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17, 2016

好奇鬼灵精

家里小孩耗尽我十多年的青春岁月(嗯嗯!)之后,种种艰难终于过去,至少夜里不需那么烦恼,辗转难眠。问题是,我们家李慕白离家出走两个月了。

这只临到中年的老处女,从来不会在外逗留超过一天,也不常出门,都是我们疏忽没隔好她,电动门打开,她一时兴起才会溜出去。也不知到哪儿玩耍,应该只是附近,玩个把小时,或者凌晨时间,就会看到她守在滑动门前等我们放她进来。还是家温暖。

近年来即使门户大开,她搭理都不理,原地躺着不动。李慕白在我们家过了九年,身为一条看门狗,算是尽职的。谁知道她经历了那些荆棘啊?盗贼在屋顶上移动时,她一定吠得沙哑了,可惜无可奈何,因为他们掀屋瓦进屋。她赶过数次爬篱笆跳进来偷鞋的贼,闪避过投进来爆裂的长灯管。她的听觉灵敏,更年轻时,抓了老鼠爱放在地板明显处邀功。连飞低的鸽子,她也曾扑杀过。

这些本领是不是与生俱来的啊?米克斯(菜狗)的基因里都遗传这种好因子吗?她没有愧对自己的名字呢。

九月末,有天下午她乘机溜出去,到了晚饭时间仍不见踪影,我们仨找了几天,无消无息。我一直懊恼,为什么李慕白重新要出门找乐子呢?是不是家里的饭难吃,她宁愿去路边翻垃圾?
伊丽莎白女皇。好想念文静的她,我还在等她回家。

逃家的时候,李慕白带着狗狗的防舔咬颈圈,而且还有颈带,一看就知道是宠物。我们是旧花园,车水马龙,狗儿无法离开太远。最大的可能还是有人收留了她,关在家里。

我出门时看到街边的狗儿,都要反射性的放慢速度,仔细分辨是不是我们家的不屑女。这条狗反复患上皮肤病,医生认为病因是食物敏感,所以我们给她换去敏感狗粮,价位是普通货的三倍。她也不再当剩饭剩菜的处理机,饼干零食花生榴莲西瓜全变违禁品,我想那是她最悲哀的事。狗粮吃了数月,她就离家了。

家里一个星期无狗,心里不踏实。刚好柔州流浪狗收留中心搞领养活动,我们仨就去选了一条一岁大的狗宝宝回家。

当然不是出身名门的血统。这条也是米克斯,毛色混杂,活泼鲜跳,是老幺看中的。

过了几天适应期之后,她的爆肝指数就显示了。爆的是我的肝。

我又回到孩子小时候,绞尽脑汁跟他们过招的心情,这次的对象是这只畜生。真是一种米养百种狗,前面的例子不能复制在新的案子上。老幺跟我说,她好啊,这么聪明,是条好狗啊。我嫌她太聪明了,叫我计穷。如果她生为人,肯定比咱家两个呆瓜更让家长脸上有光。

李慕白小时候有我爹收拾,教得服服帖帖,很快就没造成什么麻烦(有的话,已事过境迁,也忘了)。李慕白既怕又爱我爹,只要他在屋外做事,她总是保持距离,步步跟随。不敢接近是因为怕我爹嫌她挡路,一脚踹过来。他俩的背影,人在院子里喝咖啡阅报,狗在人脚边静躺,老人与狗的画面,还留在我脑里。

我凶得不够,哈比人出头,男人比较恶,下手重。然而,新狗曾在收留中心住了一年,几千只狗中磨练了她的本事。她的反应和固执,叫我无策。心中虽气,又赞叹她的智商。

到底还是淘气的好奇宝宝啊,喜好千变万化,层出不穷。重要的是,我在院子做过的什么事,她都要用牙去了解一番。还没有脱口腔期的宝宝,留给我们的是七八双损坏的鞋子,扭曲的铁衣架,衣夹子碎片,破洞的床单,摊在地上肮脏的衣服,沾满狗毛的裤子,凌乱的垃圾,三番五次翻出盆子的泥土,坏掉的水喉管,破裂的泥土袋,无齿的刷子,碎掉的花盆,断成两截的可乐铝罐,碎成雪花的报纸。。。

这个单子还在增加当中。

掏尽脑汁也无法阻挡她靠近晒衣架。她闯关成功后,总用一种暧昧的表情看我,是在嘲笑?
回家第一天,硬是要跟随进屋里,不屈不挠。没看到人影她心里慌张。那时我们不了解,这种身手,其实是钻洞达狗,跟老鼠学的吧?

