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14, 2017

但愿是危言耸听

世界思潮风云突变,云谲波诡,较早一点点的套路,马上落伍,叫人措手不及。

不仅是千辛万苦拼死挤进医学院,熬完了六年悬梁刺股,过关斩将采下红花,却发现没有岗位。也不仅是第四波工业革命,大数据操控你的消费行为,人工智慧抢走你的饭碗;或是地球的状况越来越糟,美国却往人类的共识反道而驰,削减环保预算。

时局的变化,有没有循环往复?有没有一定的套路可循?只觉追得气喘,不知如何展望未来。

不,不只是股票涨势,还有迫在眉睫的事。

我记得不是很久之前,七十年代,马来西亚政府着手强化国民意识,马来文化被推上神台,八十年代禁止舞狮,九十年代吗哈爹把大家的目光推向钱看,暂时忘记了各式各样的意识形态。少数族群在松绑的情况下,祭出各式各样的包容/多元文化/integrasi/diversiti,进步的想法,响应世界潮流,欧美的自由人权/平等社会。

东方社会里,大国中国/日本/韩国的例子全是单一国族文化,强制同化,融合assimilation,汉化/日化/韩化。身在大马的少数民族千方百计,就是要避免落进这个囚笼,当我们沾沾自喜社会对少数人口的包容的时候,殊不知别人的想法已经变了。

上一次胜选之后,看到某伊斯兰党委员提出与巫统“大马来人”合作计划的简讯曝光的时候,当头棒喝,更觉得冷入心扉。

不可否认,这是很吸引人的主意。改变一贯的游戏规则,方方面面各种游戏,从公到私,私到公,让我教徒得以借已筑好的基础,一蹴而就,展翅高飞,优先权益,更加坚不可摧。任何一位马来人不可能不会被吸引。

早几年我们还有西方社会的理想当靠山,现在却四面楚歌。

多元文化这词,在西方国家逐渐转为贬义,“政治正确”的立场变成空中阁楼里的笑话。

始作俑者当然是大举移民的穆斯林。更早之前的移民数目是零星的,而且带着技术,智力,劳力,资金,造福收容的社会。虽然也有如华裔东亚裔自我聚居不和当地人太交流,引起诟病,但没有像这次穆斯林难民所造成的巨大恐惧,让人厌恶。

特别是当穆斯林占有足够的人口,在欧洲一些城镇安营扎寨,改变欧洲传统的风貌之余,甚至要求实行Sharia法,动摇国本。何况,多数移民技能不足,从事收入微薄的职业,加上生养众多,贫穷恶性循环,仇富心态强烈,总觉得接收国欠了他们,对国家制度没有归属感。聚居区的犯罪率高扬,仿佛回到古时的部落,由宗教领袖管辖,国家警察根本不敢进去执行任务,沦为不管区域。

甭提独狼或与外谋和的恐怖袭击。所谓的屈辱,牺牲,圣战,荣耀,上天堂。

现在欧洲人越来越觉得,不行,移民必须融入主流,在地人的宽容已经被利用,养虎为患,好心打水漂。所以欧洲向右转是不可避免的趋势。

这种风向,对我们身为少数的族群,在这里有什么影响呢?有些年轻人觉得好啊,打击一下穆斯林的势头。

它会影响很西化的精英。年轻的马来精英们,可能更不肯理解我们对原生文化的坚持。留过洋回来的以国民塑造的名堂批评我们,没出过国的更不用说了---阿拉伯(伊斯兰)是最优秀的宗教,最能整理世界混乱的文化,为什么你们不要开放心胸接受它呢?伊斯兰中心主义。看看Zakir Naik 的言论。

何况,对穆斯林来讲,既然西方皮尤统计已经清楚地告诉全世界,不用三十年,穆斯林的人数会超越基督徒,非洲/欧洲/美洲的穆斯林将扛起支援老化的社会之责,并成为举重若轻的选民,左右政情,加上亚洲的穆斯林,世界会统合在伊斯兰门下。大阿拉伯圈,沙特国王(瓦哈比派掌门)在笑。

(信徒人数众多不是问题,问题是野心。)

你以为我们国家伊斯兰化仅仅是政客的把戏吗?但愿我在危言耸听。但愿我们的精英们能阻挡这个台风。

这样不是说要仇视马来人,那很愚蠢。而是支持不愿伊斯兰化的马来人,跟他们结交,有建设性的交流,很务实地憧憬我们期望的国家。

瓦哈比主义最代表性的剥削,就是女性的自由。

Tuesday, March 7, 2017

司机也评价乘客

很久以前,刚搬到新山时,有次排队等侯乘计程车。来了一辆车子,排前面的华裔少女打开车门,一看是马来司机,马上转头让给她背后的人,她宁可等下一辆。

住吉隆坡的时候,搭过计程车,不少司机是华裔大叔,也不见得通通是好人,曾被耍过很多次。也搭过马来司机或印度司机的车子,有很不错,也有抠钱的。所以第一次碰到上面所提的偏见,我在心里留下了印象。

