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anuary, 2010

过去式的教练(一)

Image
从父、从夫、从子:女人的悲惨。

现在他的儿子快中学毕业了吧?几年前在电梯见到,好大个子,肚皮涨涨跟父亲一样,戴副眼镜很安全的模样。完全不像他父亲单身年轻的时候,双腿的股四头肌放松的时候也是结块的。我在电梯里跟旁人介绍,这位是我们的教练,他教我们现代舞。

突然气氛有点唐突。教练的教师太太干干地笑着,教练自己也尴尬起来。会不会他们的儿子完全没被告知爸爸从前的风骚?现在由旁人提起,他儿子应该会很诧异?他爸爸---一个面包师傅,曾经编舞教舞?嗄,他不知道的可多了。

团员们平均是中学生多,教练确实有多少岁大家不清楚,反正至少二十多以上。对十五十六的乳臭黄毛来说,他已算是老男人了,当然还有嘻嘻笑容后的权威。

教练的正职是建筑工人,外地来的。在吉隆坡时混过当地的舞蹈团,学过一些芭蕾。我学舞蹈之前,西海岸的本土舞蹈发展已经很蓬勃,有很多活跃的团体在搞艺术表演,由会馆支持。那时的广西、广东、雪琼联、雪琼青、嘉应与各州会馆等都很活跃。听团里的包打听说,教练的前老师其实很欣赏他,希望他继续学芭蕾,然而他随着工作来到我们这个偏僻的乡巴里地方。

没想到这里的潮州会馆也有热心的人在搞艺术文化活动。教练白天干完活,夜里就去参加舞蹈社。我的姐姐们也在潮州会馆参加活动,很多年轻人都去,包括还没出名的水彩画家郑辉明。大街上的潮州会馆成了受华文教育的年轻人交流和挥洒青春的好场所。

其实我怀疑潮州会馆当初是左派思想的招募组织基地,过去进行式的。我家邻居的好几个女儿儿子,都在那里走动,他们平时言行很社会主义。邻居家里的一个玻璃书橱摆满当时中国出版的浅易小书,关于农民社会受地主、有钱人剥削,劳动阶级奋斗起义的故事。小学时我常常溜到那儿去翻书,他们当我是影子。当然他们所理解的社会主义,是当代中国的,很片面的。片面到见我东施效颦,自学插花,也会批评那是媚日的事,这样的意识形态。

就是这样的政治冲击下,教练和另一个傻呼呼的男子----一个重西方技巧、一个懂华族舞蹈,离开潮州会馆,在大片的批评下开创一个新的舞蹈团---挂在政党的名字后面。

政党的支持至少让他们甭担心经费,社会上的名流富商会相应团里的需求,让舞蹈团的发展顺畅,可以走出乡下地方,到外坡交流。最重要的是,他们两人可以专心教舞编舞搞演出。随他俩出走的有几位资深的男女老舞员,练过割胶舞、采茶舞、插秧舞之类的劳动舞蹈。后来教练通过中学老师招募中学生加入,引进新血,我就是第二…

合欢山上的星巴克

Image
小陈,我们的台湾导游兼司机见互相谈得投机,台湾政局、医疗健保、各地旅游、地理历史,连他姐姐的家人都相熟;在华冈艺专山上俯瞰台北市景的时候,建议我们去合欢的星巴克,说什么是亚洲最高的星巴克。

华冈艺专是很多明星出身的地方,大小S、黄子佼、许芳宜都是从这间学校毕业的。车子经过校门口时,我居然看到大门口旁边的一棵大树下起纷纷细雨。小雨飘渺娉婷落在年轻的脸孔和肩上,他们一副满不在乎、率性的表情,有着年轻真好的模样。

仅那棵大树在下雨,大风吹得雨点飘呀飘,淋到雨的人像在戏里那么浪漫,我的车窗就是电视荧幕。其实迎风落下的是细细的花穗,我隔着车窗看不清,铺天盖地的,美得佷。原来华冈学生的启步已是一个浪漫。

