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rch, 2010

你难道不明白

Image
情人的眼泪 (唱:林忆莲)
作曲:姚敏 作词:陈蝶衣/Dick Lee

为什么要对你掉眼泪?
你难道不明白是为了爱?
只有那有情人眼泪最珍贵,
一颗颗眼泪都是爱 都是爱。

为什么到现在你还要拖?
你难道不明白已没有时间?
只有马上做才会来得及,
一颗颗汗珠就不用流 不用流。

甲:你难道不明白已经没有时间了?

乙:我懂,可是。。。。

甲:那还可是什么,做就是了。

乙:可是可是就是很显嘛~

甲:还不是你自己找来的?

乙:是是是,自作自受。作业干得不得了,读了就想睡。

甲:所以你甘愿在这里乱乱写,浪费时间?

乙:是咯,自甘堕落。等火烧屁股。

甲:平时骂人又头头是道!

乙:。。。。。(假道学嘛。。)



甲是我,乙也是我。
不过是第一期的作业而已,还有五期要交。一整年,{{{(>_<)}}}~~~ 没这么大的脚别穿这么大的鞋。

昂貴的鼓勵

Image
郁卒的男人为什么喜欢到酒廊去?因为有娇艳体贴的女人会聆听男人的心声,温柔地安慰鼓励他。他在那儿吐吐口水,几碗黄汤下肚,烦恼暂时就忘了大半。所以酒廊总要聘请年轻女性坐台。
去酒廊上了瘾的话,身家就像烧掉一样消失无影踪。男人对酒女动了情的话,就家破人散。
那么足不出户的宅男如何?
韩国电影《美女也烦恼》里女主角的工作,是收费的咨询电话员。其实就是陪打电话进来的客人聊,满足他们的寂寞心灵。她有一副很美丽温柔的嗓子,但是身材痴肥,靠不用露脸的技能维生,成为许多宅男的寄托。
拒绝长大的男人》这本书我等很久了,初见是2008或2007年,三十多元,没买。我剪下报章的介绍贴在雪柜门上,报纸都变黄了。岂知这次大众书展,一大堆摆着一折促销。真是捡到宝,守得云开见月明。
书里描写的是日本社会,不过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未几我们的社会恐怕也将步入其后。因为跟母亲关系太密切,母爱太过,加上缺席的父亲,有些男生发展出扭曲的人格,无法适应现实生活,没有竞争力。《浮萍男孩》里描写得比较具体和全面,那是美国的情形,东方社会如日本就比较接近我们。
《拒》里有个故事讲一个法学世家的男生,自小被寄予成为大律师的厚望。由于母亲得不到丈夫的爱护,期望儿子能比父亲更出色。夫妻俩不断把自己的理想施加在男生身上,结果男生自己没有发展自主能力,不懂得认同自己本来的样子。
在父亲死之前,男生一直为双亲努力,对成为法学家不曾怀疑。
出现问题,是男生屡次考不进志愿大学的时候。父亲猝死之后,他就失去持续下去的动力。母子俩相依为命也不太难过,因为父亲留下的遗产很丰厚,但是母亲为了摆脱丈夫的影子,花大钱把旧屋全部改装。儿子则沉溺在有朝一日会成功,受人爱戴夸奖的美梦里。起先他不断的威逼母亲时时刻刻赞赏他,如果母亲不陪在身边,就对她拳打脚踢。
母亲逃离之后,他终于找上辅导员,渴望可以被聆听。但无法天天去辅导,所以他也找上广告上出现的付费电话咨询,每天花几小时在线上聊,从电话另一端汲取虚假的信心。电话中的“老师”附和及肯定他说的每一句話,使他陶醉在空泛的认同与鼓励中,没有察觉每个小时过账的费用,刷掉的信用卡费几乎让他坐吃山空。
习惯了轻易、泛滥的赞美灌耳,他根本不肯面对现实中的挫折,一有人诚实地批评提醒,他马上愤慨畏缩,抽离该工作或活动。他不断陷入膨胀的自恋与幻想中。
从变相咨询电话中找到的鼓励是昂贵也是最廉价的。
靠别人的称赞过活的自恋狂,其实作为我的自…

对不起

Image
是我把事情搞砸了,是我的错。其实我很笨拙,一再而三出错。我希望自己做到wonderwomen,但事实告诉我是糟透了的欧巴桑。

面对难过的你,我的心很难受。

夜里去吃麻辣火锅,乘着辣死人的味道偷偷流一点泪水。






男孩们怎么了?

