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rch 26, 2016

爱的冲动

取自豆瓣

《太阳的后裔》第九集,肯定了宋慧乔的心意之后,宋仲基从楼上的窗户跳到户外地上,在门口及时阻挡拾梯逃逸的宋慧乔。

之前宋慧乔数次拒绝大尉的表白,考虑着他的职业,对他俩的未来带来太多的危机。特种部队毕竟是一个随时丢命的职业,不知何时她会变寡妇。但是宋慧乔储存在手机的临死遗言不小心播放到整个兵营,每个人都听到了她对大尉宋仲基的爱意,包括大尉自己。剧情就出现了大尉跳下楼挡住宋医生,咄咄逼人的桥段。

摊开来讲嘛,又不是小朋友,还搞什么暧昧。

看到这里,心中暗笑。

喜欢就说喜欢,真没兴趣就撒手,说清楚了,不再烦你。你也不要再让会错意的对方继续抱着幻想,这样对谁都好。

对于男女关系,我喜欢这种直面。 简单,明快。

所以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我的青年时代。差别的是,跳出窗外去责问的是我。

这事,乐得那个他好几年。

Wednesday, March 9, 2016

祖先的庇佑

上一届莫妮卡接待一个德国小帅哥,自称无宗教信仰者。这个小屁孩15岁,在德国的家境不错,自由自在,家里大人放任教养,平时天亮一睁眼就跟同龄朋友混到天黑才回家,来到大马的寄宿家庭,特别是比较传统的莫妮卡夫妇,冲击是比较厉害的。

男孩住德国明斯特(Munster), 凑巧之前旅游土耳其时已听过这个地名。古时候当地有一位修女生病时数次灵魂出窍,看见圣母流浪到土耳其一个山头逗留,老死在那里。后来的史学家根据修女的描 述,追踪到该山,发现山上的古朴小教堂,自后该地变成天主教的圣地之一。明斯特算是一个基督教传统浓厚的地方,可是像男孩这样的新世代,宗教信仰已是迫不及待要划清界线的东西。
House of Virgin Mary, 据称圣母晚年终老的地方。

清明节的时候,莫妮卡带小屁孩回去甲市扫墓,想藉此机会介绍华人的传统习俗。莫妮卡本身是天主教徒,但丈夫不是,过节时她还是定期回夫家实行祭拜仪式。德国男孩之前已经不太高兴莫妮卡的家规,来到坟场又一大堆的琐碎仪式和大太阳,满怀不高兴,几近没有礼貌地‘诘问’:“不明白你们华人为什么要拜鬼?”

莫妮卡哑口不知如何辩驳。

无论如何屁孩的生长背景跟基督教紧密关联,而且社会单一,对其他的宗教信徒,没有太多的认识和交流。单凭肤色,知道见面的人是什么人种,称兄道弟没啥问题,然而来人的文化背景,他所知的就太肤浅了。

如果他问我这一句,我会好好的修理他一顿。其实住我们这里,没有什么机会跟不同文化的小朋友比较深入的聊(探讨)这种课题,即使同宗但不同信仰的族群,我们也尽量不要触及这种话题,几乎自动提高警报,咳咳,已经踩到黄色警戒线,OK,别再讲下去了。有时候,碰到这些外国年轻人,他们没有什么包袱,提问很直接,反而可以好好的聊一下。

另外更大的原因,说真的,大部分人其实不太懂,没有信心,那又怎么去辩论呢?碰到实际用途时,大家多数是照着做就对了。仪式重于内涵,多数的辩论反而是哪种作法才是正确的,我家一套你家又一套,而不是背后的意义。

刚看了韩国电影《开心家族》,发现这部电影最能解释给其他信仰系统的朋友听,为什么遵从儒家传统的人要祭拜死去的家人。从日本、韩国社会,我们反而可以认识更丰富的儒家思想。
取自维奇(大卡车太铉主演,他最成名的电影是《我的野蛮女友》,成为各地电影圈模仿的教科书)

