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14, 2010

德国的诺拉


Neil Sedaka有首歌叫《Happy Birthday Sweet Sixteen》,是的,十六岁的女孩是突然脱壳的躯体,还没几天前看她呆呆土土的,太阳起落几次,居然就变成精灵通透狡狯的小魔女。

那么我十六岁的时候,到底心中什么最大,毕竟是咸丰年前的事,现在想不起来了。不过,肯定离不开学校生活、学业成绩、斗气的男同学、歃血为盟的死党,方圆不过一公里内的鸡皮蒜米。


诺拉当然不止十六岁,她已经念完中学,停学一年,当个国际交换学生。本来要去纽西兰,阴差阳错来到马来西亚。本来应该在一户印裔家庭做客,适应不良,换了马来家庭,才能相处愉快。


农历新年时,有关当局(AFS)安排她到我姐姐家尝试华人文化,所以才会跟她相识。


姐姐家有三个年龄跟她相近的孩子,一个外甥也是刚考完SPM,碰到一样的年龄理应很有话题。只是诺拉太老成了,她阅读太多,看得太深,母语虽是德文,但她的英语很漂亮,拜不断阅读所赐。结果外甥跟她合不来,思想层次差太大。


我认为也是不同教育制度的原因。我们专门培养应试学生,她的国家注重批判思考。如果有读过旅居德国龙应台及陈玉慧的书,大约看得出德国如何在教育上培养独立的世界公民。


重点是诺拉在十六岁时就下了决心不吃动物和相关制品。她不是因为家庭关系,也不是由于宗教原因,是自己突然觉悟不该杀害其他生命来满足自己的欲望。


十六岁,思想达到如此透彻很不容易,而且要下如此大的决心,持之以恒更是困难。两年了,她不但没有退缩,而且慢慢影响了自己的父母。看到她在我妈家的团圆饭餐桌上如此小心翼翼,及丝毫不被旁人的眼光打击,立场坚定,我就很佩服了。她细细地算给实惠的我们看,如果午餐从KFC快餐改为水果,可以省下多少钱。


我问她对大马人讲那么多的语言有什么感想?她一下飞机至今已接触过英语、淡米尔语、马来语、粤语、华语或更多的语言和人种;客套后,她发表了一个很特别的看法。她说不明白为什么“我们”---同个国家的人,不向不同种族的国民学对方的语言。她的意思是,除了国语英语,为什么华人不热衷学淡米尔语,马来人为什么不学华语和淡米尔语,印裔vice versa


楞了一下,我问她,学那么多语言行吗?学校哪教得了?


她说在德国他们要学五种语言这么多。母语、英语、拉丁文、法文、意大利文,大家都是那么学的。


我没有忘记澄清国民都学国语,沟通已经足够。(然后心虚的草草结束)


心底却想:是呀,没有学习对方的语言及文化,如何互相深入了解?如何平息争执猜妒?学校里的公民课程都教什么了?可不可以不要那么制式,回教徒一定是马来人、华人一定说华语、只有印裔庆祝大宝升节吗?


最重要的是,可以学但不用考试的吗?小孩轻松学,不为考试压力,不用背标准答案,考后就忘。重点是有标准答案吗?






1 comment:

  1. 对嘛……学校干嘛不教法语?……嘻嘻~~~
    糟糕,进来了,不懂去哪里听歌。:-S

    Reply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