Image
小师妹农大毕业,念理科---环境学。到毕业仍没有找到男朋友,我很好奇,大学院内多的是适龄的红男绿女,小师妹高挑172公分修长的身材,直直秀发,秀丽五官,个性温婉,为什么没有人追?
师妹说不懂,就是没有。我问学校里有多少百分比的男生?特出的被挑选完后,总还有剩下的也要找女伴吧?师妹的回答吓我一跳。我以为国立大学生应该男女各占一半,跟一切普通的事一样的分布率。何况理科本来就男生占多数,我从前念大学的时候,课堂上都是一片低沉的嗓子。文科才见到比较多女生。
她说,哪里?差不多三对二,女生三。吓?那不是大约六七成同类竞争?
想远一点,干嘛男生考不上大学了吗?除了去私专的,是不是很多男生的成绩都比不上女生,被刷掉了?
记得国大的现任院长,一个女医生被访问过这个问题。问她如何评论现在女大学生远远超出男生的现象?细节我忘了,记得她讲的一个点是,虽然很多女性最后选择离开社会职场,回归家庭,但是大学里的修炼至少给予她们好好培育孩子的资本,创造更好的下一代,所以不能称之浪费。听起来好像有点道理。
学校里有个现象,在这里或美国,都差不多,值得我们好好探究。就是女生们的成绩一般上比男生好多了,我指的是collective的。
城市校里的优异班,除非校方插手安排,否则每班都是男生少过一半。
女生的纪律和学习比男生严谨,不让父母担忧。曾几何时,我们的社会刚摆脱重男轻女,好不容易只要有心上学的女子都可以去学校,没几个十年,女生就远远把男生抛到脑后去。不仅是学习成绩,工作表现、生活规划、物资产业、独立自主性也比男生好。
女生们都乖,懂得讨老师欢心。细心完成课业,努力准备考试。男生呢?干什么去了?自从电动游戏流行,家家户户买得起个人电脑和游戏机,并且通讯产品都少不了一点电子游戏,男生们就沉溺在虚拟世界里。在里面他们可以当领袖、可以当英雄,满足现实世界里需要花很多力气才能达到的境界。
而这群青年男女的父母,都是受比较高教育的一代,经济地位也比较好的一代,能够给予孩子不匮乏的成长期。为什么单单儿子们变得懒散不进取?或者说不能适应学校学习?
跟他们父母那一代的现象差之千里。男生们的责任感去哪里了?是因为父母自小为他们做太多吗?因为直升机妈妈?那为什么女孩身上却没有发生?
还是因为现在的课程动口不动手,缺少过程直接给答案?因为学校不重视运动,孩子们脑袋塞得太满,没有疏通的管道?因为男生本性好动,不能适应长期关在课室里,进而对学校…

《三枪拍案惊奇》

Image
张艺谋从前的电影我蛮喜欢的。自从他导了《英雄》之后,名声就跌到谷底。不过最新的电影《三枪拍案惊奇》我觉得还不错的。

不管中国网民如何批判,没有先入为主的话,看了还真十分有娱乐性。看电影除了找启发,不就图开心么?图开心看无厘头港片如《跳出去》还真开心不起来,眼高手低,炒杂烩似。

《三》戏里的角色来去只几人,三四五六七八的,多是舞台小品双簧的表演者,所以听他们对话十分过瘾。有段毛毛和程野在房里转来转去,辩论该不该去偷钱,精彩万分,听出耳油,肯定比周董《黄金甲》里木讷又模糊不清的发音顺耳得多。

