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21, 2016

剪一下舌头吧

碰过一个小学大班的男生,母亲怀疑他说话“大舌头”,即舌头迟钝转动不易,带去看医生。医生也认为如此,建议他去找儿童外科动个小手术,在舌头下面剪一个小口。男生顿时泪如雨下。

已经长高的身体,脸孔也开始脱去童稚,突然眼泪哗啦啦缺堤而下,虽然不哭不闹,也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

昨天看韩戏《冥王星》(Pluto),有一幕两个怪兽家长聊孩子的英语程度。妈妈A赞叹妈妈B的孩子英语发音十分标准,妈妈B说孩子动过舌头的手术。


看完戏回味一下,很多年前的流泪脸孔浮现眼前。当然两种情况完全不同,戏外的小男生不仅是英语,他说什么话都不清楚,未造成更深的自卑之前,人为手术改良,可以减少障碍,改善孩子的未来。

这样的手术,英语叫lingual frenectomy。戏里的韩国富家子弟,不是天生缺陷,仅是因为家长的怕输心态,用非自然的手段,希望自己的孩子不要“输在起跑点”。韩语的发音没有“I”和“r”,所以普遍上的韩国人,碰到西语中的“I”和“r”,没有经过训练的舌头很难发出类似的音,讲的英语听起来就很别扭。

自小身受华文教育的我们,应该十分感同身受,说英语的时候,几乎没有几个舌头不打结,li和ri总是不安分地乱蹦出来。幸亏我们比单一社会的中国及韩国幸运,拥有比较多的练习机会,状况没那么糟。

既然处在大马的华裔可以克服这个发音问题(虽然不是全部,至少比中国/韩国好),证明舌头手术是不需要的。恐怖的是家长的心态。

《冥王星》这部戏好看,导演申秀媛做了几部电影,都环绕在同一个主题,关于南韩高考的现象。东方的高考等同封建时代的科举,升学主义造就的种种崩坏,无所不用其极。《冥王星》以夸张的手法,批判韩国社会的荒谬,期望启迪人心,反思家国社会的未来。

升学主义的压力来源,不仅是虚荣心。只有考进去排名最优秀的大专学府,毕业出来后执业才有着落,才能飞黄腾达,迈进社会富足的阶层,保障未来无忧的生活。南韩的仅仅几间超级大企业垄断全国的消费市场,这些大公司又是家族所有,而且政府大力扶持,协助他们在世界舞台与他国竞争。由于房租高昂,像新加坡,缺乏鼓励的环境,中小企业的压力很重。

我的一个新加坡朋友,想开业贩卖糕点,打听到的店面月租是新币一万八,真吓人。此番现实,怎么卖一片糕一块钱的生意。

凡夫俗子只有通过教育,才有机会削尖头,挤进社会最高的百分之一阶级。那本来在百分之一里面的人,怎么乐意有更多的外人进来呢?所以,从家长到学子,用尽手段排斥异己,只有私下结盟的会员,才有机会囊进保护网,另外,学习迫害竞争者。

我们的马来西亚到了这种情况吗?

我念书时代的升学主义远远不及现在,那么现在的情形,是否跟着韩国的步伐,意思是马来西亚的未来还有更厉害的梦魇?

突然想起杨照对台湾教育,声嘶力竭,气急败坏的呐喊。大马的政府跟台湾的政府,无法等同。(呵呵,套句最流行的话:国情不同)。然而,大马的华裔家长,在自己的国情里,会不会更喜欢“科举”呢?

Children's surgery to speak better English.
http://www.dailymail.co.uk/health/article-108751/Childrens-surgery-speak-better-English.html








Tuesday, June 14, 2016

爱情是深入灵魂的

有小辈的择偶条件高,在学院时期阴盛阳衰,没能看上同窗,错过纯真时代的恋爱。

出来社会后,长辈热情关心,软硬兼施,希望找到专业人士的半子(半孙),把女孩的恋爱揽过来做。女孩不很乐意,也不很抗拒,半推半就。有时耍脾气,有时又盼望大人的主意成功。

有个熟男医生,通过母亲的介绍,开始了两年的简讯,实质见面却遥遥无期。母亲见过其医生,爱不释手,她和他却只见过对方的照片和文字---电话荧幕里的短句。

母女俩都以为我是感情上人,前后来讨教,哦不,求解惑。对方如此如此说,代表什么意思等等,又该如何应对。

“恋情”起伏转折,藕断丝连,持续至今,重点是,几次想见面却总没戏。要不是女方觉得男方不够诚意,不肯南下找上门,就是男方知道有女的长辈随行,就避而不见。

就其所以,男医生有心要和她谈恋爱吗?