远眺台北后,我们往清静农场去,下榻一间有温泉的民宿。房间设备比较差,洗澡间的热水断断续续,不时要从花洒下跳开,因为突然热水换冷水,几分钟之后才换回热水。吃过晚饭后,小陈邀有兴趣的人到所谓亚洲最高的星巴克。

虽然很冷,但还是决定去了。因为小陈好像就是冲着我俩来的,只好赏他一点脸。到了一个小小的购物中心,我们爬梯阶上去看看星巴克。里面好多年轻的情侣或伙伴,三三俩俩在喝茶聊着。

我一踏进门就浑身不自在,来错了。虽然我常去咖啡店,天知道在大马我只去过一次星巴克,还是新加坡的学姐请客的。那次在新山City Square逛,喝了近十元的一杯牛奶咖啡,甜腻腻的。我的前经理倒是常去办公室对面的星巴克,在那儿认识了不少潮男潮女,还带来看我们工作。我们脚系着人字拖,身上灰扑扑的松袍子,跟那位大波浪长发身材凹凸的印度酷女,真的是不对调子啦。

小陈可能有意思请我们喝茶,我们已经把全部行程费用交给他,这次不懂包进去吗?如果不算,我看了看目录,还真贵的。结果我们没有坐下的意思,也因为没有适合的位子,你知道,来到这里,你得碰上一个舒服的角落。里面几乎坐满了,没有空出足够的位子。而且桌子之间太紧逼,我觉得那么吵杂的气氛,我们一面讲话一面听隔壁的内容,很不好意思。何况旁人的眼神不时飘过来看我们几个突兀的大婶大叔要干什么。

就是气氛不对。好像去第一次的酒吧,没有熟人带的那种怪感觉。

结果我们假假贴在星巴克纪念品柜台看摇摇杯,小陈过来介绍,这是清静农场限量版,杯子外有绵羊卡通。我看着那个塑料杯,一个马币三十元,眼珠转了转。收集什么限量版,也不是我会干的事。小陈问我们在家有没有自己弄咖啡摇摇冰?

厄,咖啡是热的才正统。

随后我们踏出星…

旧事物,丢!

Image
好累,还没开始大扫除就觉得累。搬来这间屋子几年,每次靠近新年都是我跟父亲两人打扫而已,其他男人一根手指头也没动过。父亲一大把年纪爬高爬地,屋瓦铁窗全扫了。他不动还嫌闷。
苦干了三年,我感觉到那个工作的“伟大”了,之前扫了家里,还可以回去办公室大开杀戒,连抽风机都一干二净,今年我会犹豫再三。
我不知再爬高会不会身手继续利落。脊椎开刀时KK一定是碰到了我的某些神经线,现在左脚板不时会麻痹,使唤有点迟钝。瑜伽班的同学安慰我说,难免无法避免。好吧,能够继续做瑜伽算捡到。
要去买枝长柄天花板扫帚。
旧玩具,丢不丢?烂得可以,三四箱的塑料,还可以做什么用呢?老幺偶尔取出来重新设计新的玩法,还是多等两年。
旧儿童书,送给侄儿。旧衣服,累积送去环保站,不是问题。旧食物甭问,搜到喂狗,狗不吃喂垃圾桶。旧药物,练投篮。
旧鞋子,尺寸不对,没破没烂,丢了可惜放着碍眼,总算可以丢了,因为添了新的。
旧电器,除了可以卖给旧货商,也可以送环保站,问题是我不懂摆在厨顶积了三寸尘的什么player,还可以用吗?有些是真不能用,有些是因为换了新款式,还能用。真的丢错了男人会吵。每次都是他收集,我丢。他有遗传癖性,总觉得不知何时旧零件可能可以修新货;我有空间窘闭症,我要腾出地方才可以喘气。
那不顺我意的男人可以丢吗?

