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巴厘岛

Image
你以为主要是兴度教人口多数的地方,会怎么样怎么样对待异教徒吧?
酒店里是这样摆的。

其他宗教为什么没放?---因为经典太多了,放不下!所以。。。。

我认为,旅馆抽屉里放圣经,其实多余的。虔诚的教徒,旅行时需要的话,自带不就好了。何况各宗教的教派五花八门,自己平时读惯的版本比较容易进入情况吧。

应景

Image
此刻看这出连续剧《Chernobyl》还蛮应景的。


最恶的还是人心。


其实。。。。

该吵的是,国民身份认同吧?

Not bullet, toilet.

Image
梯级走下去是一栋旧建筑。主要是商业射击场,一发子弹马币十二元。好几种真枪,包括AK47。

我不熟系枪的种类,孩子们才清楚--他们玩电脑游戏。

我很急。导游说带大家去尝试玩真枪,“No not bullet, toilet.” 我说。

几个冰岛来的金发年轻人付费玩,枪声轰轰,像雷响耳边。我花几分钟上个厕所,一出来,他们也玩好了。

真快。真便宜的子弹。我们才从古基地洞参观了越南的血泪,出来没十分钟。


不听老人言

Image
他说以后要在日本生活。

我说中四的时候我就建议他申请学生交换计划,当时为什么不肯?

他回答:“我以前不够理智。”

我胸中一口浊气升起。有些妖精就是令人讨厌。错过的就是错过了,剩下的只有后悔。

这种熟得特慢的人,总是在懊悔从前不好好听话。可是现在他还是没有学会听话,所以继续犯错,后悔,再错过机会。







断奶期

Image
承蒙同学介绍,老大很快就找到工作,成为同学的同事。薪水不是很漂亮,菜鸟初入江湖,不可能好高骛远,足够维持生活已经偷笑。

上了班,才知道其实公司的财务不是很稳,前景扑簌迷离。老大决定硬着头皮做下去,至少留下一年,学上几手功夫才打算。迟发薪的话,靠他的红包积蓄过关。从婴儿时期到最近的红包钱,数千元定存,原来可以救命,幸亏之前他只花过一些来满足物欲,没有用到干掉。

才上班两个月,老大就提起同事已经在谈论投资,买房买车,他觉得跟他们的距离好远,感觉特别悲凉。

细细听他倾诉,原来也是这个女同学,已经开始物色房产。大家都是一样的新丁,老大觉得吃饭都不敢开怀大吃,女同学居然那么有本事?或许吉隆坡雪州人比较不一样,早熟,有志气。

女同学有军师指点,妈妈会适时指导,是时机做啥。还没毕业就投书找工作,抢先一步;一有固定薪水就申请贷款买房子,利用岁数的优点,拉长贷款期。现在有很多首间房子辅助计划,有许多优惠,买了当投资。

几十万的数目,我们老大真没有这种概念,他一看到就慌。不过,我们也不是坐以待毙,未毕业,老大就听从建议,每个月从储蓄扣一百元出来买基金,聚沙成塔,希望十年过后基金会有不错的回馈。

当然不能跟房产相提并论。

阿W的男朋友,也是仅上班第二年,酒店业,薪水不是很多,苦哈哈过日子。他要换份工作,跟同学一起创业,需要车子。他爸爸吩咐,去借100巴仙的车贷,家里不会帮忙。男孩乖乖听话,自己努力扛起责任,当个男子汉。

我们老大领不到薪水那段日子,他爸以为理该出手搭救,我不吱声。找房间租的时候,他爸曾想长期补助,让他住好一点,我也不吱声。

过段日子,老大适应下来,小小房间没有冷气也住得可以。克难型床褥,也睡得熟。每天步行一公里余上班,也习惯了。每餐尽量不超过十块钱,喝自带白开水,看起来寒酸也没关系。所以跟他见面时,我们都要带他吃顿好的。

上面提到的女同学和阿W的男朋友,都是不错的青年,念完书步入社会,就是自己来了,没有拉长断奶期,咔嚓剪了就断了,潇洒。

会有这种感慨,是因为听到亲戚的悲惨故事,义愤填胸,可是又觉得母子俩是周瑜打黄盖,旁人说什么都是多事。那么亲戚为什么要说给大家听?为了抒发心中的委屈吧,说出来她就舒坦了,虽然她不会来硬的,而会继续纵容儿子,有求必应。

重点是,他们的生活水准在高档,没有从低筑起,所以无法适应那种只是基本没有class的环境。住过高级公寓,当然不可能找一两千…

一代不如一代

Image
我在看韩剧《天空之城》,还没看完呢,太精彩了,忍不住说几句。豆瓣上有些影友觉得有不少bug,无论如何,不同于大多撒狗粮爱情剧,这个谈论极致升学主义的批判连续剧,由一班中老年演技派支撑,少年班也没有很漂亮的脸孔,实在只能从故事中留住观众了。

 故事在这里。https://movie.douban.com/subject/30304087/

长辈的欲望,可以去到一个令人惊叹的境界。

从前看过《Pluto》,也是韩国电影,讲的是同样的社会课题,可见这个课题真的是韩国社会的毒瘤。我们的新教育部长想要改革教育,摒弃分数主义,最大的阻力,还是学生家长。我认为,华裔家长占更大的比率。分数主义是中华文化圈根深蒂固的思想,大部分的华人引以为傲,不觉是坏处。

由于我身边也有这类的家长,出身卑微产生的自卑感,变化为非常高的志向,这个理想自己做不到,便希望孩子替他做到,比如说加入政治,成为人民代议士。

为什么自己做不到,当然有种种因缘,如学历不够,专业不够格,其实性格问题才是最大的障碍。而这类家长更是最自负的长辈,当小辈的成就无法遵循他的期望(要求),就会发表“一代不如一代”的感言。总结为小辈不如他努力,即使生活环境改善了,不用饿肚子了,反而不如他赤手空拳,从贫穷的泥地里爬出来站到石头上,达到引以为傲的境界。

凤凰男对子孙的欲望投射。他已经进入小富,孩子应该稳稳做中产阶级,那么孙子不飞黄腾达就违背祖训了。其实这个祖训看起来比较像他本身的训。

老大小学时候国语学习不好,他的祖母甚至建议“一个补习老师教不够,再找一个多补。”我当然没有照做。儿子的时间已经排得满满,全是补习补习,结果虚不受补,身心受影响。

我们跌入分数主义的陷阱里,屡战屡败,老大的童年真是痛苦。每次拜访祖母,她还要惯性的提问,“这次考第几名?”

没有可以让她向亲友炫耀比较的孙子,祖母的失落,我理解,但孩子就是这种资质,强求不得呀。

这种问题,回到最根本,就是需自省,到底家族之间,亲情重要还是面子重要---是爱还是虚荣。

多少的家庭因为这些无谓的面子问题而产生隔阂,虽然是很自然的想法,但这是人性之恶,人性的愚昧。

小时候住在漏水的木屋里,读了很多如《家,春,秋》之类的小说,十分厌恶这些家族之间的斗争。没想到,年纪越大,还是免不了亲身体验这种想避却避不了的麻烦。好像是人,都躲不了由家庭产生的龌龊。

人与人相处,总有摩擦,家人之间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