 **该片导演金英卓说, 该片诠释一个生活真谛:“当我们心生绝望,孤单无助的时候,其实关心我们的人,一直都在。现实中的失意或打击会让人灰心沮丧意志消沉,人们要相信,在自己 孤独的背后,那些爱着我们的人,他们一直都站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希望《开心家族》能够给观众们带来轻松的笑声和温暖的希望,还有坚强生活信念的力量。”

车太铉生活不如意沮丧得自杀,地府走一圈回来,四只年龄性格喜好各异的鬼贴身跟随,他必须为每只鬼达成愿望,他们才会离开。四只鬼轮流俯身,车太铉辗转不同的性格行为,笑料百出。戏到中途,原以为没啥新意,岂不知再看下去,原来这四鬼,是车太铉年幼发生车祸时全死去的家人,化为鬼后,依然尽力守护着他。

看到这儿,热泪夺框,好久没有被电影纯粹地感动了。

因为我们相信关心我们的人一直都在,即使他们提早离开,通过仪式我们继续与他们对话,报告日常大小事情近况和展望,希望欢乐悲伤没少他们的一份,有乐同欢,有苦相助。

这种信心支持膜拜祖先的人面对生活,虽然艰苦,依然走下去。这个被膜拜的对象,在一些宗教里遥不可及;在华人传统信仰圈子里,近在客厅,方便随时依赖、缅怀、感恩、慎终追远--而且是专属的。

Friday, March 4, 2016

人气学长


我陪着14岁的侄女看《电击女孩》,泰国青春校园剧。侄女已经高及我的眼,一头厚重的长发,双眸明亮如星星。

少年真是漂亮,逼人的青春,叫你毫无抵抗地投降。不过几年前而已,你看她憨态可掬,随时躲在妈妈的羽翼下。现在她微笑起来,自信大方,眼角仿佛有水纹潋滟。

家里的老幺,即使脾性古里古怪,见他越来越长的双腿,越长越宽的肩膀,虽然没几条结实的肌肉,也叫我稍加安慰。养了十多年,花了那么多米,以为他会长得帅,事实是--虽然不至于獐头鼠目,那两只单眼皮倒还炯炯有神。聊胜于无。

我再等他两年,十八岁时再结论。我就喜欢单眼皮的脸孔,特别是男生。

所以韩版校园剧深得我心,泰国、台湾抄很多,中国在加快脚步跟紧。韩版又是先抄日本的。 相较起来,还是韩版的最好看,没啥原因,仅是演员的颜值(--及身材)已经让人叹气,太合胃口了。

咱们东方人,选择的还是先晒到太阳的地区。朝气蓬勃,如沾上露珠的嫩叶,绿油油,水汪汪;干净、简洁、神采飞扬。

由于韩剧演员,我跟马来女生有同样的喜爱,想想也不错,至少有一样因素把咱们团结起来。

家里有少年,看校园剧是理解他们的捷径。校里的女生遇见人气学长都是这个样子吗?都疯了一样的尖叫吗?

尖叫是国际性的吧?在台南景点,碰见旅台的一大班日本高中生,穿着制服由老师带团。巧有另一班台湾中学生,也由老师带团,双方在入口相遇,几个大胆台湾女生见到日本校服,情不自禁,欢呼雀跃,几乎要了电话。

从前我会很不屑,天啊,这些弱智女孩!现在我比较懂了,喜欢上万人迷似乎不需义正言辞,热情洋溢是他们这般岁数的本色。长豆搬来我们家,第一天放学,就有几个女生跟踪他走出校门,想暗地多了解他。

现在看到这些女孩们,我饶有兴味,那些年,我错过了什么。不是那些帅帅的男生,而是我自己那个年纪的率性。

真人秀《我去上学啦!》。虽然听不懂韩语,也看得津津有味。明星混在学生当中一起上课的实镜录影。看到原来韩国中学生的学校生活是这样子的,真的很不同。升学压力肯定是超重的,但不失活泼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