第一夜睡觉,自己选了登高的床。稀奇。单纯无辜的表情。第三天开始就大开噬戒。像戴面具的蝙蝠侠,Baddog破坏王。

经过两三次惩罚后,一听到我的声线提高,或是看到我脸色阴沉,马上自动跑去那里罚站,等我来拴住。她很快就把我的怒气和该地方串联一起。其实没多久,她就发现解开铁链扣子的法子。这个脑子是吃什么长成的啊?

Monday, November 7, 2016

经典不会错吗?

是不是只要背熟宗教圣经就是良好的领导?是不是对自己的宗教经典信手拈来,引经据典就是更值得崇信的人选?

----经典不会有错误吗?换个说法,经典难道是永垂不朽,经得起世代更替的挑战吗?经得起千年以来,社会环境变迁的淘洗吗?

人类从至多150人的部落,发展到单元社会,继续走到今天,已是各种文化传统混居,到处动辄百万人口的多元城市。今天我家里摆着菩萨塑像,邻居则在一道墙的后面挂着十字架,我们门前巷子的尾端,就是花园里的清真寺,它每天唤礼的广播浸濡着家家户户里各门各派的神。

所谓新的宗教,即取代泛灵信仰,目前世界上主导最多信徒的宗教们,其实也已经千岁以上。

取自文学城新闻频道

邻国发生的十万人上街示威事件,最后的燃火点在一段可兰经经文。

阿学省长引用的可兰经经文大意是:“人们啊,你们不可选择天主教徒或者犹太人作为你们的领导人,他们大多也会去领导其他教徒。如果你们当中有人选他作为领导人,那么你们就是其他的不义之人,但是,真主是不会接受不义之人的。”他借这段经文劝告民众,不要被利用此经文的人愚弄。

当然我们可以推敲出种种酝酿的原因,阿学省长没有照顾到中下阶层,阿学反贪得罪了既得利益者,他的竞争者为了私利煽动,乘机打击现有政府等等。但,他难道没有政绩吗?难道他贪污滥权,中饱私囊,把国库乾坤大转移,或是杀人欺瞒,打压人民了吗?

问题是指向印尼的民众。因为触发他们上街的理由是,他们觉得阿学冒犯了伊斯兰。如此,之前阿学省长为民所努力的一切成绩付诸流水。

对,我们不得不承认,凡夫俗子是愚昧的,普罗大众是盲从的。群众为了信仰的尊严而挺身,那么他们日日听从,指导人生意义的宗教领袖呢?在明显被蓄意剪辑的假相和可预知的仇恨面前,这些社会模范们的道德正义在哪里?

玻璃士宗教司阿斯里和郑丁贤先生对阿学省长的言论,带出一种信息,jangan main main,跟穆斯林社会,必须谨慎。

为什么?因为自尊心太强?被害症候群?部落心态?特别是宗教领袖,呼吁信徒的正义感是他的职责,如果带着这样“别惹我们”的心态,不是太荒谬吗?

难不成要从教义的层面来解释?难不成一般上对伊斯兰的偏见果真有其基础?

难不成再三重申代表和平的宗教,若回到教义去探讨,其实不然?

