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30, 2012

很多好人的地方



‘好人’这两个字,无需想得太多,就是照字面的意思,善人。

有天早上,老公把烘不干的衣服晾出来,阳光却是凉的,白晒。

我们在纽西兰行动靠旅宿车,是从基督城租来的。里面有一切基本设施,睡床、桌子、炉子、厕所、橱柜、冰厨等等。除此以外,万能的老公事先从网上,搜到在基督城开民宿的中国网友,借到一个电饭锅和蒸烧层。

车内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问题是,没几天,我们发现饭锅的塑料蒸烧层不见了。不知何时遗漏,在哪里丢的。由于我们几乎每天都在移动,每个城镇只住一两天,每次移超过百公里,所以不可能回头去各个营区厨房,找跟人借来的东西。

实在很糗。只不过是漫游网络时,有样学样,根本不认识,对方却提供这么好的方便,而且不收费---哪,给弄丢了,还饭锅时怎么交代?

从那刻开始,我们常常点算车里的吃饭家伙,主要是汤匙、叉、盘、碗、杯、锅之类,因为弄饭和吃饭,都在营区的公共厨房做,每顿饭带着家伙进进出出。人多,分开洗碗,有时餐具会缠到公共厨房、或别人的家伙之中。
狄佳坡湖边的营区公共厨房。买了米,借到电饭锅,可以每天吃白米饭,幸福。

来到白马丘营区,在公共食堂吃饭之后,老大丢下盘子就打算走人。这里没有电供,所以水喉只有冷水,老大说水太冰了,洗盘子手疼。我忍不住训斥,难道别人洗就不会疼吗?结果小朋友们吃饱,通通去不同的洗碗槽洗自己的碗。

收拾好回到车上点算,少了一对汤匙和叉。怎么老是不见东西?我真有点气了,这么简单的事,还是无法管理好。
白马丘营区过夜,虽然无电流,但有食堂、厕所、自来水,也是要收费的。不过,没人跟你收,你自己凭良心投进去(否则你会得到early morning visit from the warden,通告上说)。路过苹果园,下车买苹果,也是自取一袋,自己投11元入碗内,园主有他事忙,不出现。


先放下不快,大家健行往Kea Point去看雪峰。来回大约三小时。回途中,我灵机一动,刚才老公特地检查了全部桌子椅子,留意有没可能落下餐具,却忘了检查在视线外的洗碗槽。小朋友被骂之后,精神恍惚,反而更易丢三落四。
Keaoint远眺雪峰。

回到营区,我马上回去食堂。一推门,里面空无一人,却看到我们的钢汤匙和叉,安放在靠门的餐桌上,顿时溢满感动。

显然,某个来吃午餐的营友或卫生员,发现了别人遗下的餐具,没有顺手牵走,反而从洗碗槽拎出来,放到桌上,相信物主会回头,不要让他失望---对来这里玩的人失望。

也许在各个营区被落下的餐具,无从计数,大家大可拿别人弄丢的来顶替自己粗心遗失的,没准已经蔚然成风。然而,我们这次就是很幸运。虽然仅是一对餐具,却让我很感动。

为了补偿弄丢的蒸烧层,我曾一早奉命到皇后镇的超市找。一踏进门,迎面来的老伯伯售货员,听了我的描述,十分仔细、热心地告诉我,这里找不到我要的东西(何其相识的回答),我可以往机场行驶,路边将见到很大型的超市、电器店中心,那边才比较有希望。

他除下老花眼镜,抬眼看着我的脸孔,认真听我的中式英语,不明白就问,再三重复重点,深怕他的意思传达不到我脑中。做不成生意也罢,重要的是帮到人。我离开之前,给他竖起一个大拇指。

后来我们依老伯伯所说,找到大卖场,仍找不到蒸烧层,却买了很多烹饪的材料,开心得很。

每过一两天,大家就得上超市采购三餐的材料,所以常面对各镇各城的收银员,我发现她们真爱讲话,几乎都要对每位结账的顾客寒喧两句,甚至超过几句,太亲切了。第一位收银员聊开之后,吩咐年轻的下属帮我找人字拖,找不着,教我到哪儿去买。她们宁可让下一位客人等着,先解决我随口的问题,实在不好意思。

接下来碰到的也都和颜悦色,总要带笑启口问一句,总找得到话题关心一下。好像跟客人聊天是职业本分,遣词用语不见得相敬如冰,倒像住你隔壁。主要的是,从来不见客人需要排长龙等结账,所以双方都有闲情八一下。

每到一处的营区,我们一定很注重公共场地的卫生,因为本来就很干净了,没有理由轮到我们弄糟。这种制约是很有效的,别人都这样,所以你就不敢自私放肆。甚至煮饭之后,我顺带也把没用过的炉子流理台抹干净,让整个厨房好看。

老大欣赏过几天的街景之后,提了一个很好的问题:“为什么每户房子的围墙都那么矮,不怕贼么?”(可知道我们家,或整个新山,多的是围墙比人高啊!)