开始我觉得好突兀。住新山久后,虽然仍旧觉得不妥,但也见怪不怪了。也许新山市区不一样,因为华人的比率比较多(五成),十多二十年前的华裔司机也非常多的,少女不搭非华裔驾驶的计程车,很快就可以等到她认为更安全的华裔司机大叔。现在却很难,因为华裔司机们都越过长堤赚新币去了。

这种帮衬“自己人”才不会被骗的观念,在这里大行其道。当我或老大独自乘车时,偶尔就碰过这种“善意的提醒”。同肤色才不会被宰,从前的社会里,比较隐晦的,多在长辈之间才明显。受过新一代国民教育的我们,不会理会这种偏见。

当前族群关系紧张的社会却不好说了。

久不搭计程车之后,开始应用uber,近日多遇见的是巫裔司机。Uber的车子是很干净的,司机周到,收费合理,由于有电脑的管理追踪,心理上也觉得安全。

跟计程车最大的差别就是,投诉计程车几乎如石沉大海,反之,Uber或Grabcar之类,你的一个叹息都被慎重看待。

另外,我所碰见的uber司机,每一位都要聊天。有哈比人在的话,由他负责跟司机聊,来去重复几个话题,乐此不疲。若是我招的车,只好由我来回应司机的问题。

近日从机场乘车回家,又是马来司机。他本以为我在古来Aeonmall等,找来找去不见人影,再通电话时才知道他看错了,把Aeromall看成Aeonmall。Aero当然指飞机。不过不怪他,我也没听过何时士乃机场换了新名堂。在这位司机之前招的几位都莫名其妙的取消载客,可能就是这个问题。

无论如何,等了近一小时,好不容易上了车。我们就开始聊了。通常我学哈比人的招数,从他何时开始驾uber开始问,然后围绕在uber的一般课题聊开。五十开外的马来大叔的本田CRV比我的车子整洁一百倍,他才开了三个月,平均一天开一辆小时,周末多一点。

我向他请教如何申请当司机。我觉得这个公司顶不错的。在吉隆坡招到几辆,都是年轻的马来小伙子,虽然只开Myvi,讲不了英文,但态度亲善乐谈,没少点礼貌。有一个跟我聊金正男谋杀事件。

我跟马来大叔说,由于uber,年轻人有个机会利用空余时间挣钱,好过聚在一起lepak浪费光阴。至少他们学会了勤奋,看到实质收获。对方很同意,兴奋得很。(后来在宇环电视《全家私房钱》看到,只要一周腾出下班后的18个小时驾驶,就可以月入2到4千令吉,等同大专毕业生的收入!)

接着我又说,这个是共享的观念,很了不起。另一个资源是空房间,我给他一个例子:有一个住在吉隆坡泰来大学侧门正对面的华人,把半间角头屋隔出很多间小房,每间有床/桌/衣柜,厨房/厕所/厅/洗衣机是共用的,平时出租给学生当宿舍。没学生租的时候,就提供给通过Airbnb订房的客人,一个晚上收50元。

大学有庆典的时候,客户不少,因为外地来的学生家人要找地方睡觉。

马来司机听得雀跃,他说他的屋子也是角头,弄了五间房,每间都有厕所,以后孩子长大离家后,刚好可以模仿我提到的例子,因为他家正好就在工大附近。因此,他再三问清楚Airbnb怎么拼字,用心记忆。

然后我们又聊其他共享的生意,如摩托车Dego Ride,可惜我国交通部不允许。曼谷/印尼可非常流行呢。

聊着聊着,一会儿家门就到了。兴奋的司机大叔给我看手机银幕,他说,你看我给你打五颗星。

老二把行李搬下来之后,对着车比个thumbs up。儿子一路上粒声不出,其实他一直在听,回到家时才表露他的欣赏。

我从来不知道,原来乘客搭uber也会被评价。这就有趣了。
                                                                                                                                                                     

很受中下阶层女性欢迎的摩托德士被禁止。                                                                                                                    

Monday, February 27, 2017

每个马来人有自己的伊斯兰

其实宗教从来就不是铁板一块。有些穆斯林讲不可以,另一些讲可以;有些说信仰是他跟上苍之间的事,由不得他人来指指点点,什么可做什么不可做。有些权威却说,我国的穆斯林很笨,需要威权来规划/布置“安全”的环境,以免穆斯林因无知而犯下滔天大错,无颜见阿拉。

