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31, 2014

蝉声响起了

话从老同学在星洲日报露脸开始。那是很多年的事了,小小的一则新闻,同学带着女儿上报馆申冤。刚刚我们大学同学联系上之后,我忍不住探问一下实情,怎么搞到上报嘛?

女儿SPM成绩很好,整张成绩单都是甲,毫无疑问是聪慧的学生。政府赞助之下,念完了A水准,也考得4科甲。然而她却不是幸运的学生。申请大学时,没获得一心想进入的医学院。

我不知道公立大学会收编A水准的考生,一直以为大马国中学生,只能靠STPM、大学预科成绩申请就读。既然已经考A水准,大约是打算出国的吧?怎么回头来对公立大学有兴趣?

同学解释,原来撇开UPU,学生能以A水准的成绩投书理科大学,理大是Apex大学,可以直接收取学生,它会考虑成绩优秀的A水准考生。他女儿的成绩那么完美,怎说都是囊中之物。申请政府赞助出国,更是大海捞针,借巫师之力也无一成把握,退而求其次比较稳当。

岂知,被录取进理大医学系的A水准学生,成绩比女孩差的有12人,全是友族,甚至只考到C而已,比最低入围的门槛都攀不上,是额外特准考进的。当然,也有解释说,因为他们的面试特别出色,艳压群芳。

后来,我同学想一倾己力,满足女儿的心愿,申请到印度医科,不过所费不赀,而高教不提供贷款给这间大学学位,大女儿下还有3个要上学,只好让女孩青葱的岁月留下刻骨的遗憾。

所幸,大的遗憾,接着来的老二,替她实现了。同学很快就看开,幸亏聪明的孩子不只一个,书念的好的孩子,总算有个考入医学系啦。 

一说开来,原来好几位同学的孩子都考得非常靓丽,有的全A,有的只差一两个B,差不多都申请不到大学预科,很少继续国中的中六制度,大多付费去私大预科,有个男孩还获得私大提供奖学金继续学士学位,听得大家垂涎三尺。

七嘴八舌结论起来,要有成功的优势,既然我们不是土族,照经验之谈:如果有父母当公务员的,成绩实在是没得挑,不可出现半粒B以上(之所以SPM优秀生不考华文),课外活动也近满分,最夯的是,必须在系里有认识的有力人物,帮忙从众多的申请书中‘钦点’出来。当然也有不借巫师,而是借政党的力量干涉。做到这番种种,大约就囊中之物了。

如此辛苦,只为一个国立医学系学位。 书念得好,有领袖质地,活跃于学会,是不够的。茫茫中不可知的力量,仍无法掌握手中。而苦心父母,如果支撑不起私大学杂费,近乎豁出尊严。

几年下来,连我七十有几的娘都会劝人:“哎呀,你们家里穷,女儿这么优秀,记得去找XX政党服务中心,帮忙她申请去念她要的科系,可能还可以由政府送出国哩。”那人的女儿,还真的到俄罗斯念医科去了。问题是她家穷,难道理由还不坚实吗?

看吧,时候也近了,MH370的新闻,就将被吵杂的大学入取失败新闻掩盖。就像春夏秋冬定时的规律,刚刚握着成绩单高兴地流泪的年轻人,恐怕要为不同的理由另外流泪,蝉声已经响起了。

 取自wiki百科

Monday, March 24, 2014

又到成绩放榜时

真是郁悒。

不仅是飞机渺渺茫茫,生死未卜。铺天盖地的消息,真假难分,牵扯日常每一刻,大小事都受影响。

而且公共考试放榜了,报上一片努力有成,苦尽甘来,母亲吻孩子的幸福照片。

想必面子书上也是一片喧哗,大晒幸福,美言满溢。刚被某人联络上,被硬纳入大学同学的whatsapp团体。我们这段年纪,正好不少同学的孩子去年考SPM。正好晒出来的成绩,不是10A就是8,9个A。正好这些孩子们,心志都是要当医生,或者爸妈大力推举孩子申请公立大学医科系。

正日就是吵,一天百多道简讯,七嘴八舌,你来我往,虚与委蛇。避开面子书,原来也逃不了。

原来我是名副其实鸵鸟精神重症。


好想眼不见为净啊!(图片取自网络排行榜.com)