然后我就对香港和台湾的演员感到一点遗憾,对香港的比较多。就是一般上讲华语总是没那么好听,像郭富城这类的,好折腾听觉。

除了孙红雷,角色都是二线演员,但在荧幕上十分出色。个个都闪闪发光,不光是因为妖艳的衣服颜色,而是入木三分的演技。所以该挑的是剧情铺成,而不是演员。

大概因为少看到小品(二人转)的表演,所以放到戏里头,觉得新鲜。不过觉得也是一个不错的尝试。《十面埋伏》的风景很漂亮,但我看不下去,剧情太烂。《黄金甲》更甭提了,看了头疼。《千里走单骑》还好,至今仍有印象。

这片看后两天,还盘旋在脑中,可算是不错的了。




初绽的性蓓蕾

Image
当你家里有一两个那么刚换声或胸部凸起的男或女生,如果没有及早准备好,至少在心理上,他们准会突然吓你一跳。

所以去年在老大还没有含羞答答地,拿漫画里性教育的页面问我的时候,我已经先提示不多久他的身上将发生什么变化。

我也去书局找一些少年版的性教育漫画书本介绍给他和弟弟看。通常他还是比较期待活力少年漫画每一期中间页里的瑰丽。那边有浅易有趣地讲解关于少年男女的发育现象,也画得比较可爱。

所以老大不时会检查腋下、下体有没有长毛,随时向我分享庄稼成长情况。有时还相当沮丧,因为迟迟不抽芽。当然开始长之后,他就不再报告了。

终于他开心地指给我看,睡裤胯间的一点水迹,兴奋之情表露无遗。“终于有了!”

可恨他爸爸要工作到晚上才回,所以这个“好消息”由我先接收。我没好气,不知该怎么表达。他那么信任我,不怕被耻笑,我也该大方一点。那我也轻松地恭贺他吧,肯定他的期待,顺便纠正他的词汇。他说来经。

我想起之前他含羞答答半遮半掩地问这些问题,他要有自己的电邮户口、不准我看他的周记、他房里隐秘夹缝有关女生的画-----性蓓蕾已经应时绽开。

虽然大人最好不要大惊小怪,我却很想知道,他梦到了什么?

好家伙,他说没有,迷迷糊糊一觉到天明,没梦到什么。好哟,他的秘密花园开始盛放,别人不能叩门进去。

可是这笨蛋,第二天一早却问,为什么没有了?不是每天有的吗?