新山的Mr Bean

Image
从书局带回来两本漫画:《Co-co》和《憨豆事件簿》,儿子们马上读完,就有新的作品。老大自创一个三国情节,关于南方四大天王再战孔明的故事。其实我听不明白他的解释,因为我根本没有好好了解他全部的钢弹三国人物。何况是他重新编写新的旁支。不过从画面看来,这几页画得真不错。但是为了明天早起上学,我还是必须威吓他放下笔和思路滚去床上。
老幺则模仿书一连串画了憨豆故事里的角色。他不是放纸在图上印的,而是一边看一边画。还真把神采准确地捕捉出来。很好笑的是,他居然相当有“时代感”,给憨豆先生及其他人物的左手都画上黑丝带,说是为柔州刚驾崩的苏丹戴孝。连势利的猫儿也没忘记。

祭品和方式

Image
早上路过一间熟食店,见到角落的神坛前摆着一份纸包椰浆饭和一包盒装水。椰浆饭及盒装水都是店里售卖的食品。会心一笑。祭给神的食物就地取材,方便又有诚意。

我到巴厘岛去的时候,也发现相似的情形。兴都岛民用一般食用的米、花等天天祭拜随处可见的神像,一天拜好几次。

报上有个争论,关于祭拜祖先该不该以全素奉之,嗅到烟硝味。几位颇有学问的“学者”你来我往,引经据典,佛、道、儒、诸子百家都灌进来了。突然想到修宗教比较的弟弟不知会有什么见地。

我最同意的是林素燕女士写的一句话“文化、习俗的表现,因不同时代有不同的呈现方式,倘若我们认为这些呈现方式有一套范本,那就是否定了文化、习俗的流动性及生命力。”真是含英咀华,锵锵有力。

古时有生人陪葬,如今只能把它留在历史里。文明一路发展下来,越来越尊重生命,所以如果祭拜祖神益发简化,实为进化。当人民生活丰盛,资源丰富,收入有盈余,祭品奢华,正正反映当时社会的状况。如今大家收入缩紧,资源匮乏,祭祖的方式和祭品简化但不失庄重的话,为何不可?祭拜祖先的最终目的不该拘泥于物质上的多寡,反而心态才是最重要。夸大物质为了保障自身的富贵,本末倒置,反而偏离祭拜祖先的宗旨。

有一次下属带兴都教大宝升节游行的照片来分享,居然看到有辆观音花车插在其中。那副大观音完全是佛教徒拜的观音塑像。我满脸诧异问她,她说观音也是他们膜拜的神祗之一。我真是少见多怪,难得兴都教的包容性如此广阔。

文化从来就不是僵硬的,文化的流动性恰恰显示它是活的,它每时每刻都在吸收外来或内在的改变,最具体地反映当时当地的民生。传统也不该变成一个框死人的枷锁,固有的传统习俗是一个加持,作为一个基础让改造、创新发生。食古不化,拒绝兼容并包就变成刚愎自用。那么传统就是死的了。无生命力的传统,要延续更是艰难。

死后如何处理目前也是面临据窘的境况。人满为患,寸土如金的时代,墓地变成一个奢侈的愿望,更是子孙沉重的负担。所以特别钦佩陈徽崇老师、任雨农老先生和圣严法师的透彻和洒脱。身为受景仰的名人,他们所带来的效应可是无远弗届啊。难道没有选择土葬就是违背传统了吗?他们难道不是配合时代环境的呼应吗?

有一部台湾电影,恰恰突出了葬地和居地的困惑。值得细赏并反思。

黑色喜剧《一席之地》充满魔幻写实和爆炸性摇滚的故事元素,故事描写一名怀才不遇又负债累累的摇滚吉他手,面对同为创作歌手的女友日益走红,两人感情受到严厉 考验。同时一名癌症末期…

日本的便桶

Image
王文华发现在日本上公共厕所可以是很方便的事。毋宁质疑当然比马来西亚好啦,到处都比马来西亚好。他在《开除自己的总经理》提到日本卖一种凝固锭,丢进马桶里会把桶里的水凝固起来,当你方便的时候,就不会被马桶内的水溅到。即使“你投弹的力道再强,也不会引起反弹。”,他说。

笑死我。原来日本有那么进步,更甚的是日本人那么体贴。

我随口跟身旁的人提起这个好笑的事。他说,何必那么麻烦?