当今世界著名的无神主义者道金教授,曾经在大学接受阿拉伯半岛电视台的采访。相信先知莫哈默德乘有翅膀的马飞天的采访者,几乎是跟他争锋相对。他们谈及现在的恐怖袭击坐大,几乎都跟伊斯兰的名堂有关联,采访者说那不是伊斯兰,道金马上驳嘴,“可是伊斯兰界的宗教领袖却三缄其口。”(没有足够的批判,就带出默许的意思。)

几千年前的宗教都是从单一民族,在地文化中诞生的。原始经典里面,不乏排外的规劝。可能是当时的社会情况,迫害,驱逐,传教的艰辛,族群之间的战争,为了维护血脉和护教,经典里列下提防其他族群,甚至对他族片面化恶性的批评。现在读来,含有各种的偏见和贬义,因为社会已经改变了。

我们不能从近代历史上认清这个悖论吗?

纳粹国时期,希特勒居于莫名的变态心理,提倡反犹太(Anti-Semitic)运动,国法不允许,为了找个堂皇的理由,他改变基督教圣经的诠释。在他的强制改编下,耶稣变成雅利安人,由于反抗犹太人的迫害,壮烈牺牲。如此一来,德国的基督徒对犹太人的仇恨表面化,制度化,规模扩大到成为欧洲史上最令人颤栗的大屠杀。

事后我们看来不寒而栗,然而有个核心问题---为什么当时受教于博爱慈悲的大量基督徒,会热烈迎合呢?特别是那些站在信徒前面讲道的牧师,神学家,学识渊博的宗教家,对邻里接二连三被抓进集中营,为什么可以无动于衷?为什么德国的神学家们会成立日耳曼基督教运动,吸引许多大学神学教授/教堂/教会/神职人员,散播,教导,讨论,出版,推广边缘化非雅利安人的观念?---是因为在圣经里有类似的立场,所以宗教人士的良知有立足之点?

难道非我教徒,这些所谓迷失的人,带着的罪足以让他们死而不足惜?

幸亏欧洲人晓得反省,剖开伤口直视病因,吸取教训,承担责任,避免重犯。

英国广播公司(BBC)有一系列纪录片,由一个教区牧师带着镜头,环游世界各地,采访各式宗教信仰,有旧式崇拜,有新生信仰,除了猎奇,更多的是引起观者的思考,突破自己信仰的惯性思维。


https://en.wikipedia.org/wiki/Around_the_World_in_80_Faiths

最后一集在欧洲拍摄,主持人皮特受邀到一户犹太家庭晚餐。临去的下午,皮特内心在纠葛,他说他属于的路德教派,明文标签犹太人为非善类,他认为是错误的。他觉得晚上吃饭的时候,身为一个路德教徒,他有义务当着新认识的犹太人面前告解,道歉。

其实不简单,但是皮特牧师鼓起勇气做了,观看片子的我哭了。也许还有很多基督徒,犹太教徒观众,也一样。

 http://www.dailymotion.com/video/x3bvxjf_around-the-world-in-80-faiths-europe_tv (在17:20)

Around the World in 80 Faiths, Europe - Video Dailymotion

Around the World in 80 Faiths, Europe - Video Dailymotion: Around the World in 80 Faiths: Europe. Around the World in 80 Faiths is a British television series which was first broadcast by the BBC on 2 January 2009. The series was presented by Anglican vicar Pete Owen-Jones, who was researching the various faiths from around the world.

Thursday, October 27, 2016

屠妖节想起谁?

转眼就是屠妖节,特别挂念一些人。

由Ramnath Bhat - Flickr: Diya necklace,CC BY 2.0,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ndex.php?curid=29865204

夜里临睡时候,脑里冒出来的人影,不是蓄意的,真心怀念他们。

昨天下午去买蛋挞,收银员嘘嘘索索提醒,接着隔壁咖啡店老板也趋前来耳语,攫夺惯犯又驾着摩托在小路上绕来绕去。他们都认识这个罪犯了啊!多么猖狂!因为他知道无人奈何得了他。

两年前我在同样的小路上,生日当天,就被扯跌,皮包/电话/钥匙/笔记簿等等贴身的东西瞬间全随他而去。警察局分行只在一个转角之后。如果警察立刻跳上摩托去追,抓到抢匪志在必得。报案时种种拖延,把我搓来搓去,近在眼前的案件,叫我到关卡附近的总警局,重复回答更高级警官的例行查问,报完案,我已身心疲惫。何况眼前的高阶警察的态度很明显,教你的是善后,不是怎么找犯人。

更久以前屋子进贼的时候,到家里来记录案件的特种警官,虽然带着枪,态度也是一样的,潜台词是“我们做不了什么,其他人的遭遇更厉害,损失更大,你们算幸运了。看开点。”

关于这个层面,在这个社会,真叫人阴郁。

因为所以,有的人爱看超级英雄电影,看上了瘾。小小市民需要的只是一个信心啊!能不能告诉我,这世界还是邪不胜正的!

