,正合我意。一对年轻人请摄影师拍专辑。腐朽建筑和年轻容颜,互相映照,“宝贝告诉我,永远是什么?”
 后面的建筑只剩三面墙,颇有澳门的镇城之宝的架势。哈。
 13岁的儿子总是找我的渣,总是躁郁不安。
 他只要找个阴凉的地方坐下,专心玩平板,不要走来走去。
 三楼客房外有阳台,可办派对。可以想象当时的盛况,淑女绅士,红男绿女,仰起头卷舌飚正统英语。
 四楼是客房,有小阳台。
 屋顶是平地阳台,面积很大,也适合派对。
 然后。。。。看到了斯密特先生的鬼魂。
 四楼阳台也有!
 天色开始晦暗,鬼出来了。
 这洋鬼蛮帅的。可惜脾气不太好,生人勿扰。
如果受得了这幅墙,就受得了斯密特。受潮的墙和受潮的人儿,没两样,总要发点霉。

古堡最后都没能建完,斯密特把身家都投进去了,找最好的工人和海运的材料,然而厄运连连,死了不少人,主人只能带着遗憾入葬。类似的故事,为了最豪华的住宅而耗尽身家的故事,层出不穷。

佛家有云,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Wednesday, November 27, 2013

槟城的窜逃园地 Escape Theme Park

一到刚进门不知厉害,墨镜帽子手提袋,还比胜利手势。未上高台,通通得除下。
长豆手长脚更长,一开始就挑战第二级。而且轻松完成。
身手敏捷,真是小蛋糕一块。
可是老幺也要从第二级开始,吓得爸妈发抖,不知他行不?
最辛苦的是老大,好歹哄得他一起挑战第一级了,爸爸走前面,妈咪走后面,前面教,后面打气,千辛万苦,汗流浃背。最大障碍乃体重也。
爸妈两人都集中在老大身上,老幺就自个儿打气,除了领前头的长豆,没人了。后来问他怕吗?(高过我们很多呐!)他说,走到一半时,其实后悔了,但是无法放弃,只好硬着头皮完成。鼓掌!
从心底佩服他。初生之犊。
好喜欢这张。一直以来,妈咪都不断的这么做,在背后鼓励。不要想太多,向前跨就对了。

一天下来,回到旅店,睡醒发现,手脚无缺,魂魄仍齐,只添数块黑青,不错不错。最大的收获,是老大千万次的退缩念头,结果并没有崩溃,历经万难,成功的感觉如此甜美。今后他心中有块小小的亮光。

p.s. 我又去挑战第二级,走完高空绳索踏在结实的地板上,从来没有那么恨过绳索,晃来晃去的,真是讨人厌。从来没那么喜欢过木板,扎扎实实的,想扑地亲吻!

p.s.1门票全包,只六十元,觉得适宜。不信跟乐高比看,简直是抢匪。泊车还甭算钱呢。

p.s.2里头有个玩意是钻人造地洞,像蚂蚁洞,有可能会兜错迷路,洞很窄。我们一家都塞进去了,除了长豆,才爬进去半分钟就退缩,他受不了穷逼,有窄室恐惧症。找到正确的途径,大家都爬出来后,老大兴奋地喊:“嘢,我终于有一件事赢过长豆了!”---听在心是乐或哀?

Sunday, November 24, 2013

也去太平湖

太平湖更美丽,甭花大钱乘飞机老远去欧洲,靠近就有美景,媲美瑞士。

这些雨树老得不得了,弯弯的枝桠伸长到湖面上去,干嘛呢?是要喝水吗?准是树中有灵。
 不由得羡慕太平人,有这么一个抒情的地方。
这次不掌管相机,用手机拍而已。


看到枝桠低垂,仿佛很容易爬。技痒。

我问太平人潘医生,这些树可以爬的吗?他瞪大眼睛看我,思考几秒钟,说没有人做过。大约心里在想,新山人真是野蛮。难怪叫南蛮。
 没有万紫千红,单是绿,大片大片的脆绿,足已让人心醉。

Friday, November 22, 2013

闲来去槟城

久后重逢,觉得槟城真的是美丽,像年华渐失的贵妇,底子厚,怎样还是很耐看。


从第一大桥拍摄 第二大桥。


 我喜欢拍摄灿烂阳光下晒着的衣服,象征岁月静好。


 有新的壁画,用铁雕,主意不错。








 你看,还是不能免俗,随潮流跟众胡闹一番。

Friday, November 15, 2013

咱们也赶紧凑热闹

幸亏来得及,猜到大人物的小气,脸皮很薄,快手快脚在上个星期六,乘市政局行动之前,去留影了。这次画家开了新山一个大大的玩笑,很皮的人。



我们忙着摆pose,居然有人趋近来问:“请问这位就是画壁画的人吗?”而且还让不同的人问了两次。

笑得长豆弟弟花枝乱颠。

真身是立陶宛画家,恩尼斯。(取自http://www.froot.nl/categorie/art-en-design/street-art-waar-je-zelf-onderdeel-van-kan-worden/)
当然乍看都有点像的。红毛嘛。