“精尽人亡”四字出现在我的脑里。

天下有不是的妈妈

我想写这个很久了,迟迟不知如何动笔,因为很容易被批为离经叛道。
有个亲戚生着女儿的气,一说起事因脸红耳赤,口沫横飞,跟平时随和的样子判若两人。母女之间本来就容易有比较复杂的情感,又粘又疏,不过已经年到翘楚,还为茶杯里的风波痛彻心扉,有点自寻烦恼。女儿这次也不让步,自觉母亲鸡蛋里挑骨头,忍无可忍。
母亲跟大家说,其一缘由是女儿在慈济佛堂里把她交叉在胸前的双手打下,说她的姿势不礼貌,让她觉得在大庭广众丢尽脸皮。进而大骂慈济错误教导女儿不尊重父母。今后老母亲还会回收可循环垃圾交给慈济吗?或许要等她的气头消掉吧!
在唯孝是首的华人家庭,辈分阶级特别明显。前艺术学院院长钟正山在星洲农历新年特辑说:“长辈永远是对的嘛,小辈一定要谦让。”他当然推崇备至,因为他正好是家族里的大家长。读到这篇采访,我马上想起欧阳文风一贯反骨的立场,不由哑然失笑。
仔细想想,不过是个人ego的issue,动不动祭出孝道,也真难熬的。个性旗鼓相当的,难免擦枪走火。如果当下女儿可以温和一点,火花也就燃不起来了。
儿子考坏了,我气急攻心,问他:“你对得起你自己吗?”顺着剧情拍心口又喝道:“也对得起我吗?”冷静下来后,觉得有地方不对。我这么说恰当吗?
有时觉得母爱真的有破坏性,特别是当母亲不晓得控制得当的时候。碰到什么棘手的问题,抛出一句“我是你妈妈!”,马上立于不败之地。天下任何地方任何时代都赞美母亲的伟大,塑造“母亲的神话”,即使没有犯大错,孩子一生还是要背负罪恶的感觉,因为母亲花了时间,摧残身心抚育我们成人。
当然没有错,孩子们都是欠母亲的。
不过,也有些母亲错了。错在不明白孩子虽然是由她身体分裂出来,但是孩子终究是独立个体,他应该要走自己的路,过自己要的日子,实现自己的心愿。不管母亲如何强烈地渴望孩子变扁变圆,富贵荣华,他如果听取内心要自己做抉择,那跟不孝没有关系。
从婴儿开始懂得移动、探索身边的世界开始,身或心他就不是母亲的一部分了。
母子关系带来的伤害,其实可以很严重。母亲之所以会如此培育孩子,除了性格上执拗,最可能是恶性循环,因为她的妈妈也是如此对待她的。看不开的母亲会专制、主导性、冷漠冷酷、装病示弱要挟、把自己的愿望延伸到孩子身上。
当母亲以种种自私的理由支配操控孩子,以期得到自己所要的成果,这个痛苦会藉着孩子继承下去,复制另一代的怨恨。
我心里一定要清楚,因为我也是一位母亲。我很怕会不知觉落入这个圈套。
其实抚育孩…

Bravo, 拿督李忠伟!

Image
Bravo, 拿督李忠伟!

德国的诺拉

Image
Neil Sedaka有首歌叫《Happy Birthday Sweet Sixteen》,是的,十六岁的女孩是突然脱壳的躯体,还没几天前看她呆呆土土的,太阳起落几次,居然就变成精灵通透狡狯的小魔女。

那么我十六岁的时候,到底心中什么最大,毕竟是咸丰年前的事,现在想不起来了。不过,肯定离不开学校生活、学业成绩、斗气的男同学、歃血为盟的死党,方圆不过一公里内的鸡皮蒜米。
诺拉当然不止十六岁,她已经念完中学,停学一年,当个国际交换学生。本来要去纽西兰,阴差阳错来到马来西亚。本来应该在一户印裔家庭做客,适应不良,换了马来家庭,才能相处愉快。
农历新年时,有关当局(AFS)安排她到我姐姐家尝试华人文化,所以才会跟她相识。
姐姐家有三个年龄跟她相近的孩子,一个外甥也是刚考完SPM,碰到一样的年龄理应很有话题。只是诺拉太老成了,她阅读太多,看得太深,母语虽是德文,但她的英语很漂亮,拜不断阅读所赐。结果外甥跟她合不来,思想层次差太大。
我认为也是不同教育制度的原因。我们专门培养应试学生,她的国家注重批判思考。如果有读过旅居德国龙应台及陈玉慧的书,大约看得出德国如何在教育上培养独立的世界公民。
重点是诺拉在十六岁时就下了决心不吃动物和相关制品。她不是因为家庭关系,也不是由于宗教原因,是自己突然觉悟不该杀害其他生命来满足自己的欲望。
十六岁,思想达到如此透彻很不容易,而且要下如此大的决心,持之以恒更是困难。两年了,她不但没有退缩,而且慢慢影响了自己的父母。看到她在我妈家的团圆饭餐桌上如此小心翼翼,及丝毫不被旁人的眼光打击,立场坚定,我就很佩服了。她细细地算给实惠的我们看,如果午餐从KFC快餐改为水果,可以省下多少钱。
我问她对大马人讲那么多的语言有什么感想?她一下飞机至今已接触过英语、淡米尔语、马来语、粤语、华语或更多的语言和人种;客套后,她发表了一个很特别的看法。她说不明白为什么“我们”---同个国家的人,不向不同种族的国民学对方的语言。她的意思是,除了国语英语,为什么华人不热衷学淡米尔语,马来人为什么不学华语和淡米尔语,印裔vice versa。
楞了一下,我问她,学那么多语言行吗?学校哪教得了?
她说在德国他们要学五种语言这么多。母语、英语、拉丁文、法文、意大利文,大家都是那么学的。
我没有忘记澄清国民都学国语,沟通已经足够。(然后心虚的草草结束)
心底却想:是呀,没有学习对方的语言及文化,如何互相…

