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ne, 2018

倾城之恋

Image
许鞍华拍了张爱玲小说改编的电影《倾城之恋》,香港影评人林奕华觉得徐导演把故事拍错了。张爱玲写的不是伟大的爱情故事,虽然名字取得那么宏大,这个爱情故事其实很自私的,没有伟大的意图。

最后因为香港沦陷了,才成就了白流苏和范柳原的婚姻。这个爱情其实充满算计和博弈。

《使女的故事》第二季第11集,临盆的使女逃脱主人家,男女主人急急追来,气急败坏。两人争执,女主人满怀怨怼说:“Fred, 我放弃了一切,就只祈求有一个孩子。”这个一切意义太大了,包括了一个现代女性的身份,优越感,读书写字的权利,工作,为社会付出,实现自己的权利。

为了圆满当一个母亲的欲望,她可以颠覆家国。她站在道德制高点,她要拯救这个国家。(她的新国家回归“基督教”治国,没有孩子,不可能是丈夫的精子问题,而是由于人类舍弃了信仰,远离了上帝。)

革命成功后,岂料为了拥有孩子,她典当良知,成为暴力制度的一员,引经据典,假神圣,实际是---每个月协助她的男人强奸使女。

两天前碰到一个很糟糕的例子。

对方用不能愧对祖先反驳我。他指着上面说,我需要面对祖宗的。

我瞠目结舌。尊重他是长辈,我埋头吃我的红豆冰,不答话。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频率差太远了。

这人活到错误的时代了。巨轮轰轰向前滚,他的身体跟着走,头脑却留在过去,像一只在巨著经典里蠕动的书虫,吞噬论语一粒一粒的方块字,结晶为舍利子,坚硬如礁石,不动如山。某些大道理,本是大智慧,他却只选其一,反复咀嚼,为了无法满足的心愿,煎熬十几年。

这些世界上主要文化的经典,成立于人类农耕时代,几乎都重男轻女,制度化压抑女性。

也不是没有男孙,但他还不满足。

我忍不住遐思,如果是Uncle Lim家族,富可敌国,很多很多生意需要自己人去掌管,赌场纸厂娱乐城酒店等等,人手不够,大家长逼晚辈多多生养;而且非男孙不可,因为有很多财产等着争,晚辈应该会很努力造人。

至少如果有很多土地房子可分配,他的孩子会顺从吧,从功利的角度来讲的话。现代社会养一个孩子要花多少钱啊?难道多一双筷子就行吗?

这个媳妇养了两个女孩就停了,他很不高兴。三五不时对儿子嘀嘀咕咕,媳妇人善良,背后哭泣,不当面对质。儿子要保护家人,跟老子吵架,吵了很多年。

还有另一个问题。这个悬念,太叫我无语了。他们坚持相信,儿子的大女儿出生的时候,在医院错调了,真正的孙子在外头别人家里,可怖的是,在某印裔家庭里长大。

对他们来说,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