噢,难道另有妙计?

“你只要先放一点厕纸在水面上,然后才开始就不会被喷到。”

我笑得更喘。居然有这样的事?这样好的办法为什么我活了那么久,从来不曾如此灵机一动,也没有碰过有人倾诉衷肠,慷慨施教?从前太害羞又笨哦。嗯。。。不过不代表我每次都被贱到湿漉漉,哈。

改次一定要多问几个人,那个龟毛Jackie、浪荡G小姐、字典T小姐,说不定还可以获得更多良方。这事不耻下问准没错。哈哈。

起起起

Image
他可懂得大人持家不易?不要老嚷着买买买!

年关将近,每每到超市办货,总是要发脾气。才过完2009,什么中国东南亚免税条约,不是好消息吗?不是在竞争效应下,可以价廉物美了吗?
在超市看百货价钱,还是要气得跳脚。去年尾众里寻他千百度,暗呼幸运,找到一个好吃又比较便宜的本地包装牛油。换个年去看,价钱已经从5.39调到6.39,起了整整一块钱。才不过几年前,优质星星牌牛油是两块多,现在是七块。教我如何下得了手?即溶咖啡、果汁也赶着涨一块钱,好像潮流兴,都是不客气的往一元起跳。
还有米价,三级跳之后就不肯下来,吃完了非买不可的时候,捧在怀里何止是实质上的重量而已,心头也是铅压住的啊。所以去了超市回来,该买的果酱仍然没买。父亲有点纳闷,他餐餐烤土司要凃果酱。我泄气地说:“更贵了,过两天才买。”不是等减价,是消极的等气赌完。
郭伯伯才放手不玩,糖厂易手,马上调价。是,奶茶印度面包是旧价,但是一荤二素杂饭已经从四块半起跳。好激心。
这样起起起,农历新年时特别明显,回历新年时价钱却扣很多,算劫富济贫吗?手中捏着的钞票越握越轻,跟提款机见面越来越频繁。
一潭死水的薪水,虽不至于断粮,但过的是不甘心的年。

老幺--小妖

Image
四年级开始要留校到下午,他哀嚎。


星期天午后的淘气,一天用完半瓶白鞋膏。
无聊的周末。物尽其用,盒子当船玩。“海浪滔滔我不怕~”

期限只有半天的忏愧宣誓书。何止一封。

一个传说中的天使

Image
《听说》是一部扣人心弦、温馨感动的电影,陈意涵饰演一位充满爱心的妹妹,一心一意地照顾立志要参加听奥的听障游泳选手的姐姐(陈妍希饰演),与善用手语 的彭于晏所发展出来的感人爱情故事,全片台词极少,都是用手语来进行沟通,导演就是要让台湾观众体会,只要有真心,用手语传达出来的真挚感情,纵使无声, 却是最强大的真爱力量。
http://epochtimes.com/gb/9/6/30/n2574425.htm

一看到陈意涵穿着松松的裤子奔跳出来,在泳池边忙上忙下,我心就被她软化了。那么美丽的女孩。我没看过她其他时候的样子,最好不要,像桂纶镁除了《不能说的秘密》校服以外的模样,特别是露这露那的晚礼服、又烟熏妆又刷墙厚的粉底,油腻腻的感觉。她们才多少岁,需要那么刻意吗?(我忘了桂纶镁喜欢的是老男人,四十多岁很有内涵的才华横溢的戴立忍。所以是我偏见,对不起。后来看了其他陈意涵的电影《星月无尽》,老实说,她不算漂亮,但是在《听说》里的角色却十分特出。所以我不能一概而论。)

看《听说》仿佛重温我们年少的时光,主角那么单纯、简单、真诚。没有显赫的学历、饱满的荷包,而且没有怨怼的心情,大家都很乐观,还没经历足够的打击。彭于晏只不过是烧肉店的小开,平时骑机车送外卖。陈意涵学历不高,念完国中而已吗?一天到晚忙着打散工,除了维持生活,也负担姐姐游泳课程的费用。是的,没有远大的志愿,好像很没出息。所有的愿望就是扶持姐姐在听障奥运得金牌,就此而已。自己的企图心很小,或说没有。