日复一日,我们慢慢就接受了,这关乎自己的运气。没有背景/人脉/曝光率/网络红人/天时地利人和/生辰八字/面相骨观/手段交易/利用价值。。。。报了案,石沉大海,读报看到破案的报导,心中羡慕为何不是我?

然后明白一个道理,结案就如抽奖活动,永远不会轮到你。

所以束手无策的小市民只好寄托于信仰。神啊,在千万人祭拜您的日子里,请满足我小小的愿望!后天不就是屠妖的日子吗?祝您神力大威,替我处置掉这些垃圾!

所以特别想念他们啊!那些害得我崩溃,担惊受怕,杯弓蛇影的人。

还有一位纤纤刘公子,在世界逍遥云游,等待事过境迁,以便翻身回归。马来西亚最大的小偷同谋,有我国第一号给他撑腰,他在外边吃香喝辣,左拥右抱,我们受害户却奈何他不得。这颗卡在喉咙的熟鸡蛋,吐不出,吞不下,死的是人不是鸡。

公子在槟城的家人,亲朋戚友,过得好吗?吃饭香吗?睡得稳吗?在游艇跟名流巴黎士等辈趴地曝光之后,看过报章访问刘公子父辈,谓“会劝孩子以后别太铺张夸耀。”

到目前为止,刘性家人有发表过什么声明吗?又不是无名小卒,可以隐姓埋名,消失于人海中。

一号夫人的女儿都曾经在社交媒体上因其兄而表示遗憾!

这些妖孽,不期望在屠妖节除之,更待何时?

刚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鲍勃.迪伦有一首歌,叫“战争的主人们”,直接咒人死,我想我也是接近了。

Masters Of War

WRITTEN BY: BOB DYLAN
Come you masters of war
You that build all the guns
You that build the death planes
You that build the big bombs
You that hide behind walls
You that hide behind desks
I just want you to know
I can see through your masks

You that never done nothin’
But build to destroy
You play with my world
Like it’s your little toy
You put a gun in my hand
And you hide from my eyes
And you turn and run farther
When the fast bullets fly

Like Judas of old
You lie and deceive
A world war can be won
You want me to believe
But I see through your eyes
And I see through your brain
Like I see through the water
That runs down my drain

You fasten the triggers
For the others to fire
Then you set back and watch
When the death count gets higher
You hide in your mansion
As young people’s blood
Flows out of their bodies
And is buried in the mud

You’ve thrown the worst fear
That can ever be hurled
Fear to bring children
Into the world
For threatening my baby
Unborn and unnamed
You ain’t worth the blood
That runs in your veins

How much do I know
To talk out of turn
You might say that I’m young
You might say I’m unlearned
But there’s one thing I know
Though I’m younger than you
Even Jesus would never
Forgive what you do

Let me ask you one question
Is your money that good
Will it buy you forgiveness
Do you think that it could
I think you will find
When your death takes its toll
All the money you made
Will never buy back your soul

And I hope that you die
And your death’ll come soon
I will follow your casket
In the pale afternoon
And I’ll watch while you’re lowered
Down to your deathbed
And I’ll stand o’er your grave
’Til I’m sure that you’re dead
Copyright
© 1963 by Warner Bros. Inc.; renewed 1991 by Special Rider Music

Tuesday, October 25, 2016

清真不?

