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October, 2018

活到这把年纪还是笨。

Image
在四更庄,农民收割后放火烧稻田,一把火就很快速地把米杆除尽。

我想我的变化没有这么干脆,而是像雨水慢慢地渗透,润湿土地---细雨。

从前我常跑到国家储蓄银行缴费,或电讯局邮局,拿号码排队,缴付现金,把存起来的零角包括一分钱用掉。差不多三几年前,我才注册银行的网络户头,除了一个星期检查户头一次,不敢试用其他的用途。迟迟不敢开启网络户头的缘故,是常在报章读到这种户头发生故障或诈骗事件,后来没办法,也看身边的人用得很方便,才鼓起勇气加入行列。

现在我在网络银行付水电费,泊车费,电话费,孩子的学费房租等,得心应手。有时候到国家储蓄银行,看到上了年纪的客户手里捻着账单等候号码,心里嘘唏。两个月前,我才鼓励我娘在银行申请提款卡,好让她在非办公时间也可以提款。不过她会不会忘记密码,则是另一个问题。

我的这类变化,是一宗连一宗;从前买很多纸质书本,有空闲就读书,在咖啡店吃午餐会看带着的书。现在不是只刷手机,虽然也会刷,多数是阅报,因为不够时间好好的,专注的读报。在家里的闲暇时间,从读书换成上网络课程,我加入三个这类的平台,时不时它们会电邮介绍适合或者有趣的课程给我,叫我心痒,不小心就选了一大箩。可是我念书很慢,还需要查字典,所以不是严重落后就是半途而废,甚至像衣柜里的旗袍,等着出场等到花儿也谢了。

然而我还是努力的通过这种课程学习比较深入的知识,每次尽量只读一个科目,从一而终。

另一个很大的变化是连续剧,本来就看哈比人下载的戏或剧,有天听说了在线平台,从此陷入,自此不用等哈比人,我可以自己找喜欢的剧来看。是从《太阳的后裔》之后开始的,之前我必须从优管追剧,上传的速度倒是很快,但是画面很差,也常不齐全,叫人气煞。

跟定时看连续剧一起发生的是运动,之前我只袖手旁观着哈比人和儿子运动,某天我突然下定决心必须救救腰围,这次一定要破釜沉金了,就开始踩室内脚车,边踩边顺便看连续剧。从15分钟慢慢增加到50分钟,刚好看完一集戏。快满两年,我还继续踩着,哈比人和儿子早停了,可是我没有练成全度妍的腰身,或任何一位中生代的女韩星的腰围。

我没看港剧,陆剧或台剧,从韩剧开始,也忠于韩剧,本来是由于报章的介绍,可韩剧的品质也很好,故事多样,平台提供选择多,方便之下,不小心就变成铁粉。我熟悉的韩国明星还多过大陆或台湾,我是指现代的演员。

韩星给我的影响最大的不是装扮,因为我老大不小了,也没有勇气去整容--…

钱不见了。。。

Image
累得虚脱

我娘房里柜子里的钱财被偷了。偷得神不知鬼不觉,何况是一个身体不好,精神不济的老婆婆。

她回忆一下大约结算,现金,首饰,至少共一万元。那些金饰跟随她数十年,从少女到老迈,虽然只是几克的手链或项链,纪念价值无从计算。

无论她怎么努力回想,也无法清晰的想起何时不见的,人之常情,多少人会定时检查深藏的金饰?只记得入院之前去过喝喜酒,取出金饰来戴,过后留在抽屉没动,接下来人就因食不下咽,营养不良,住院几天。

她一个人睡的房子,白天空置,她走过来对面门到我二姐家,全天都在那里,或煮食或午睡或看电视。平时也没什么人来找她,除了每个周五三四位牌友上门玩一个下午。他们已经凑在一起玩了近二十年,即使不算是好朋友,至少是熟人。

另有两位外人,是我姐夫的妹妹及她的同事,刚好来拜访我姐夫,借我娘的空房留宿一宿。隔天该同事还蛮懂事的塞了五十元给我娘,谢谢她。

大家都认为一定是熟人干的。去报了警,当然没用。也问了可疑的人,人家肯定否认。我娘拿不出证据,无可奈何。我姐夫斩钉截铁,不认为妹妹的同事会是小偷,因为我姐夫认识他已久,觉得他人品不错。

我娘这下问天天不应,整个人被重重打击,本来已食不知味,卧不安枕,事发后更加心力交瘁,孩子们只能叫她看开点。

她就那么丁点财物,偷的人欺负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太婆,想毕得手后嘴角阴阴笑,easy case!

而且,跟金饰一起放的保险箱钥匙也被拿走,我娘去银行换保险箱锁头,另需付费千多元。

这不知哪一位无天良的,真希望天收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