可是她就是那么乐观,原本应该是父亲的责任,她却乐意扛起。母亲早逝,父亲远到非洲传福音,留下姐妹俩自生自灭,看起来好像寡情,观众第一印象就是怎么可以这样?然而因为有宗教的熏陶吗?她们欢喜做欢喜受。可以有这么善良的人吗?生活上的艰难没有打倒她吗?她不会累、饿、生气吗?一块钱一块钱那么挣,不会沮丧吗?

好像天使。如果真有的话。

好像我们很年轻的时候,单独一人天真的什么也不怕,以为自己会坚强,没法了去超市当售货员也过得下去。现在走过了那段时光,回头一看,除了胆变小更觉心酸。逝去的不可追。

药还是不药?

Image
前天夜里NTV7有个前线追综节目,谈的是精神病,看到几个熟悉的治疗人员。有一个环节是治疗费用列表,原来治疗精神病很不便宜。看精神科医生的话,一个四十分钟的咨询普遍上是百多到几百元,加上药物,一个月差不多花费一千元。另外这种病需要上几年的追踪。

忧郁症的药物那么贵,其来有自。

不懂你够不够敏感,察觉现在开发的药物,方向偏得厉害。我的意思是,那种长期病、要常常吃的药物,很多选择,常有新货。好像上面的节目提到,忧郁症的药物时常更新,私人医生或医院倾向开新药给病人,使得药价越来越高。然而旧药和新药到底有没差,根据这本书《制药业的真相》,充满问号。

反而那种很容易杀死人的疾病,如第三世界流传的传染病,没什么新又有效的药物或疫苗。意思是,药公司没有兴趣去开发。你看付钱的人荷包够不够厚,就明白一二。所以英国政府出这样的一招:宣布要采购三亿剂的霍乱疫苗,然后低价转售或捐献给第三世界国家。

那么英国政府决定跟谁买了吗?不,她其实在等,等待那间公司加快脚步投资研究新的霍乱疫苗,以最好疗效和最好价钱来竞争。(看《现代政府要懂得善用诱因》---杨照)

搞到要割肤流血,才能吸引苍蝇飞来。现在有个富有的帝国雪中送炭,代为出头,然而还有更多林林总总的疾病,在许多贫穷地区肆虐,该怎么办?有谁会理?以现在的形势看来,如何减肥、减少皱纹、提高性能力、预防改善秃头的药物反而百花齐放。

更甚的是A(H1N1)的疫情怀疑被夸大,背后议程是促销药物和疫苗。看星洲日报报导(一月十三日),欧洲理事会卫生委员会主席沃达格惊爆,该疫情竟是为了药商捞钱而制的假象。药商甚至安排有利益关系的顾问在世界卫生组织代言,影响世卫会议成果---就是用钱使鬼推磨。(点题目看报导链接)

世界各地都有民间抗拒注射疫苗的现象,然而各国政府纷纷为之站台,奥巴马也秀过其打疫苗的照片。每一个注射后死亡的案件,药厂一定歇力追查原因,排除责任。药商一定会卯足全力,扳回清白,包括欧洲理事会的指责。这个疫苗成品会不会太仓促呢?没人懂。我们只能等待更多的过敏个案出现,还是等下一波流感杀更多的人。或许错的人是沃达格。

就如,到底药商推给更年期病人的女性荷尔蒙替代,是真的有益吗—对谁有益?