这问题当你做门市的时候,很重要。因为要把市场扩大到全体国民的话,某些有洁癖的人需要被保护。

p.s.离题一下, 如果场面换成不吃动物性产品的信徒又如何?笑~~

ok,我不是来辩论,或说道的,伸冤或什么,步入职场之后,一路走来,碰过几次,有时是顾客提问,有次竟然是员工(平时关系还不错!)。可见对这类人,这是生死问题,离五雷轰顶只差一步,不能马虎。

我只是想提从前还是菜鸟时候碰到的事。其实那个时候,清真不清真,还没像现在那么有火药味。很多穆斯林根本不理会,特别是救命,紧急用的措施或医疗药品。产妇临产时人命关天,为什么还要计较医生是不是男的?看到我老婆的私处又怎么样?难道动手术时候,太太一丝不挂,男医生在她肚子上划来划去,是跟你的道德品格过意不去吗?---人能活下来,平安无事才重要,不是吗?

今年闹出预防针不清真的课题,叫人哭笑皆非。说实话,如果真要一一去分析,做药剂/产药的人无可否认,从国外(根本连国内也是,材料多是入口)引进的医疗用品/药物,有多少可以完全避开非清真的成分?不信回头去伊斯兰国家看看,如阿拉伯,能做到多少。

如果要好好让自己避免接触不清真的用品,天啊,真要做到,非犯忧郁症不可。

对了,当我还是菜鸟时期,奉老板指示,兼卖辅助品,就维他命营养素之类的。那时店开在政府大楼正门对面,有不少友族公务员来光顾。马来人其实相当热衷于强身补体,特别是卖的人能言善道,讲得头头是道的话。(我指的是上司,不是我。)

那么有天来了一个带哈兹帽,穿长袍的轻熟男,问道店里卖的辅助品清真不清真?

那些站在道德制高点的检察官,到超市走走看看,反脸狐假虎威,我见识过。回想这位不像是有官式背景,因为他的态度不带敌意。不过他好像是内行,知道多数药丸的表皮用猪的胶原蛋白制作。

那时我就懵了。学校没有教这种问题,实习时候,公司年度集训里也没机会讨论。在西海岸上班的时候,那时没多少人会想到这个问题吧!在东海岸就比较早点浮出水面。

我只好耍出“拖”字,“回头我跟总行问清楚了再跟你讲。”

没想到客人还是顶认真的,过了两天他真的回来要答案。然而总行管辅助品的小老板是个少爷兵,做事不认真,完全没有回复。我只好再用延兵之计,把客人请回去等消息。

东海岸有个好处就是大家可以等待,脾气很好,不急不急。

电话催过去后,传真来了。短短的一句话,小老板叫我拿给客人看。

忘了几天后,不屈不挠的客人回来了,我准备好了,把模模糊糊的传真拿出来,指给他看。“这个产品来自美国,上面有犹太教清真认证(Kosher),所以也是不含来自猪的成分。”

我指给客人看的时候,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因为年轻嘛,缺乏通识,(大学又没教!)上头这么讲肯定可以---何况我还不具有关于穆斯林和犹太人仇恨的概念。只见那位客人脸色有点僵硬,居然也不再咄咄逼人,转身离开,而且没再见他的脸了。

没准这个答案也可以击中红心。我们继续在政府大楼正门口,卖着同样品牌的营养品。


Wednesday, October 12, 2016

教不教进化论?

每次车驶在西海岸南北大道,接近吉隆坡时,都会路经伊斯兰理科大学(Universiti Sains Islam)。

早期我还在吉隆坡上班的时候,国际伊斯兰大学刚成立,我还曾经去那儿采集样本。年轻时浑浑噩噩,没什么感触,老了才有一点点想法,对于伊斯兰化教育,很好奇呀,伊斯兰理科大学的纲目与槟城历史悠久的理科大学有什么差别。

短短一二十年,马来西亚的伊斯兰金融体系,搞得轰轰烈烈,领袖们曾经立志要把我国打造为穆斯林世界的范本。如今上街一看,目及之处,国内众银行通通已换上伊斯兰银行(Islamic Banking)招牌,发展十分迅速。虽然我还没搞清楚伊斯兰银行或传统银行,有什么差别,但免不了有一两个伊斯兰户口,因为大多新的户口带有伊斯兰“风味”。貌似名堂上换了,药却没换。

岔开一下。月初伊党主席在“希望集会3.0” 上致辞,当众讲了令人震惊的一句话。他说:“只有伊斯兰可以纠正人类。。。”老人家在甘榜里展望全球(宇宙?),不得不佩服他宽宏的视野和过人的胆色---超人的眼力和胆囊。

不过--恐怕,不是他一个人这么想。事到如今,我们应该顾虑的是,多少成的马来西亚人有这个想法?

