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21, 2010

起起起

他可懂得大人持家不易?不要老嚷着买买买!


年关将近,每每到超市办货,总是要发脾气。才过完2009,什么中国东南亚免税条约,不是好消息吗?不是在竞争效应下,可以价廉物美了吗?


在超市看百货价钱,还是要气得跳脚。去年尾众里寻他千百度,暗呼幸运,找到一个好吃又比较便宜的本地包装牛油。换个年去看,价钱已经从5.39调到6.39,起了整整一块钱。才不过几年前,优质星星牌牛油是两块多,现在是七块。教我如何下得了手?即溶咖啡、果汁也赶着涨一块钱,好像潮流兴,都是不客气的往一元起跳。


还有米价,三级跳之后就不肯下来,吃完了非买不可的时候,捧在怀里何止是实质上的重量而已,心头也是铅压住的啊。所以去了超市回来,该买的果酱仍然没买。父亲有点纳闷,他餐餐烤土司要凃果酱。我泄气地说:“更贵了,过两天才买。”不是等减价,是消极的等气赌完。


郭伯伯才放手不玩,糖厂易手,马上调价。是,奶茶印度面包是旧价,但是一荤二素杂饭已经从四块半起跳。好激心。


这样起起起,农历新年时特别明显,回历新年时价钱却扣很多,算劫富济贫吗?手中捏着的钞票越握越轻,跟提款机见面越来越频繁。


一潭死水的薪水,虽不至于断粮,但过的是不甘心的年。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