老来泪眼

Image
诗经:蓼莪 《小雅》

蓼蓼者莪,匪莪伊蒿。
哀哀父母,生我劬劳。

蓼蓼者莪,匪莪伊蔚。
哀哀父母,生我劳瘁。

缾之罄矣,维罍之耻。
鲜民之生,不如死之久矣!
无父何怙?无母何恃?
出则衔恤,入则糜至。

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拊我畜我,长我育我,顾我复我,出入腹我,欲报之德,昊天罔极!

南山烈烈,飘风发发。
民莫不谷,我独何害!

南山律律,飘风弗弗。
民莫不谷,我独不卒!

粗体字部分特别有感触,久久不能自己。

父亲啊,你生养我,母亲啊,你哺育我,抚爱我,喜欢我,养大我,教育我,照顾我,庇护我,进进出出抱着我,你们的恩德我怎么能报答,它就像苍天一样博大辽阔啊!(取自37.2度
只能静静开花,像花生一样等待泥土下结成的果实吗?






老来泪眼原来很难看。我也不想的。






请小桥听歌

Image
好吧,我承认上一篇是写给爱丽丝的,我老是喜欢介绍电影给她看。爱丽丝是精灵剔透的熟女。(至今她却还没看到帖)

那么这首歌,我是连给小桥听的。请欣赏。
小桥流水人家

打算去买37.2度杂货店的唐诗宋词元曲折扣合辑了。
( ^_^ )/~~

可爱的莉和曼谷

Image
曼谷交通爱情故事

很少看过泰国电影,刻板印象还是鬼怪恐怖片比较多,也拍得举世闻名,但不会是我的选择。这套爱情故事却让我从头笑到尾。

戏里的女主角莉很可爱。三十岁嫁不出的熟女,泰国华侨。祖母是潮州人,老对着家人说潮州话,说毕由媳妇(就是女主角的母亲)翻译成泰语。想当然,其他家人已经不谙原籍母语,祖母一说完话,大家自动问母亲:“阿嫲说什么?”与其说主角可爱,其实是她家上下都可爱,笑点不断。一对很怪咖的父母加老阿嫲,黑色幽默。

女主角最要好的女朋友兼同事找到一个胖老公,结婚辞职去,落下她孤单地面对生活。之前她的生活中心几乎就是朋友。挚友结婚当天,醉酒后从好友的新床上醒来,她驾车出车祸,在无比的狼狈中,碰见一个很帅气的地铁工程师,当下她开始向往自己的爱情。

茫茫人海中,第二次跟心仪的家伙见面,居然是因为撞见家里的少女在天台跟男友肉搏战---还是很狼狈的状况,她穿着睡衣蓬头散发,不过至少比第一次进步,因为首次见面脸上挂着两条被泪水融掉的黑眼线。然而接下去却更糟,每次处心积虑,她却总不小心把他身上的东西摔坏,眼镜、手提电脑、照相机,还把他跟旧明星女友的照片流露出去。

直到她不敢见他了,见面又是要道歉。后来无法昧着良心,她终于在地铁上跟他坦诚错误,岂知变成他们进一步的契机。当她可以神气地在同事面前手比“此男人是我的”之后,男主角早已打算停职出国深造两年,却没有告诉她。意味着她刚刚冒起的希望马上就被风吹熄。

