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为什么申请不到?

Image
不论家境如何,孩子能够考取奖学金,一家上下,从老公公到小北鼻,通通脸上有光,证明吾家基因特强,越稀少的奖学金,带来越大的荣耀。真是提起就尽情骄傲的时光啊。

可是哪有那么多的资源满足哪么多的申请者呢?特别是当很多很多学生的成绩都符合申请条件的时候。

去年老幺以校内中五会考成绩,也来申请。虽然他不是很会念书,学校却很乐观,预测成绩办得很好看,既然如此,我们就不客气,敢敢在报读的私人学院呈上奖学金申请。如果成功,可以完全免学费。

由于不是全A,那位办公室新职员几乎脱口要劝我们别期待太高,不过她没来得及说完句子,就给旧职员打断。是嘛,上门是客(我们如假包换的是顾客),而且这客人特厚脸皮,怎能不给他台阶下。

之后我们回家上网填表格。孩子不食人间烟火,妈妈替他研究。填到后半部,我心凉了。

几个A多少分,他是足够的,不过,叫人皱眉的是,表格居然问,请问你是不是优管人(youtuber)?你在社交媒体有没有影响力?

社交媒体啊,家长要孩子避开都来不及呢!唯有读书高嘛,哪有父母让孩子沉迷在面子书,天天盯着手机乐不思蜀?

所以啊,梳个靓头背好动听的答复准备面试,现在哪里足够?

考满分是基本,谈吐得体,说话有内容是要求,还有删人的条件是---不管你还没18岁,同学,你的理想是什么?你有没有带领群众的能力,可不可以改变社会?光说没用,他们要看实际的效果。哪,拿出你的社交媒体,你在IG/优管/面书/部落格等等五花八门,做出了什么好的影响?

那真的是tip top的tip top了。

当社会越富裕,考好分数的机制越方便(从幼稚园开始,全民一起题海练试题,造就补习产业长虹。),筛人的机制也会跟着‘进步’,这个道理说得通。

后来在院内的开放日,遇见几位奖学金得主,也给一两个接待过,咱们终于清楚了,差别在哪里,高低立下分明。僧多粥少,一山还有一山高。

说实话,一开始就没报什么期望,不过讨个经验。后来学院自动赠送助学金扣去学费五千,倒是意外之喜---然而,至今我仍然觉得,是学院不小心搞错对象。

不过,这些通通没有了意义,因为老幺后来选择不继续在那边上学。

同学的面书怎么用?只为食物餐馆打卡吗?

ps.跟儿子的表哥提起,他是STPM全A考生。他回忆面试my brain奖学金的时候,对方不太理会他的成绩,反而不断问他的课外活动的细节。

浪子回头

Image
我回家,陪姐姐去看歌舞剧。

天啊,难得碰上的机会。从来,西海岸搞的舞台剧,没几个愿意来这里,没有市场呗,很难卖票。最低38元的票价,我的乡亲父老嫌太贵。

从前的从前,我和一班莽撞少年搞舞台表演的时候,票是怎么卖出去的?都是社团长辈们默默支持的,免费派票,填满观众席。这么多年过去了,这里的观众还是没有进步哦。

越没有作品来,越培养不起观众,本土的文化土壤,旧雨老去了,新知还未抽芽。

取自Sin Chew Daily

这是汉制作的音乐剧《地藏》。导演是演而优则导的杨伟汉,还有从英国回流的舞蹈家罗碧芳挎刀相助。杨伟汉不仅当导演,还写歌编曲,加上郑泽相操刀,歌曲非常动听有魅力。

八十年代的时候,罗碧芳是领导我国艺术舞蹈潮流的佼佼者。这次回来,年龄资历厚厚一叠,她想做关于生与死的作品。

顾名思义,《地藏》是关于地藏王菩萨的故事。却也不算是直接描述佛教菩萨,而是一个义工,一个义工的母亲,和一个死刑犯的故事。

故事浅显动人,舞台呈现简略明了。三个主唱功力不菲,气场灌满舞台。

不仅主演杜君宁是瓜登人,其中一个舞蹈员叶仕翊也是登州的孩子。他们出去学了艺,回家酬劳同乡,显得特别有意义。

作品是上乘的。还有一点,我眼尖留意到了。

戏一开始,字幕打出来,是诸位赞助人的名单。我看到一个名字,问身边的姐姐:“那不是你的同学吗?”