老大不小的问题

Image
老大不小的问题
只画了四页的漫画。

面临青春期的他佷渴望有人来他的部落格拜访。虽然不是生理上的麻烦,但是也是有关心理上的发展。他渴望赏识。
去年我替他在blogger开了一个部落格,最大的原因是他老是画,许许多多的机械人、漫画、高达画作塞满家里的角落,积尘又不整齐。如果我丢掉,会伤了咱们母子间的感情。有了部落格,可以扫描后上载,并有系统地保存。后来我也替老幺弄一个,因为他也是随手就画。
现在他们习惯画完,得意的就推给我:“帮我扫描进电脑。”顶讨厌为什么他们的爸爸不快点弄好老大自己的电脑和打印机的联系,总是非用我的电脑不可。
作品放上电脑,他们蛮高兴的,有种发表的感觉。那是所有喜欢创作的人共有的愿望。但是老大希望被看到。在家里当然被关注,妈妈的眼睛一直盯着,快做这个、做那个,略嫌太多。在学校虽然同学很多,但是老师有责任看着每一位,只是没有妈妈那么龟毛。在校外的亲朋戚友圈子里,少不了长辈善意的呵护,有时简直把他当小太阳。
排除这些,他更渴望碰到伯乐。一些会欣赏他的才华、指导鼓励他、给他打气的“别人”。因为妈妈、亲戚的关注是衣食住行;老师的重点是考好成绩。有没有其他人会看到他的优点呢?同学当然有跟着起哄的,要求他替他们画某某机器人。他曾经制作小漫画,带去班上卖,结果原整带回来,没达成任何交易。
他告诉我他“伟大的计划”,他要在部落格上放广告“替你画三国人物”----来客说出需求,他给他们画三国传里的任何一位人物,以卡通漫画式的,而且要会动,如范老师做过的。
这里有很大的难题。第一,技术上不能依赖我,虽然我替他开部落格,但是高一点的技巧如贴youtube影片我已经喊救命,我是有限公司。要制作会动的flash,那些电脑语文真要命。第二,这个是大问题。我问他你要替谁画?没什么人来拜访你哟。他说笨鸡、殊颖、范老师、寂寞老师呀。。。是的一只手数得完。更多的是闪过就不见。
然后我就想起一个更大的问题---关于人气和流行的问题。
现在他是在茫茫大海中渴求注意,圈子很大,人口很多,凭什么有人会连续注意你呢?这个在学校不会教,这个是有关个人的特质。你可爱吗?你亲切吗?你表达能力好吗?如果长得美丽滑稽,一个照片或一段影片就可以爆红,但他不是。还有近乎开门做生意的道理。你的作品迎合大众的口味吗?能够打动大家的心吗?这也不是,他固执地画自创的龙头武士,乍看全部都一样,像高达的模型人,如出一辙。十二岁的他懂得多少…

希腊之行

Image
神奇,居然有拷贝下来这旧稿,哈。
想起《将冰山劈开》这首歌。好像圣经里有提到---The Gulf of Corinth

希腊之行
八月二十四到三十在希腊呆了七天.长途飞机回到来已是国庆日.

此行可说相当愉快.到一个和马来西亚完全不同的地方,除了开开眼界,也引发一些思考.不过最有趣的是人.

欧洲人种有的金发,有的棕发,大部分黑发.第一天从亲切友好的泰航下机,搭亚典地铁到PIREAUS码头.上了地铁,举目是戴墨镜的白种人.每个白人 酷酷冷冷的,好像包了几层保鲜膜.我还以为身在拍MATRIX的现场.欧洲人对人有礼貌,但相敬如冰,感觉上很高傲.特别是对黄种人.黑人他们倒是见多, 因为当地有很多黑人摆摊子.进到HILTON酒店,更是了解.柜台接待很专业,专业得有点冷.用很标准的英语客气的称呼你,但鼻孔眼神是向上的.雅典典型地中海民房。阳台种密密的植物挡太热情的阳光。

街上的男男女女,好看的很多,凡年轻的都上镜.美丽的女生,穿红戴绿,很敢穿,也穿得美.脸上的桩到脚下的鞋,一点都不马虎.粉红配粉红,浅蓝配浅蓝,啥 是好看.连小小孩儿也打扮,头上扎个彩色发夹,配短短同色裙子,漂亮的不得了.大概大家都为了夏季特地买新的衣服,都穿得很时髦,衣服也崭新.若是旧的, 也是故意弄的,来表达一点吉普塞.稍有年纪的女人,也会打扮.穿得像要跳肚皮舞.深V CUT加底腰裤,露上也露下.年轻的当然很好看,凸出的胸围加细细的柳腰,叫你多看几眼.中年的女人也照穿,上围更大,可是肚皮也大,全部紧紧的扎在T SHIRT里,只好多看上面.还有大家的臀部也壮观.该是面包吃得多,稍有年纪就有肚腩.这事给我很大欣慰,因去希腊之前,我曾想过要不要下苦功减减腰 围.到了亚典发现我的并不突出.还好,还好.