当我们看到这个皮肤黝黑的华人葬礼礼仪师,忍不住在背后议论他的种族。

“是原住民吧?”从山里出来跟华人老板打工,学历低难找工,碰到好老板,薪水可以,做得久了,得心应手,这可理解。

他甚至用华语指挥丧家,我们跟着他的指示鞠躬,跪拜,敬茶,献花,绕棺等等。几句发音不太标准的华语,首次入耳时,大家都懵了。不过场面严肃,不容任何打岔间断。然而老迈的海南馆执事喃喃地主持,大家更听不明白,唯有看这个礼仪师的指示。

对我们的大惊小怪,身为道地人的我哥一脸多见不怪的表情,说他是如假包换的马来人呐。

在瓜拉登嘉楼的华人族群小小的殡仪馆里,我们遇见在他州他城难得遇见的人。有见过印裔,锡克族在华裔民间信仰庙宇当庙祝的,穆斯林跨宗教从事华裔民间文化信仰仪式的,实在没听说过,何况是白事。

马来人跟华人同事一样,白衬衫黑西裤,漆皮皮鞋,符合现代专业礼仪师的形象。看他的行事神态,了解他已入行良久;这份工作华裔青年做不久,他反而留下来了---难道不曾引起族人的鄙视?肯定的是,他曾经面对许多华裔顾客的诘问/疑惑眼光,多到他已经甘之如饴,甚至心中得意。

在瓜登的华人,庞大巫裔之中的几根豆芽,是不会介意谁替他们的逝者处理白事,做得适当就行了。事实上很多华人会称赞,钦佩他的开明。

重点反而是在他身上,什么时候宗教局会来找他,给予“规劝”。照目前的局势,含猪毛的油漆刷子和啤酒需要另外装进玻璃柜里隔离,那么像他这样从事传统上典型华裔文化产业的马来人,在威权眼里,“罪恶”有多大呢?

为此,我都不想提得太明显,使他曝光。

我们的天气热,入殓师不穿大衣,不过也很正式,十分尊重逝者和丧家。(图取自梅艳芳的丧礼--明星八卦大分享)

Wednesday, February 22, 2017

Syok sendiri


扮皇帝妃嫔,礼三千佛和供佛大斋天法会。吉隆坡某佛寺。

也是宣告天下,即是陛下,重婚哪需受困于庶民那唠子麻烦条例?

Saturday, February 18, 2017

从吉隆坡到波士顿

小时候没什么机会见到她,五根手指数不完。她家住吉隆坡,搬到新山后,我回乡拜年时,她家差不多也是回去上班的时间。

她的事情,间接性倒是听过几项怂人的。

如偷窃。由于父母没有给她买名牌货,同学们炫耀,她觉自卑,有天乘大家不在班里,她偷了同学的文具。这种事很容易就被发现,记下污点。

反正小时候换学校如换衣服,她妈说,不断替她缝新校徽。还有,老惹她妈发飙,曾赶她出家门。学业成绩不行,行为也出问题,赖老师不会教,总是爸爸出面跟她转校。中学还没毕业,就念过二十多间学校,朋友满天下。几乎入基尼氏记录了呀!

白云苍狗,今年她硕士班毕业了,以CGPA3.9分的成绩光荣毕业,美国波斯顿大学。

真是苦尽甘来。她妈悠悠道来,无限感慨。

我只记得见过一次面。在她祖母家,我仓促拉开厕所门,眼神撞上一脸怒容,及马桶前面丰盈白皙的大腿。虽不该看见的没看见,我依然狼狈关门落跑,不敢再面对。那该死的厕所门怎么没锁好?人家已经是少女了啊!

我不敢向她妈提起这个经验,只觉自己羞耻。她妈也说过大女儿性格冲动像男生。家里曾经短期招待一个日本交换生,性格顽劣,违规驾车几乎出车祸,女儿居然报以老拳。当年我没挨刷,真幸运。希望她永远不记得这事。

这样的孩子,也有很高的心愿。在英迪大学念美国学分转移时,志愿是长春藤大学,临去时学分不够,进了宾夕州或费城大学。念完学士,转进波士顿大学,了了心愿,而且成绩倒是越念越好。

算是迟开窍的孩子吧?还是我们国家的教育氛围不适合像她那样的孩子---勇于挑战,不服老师,不让她服气就不听从,来到美国则如鱼得水。祖母劝,在新加坡香港找份工作,离家近一点,回家比较方便。

她才不肯离开美国。

为此,她爸一直支持着她,房租学费伙食费,仍然由家里掏钱,她爸还给她买了一辆车子作通勤。她爸的意思:“别回来啦,申请绿卡去吧,我供你。”女儿不算任性---他负担得起。