在曼谷共度新年后,他们刚培养的默契终结于相见恨晚,男主角还是走了。女主角像其他爱情剧一样奔到飞机场,但她赶到时,已经过了两小时,飞机大约飞到土耳其了,机场柜台小姐礼貌地说。剧本隐含的幽默,叫人笑得透不过气。

最后他们隔了两年,到底有没有善终?为了满足观众喜欢大团圆的结局,当然有啦。

我没想到泰国的电影拍得很有大都会节奏感,好像在看汉城、台北或西片。剧中女子的装扮很时尚漂亮,耳目一新。其实曼谷本来就是时尚之都,有自己的潮流,甚至比吉隆坡强。本来没有留意戏名,所以没有设好立场,后来细看才知道是用曼谷交通作背景,难怪十分有当地的感觉。

女主角的车坏了,上下班用好几趟不同交通:水路、摩多、小巴、地铁、计程车等,如果有去过曼谷,十分能体会她的感受。

觉得导演在用小刀锯大树,爱情故事的背后其实在轻松地表现曼谷风情。如果你到过曼谷,会不知觉的从戏里重温昔日熟悉的光影,不过这次更有生命力。

回头看看吉隆坡,什么时…

别人的恋事(二十二)

Image
基因留下的遗憾我在中六的时候,被派去老远的马来乡村上学,路途太远,骑摩多不安全,所以母亲答应让我搭同学的顺风车,每个月付车钱。这个司机同学也是同籍贯,平时静得不得了,有事光会笑,不太说话,总是瞪着圆碌碌的大眼睛看其他人。
班上只有两个女生,也因为已经同班了十多年,所以跟班上男生熟悉得不得了。没多久,母亲找个机会告诉我,司机同学的近亲有两位患过精神分裂症。当时他的妈妈还没有完全康复,曾经在街上裸跑。
难怪司机同学那么沉默。年少气盛的我心里很鄙视母亲如此标签我的同学,也明白她苦口婆心,提醒我最好不要跟他有什么感情上的瓜葛。她也知道那时女儿正情窦初开,古道热肠,却不懂见微知著,尽早捏息烛火最安全。
司机同学人很好,但是我们没有来电。他念完中六去新加坡念理工学院,现在已经是新加坡公民。
大学最后一年的时候,同学的故事叫我想起了从前母亲的提点。昨天去上一堂甲状腺疾病的课,又想起了她。
我同学跟一个男同侪从大一就要好了,开始几年神清气爽,她已经拜访过男生家庭,感情稳定了。大四要写论文,时间紧迫,班上人人赶得脸青唇白,她开始觉得身心不对劲。
除了瘦下来,头发掉很多,发线向上移,并且脾气很糟,没来由的手指会颤动、常常肚饿,吃个不停,又常上大号。我们找上念医的同学帮忙,同学刚好在内科见习,似模似样在她颈上按按,说好像是大颈泡。
后来我们去找分泌科的陈副教授,验血之后肯定了病因。陈副教授配好大份量的药,吩咐得好好连续吃上一年半,而且定期回来做检查。这可不像之前的小毛病,吞下抗生素,休息两天就好大半。
不自觉地她的脚肿起来,手指按下去一个明显的洞迟迟弹不上来。有次她单独乘长途巴士要回家,肩挂着行李,脚踩上车门踏板了,却无力提另一只脚踏进车里。好不容易鼓起吃奶的力走到座位跌下,不由自主地眼泪簌簌流下。
在系里教分泌的黄教授给我们上过甲状腺亢奋,同学知道了这和遗传有很大的联系。往后还有更大的问题,身为女性,治好了几乎超过一半会不断重犯,年长时又容易患上甲状腺底下。治疗是长期性的,每天都要吃药,然后怀孕会麻烦点。最重要的,回家时妈妈告诉她,爸爸年轻时也患过。为什么之前没人告诉过她?
所以很有可能她的孩子也会遗传这个因素。想到这里她心好酸,为什么是她?原来她不是完美的女孩,除了样貌平庸,家境不富有,父母还留给她那么坏的东西。她没有选择、没有得拒绝,多不公平!
之前被他捧在手心疼,今后会不会在大前提之下,决然跟她说再…