我在豆蔻年华学生物的时候,教细胞学的马来讲师,当然是海归派。记得她上地球生命缘起的第一课,开始之前,先来一个序论:“我知道有些人会觉得被冒犯,不过请记得这是世界科学当前的结论。”

中学时期我们可没有学得太深入,老师也不见得会引导讨论,非穆斯林不会发现有异,学科学的穆斯林呢?有没有敏感地觉得,被逼违背良知?----实际上,强化小学至中学的宗教课程,是我上大学之后才开始的,所以大学班上的穆斯林同学,或者(我猜想)比现在的同学西化。

细胞学的讲师是生物协会的顾问,我们办烧烤集会的时候,她还献艺如何泡制鸡尾酒!她把啤酒称为etoh,华裔筹委笑起来,有位马来女生皱起眉毛。

其实讲师讲的猿人进化,简化得不能再简。考试有没有出题,我又忘记了。

后来讲师请假去一趟麦加朝圣,回来的时候,她开始戴起头巾。她给学弟妹的课程内容有没有改变,我就不得而知。

亚布拉罕信仰体系里,关于创世纪有相近的论述,即一切生物由造物者所创,这派学说叫Creationism。在近代科学界,自文艺复兴后,大多数的科学方向都同意达尔文提出的进化论Darwinism,生命不是因为他方的主导,完全是大自然环境天择的结果。这个‘天’里面,没有所谓神的力量,仅是适者生存所影响的力量而已。

达尔文知道他的发现会掀起惊涛骇浪,那是19世纪中旬的英国,所以未发表著作之前,达尔文犹豫了二十多年。进化论面世之后,每一次的发表会总有一个人来挥舞圣经闹场,这人后来自杀了。他是招待达尔文随船航行的船长,死于愧疚,他认为自己是罪人,酿成了滔天大恶。

照字面上诠释经典的信徒/宗教师,不能接受达尔文进化论最大的一点,除了因为把神的威力排除在外,还有人类与猿人出自同一个祖先。因为创世纪提到,上帝/神照着祂的模样制造了男人和女人,所以承认毛茸茸的野兽始祖是最恐怖的亵渎。更不用说一切生命体源自几束凑巧合成的化学成分,追朔再追朔回去,我们人类和一枚草履虫其实同宗。

伊斯兰历史中有过很辉煌的科学昌明时期,间接推进欧洲的文艺复兴,由此结论宗教里为什么不可以与科学并驾齐驱?

近代美国有一宗法律案子,是这类争执最完美的参考。不很久,2004年罢了。

现代教育的生物课,全世界(?)都教导猿人进化论吧!达尔文进化论是不断被新发现证实的理论,越来越多出土的类人类/动植物骸骨,摩登基因证据,天文学,地质学都指向达尔文的先知之明。(?)是保留,原来世界有些地方还是不太愿意讲授跟宗教故事(?)相悖的知识,包括世界第一大国,美国。

即使美国的科技在世界排第一,一些南方州属,依然十分保守激进,抗拒达尔文,由于当地有权利自选课本,在小镇Dover就有校董决定另选提及智慧设计(Intelligent Design)代替达尔文主义(Darwinism)的课本。虽然在会议内不通过多数票,一些校董借着捐献的名义,提供这类课本,并通过霸权要求老师们在课前朗读一篇文章,申明除了课本,还有另一种解释生命缘起的理论。

生物学的老师不肯就范,把事情带上法庭,新闻一传出,即刻有两派相对的律师要为各别支持的队伍辩护,两边都是赫赫有名的律师团,旗鼓相当。这件案例成为举国瞩目的里程碑,记者日夜跟进报导,不仅是Dover小镇,美国人民为了宗教和科学,分化成两边,一如当初的奴隶之争。(南北战争时候,南方以基督教圣经作为蓄奴的堂皇理由。)

耽长却精彩绝伦的审判以控方的胜利为结束,Dover学校必须把智慧设计论驱出课室。

有时候我们观看向日葵,不得不惊叹于花心完美的几何图案,见微知著,几乎马上联想一定是有神圣的力量在安排这些。这不就是智慧设计吗?普遍人们产生这样的感叹,为什么控方律师/主流科学家不以为然呢?