Friday, November 8, 2013

悲凉的趣闻

 

取自taringa.net



1969年美国太空人还没坐阿波罗11号上月球之前,在北美洲的一个偏僻沙漠上,模拟月球表面演习。


离起飞之前的几个月,Neil Armstrong、Buzz Aldrin和Michael Collins全套太空装到沙漠上漫步,以适应月球表面相似的状况。这一切被几个当地原住民看在眼里。

有天美国太空人在实习的时候,来了一名年迈的印第安人(其实,印第安人这名堂是个天大的错误,哥伦布误打误撞,‘发现’{以欧洲人的口吻}美洲时,以为自己抵达的是东方,日本或印度之类的,所以把当地原住民称为印第安{印度}人, 哥伦布至死都没发觉自己的错误。)。

这位老美洲原住民趋前来问太空人:“你们到底在这里干嘛呢?” 

太空人就把美国空前伟大的计划告诉了老人,说他们将应用最先进的技术,飞到月球上,探索月球。

那老人静默几分钟后,向太空人说出一个请求。太空人当然很乐意帮忙。

老原住民说:“我们的族群相信月亮上住着众神。我在想啊,既然你们要到月亮上,我可不可以请你们帮忙,替我的族群带几句很重要的话给我们的神?”太空人答应了。

老原住民就用自己的语言说了一段话,然后重复地教导太空人,直到他们掌握了正确的发音,并背了起来。接着,太空人就问老人:“好啦,我们已经牢牢记住你的话了,那么你可以告诉我们,到底是什么意思了吧?”

岂知,老人回答:“我不能告诉你们,这是我族群的一个秘密,只有月亮的神才可以知道。”

太空人没法度,回到研究中心之后,想尽办法解惑,毕竟他们是科学家嘛。最后他们找到一名晓得那种语言的专家,就把献给神的话背出来,请他翻译。

听完太空人背诵这少数民族的话之后, 该专家禁不住大笑,很久才平复。太空人可惊异了,到底什么事这样好笑呢?

原来老原住民给神的信息是:“月亮上高尚的神啊, 请不要相信这些白人告诉你的半句话,不管他们讲了什么关于科学或什么探险,他们背后的目的,其实就是要偷你的土地!所以千万不可相信他们!”

。。。。。。。。。。。。

这到底是不是真发生过的趣闻呢? 或者是一个传说而已?没人知道。

只是非常好笑,又非常悲凉。读读历史就明白了。

甭提哥伦布‘发现’美洲之后,当地土族死伤被梅毒传染,死得七七八八,算是种族灭绝了。James Cook ‘发现’澳洲之后,大举欧洲人移民进来,致使纽西兰和澳大利亚的原住民人口,跌剩一成。英国占领印度之后,其中的Bengal,原本是印度最富裕的州属,5年之内,发生大饥荒,饿死三分之一的 人口。

悲凉的意思就在此了。

Monday, November 4, 2013

公义的样子

今早噩梦惊醒。梦到自己骑摩托偷载毒品,被肃毒组拦下,搜肠刮肚找藉口,每一分恐惧都那么真实。惊栗中大约知道不过凌晨,坏了一个好眠。

近来十分循规蹈矩,甚至到执拗的地步,少了通情达理。事因要为家里小辈肃立榜样,并且让他们心服,否则,一不小心,就落得“偏心、不公平”的指谪。当没有人获得特别地位,大家才能和平相处。

事事小心翼翼,赞赏责备都需持之有故,结果造成心理压力,夜有所梦。一名粗俗妇人尽己之力,战战兢兢,克己奉公,为求心安。

取自夯时事
几天前从报上读到,数年前的案件,那个曾对我炫耀两百万豪宅的Y,炫耀过后没半年,在新柔长堤给新加坡肃毒组拦下,从他车内搜出上万颗的镇静剂。后来只在新加坡关押半年。他被关的时候,我们闲来经过他的诊所,见到如常营业,并没有挂上“业主有事,暂停修业”什么的,相信不难找罗干医生仔顶住面门。

Y从监狱出来之后,反告大马医药理事会凭着新加坡法庭判决,对他的行为处置不适当。官司打了几年,几天前,看到新闻,他胜了。两名印裔辩护律师实在厉害,想必律师费也是顶呱呱地丰厚。

有 钱真的能使鬼推磨,钱是特别地位的门票。有鬼迷心窍,人定可胜天。Y可以继续伟业,造福众毒男痴女,在夜总会、迪斯科、夜蒲场地共塑魔幻天堂,只要更小心就好了。

我们雾里看花的局外人,只能祝福他家里的王孙公子,乘龙快婿,为他家长辈引以为‘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