咋看像是被宠坏的孩子,高中后脱胎换骨。因为中学毕业后,去了一趟美国当交换生,她变了。她妈认为女儿是这样变好的,带着感恩的表情。半年的寄养生涯结束后,联系不中断。甚至后来养父失业,她爸慷慨地跨国为他们换一架洗衣机。有钱真是好办事。

所以她在波士顿的生活也不寂寞,闲时常去探望曾经的养父母,见他们的面比亲生父母还多。(当然除了视频之外。)

还有,她信了基督教,在校外有教会圈子,情感密切。回到家中时,她爸曾经跟她激烈地“讨论”这个课题。她妈在背后跟我讲,说不过她。是吧,这种年纪,这个状况,难。

这个故事 没有主题,没有结论。因为,主角年纪还小着呢,我们老花眼别把人家看小了。

不知道放什么图好,随便转贴。取自波士顿大学网页。

Thursday, February 9, 2017

雄狮与巨人


《Lion》里头最精彩的一段对话。妮可对养子说:“不,我们不是不能生,而是选择不要生。”

然后她又说:“我们认为世界上已经有太多人口,而我们可以为不幸的孩子提供一点庇护。”

看到这里我不由得笑起来。真伟大!

妮可饰演一个小时有个酗酒父亲的澳洲妈妈,跟丈夫跨洲领养两个印裔孤儿,其中一个是男主角戴夫,另一个男孩馒头斯有性格缺陷。根本不是好玩的娃娃,戴夫快乐长大后,成年时候陷入忧郁症,未到塔斯曼尼亚之前的日子鬼魅般纠缠,无法工作,颓废度日。馒头斯呢,自小一激动就自残,长成酒鬼无法自立。

戏看到一半,我以为妮可夫妇会把馒头斯退掉,这个大麻烦,即使我很有爱,可是没有理由折损的我幸福。哪知妮可夫妇咬紧牙龈忍耐下去。

虽然不是亲生,但一样含辛茹苦带大的儿子,却都不是东西!对我们的惯性思维来说,恐怕直接骂自讨苦吃。

但,如果是自己血脉,孩子走岔路,似乎就能打落牙齿和血吞。

戴夫鸿运当头,得到最好的养父母,充沛的物质生活,完整的教育,富裕的社会里高尚的工作,为什么他还是要自讨苦吃---对过去念念不忘?并且毫无廉耻的暗中探查回去的机会?

戴夫说了很有意义的一句话,对全世界的养父母很重要,他说:“对不起,你们不仅领养了我们,也领养了我们的过去。”

那段流离失所,担惊受怕,被虐待不安全的烙印。这些无法消失,总会找机会窜出来闹腾的怨气。

人生是不公平的。幸亏(或不幸?)妮可有颗愿意容纳孩子的怨气的大心脏。由于曾经被虐待过,所以她准备好接纳。即使后果不如人意,过程痛多过乐,她选择承担,一路走到底。这已经趋近圣人的境界。

世上真的就有这种情怀。别因为我们做不到,无法摆脱因自私而来的愧疚,就对别人的无私付出冷讽热嘲。


看《Lion》之前已经看过韩片《巨人》,东方剧作家和导演不拍人性的光洁,而是呈现人性的现实,可是更接近我们,感同身受,我们的心理状况就是这样的,不是吗?

《巨人》描写家境窘逼的少年,由教会领养,养父母会把行为不捡的少年轰出家门,
他为求养父母欢心,胁肩谄笑,忍辱偷生。千方百计,只盼挨到教会提供他念神学院的机会。谁知不争气的父亲,认为他已到赚钱的年龄,要把他领出来,换成小儿子进去收容所。

失职的父亲,无能的母亲,爱带条件的养父母,利益冲突的兄弟,没有关怀的同学,男主用他的方法去适应,直到崩溃的那刻。

其中养父母三番五次有意提醒:“没有血缘的孩子啊,都不知道会不会感恩?”

句句如磐石压在孩子心头。

读《Lion》影评,有影友说影片描写的境界,一般中国人无法理解。老外收养(外国)儿童的心理和中国人的领养是很不同的。目的不同,处理方法也不同。

中国人养儿防老。老外呢,分享资源?瞧瞧安祖利娜左利和布莱德皮特,典型的养父母情意结。

韩国也是儒学当家。儒家从血缘宗亲为核心,慢慢才辐射出去。把自己的基因流传下去才是最重要的,世界是排最后的。

Saturday, February 4, 2017

努力过日子


好啦,洗完晒干藏起来,是努力过寻常日子的时候了。

该上的班继续上,该挣的钱努力挣,该念的书用心念,该煮的饭记得煮。

该疼的狗别忘记疼,她巴着呢。

好不容易等到你们回来,隔壁放的鞭炮多恐怖,你知道吗?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