我姐从小学到中学的同学。我念初中时见过他。排球王子,当年他在校里,有钱有貌,风流倜傥,身边的人如众星拱月。

然而,毕业后,不知怎的人就坏了,玩过头了。

我最后听到的消息是,他贩毒被逮着了,他是海岛夜店毒品的主要供应商,生意太大,逮到了只有死刑。后来没死,家里用钱铺路,找到苏丹撤免死罪,并且不需赴牢狱,只是被贬到他州,不准再回来。

今后他留在吉隆坡生存。昔日的纨绔子弟,鬼门关走一趟,后来有没有幡然觉醒?我不知道。

《地藏》讲一个误入歧途的富家青年阿成,误识损友,吸毒淫盗杀人,锒铛入狱,家人断绝关系。他在狱中认识了义工,信佛,忏悔,可最后仍难逃绞台。

舞台上的业力如山,自食其果,恶有恶报,没有例外,没有他因而可以逃脱。

戏终,请顾问---悟慧法师讲戏。唠唠叨叨之中,我分明听到一段,法师不苟近代许多劳师动众,为囚犯请求统治者撤免死刑的社会活动。(特别多是毒贩,有父亲天天去下跪之辈的。)

难道法师赞同杀人?不是的,他讲究的是因果循环,自作自受。

法师知不知道这场表演其一赞助…

倾城之恋

Image
许鞍华拍了张爱玲小说改编的电影《倾城之恋》,香港影评人林奕华觉得徐导演把故事拍错了。张爱玲写的不是伟大的爱情故事,虽然名字取得那么宏大,这个爱情故事其实很自私的,没有伟大的意图。

最后因为香港沦陷了,才成就了白流苏和范柳原的婚姻。这个爱情其实充满算计和博弈。

《使女的故事》第二季第11集,临盆的使女逃脱主人家,男女主人急急追来,气急败坏。两人争执,女主人满怀怨怼说:“Fred, 我放弃了一切,就只祈求有一个孩子。”这个一切意义太大了,包括了一个现代女性的身份,优越感,读书写字的权利,工作,为社会付出,实现自己的权利。

为了圆满当一个母亲的欲望,她可以颠覆家国。她站在道德制高点,她要拯救这个国家。(她的新国家回归“基督教”治国,没有孩子,不可能是丈夫的精子问题,而是由于人类舍弃了信仰,远离了上帝。)

革命成功后,岂料为了拥有孩子,她典当良知,成为暴力制度的一员,引经据典,假神圣,实际是---每个月协助她的男人强奸使女。

两天前碰到一个很糟糕的例子。

对方用不能愧对祖先反驳我。他指着上面说,我需要面对祖宗的。

我瞠目结舌。尊重他是长辈,我埋头吃我的红豆冰,不答话。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频率差太远了。

这人活到错误的时代了。巨轮轰轰向前滚,他的身体跟着走,头脑却留在过去,像一只在巨著经典里蠕动的书虫,吞噬论语一粒一粒的方块字,结晶为舍利子,坚硬如礁石,不动如山。某些大道理,本是大智慧,他却只选其一,反复咀嚼,为了无法满足的心愿,煎熬十几年。

这些世界上主要文化的经典,成立于人类农耕时代,几乎都重男轻女,制度化压抑女性。

也不是没有男孙,但他还不满足。

我忍不住遐思,如果是Uncle Lim家族,富可敌国,很多很多生意需要自己人去掌管,赌场纸厂娱乐城酒店等等,人手不够,大家长逼晚辈多多生养;而且非男孙不可,因为有很多财产等着争,晚辈应该会很努力造人。

至少如果有很多土地房子可分配,他的孩子会顺从吧,从功利的角度来讲的话。现代社会养一个孩子要花多少钱啊?难道多一双筷子就行吗?

这个媳妇养了两个女孩就停了,他很不高兴。三五不时对儿子嘀嘀咕咕,媳妇人善良,背后哭泣,不当面对质。儿子要保护家人,跟老子吵架,吵了很多年。

还有另一个问题。这个悬念,太叫我无语了。他们坚持相信,儿子的大女儿出生的时候,在医院错调了,真正的孙子在外头别人家里,可怖的是,在某印裔家庭里长大。

对他们来说,只…

全民玩手游

Image
网络照片

《头号玩家》虽然好看,但觉得神级导演这次出手,稍有不足处。甚至不如17年前的《A.I.》。

科幻电影的意义在哪里?似乎逃不掉预言与反省的责任。越来越多的未来世界影视作品充斥版面,迫不及待的塞进大家的眼球,一条又一条的大诘问,逼你自问,人类未来的方向应该怎么走?

如首次观看《玩具总动员》,非常惊艳,3D动画实在了不起!现在呢太多的3D动画已经把观众填得腻死,若非故事情节有特别之处,否则又是一出步出戏院就忘掉的戏。

《头号玩家》的故事俗套,牵强,到底还是很奇怪的“正义者”胜利。这个线路,甚至比不上《Avatar》。主角赢了,变成游戏公司的老板,一夕致富,他最大的功劳是挽救全世界最多人玩的电脑游戏免于落入恶势力/惟利是图的资本巨鳄手中。

惟利是图根本就是全世界任何一间企业的本质好不好?

连普通一个凡人,如果你手持腾讯的股票,腾讯手游把玩家搞得不可自拔,废寝忘食了,难道你会放弃这个股票?