第一,控方律师团从替代生物课本的出版商处,挖出称为“The Wedge Report”的潜伏计划。简短来说,就是有一个想复兴基督教的智囊,通过出版课本,以全套的智慧设计论说,来替代演化论,解释地球上生物的历史及发展。智慧设计论其实旨在纳入创造论的概念,以反驳物竞天择。(达尔文的天指大自然环境)。当然智慧设计论不能堂而皇之,在世俗化教育中采用创造论这个字眼,所以就用迂回的方式带入这种概念。

The Wedge计划认为美国的现代教育已走上歧途,造成年轻人道德沦丧,社会风气败坏。他们想改造教育,拯救美国新世代,回归基督教的怀抱,才能保障美国的未来。(嗯,听起来耳熟。)

第二,美国实行政教分离,宗教不能干涉政治,政府不能促进,或打压任何宗教。所以在公共教育教导创世论,已违反宪法所赋予学生的权益。

第三,虽然学校董事认为,智慧设计论只是提供一个不同的看法,为什么需要置它于死地?站在控方科学家的立场,当科学里面存在神的力量,身为研究人员,你怎么去挑战祂?不去挑战,怎敢好奇地挖掘,怎么发现真实?人类对于大自然有很多不理解的地方,古代人类对天对神的敬畏,随着时代更替,越来越少。科学精神是不断质疑,找证据,推翻,再找证据,再推翻,自我完善,一路挺进,一路发现,一路收割,改善人类的生活。

神之无所不能(超自然)的概念,会成为囚禁科学的脚链吗?曾经发生过吗?

因此,标榜伊斯兰的理科大学是怎么教导进化论,天体宇宙学,考古学,地质学?或是怎么以实证开创出新的道路?

By 3268zauber - Own work, CC BY-SA 3.0,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ndex.php?curid=7261936
大约跟伊党主席同时,大马闻名的基金经理陈鼎武先生在别的分享会中,对于是否相信上帝,他回答说,他更相信自然的力量。

注:马来西亚政府所支持的公立学校宗教课程,据我所知只有伊斯兰。

资料:

奇茲米勒訴多佛學區案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A5%87%E8%8C%B2%E7%B1%B3%E5%8B%92%E8%A8%B4%E5%A4%9A%E4%BD%9B%E5%AD%B8%E5%8D%80%E6%A1%88 (维奇百科)


影片中最中肯的一句话:“圣经从来不是作为科学教育而写的教材。”

Tuesday, October 4, 2016

赤裸的时候眼睛看哪里

之前读过H在副刊发表关于日本泡汤的经验,印象很深刻,因为惹得我笑得湓气。一个几十岁的大男人,当着其他男人面前脱光有什么了不起----嗯,不,有什么需扭扭捏捏。他写得实在太滑稽,尴尬的心情一览无遗,十分娱众。

才不久前,我们旅游布达佩斯的时候,年糕的爸爸特地来带我们去泡spa,在市内闻名遐迩,历史悠久的一个温泉。刚好当天是全男日,不招待女生,所以我没去成。哈比人和儿子们随年糕爸爸去了,我留在民宿里煮晚餐。

泡澡回来,儿子说在那儿给一个当地大叔教训,虽然听不懂对方说什么,但语气是凶的。还好有年糕爸爸替他们辩护。原来一进场,多数澡客是一丝不挂的,只有很少数男人和哈比人一票,包括年糕爸爸,穿着泳裤,貌似这样而挨骂了。