女人身上的配戴也很有学问.每人一副墨镜,不是GUCCI就是YSL,都是当今流行的.耳环,手环,脚环叮叮当当,缤纷流稣,各有各的创意.有个老夫人, 一身麻制白裙,腰边扣条铜链.走到她身后细看,是由中国古币串成的,倒也和称.夏季一到,很多女人爱穿全白,薄薄的麻纱,裙脚随风飘,像古代的希腊装扮, 特别是走在古迹景点的时候.然而传统上希腊人喜欢全身穿黑衣.老一辈的一身素黑裙子,黑皮鞋.男人也是一身黑衣裤.年轻一点女人的黑T SHIRT上有闪亮的图案,加金腰带,大耳环.希腊的人民信奉东正教,车…

我的菩提树(摘录)

Image
这也是2007年的旧文。摘自《我的整形世界》,郑立福医师。

我的菩提树这个故事是我从由一位整型外科医生写的书上看到的, 他是一位基督徒。“我们每个人都需要菩提树,但是在寻找自己的菩提树的过程里,我们常常不知不觉做了别人的菩提树。”从前有一个财主, 他可不是肚子大大, 肥滋滋, 留着两撇胡子的那种财主。相反的,他很年轻,相貌庄严,眉清目秀,做了很多善事,聚了很多公德。有一天,他去发白米给村里的穷人,回家的时候,忽然看见一个人从他面前走过。他立刻被那人的面相吸引住,马上追过去,想跟着他,一个转角却已看不到那个人了。他喜欢那人喜欢得要命,从此一心想见那个人, 于是变卖所有家产,立刻离家出走, 发誓就算走遍天涯海角, 也一定要要找到那人。但是,他却一直都没有找到。一次在梦中,菩萨问他,他聚德很多,是否有什么愿望。他说他只想见那个人一面。菩萨说,你若真想那人,一定要捨弃这一世的人身,投生做一棵大树,五百年后,也许有机会能再见那人一面。他想了很久很久,因为实在太喜欢那个人了,就决定捨弃人身,投生做一棵树。很快他就死去,转世成为河边的一棵大树。五百年来,饱尝着做树的痛苦:忍受风吹,日晒,雨淋,忍受着野兽的折磨,忍受着各种鸟在他身上大小便;他不能移动,不能说话,只为了能见那人一面。终于过了五百年。有一天,他看到一个人远远的从河边走过来,正是他朝思暮想,梦梦寐以求的那个人。他激动极了,拼命摇动全身的每一根树枝每一根叶子,努力引起那人的注意。他多么希望那人能走到他的树荫下,休息一下,乘个凉也好啊。只见那人朝他走了过来,经过他身边,却瞧都没有瞧他一眼,迳自走了过去。他几乎要发狂了,他想大叫,想追过去,无奈自己只是一棵不能说话,不能移动的树。他失望,他委屈,他难过,他哭了,哭得很伤心很伤心,他不知道为什么五百年还修不到这么一点缘分。当晚他又梦到菩萨。菩萨告诉他,他随时可以重回人身。但是,如果他还想见那人,就要在河边再做五百年的树,或许还能修到一点缘分。他觉得既然已经等了五百年,再等五百年也没什么。因为,他实在太喜欢那个人了。就这样,他在河边又站了五百年,饱尝着树的痛苦:风吹,日晒,雨淋,忍受着野兽的折磨,忍受着各种鸟在他身上大小便,他不能移动,不能说话,只为了能再见那人一面。又过了五百年。有一天,那个人又远远的从河边走过来。这回他不再激动,也没有摇枝动叶,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那…

