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奶期

承蒙同学介绍,老大很快就找到工作,成为同学的同事。薪水不是很漂亮,菜鸟初入江湖,不可能好高骛远,足够维持生活已经偷笑。

上了班,才知道其实公司的财务不是很稳,前景扑簌迷离。老大决定硬着头皮做下去,至少留下一年,学上几手功夫才打算。迟发薪的话,靠他的红包积蓄过关。从婴儿时期到最近的红包钱,数千元定存,原来可以救命,幸亏之前他只花过一些来满足物欲,没有用到干掉。

才上班两个月,老大就提起同事已经在谈论投资,买房买车,他觉得跟他们的距离好远,感觉特别悲凉。

细细听他倾诉,原来也是这个女同学,已经开始物色房产。大家都是一样的新丁,老大觉得吃饭都不敢开怀大吃,女同学居然那么有本事?或许吉隆坡雪州人比较不一样,早熟,有志气。

女同学有军师指点,妈妈会适时指导,是时机做啥。还没毕业就投书找工作,抢先一步;一有固定薪水就申请贷款买房子,利用岁数的优点,拉长贷款期。现在有很多首间房子辅助计划,有许多优惠,买了当投资。

几十万的数目,我们老大真没有这种概念,他一看到就慌。不过,我们也不是坐以待毙,未毕业,老大就听从建议,每个月从储蓄扣一百元出来买基金,聚沙成塔,希望十年过后基金会有不错的回馈。

当然不能跟房产相提并论。

阿W的男朋友,也是仅上班第二年,酒店业,薪水不是很多,苦哈哈过日子。他要换份工作,跟同学一起创业,需要车子。他爸爸吩咐,去借100巴仙的车贷,家里不会帮忙。男孩乖乖听话,自己努力扛起责任,当个男子汉。

我们老大领不到薪水那段日子,他爸以为理该出手搭救,我不吱声。找房间租的时候,他爸曾想长期补助,让他住好一点,我也不吱声。

过段日子,老大适应下来,小小房间没有冷气也住得可以。克难型床褥,也睡得熟。每天步行一公里余上班,也习惯了。每餐尽量不超过十块钱,喝自带白开水,看起来寒酸也没关系。所以跟他见面时,我们都要带他吃顿好的。

上面提到的女同学和阿W的男朋友,都是不错的青年,念完书步入社会,就是自己来了,没有拉长断奶期,咔嚓剪了就断了,潇洒。

会有这种感慨,是因为听到亲戚的悲惨故事,义愤填胸,可是又觉得母子俩是周瑜打黄盖,旁人说什么都是多事。那么亲戚为什么要说给大家听?为了抒发心中的委屈吧,说出来她就舒坦了,虽然她不会来硬的,而会继续纵容儿子,有求必应。

重点是,他们的生活水准在高档,没有从低筑起,所以无法适应那种只是基本没有class的环境。住过高级公寓,当然不可能找一两千元的三房平价公寓。所以他至今,29岁,月薪万多,仍然不够钱带老婆孩子搬出去住。

他要住的是Mont Kiara的公寓。五千元月租,他还无法负担。

这样,我就无言了。我和他的思想频道差太远了,不可能理解他的难处,不可能了解他为了身上的熠熠光芒,如何地苦苦维持。豪宅,大车,高尔夫,应酬,贵夫人娇妻,佣人,王子公主矜贵般的孩子。。。

在他的婚礼晚宴,亏我还给了老大不小的红包呢。切。

张爱玲:“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爬满了蚤子。”----对于某些人,即使爬满了蚤,也要美美的披着。


Comments

  1. 来!老大,阿包叔叔教你一招。。。你赶快去把一个女孩子变成妈妈,看你娘出不出手救你?!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有话您说,我听着: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网络课和同学

原来像桃姐

身份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