平时传简讯,分享些笑话,励志故事,有一搭没一搭,偶尔医生突然神隐,无回复无消息,女孩不知自己处于什么情况,归类何等地位。

我离开这种心态很久了,有很多陌生,不知目前流行什么pattern。

咸丰年前在大学里,闺蜜喜欢上同宿舍村里的建筑系男,在我们四朵金花群里求馊主意。也不算什么求教,大伙都是没有多少人生经验的菜鸟,渴望尝试恋爱,不知如何引起心仪男的目光。

四人帮闹闹哄哄了一阵子,闺蜜勇敢地伸出几次触角,建筑系男有了反应。突然我们之间最聪明的姐妹私下跟女主角说,以后别带上我一起。言下之意,我是潜在竞争者,虽然我无意,但男生比较容易留心。花样年华时期的荒谬事,结果闺蜜的好事没成,我们的友情也没事,再多一两年,各自都忙着各自的追求和被追求。

我们那个时候很矜持的啊!隐隐约约翩然成诗,诗中有欢笑更有泪水。不是没搞暧昧,男女之间还没有哪个不搞暧昧的。然而总会有个限度,不然时光就蹉跎了。或应该说,持续停在暧昧是因为没有爱上。

如果没有经历伤心,痛楚,恋爱算得上恋爱吗?如果紧紧的守护着心,不肯放开给对方凿洞,算得上爱情吗?

重点是爱情是私密的。旁人加盐加醋,反而容易坏了一锅汤。

偶尔看戏,会有启示。

《恋爱的发现》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88%80%E6%84%9B%E7%9A%84%E7%99%BC%E7%8F%BE

Monday, June 6, 2016

家,炊火的地方

到吉隆坡探望老大。他宿舍里的厨房不具功能,没有炊煮的用具,虽然之前的租户有留下小型电饭锅,我给他添一个多功能电锅,勉强可以煮/蒸/煎/炒。

老大离家之前,虽然有在厨房帮过忙,学会煎点蛋呀,电饭锅煮饭之类的,然而完全自己弄餐,还是没什么信心。

连尝试味道也说不出好坏,实在钝!

我带着老幺上门,到宿舍之前在百货公司买办,给老大添牛奶/鸡胸肉/鸡蛋/菜油/干粮/盐/咖喱包等,他顺便把一些零食放进购物篮。妈妈付账嘛。

回到宿舍,我和老大用电饭锅煮了饭,用盐腌一下鸡胸肉,放进电锅跟咖喱料炒。也用电锅煎三个荷包蛋,淋上酱油。再切一条日本黄瓜,咱仨就可以开饭了。

学生哥,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会的情况,得用脑变出来。

虽然有点麻烦,然而自己弄食物吃,除了省钱,也省下出门的舟车劳顿,特别是考试或赶课业的时候。何况还有成就感,女生会仰慕的吧!老大得多练练。

隔天我约了弟弟见面,探访他刚买的公寓,地点在马大附近17区,里面住着五六个马大男生。由于公寓已老,而且不是屋主自己住,状况不太好,很多地方得用心收拾。房子不小,不过租户杂乱无章的家具/杂物等,歪歪斜斜的窗帘,看了心里特别扭。

真想好好跟他整理。(嫁了的女人的强迫症)

接着我们换地点,搭地铁直上拉曼学院附近的小薇宿舍。这女孩跟几个学生合租一栋公寓,自己一个房。没有床睡地板还行,同样的,厨房什么也没有。她买了一个太空厨收衣服,却省下桌子的钱。没桌子,学习就打折扣了。盘脚在地上写功课,能专心多久呢?

到小薇宿舍之前,我们也去超市买些东西,最重要的是电饭锅。给她鱼吃,不如教她钓鱼。小薇渴望喝炖汤,在家时外婆的汤特别棒,现在孤家寡人,夜幕低下时候,最落寞。

超市内买得到鸡肉,蔬菜,有了电饭锅,她就具备了自己做尝试的资源。

以后弟弟搬好新家后,我按不住心痒,又想去替他装备一下,最重要的就是锅子灶炉。还有漂亮的窗帘。否则他满脑子只考虑到书橱办公桌之类的,其他就省略了。

看来我的强迫症还蛮厉害的。

简单的开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