布达佩斯还没有太世界化,很少异国语言的告示板。哈比人去之前问过年糕爸爸,他身为当地人,也跟着穿短裤,不知是礼貌或是避免大家难为情。(我强烈的怀疑因为年糕爸爸和哈比人严重的沟通不良,话没说清楚的后果---所以他只好不勉强哈比人脱光)。

我们不是第一次泡温泉,在台湾旅行的时候已经试过,男女一起,穿泳衣,因为没有备泳帽而被逼跟泳池管理员买。其他时候,在酒店/运动俱乐部泡过的热水池,从来不需脱光。

现在入住洞爷湖边的酒店,有温泉设施,不过在日本哦,不穿半点衣料是原则性的,不容辩护。

当然不是男女合泡那么幸福,酒店的温泉分两处,不同日子,不同时间,开放给男或女,互相错开。

家里的男人们穿着内裤,外披客房提供的浴衣去一楼的浴场。我则搭电梯去八楼,当然也穿一样的浴衣。

临上刑场的表情。(第一次碰到这种浴衣,不知怎么穿?不晓得只穿一件还是两件?小孩穿的有没分别?怕穿错了下到大厅出丑,特地简讯回马跟小薇查问。)

带着很多的勇气走出电梯,穿过无人的柜台,转一个角马上就看到天体。一两个赤条条的大妈在面对着置物篮拭干身体,穿内衣。我第一个反应,是立刻闪进厕所关上门。

我只有自己喔,如带上一个伴可能比较好壮胆。

假意抽一下马桶,硬着头皮走出去,外面的日本妇女很大方,没理由我不能配合大队。

所以两分钟后,我也随着乡情,小心捏着脚步,拉开门,走进澡场。慌张的时候特别容易出丑,防滑是第一个闪入脑中的想法,集中在脚下,就不会去注意脸前白花花的躯体,扰乱心绪。

拉门上明显的贴着中文字---“请不要带外面的大小毛巾进来。”除了看不懂的日文,还只特地提醒会中文的客人,涵义很明显吧!除了近期多了很多讲汉语的游客,此类客人擅自改规矩的风气还蛮严重的。

小毛巾可以当最后一块遮丑布,有的温泉准许,客人下水池时就把它顶在头上。有的温泉却不允许,连沐浴露/洗发露/擦澡布/磨砂石块通通给你备齐了,你只要人进来就行了。

进羊栏的新羊必须用最快的时间学会适当的嚒嚒叫,因为事先忘了问度娘,泡日式风吕的习俗。光着身子楞在池子外,或抓个人求救,不太好受。幸亏整个澡场的设计一目了然,最靠近门边的是刷身的无数个间隔,左右两边矮板无门,自个儿面对墙坐在板凳上自个儿埋头刷陈年旧垢,从头洗到脚,用花洒冲干净后,才丝丝然缓步迈进热汤,尽量配合年龄地优雅着。(度娘--百度娘亲)

那是饭后时间,池里人不多,没几位外国人。比起日本大妈的自在,我掩饰不了强作镇定的僵硬,不过活了一大把年纪,少少演技一定有的啦。把颈项以下的身体埋在温水里,找一个前面无人的方向,目不斜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泡了十多分钟,养大了胆子,我移到露台的水池试试。连接天空的冷意,这里的池比较小,有几个日本美眉坐在池内矮阶聊天,只泡下半身。如果我学她们一样并坐住,就是青春与衰老之别的教科书,所以我移前一点,跪坐在池底,肩以下浸在水里。

闭上眼睛,迎面的是冷飕飕的空气,后脑勺的春光啊,近在咫尺,远在头壳外。

泡到无聊了,我就起身,回到刷身间随便洒一下水,神清气爽地走出澡场,抹干身体穿回衣物,潇洒地离开了。

临出去之前,眼尾瞅到两个大马人,阿婆和中年女儿,初来乍到,把毛巾顶在头发上,战战兢兢,扶着把手走下水池,前怕狼后怕虎,一脸的窘样。

经验有了,下次一定要好好的泡,最好带个伴,一边泡一边东家长西家短。


君子 非礼勿视。其实不该看的,我什么也没看真切,发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