Tuesday, March 18, 2014

一路有你到Nebraska

你知道吗,我逢人便说,我爱死《一路有你》里的老头,那个硬邦邦,脾气臭得不得了的爸爸,活脱脱就是我的老爹。

这个爸爸现在可红了,新山古庙游神时,跟在剧组的大花车后头,驾驶他的老爷摩托。观众热腾起来,数千只手指兴奋地指向他,闪光灯如烟花绽放。老头可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吧,呵呵。

取自豆瓣

爸爸陪着的是女婿,也是女儿。因为一路有你,所以才明白。才明白为什么爸爸那么犟,为什么不能爱。其实已经爱了,只是对方不知道。

一路再跋涉下去就是《Nebraska》了。
取自豆瓣

好啦婚结了,没几年添几个孩子,岁月磨砺,当日俊青变成糟老头,脱俗美女化为万人怨。孩子长大了离家,剩下的是冤家我和你,吵吵闹闹,斗气度日。青年时候,有无数的憧憬,头发稀疏斑驳,兑现遥遥无期,两人依旧一穷二白,除了我只有你,如鸡筋咬之无味,弃之可惜。

父母亲不牵手了,爸爸甚至曾经想离婚呢,爱情早已死。毒舌妈妈,言辞越练越凌厉,她曾经看得起过爸爸吗?有为丈夫骄傲过吗?男人最重要的面子,她有维护过吗?

时间流逝,希望熄灭,去日苦多,慨当以慷,忧思难忘。她怨没过个好日子。双方拉扯着孩子,你得站我这边,你爸亏了我;老男人执拗不屈,你不帮我,我这就自己来,埋头苦干,走到死也好,反正没什么好输的了。

孩子阻止不来,妻子骂不醒。他就是要相信这个愚蠢的来信,自己中了一百万奖金,要去领奖,等不到妻子孩子载他去,那就提起脚步,八百公里云和月,他走。

苍苍白发冲冠,老头拐着腿,一步高一步低,壮怀激烈,七十功名尘与土。此生碌碌,屈辱不息,一百万奖金是一世的功名,可扬眉吐气,可寻回早已丧失的尊严,临死之前一定要做的事,死在努力之中也值得。

后来,二儿子升起恻隐之心,两人一起上路,迢迢远赴林肯去做‘傻’事。一路相处,才逐渐了解父亲,问号都有了答案。

包括母亲毒舌有功,原来是为了保护太轻易被人占便宜的父亲。他们之间的爱,以不同的方式表达。她原来是他的守护者。

最后,儿子把父亲送到发出奖赏广告的公司,当然是没抽中,领不到一百万。老父默默转身就离开,荣耀和羞辱一线之隔。带上公司文员送的安慰奖帽子,父亲如天空中的白云般缄默。帽子上绣着“胜利者”,反差如利刃,划在儿子的心上。

后来的后来,当然是爱的结局。儿子尽一己之力,把汽车卖掉,换辆爸爸念念不忘的货车,买座新的压塑机摆在车后,带着爸爸经过从前居住的小镇,让他有机会在旧情人旧损友亲朋戚友面前炫一炫,“看吧,我真的是中了一百万,不是被骗的笨蛋!”

这么卑贱的愿望。一个老男人的愚昧。一个爸爸的面子。在爱的面前,蠢事原来如此有意义。

然而扣心自问,自己能不能做得到,真是一个不敢触及的问题。

Thursday, March 6, 2014

还不错

前阵子报上读到某人写几位友人出国归来,对家国的印象。笼统来说,跟其他发展中国家相比,我们的表现还不错的。

其实算是持平而论。

由于一水之隔,我们老跟新加坡比,一比下去,立见高低。这也无可厚非,也是爱之深责之切,属于自己的,常常要督促才能进步嘛。别的地方住住一段日子,或短或长,都要离开,留下的就是回忆,总选美好的回忆存档。

客观地举例,安妮公主是维也纳学生,当初选择到哪一国当交换生的时候,她希望去美国或日本。她的强势父母通通反对。他们认为,美国太主流,日本太封闭,反而建议她来马来西亚。主要是文化交流嘛,她的爸爸来小住过,对大马的印象不错。他觉得,这里的英语行得通,至少不会让女儿哑口无言,制度治安还不错,虽属于穆斯林国家,却比中东开放。