希腊---圣多丽妮岛

Image
我在2007年夏天去了希腊一趟,只呆上一个星期,游了雅典和圣多丽妮岛而已。那是我首个欧洲之旅。

这是2007年开始写的网志,在佳礼空间被删了,有点心痛。在雅典的心情记录因为没有备份,消失无踪。
圣多丽妮岛去了这岛一趟,只呆三天两夜,太少了。
圣多丽妮位于爱琴海,是希腊八十多个岛屿的其中赫赫有名的岛之一。因为风景优美,气候愉人。岛上只有几个小镇,最出名的是FIRA(上下游艇的码头)及OIA(岛之顶端)。我住在FIRA,因为比较方便,有比较多便利店,旅行社,旅店也较便宜。不过FIRA的风景相对的没那么出色。然而我住的旅店正好面对火山口,早餐时,可以悠闲的坐在露台边吃边观赏火山口中间的小岛,看轮船慢慢的驶来,还有迎面的风,泻意的很。圣多丽妮(SANTORINI)是个地震之后形成的三个小岛,主岛是弯月型的,中间有个小小的火山灰岛,没有人住。不过游客可以坐船到到岛上观光,感受脚下活火山正在呼吸的经验。
在FIRA的时间,主要是在旅店睡觉,去超市买食物和水。岛上的自来水不能喝,得买瓶装水,还好在超市卖得不贵,2L只要欧元0。39。不过这里的水很不好喝,不像我们家里的水甜。我有时向旅店柜台拿免费的热水,闷快熟面吃。为了省钱,我去街上买希腊的小吃PITA,其实就像我们的汉堡包那样,它有更多的蔬菜,更耐饿。一个PITA只欧元1。80上下。和希腊大陆差不远。记得本地的MCDONALD也有卖,不过难吃的要命。我在两地的商店比较,物价不会差得太远,大概因为运输频繁的来往,不像我们的云顶一样。其实如果一元对一元的比较,当地的物价不算高。我们觉得吃力是因为马币输人。
岛上美丽的建筑到处都是。其中一处有很多老教堂,是拍照的好地方。这里的教堂多,和住宅不成比例。很多是私人拥有的小教堂,小小巧巧,装修得很美,白,蓝,棕,灰色,教堂顶挂着钟,美不胜收,特别是映上巍蓝的天空皑皑的白云。如果想在一个浪漫得不得了的地方结婚,可以安排在这里的小教堂。THOMB RIDER II开始的婚礼就在这岛拍摄。岛小所以就没有大气势的建筑,屋子,商店,道路都小小窄窄的。街上车行得很慢,时常要准备让路。不过反正大家都不是分秒必争,悠悠闲闲的,大把时间共挥霍。
岛的北尖端是OIA城,是看日落的最好地方。我从FIRA搭七点多的巴士,八点左右抵达OIA,很多游客。随着游客走,就可以去到看日落的好地方,只不过人山人海。当时还有一个拍摄的电…

女人的鞋

Image
高山仰止的高跟鞋

今天乘电梯的时候碰上一群赶去注册结婚的年轻人。女人们都穿上最好的衣裳。在电梯里我一贯地埋首看地板,免得眼光乱瞄,遇见尴尬。

看见好几双近来很流行的高跟鞋。很高的那种,一不留神就摔坏脚腕的高度。是娱乐版常见歌星在演唱会上穿的款式,或是明星炫耀时少不了的家当。

不懂哪里好看。为了平衡,屁股得往后翘,膝盖向前冲;而且我怀疑真正走得了多远?个子小的女生穿上后,反显得头轻脚重,很滑稽。如果脱下来远距离投掠夺匪,倒是佷好用。

然后就想起三寸金莲,异曲同工。
难怪有些自爱的模特儿拒绝穿这种高度的鞋子舞台上表演。强人所难嘛。

女人真是给时尚设计师害惨了。






之前的历史

在:
http://cblog.cari.com.my/?177383
2008年二月至今(261篇)
2007年的几篇被删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