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6, 2014

还不错

前阵子报上读到某人写几位友人出国归来,对家国的印象。笼统来说,跟其他发展中国家相比,我们的表现还不错的。

其实算是持平而论。

由于一水之隔,我们老跟新加坡比,一比下去,立见高低。这也无可厚非,也是爱之深责之切,属于自己的,常常要督促才能进步嘛。别的地方住住一段日子,或短或长,都要离开,留下的就是回忆,总选美好的回忆存档。

客观地举例,安妮公主是维也纳学生,当初选择到哪一国当交换生的时候,她希望去美国或日本。她的强势父母通通反对。他们认为,美国太主流,日本太封闭,反而建议她来马来西亚。主要是文化交流嘛,她的爸爸来小住过,对大马的印象不错。他觉得,这里的英语行得通,至少不会让女儿哑口无言,制度治安还不错,虽属于穆斯林国家,却比中东开放。

安妮公主当然不是真的欧洲公主,只是她家境很好,父母教育程度很高,爸爸拥有再生能源技术企业,妈妈是会计师。家里用心栽培,安妮非常聪慧成熟自主,12岁就在外打工吸取生活经验,而且志愿远大,她长大了要当外交官,不排除从政。这样的女孩,有远见的父母亲,为了给女儿良好的见识,替她选的国家,居然是马来西亚。

后续却有点意外,不过,我觉得也是给安妮公主的一个生命之课,那是题外话。

我曾在华盛顿乘过一辆计程车,司机是一位来自埃塞尔比亚的非裔移民,他居然知道马来西亚,很吓我一跳。大美利坚合众国最主要的巨无霸城市,凌晨冷清的街上居然有人认识马来西亚,这个平庸的小国家。很多人不是说嘛,出国被人问起,总得把新加坡曼谷扯进来,对方才有个大约的印象,我们到底藏在世界的哪个窟窿。

或者由于埃塞尔比亚夹在中非苏丹苏玛利亚,烽火连天,动乱不堪的伊斯兰国家之间。在这块世界里,人人都想逃出这个枪支比锄头多,宗教无法舒缓憎恨的人间地狱。听说在那么遥远的地方,有个不过33万平方公里的国家,穆斯林非穆斯林,和平共处,没有流血、屠杀,然后他也许就把这个地名放在心上了。

在阿富汗喀布尔的咖啡馆,墙上贴着的摩登海报,当然没有啤酒美女,有的是能够给予当地居民无限向往的市容。那种整齐先进美观富裕,除了杜拜阿布扎比之类的,也有吉隆坡的双峰塔。所以吉隆坡也是某处‘有待改进’城市的景仰楷模。

跟着这个线路思考,大约就理解,在世界的穆斯林国家当中,马来西亚算是模范生,至少是A班。这个论点当然是比较性的,因为就世界穆斯林国家当中,很不幸的,国力多数是衰弱的,仅有几个国家表现可称水平以上。屈指一数,以国内生产总值比较,除了土耳其、约旦、大概就是马来西亚和印尼了。排除国内生产总值,一个国家的人民到底活得好不好,回到很根本的基准,就是行政和经济。这两者,我国还算行的,普遍上人民在一代之间,就能够改善生活条件。即父母可能是务农的贫民,孩子受足够教育的话,还有很多机会跟进社会的发展,离开亚答屋住进洋灰房子。

阿拉伯半岛国家的经济属于租约经济,他们得天独厚,老天赏赐丰富的油田,足以维持国家预算开销,提供该国国王坚固的垒壁,统治者以钱买人心,不长治也能久安。不需发展正常社会机能,工作多由外劳和外国专才打理,国民出生到死亡,全由政府支付,毕业找不到工作也无需担忧。这样的社会发展是畸形的,一旦石油干凅,软硬机能未建设齐全,很难不出问题。

我们该感恩不像发起阿拉伯之春的穆斯林国家,一代不如一代,年轻人的失业率高企,虽然他们的教育水平很高,但是国策失败,市场封闭,缺乏机会,难免鼓动这群热血青年为切身的问题上街诉求。切身问题即最基本的温饱和成家。
(取自wikipedia)女穆斯林戴头巾的国家,越深色越严格执行。这块世界可不是能忽略的一大块。

为什么要跟穆斯林国家比较?应该跟西欧国家,或大洋洲比呀,许多非马来人心中是这样想的。然而无可厚非,宗教是穆斯林生活的重要部分,他们希望从有类似的环境中较劲,不要去除伊斯兰特点的社会看出自己的现况。所以有些巫裔长老担忧自由主义,社会西化的问题。

提到行政,大约被理解为五十多年来的国阵政府管理不就是适合的咯,否则我们哪有今天?

刚刚去听了Donald L. Horowitz教授的讲座,大约就是政治权利由族群代表主宰与分割,举世上的众多例子,九成是失败的。马来西亚是少有的一成里‘还没有’发生问题的国家。这不是诅咒,而是就事论事。

世事多变迁,陈旧无法连贯更替,朝花夕拾,过去的成就不一定能满足未来的挑战。世界一日千里,国家之间的藩篱在消失,民心也在变,迎向国际化。 一贯的统治手法已经围堵不了群众满溢出来的疑议。

马来西亚已经来到节骨眼上,继续当模范生,或是江河日下,别无他法,放弃争取,只好自求多福。

8 comments:

  1. 寫得好!

    馬來西亞人其實是有福的, 至少這一兩三代人, 可以這麼說. 種族的容忍度很強, 交流雖不多但會彼此尊重, 我甚至覺得馬來人融入他族文化(與宗教無關) 的程度比其他民族來得強, 這是很難得的.

    國家會不會暴亂, 看起來是跟種族的多元化沒什麼直接關係, 一些單一種族的國家也會發生流血事物, 歸根究底是統治機構的問題.

    ReplyDelete
    Replies
    1. 不敢当。
      也许你是对的,马来人接受外来文化的程度很强,自古从印度文化,佛教文化,回教文化到大英,相当深入地渗入马来文化里头,成为马来人骨髓里的一部分。这些应该是养分。
      放眼世界各地,还真难找到单一种族、族群、信仰、语言的国家。如巴基斯坦吧,粗看是一种宗教,但还细分不同派别,互相还是要倾轧的。

      Delete
  2. 我也觉得这篇写得非常好,客观中立(你知道,在网上这种客观中立的好文章难寻,因为一不小心会被冠上走狗的臭名,所以客观的人都不敢动笔,唉)

    喜欢这句:别的地方住住一段日子,或短或长,都要离开,留下的就是回忆,总选美好的回忆存档。

    ReplyDelete
    Replies
    1. 幸亏我没有面子书,更侥幸没什么人来访我的陋室,所以我能常常背着人胡言乱语,自爽至今。

      离写得好差远了,凭良心讲。好彩咱们不是靠这赚稿费的,呵呵。

      Delete
  3. 最大的前提是不要比,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要比跟自己比,输赢在于自己。

    ReplyDelete
    Replies
    1. 又来一番哲理。
      姐被唬瞎了。

      Delete
  4. 就穆斯林國家來說,土耳其和汶萊也不錯

    ReplyDelete
    Replies
    1. 土耳其军方秉着国父Atartuk精神,倾力维护国家保持世俗政权,严重干涉国政,权利比民选总统还大。是弱点之一。
      文莱像阿拉伯半岛国家,油田维持开销,是租约经济,民生问题跟中东油国半斤八两。

      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