这个有趣

昨天的星洲评论,这篇有趣。
星洲日報/六日譚‧作者:林放‧資深報人
“首相納吉對獨中統考文憑已有轉折的考慮,國陣最高理事會初步同意,承認獨中統考文憑的先決條件,包括考生考取的大馬教育文憑馬來文及英文科必須及格,以便獨中生可申請。這項訊息只是探討階段,是否能改變獨中生的地位還是未知數。在現有錄取大學名額以種族“配給”的制度下,統考文憑一旦受到承認,間接與政府現有入學文憑搶灘,而被競逐或被淘汰的也是華裔學生,因此,華裔學生還是處於百感交集的境地,因為學額的固打制未被鬆解,華裔學生被安置在有限學額的戰場上“自相殘殺”你爭我奪,承認統考文憑是喜是憂,最終會給華社帶來矛盾。”怎么跟华裔申请预科班--中六、政府奖学金、大学热门科系、SPM10+2考不考华文、华小校长掌控课外作业本选择,或包括猪肉的价钱---事情的气质很像啊?林放写得出来,表示在外头已经有人考虑到。
“叫你别闹太大,否则连现在有的份也会失去。”----熟悉内幕作业的人善意提醒。看来我的朋友K太太将又说了,最好别承认统考,否则多了很多宽中的优异生来跟她的孩子们争科系。之前她已经吩咐女儿别选华文,免得影响PMR及SPM的总成绩。



失职

我又做不好我的工作了。

或许真是我的问题,但也不光是我的问题而已。我还是得靠人。

每到这个时候,那颗心呀,难过得好像浸在梅菜瓮里,皱巴巴又酸溜溜,很伤的。

束手无策。年来一样的情况。

可又不甘心。却已想不出法子。真是很难的考验。

~~~~(>_<)~~~~


无聊的快乐

Image
最近天气很热,太阳下山后也是热气彭腾。地壳又不安分了,地震继续发生,真的不知明天会发生什么事,灾难会不会来到我们门前。

远离灾区的我们,感受不到灾民的苦痛,隔着镜头,没有切肤之痛。而且,近期接二连三的地震,已经把我们的情感神经震麻了,关心少了 分量,恐怕直到祸临自个儿头上的时候,才会惊震。

所以每天我在偶像连续剧里追逐着我的痛快,好像很自私又无聊。


何况我追的是大中华区众安蒂及姐妹们追棒的《就想赖着你》!!

为什么不?比起《下一站。幸福》,《就》的剧本写得好很多,虽然双边都有俊男美女,但是我受不了《下.》里面男女主角念台词好像在吃熟蛋一样,非得一口一口,一句话分三四段,一定要顿顿才说得完。即使讨厌,还是看完了《下》。最后一剧当然是骂声中结束的,那么扯的剧情。

最后一次看言承旭演戏是在《白色巨塔》,觉得他演不好角色,完全给第二主角戴立忍抢光镜头。之前当然是在《流星花园》第一次见到他啦,那时边看边作呕。这次真好,岁月和经验就是资产,他的演技洗练很多,至少看到我喜欢啦。男人真的是熟点才吸引人。厄,小妹妹们一定跺脚反对,哈。还有其他的男主角也是帅~哟~
张勋杰(人家是华岗舞蹈系毕业的好不好!)

无论如何,白天天气那么闷热,俗事烦人,诸事不顺;夜里家事告一段落后,泡杯茶,摆出小饼干,在电视前翘脚用PPS看个几集。情绪跟着傻瓜箱子转,完全放给它摆布,一种很堕落的感觉,但是有暂时忘记一切的痛快。

我看戏喜欢大悲大喜,能哭就流泪,能笑就拍掌,真的痛快。麻痹自己的痛快,特别是可以对剧情发脾气大骂的时候最爽。算是解压良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