主角拼了小命赢得游戏版权,把公司交给几个“正当”的人管理,废除了IOI公司先前成立的上瘾中心。关闭了奴役会员的中心,劝告大家每周休息一两天不玩,这个程度就足够解决绿洲电脑游戏带给人类的恶性影响?

一开始入眼的描述,几乎是非比寻常的恐怖,却以再自然不过的调调呈现。当社会上近乎每一个人,都以玩电游为生活中心,大人不工作赚钱,母亲不照顾孩子,青少年也不工作上课,街人都是带着VR自我陶醉,比手画脚地与空气对决的时候,很奇怪主角的设定怎么会因为赢了游戏,就可以给个观众满意的答案?

大人甚至病态式哄抢家人的游戏资源,为求自己的胜利与进阶。造成如此现象,除了没有到杀人的阶段,绿洲和IOI有差别吗?或许,错不在游戏,而是人性?然而促使人性显露恶的游戏,设计没有问题吗?

为了逃避现实而躲进虚拟世界,如一只鸵鸟;为了持续短暂的美好,永久埋在沙砾不肯出来,这样的流行文化怎么驱动人类摆脱奴役?

去看这部片是因为老大的推荐,看他说得天下无双,best of the best;片末我却感到一丝丝不满足,史蒂芬难道只有如此而已吗,我没看懂的是什么?老幺跟我讨论,他说这是新世代的世界观啊妈咪。

还是最近在追Netflix的《黑镜》,短小精钢的未来科幻短剧,纵使没有很炫目的场面,每部短短的故事却比现在的史蒂芬更加发聋振聩。

网络照片

Just doing what you cannot do

"My mother took a piece of paper, wrote a complicated differential equation and said, “Solve this problem! If you cannot solve it, I am not stealing your job; I am just doing what you cannot do.”"

在Quora逛的时候碰到这个帖子。

某印裔移民在美国的超市遇见一个白人妇女的怒骂,叫她回去,不要偷他们的工作。这位印裔妇女不慌不忙地有力回复该白人妇女。

射中箭靶。

如果那天我们也碰到一样的挑畔,可以借鉴。

烈阳下的阿妈

Image
在坟场总是烈阳灿烂。即使尽早出门,拖拉之后,事只办到一半,太阳已经高高挂起,尽情焚烧,跟地上滚滚燃烧的火焰互相映照。人困在中间,额头皱成腐竹。

这里的坟场集中,多个籍贯排排葬,连在一起。可惜没有植树,阳光直射,无处遮荫。一切曝露在亮晃晃的阳光下。

我公公的坟很朴素,没有围墙,简单的一堆土,一块石碑。今年特走运,居然已有他人代为收拾干净,除去野草,堆高坟身,连碑上的红漆字也重新描了。母亲特地买的锄头无用武之地。

应该是当地的华社团体或籍贯会馆的体贴回馈,因为没有通知,实在是惊喜。由于收拾过了,整片环境整齐,方便行走,真是好事。

我大嫂在专门店选购各种祭品,衣物,鞋子,黄金,冥钞,食品,饮料,我爸的嗜好香烟等,放在一个“快递盒”里,贴了封条写好名字,又整齐,又美观。我还是首次见识。

大盒烧给我爹,小盒烧给公公。我爹没有坟墓,所以寄在公公的坟头,一并烧给他,心中相告,叫公公带爹一起过来签收。

我爹死后,没有留下遗体,也没有骨灰,只在佛教会留下一个牌子,一个名字。我到那边祭拜,连一支香也不用,只用双手合十。突然感觉有点空。

没有留下实质的东西,碰不到的怀念,是不是会打上折扣?除去繁复的仪式,后人更容易忘记吗?

我看着母亲一面跟哥哥讲话,一面握香拜隔壁的坟头(跟邻居住户问安),一心二用,突觉仪式的不真实感。


说到登嘉楼,有一个闻名世界的水彩画画家,不可忽略,就是郑辉明。我娘的这幅特写,就特别的郑辉明。#阿妈以纱笼代替伞。


老天的一个惊喜

今年初始,老天爷就跟我开个不小的玩笑。

接着,三月还没过,乘胜追击,送给我人生最大的礼物。

老天,我能不要吗?我承受不起啊,我没有您想象的坚强呢!那位被天降大任于斯人也,不会是我,老天你看错人了。

步入半百岁月,居然还没得闲,比起年轻时代,更加煎熬,更加挑战。

对,计划赶不上变化,永远是硬道理。

本来以为已到坐看闲云野鹤,一半采菊东篱下。当头棒喝来得措手不及,姐,还有得挨呢。

生活的打击,为什么叫着打击,现在一百分的体会了。

如果我能够不理会旁人的目光,或许还可以撑下去。现在,我必须放下过去累计的一切养尊姿态。直视问题核心,抓紧最重要的东西;重要的一定不多,其他都是假的,都是欲望野心,都可以放下的,不足为惜的。

老天,这次的考验会不会太过分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