安妮公主当然不是真的欧洲公主,只是她家境很好,父母教育程度很高,爸爸拥有再生能源技术企业,妈妈是会计师。家里用心栽培,安妮非常聪慧成熟自主,12岁就在外打工吸取生活经验,而且志愿远大,她长大了要当外交官,不排除从政。这样的女孩,有远见的父母亲,为了给女儿良好的见识,替她选的国家,居然是马来西亚。

后续却有点意外,不过,我觉得也是给安妮公主的一个生命之课,那是题外话。

我曾在华盛顿乘过一辆计程车,司机是一位来自埃塞尔比亚的非裔移民,他居然知道马来西亚,很吓我一跳。大美利坚合众国最主要的巨无霸城市,凌晨冷清的街上居然有人认识马来西亚,这个平庸的小国家。很多人不是说嘛,出国被人问起,总得把新加坡曼谷扯进来,对方才有个大约的印象,我们到底藏在世界的哪个窟窿。

或者由于埃塞尔比亚夹在中非苏丹苏玛利亚,烽火连天,动乱不堪的伊斯兰国家之间。在这块世界里,人人都想逃出这个枪支比锄头多,宗教无法舒缓憎恨的人间地狱。听说在那么遥远的地方,有个不过33万平方公里的国家,穆斯林非穆斯林,和平共处,没有流血、屠杀,然后他也许就把这个地名放在心上了。

在阿富汗喀布尔的咖啡馆,墙上贴着的摩登海报,当然没有啤酒美女,有的是能够给予当地居民无限向往的市容。那种整齐先进美观富裕,除了杜拜阿布扎比之类的,也有吉隆坡的双峰塔。所以吉隆坡也是某处‘有待改进’城市的景仰楷模。

跟着这个线路思考,大约就理解,在世界的穆斯林国家当中,马来西亚算是模范生,至少是A班。这个论点当然是比较性的,因为就世界穆斯林国家当中,很不幸的,国力多数是衰弱的,仅有几个国家表现可称水平以上。屈指一数,以国内生产总值比较,除了土耳其、约旦、大概就是马来西亚和印尼了。排除国内生产总值,一个国家的人民到底活得好不好,回到很根本的基准,就是行政和经济。这两者,我国还算行的,普遍上人民在一代之间,就能够改善生活条件。即父母可能是务农的贫民,孩子受足够教育的话,还有很多机会跟进社会的发展,离开亚答屋住进洋灰房子。

阿拉伯半岛国家的经济属于租约经济,他们得天独厚,老天赏赐丰富的油田,足以维持国家预算开销,提供该国国王坚固的垒壁,统治者以钱买人心,不长治也能久安。不需发展正常社会机能,工作多由外劳和外国专才打理,国民出生到死亡,全由政府支付,毕业找不到工作也无需担忧。这样的社会发展是畸形的,一旦石油干凅,软硬机能未建设齐全,很难不出问题。

我们该感恩不像发起阿拉伯之春的穆斯林国家,一代不如一代,年轻人的失业率高企,虽然他们的教育水平很高,但是国策失败,市场封闭,缺乏机会,难免鼓动这群热血青年为切身的问题上街诉求。切身问题即最基本的温饱和成家。
(取自wikipedia)女穆斯林戴头巾的国家,越深色越严格执行。这块世界可不是能忽略的一大块。

为什么要跟穆斯林国家比较?应该跟西欧国家,或大洋洲比呀,许多非马来人心中是这样想的。然而无可厚非,宗教是穆斯林生活的重要部分,他们希望从有类似的环境中较劲,不要去除伊斯兰特点的社会看出自己的现况。所以有些巫裔长老担忧自由主义,社会西化的问题。

提到行政,大约被理解为五十多年来的国阵政府管理不就是适合的咯,否则我们哪有今天?

刚刚去听了Donald L. Horowitz教授的讲座,大约就是政治权利由族群代表主宰与分割,举世上的众多例子,九成是失败的。马来西亚是少有的一成里‘还没有’发生问题的国家。这不是诅咒,而是就事论事。

世事多变迁,陈旧无法连贯更替,朝花夕拾,过去的成就不一定能满足未来的挑战。世界一日千里,国家之间的藩篱在消失,民心也在变,迎向国际化。 一贯的统治手法已经围堵不了群众满溢出来的疑议。

马来西亚已经来到节骨眼上,继续当模范生,或是江河日下,别无他法,放弃争取,只好自求多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