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12, 2010

老来泪眼



诗经:蓼莪 《小雅》

蓼蓼者莪,匪莪伊蒿。
哀哀父母,生我劬劳。

蓼蓼者莪,匪莪伊蔚。
哀哀父母,生我劳瘁。

缾之罄矣,维罍之耻。
鲜民之生,不如死之久矣!
无父何怙?无母何恃?
出则衔恤,入则糜至。

父兮生我,母兮鞠我, 拊我畜我,长我育我, 顾我复我,出入腹我, 欲报之德,昊天罔极!

南山烈烈,飘风发发。
民莫不谷,我独何害!

南山律律,飘风弗弗。
民莫不谷,我独不卒!

粗体字部分特别有感触,久久不能自己。

父亲啊,你生养我,母亲啊,你哺育我, 抚爱我,喜欢我,养大我,教育我, 照顾我,庇护我,进进出出抱着我, 你们的恩德我怎么能报答, 它就像苍天一样博大辽阔啊!(取自37.2度
只能静静开花,像花生一样等待泥土下结成的果实吗?






老来泪眼原来很难看。我也不想的。






2 comments:

  1. 照片裏的小孩是maileng姨嗎?

    ReplyDelete
  2. 阿姨最小时的照片在《没有笑容的结婚照》里。
    只有那张了。
    这是我的老大,出生时3.75公斤。很大个儿。

    Reply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