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15, 2010

药还是不药?




前天夜里NTV7有个前线追综节目,谈的是精神病,看到几个熟悉的治疗人员。有一个环节是治疗费用列表,原来治疗精神病很不便宜。看精神科医生的话,一个四十分钟的咨询普遍上是百多到几百元,加上药物,一个月差不多花费一千元。另外这种病需要上几年的追踪。

忧郁症的药物那么贵,其来有自。

不懂你够不够敏感,察觉现在开发的药物,方向偏得厉害。我的意思是,那种长期病、要常常吃的药物,很多选择,常有新货。好像上面的节目提到,忧郁症的药物时常更新,私人医生或医院倾向开新药给病人,使得药价越来越高。然而旧药和新药到底有没差,根据这本书《制药业的真相》,充满问号。

反而那种很容易杀死人的疾病,如第三世界流传的传染病,没什么新又有效的药物或疫苗。意思是,药公司没有兴趣去开发。你看付钱的人荷包够不够厚,就明白一二。所以英国政府出这样的一招:宣布要采购三亿剂的霍乱疫苗,然后低价转售或捐献给第三世界国家。

那么英国政府决定跟谁买了吗?不,她其实在等,等待那间公司加快脚步投资研究新的霍乱疫苗,以最好疗效和最好价钱来竞争。(看《现代政府要懂得善用诱因》---杨照)

搞到要割肤流血,才能吸引苍蝇飞来。现在有个富有的帝国雪中送炭,代为出头,然而还有更多林林总总的疾病,在许多贫穷地区肆虐,该怎么办?有谁会理?以现在的形势看来,如何减肥、减少皱纹、提高性能力、预防改善秃头的药物反而百花齐放。

更甚的是A(H1N1)的疫情怀疑被夸大,背后议程是促销药物和疫苗。看星洲日报报导(一月十三日),欧洲理事会卫生委员会主席沃达格惊爆,该疫情竟是为了药商捞钱而制的假象。药商甚至安排有利益关系的顾问在世界卫生组织代言,影响世卫会议成果---就是用钱使鬼推磨。(点题目看报导链接)

世界各地都有民间抗拒注射疫苗的现象,然而各国政府纷纷为之站台,奥巴马也秀过其打疫苗的照片。每一个注射后死亡的案件,药厂一定歇力追查原因,排除责任。药商一定会卯足全力,扳回清白,包括欧洲理事会的指责。这个疫苗成品会不会太仓促呢?没人懂。我们只能等待更多的过敏个案出现,还是等下一波流感杀更多的人。或许错的人是沃达格。

就如,到底药商推给更年期病人的女性荷尔蒙替代,是真的有益吗—对谁有益?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