为什么?----社会的贫富差距不成问题之所以。纽西兰有最低工资的条规,只要工时足够,已能应付基本生活。很多异国年轻人来打工旅游,边做短期劳工,边游览纽国,快活得很。

我家婆问另一个好问题:“为什么没见到外劳?”不仅马来西亚,先进如美英也很多外劳呀。外劳几乎是全世界各国的必须,填补本国人不愿做的低薪粗重工作。

我们没机会见到农忙的工人,只见草地上啃个不停的牛羊,即使下雨、暮色中,还在啃。这样养牲口,多闲啊!城里、店里,连打理卫生间,全是白种人在工作。鸟不生蛋的荒山野岭,修马路设路障,也是白肤色的大男人或俏娇娃。

所以大约又回到薪资制度和通货制衡的原因。纽国人不一定很有钱,但都有闲,爱着他们的山水花树之余,不忘维持高度的道德品格,而且普及得叫人惭愧。

 
这两只,每天睡得好香。特别是老幺,简直省掉早餐,引擎开动了才稍微醒一下,移到座位继续睡。

Tuesday, November 27, 2012

合什的洋售货员


 
抵达皇后镇的时候,老幺的鞋底已经脱剩最后一层布。Reebok牌子呢,不过是老大的旧鞋子,当时骨科医生建议紧包的鞋可以改善老大的扁平足,老大却不怎么爱穿。球鞋放太久没穿,外表还好,一穿去步行,没几下子就开口笑。

有的路很难走。


玩过小型橇,回到皇后镇下榻的营区,泡点面,拖延一下,我们步行到临近的街道找鞋店。下午八点多了,这里日长夜短,天还是亮的。即使阳光流连不去,由于偶阵雨,气温迅速下降。

老幺汲着人字拖鞋跟着。初抵达,为了买拖鞋,我可找了好多间店。还没夏天嘛,零售商都没摆放,只有价钱上百的球鞋触目可及。后来才在一间卖平价童装和女装店内,找到一纽币的拖鞋,因为是2011年配合什么节日的纪念拖鞋,当然是中国制造。

来到货币犟劲的国家,除了找麦当劳随便糊口,就是找中国货才不会淌鼻血。

早知道在大马买新的拖鞋带来。纽国关卡不准访客带进鞋底有泥沙的备用鞋,必须彻底洗干净。我在家里刷了很久,仍无法弄得一干二净,索性只穿一双鞋到来,却发现是很糟糕的决定。

因为旧球鞋不堪纽西兰土地的折腾,会裂嘴。我们一行十一人,三人的鞋需要更换。

皇后镇是旅客血拼的据点,然而很多店已休息。我带着老幺摸上一间一间的鞋店,货色很多,却关在玻璃橱窗里。虽然街上还有很多旅客,除了食阁,晚上七点后商店就不做生意了啊,大约是人工昂贵,老板觉得不划算。

后来我们踱进一间小店铺,专卖爬山配备,由一个洋女人掌着柜。我直接溜到鞋架看看有没有较小的鞋码,却看到挂着Crocs大头鞋。平时在家里老幺穿着的就是廉价Crocs大头鞋仿制品。我以为他一定会很高兴,岂知他固执地不要,说:“一定要包住脚才行。”那种要百元以上啊,换算马币乘以2.6!为了应急?其实最难走的路,我们都走完了。

掌柜的说她没有我们要的鞋,她卖的是爬山鞋(大约瞅过老幺脚上的人字拖,还有我脱掉一层鞋底的Adidas。),她建议附近另一间,那边才有我们要的东西,只是不知还有没营业。在我们之前,老幺的表哥一定曾经来过,他的鞋也咧嘴了。七点之前,他赶得及进去她所提的那间,买到新球鞋。

我们匆匆赶去找,果真已经关门。只好隔早离开皇后镇之前,再来这里一趟。

接着我们到街上闻名世界游客的Ferb Burger去找老幺爸爸。天啊!我们逛了那么多时间,他还在队伍里面排着。网上几乎都一致赞这里的汉堡很好吃,最低纽币11元!我却不怎么认同,有句马来文谚语Indah khabar dari rupa’。

买到汉堡之后,我转念一想,不如自己就买一双Crocs吧,可当包鞋步行,也可当拖鞋穿去公厕冲凉,穿了袜子就不会冷了。所以领着大家回头去找那间小店。

掌柜的还认得我。她关怀地问,那间店关了吗?本来是我提起一双大头鞋试的,老公转身看到摆着几双二手鞋,也取下一双给老幺试。其实二手鞋子大了一点,掌柜的去找厚袜子,想帮忙解决问题。老幺的脚底磨着地面两天,好不容易舒服一点,二话不说马上要了。

我问掌柜的最重要的一个问题是,有没有折扣?她笑笑,大头鞋可以九折,二手鞋是别人托卖,没法减价。我们也不多说,结账。大头鞋纽币53元,在大马要卖马币200多元呢;二手球鞋纽币60元,还崭新干净,完全没耗损。

洋掌柜致谢。我忍不住告诉她,是因为她诚恳助我在先,我才动念回头来的。(她的生意冷清,没见其他客来。)

一脸感激之情的洋女人,对着我这张东方面孔双手合什,我也俯首回敬她一个。

地上开满野花,白的叫着daisy。




p.s.正版Crocs大头鞋依然是由中国制造的。隔天老公在城外的超市看到25元的球鞋,建议我买一双。我则很满意脚上的红色大头,不需再买了。买鞋好像选老婆,舒适为先,旁人很难建言。

老幺的Reebok和我的Adidas都魂归纽西兰的垃圾桶了,安息。

Sunday, November 25, 2012

纽西兰,很多红杏出墙来

-撩人。意乱情迷。春天从北半球离开,带着寒意来到这里。
把花圃打理好,不仅是为房子增值,而是基本态度,充分发挥英式花园的精神。
房子不一定大,花圃却都整理得好。园务也是男主人的工作,特别是用电剃剪灌木篱笆。

想象小朋友自小就在这种氛围长大,学习领会美感。
真是不浪费气候的优势,很多植物都是移民份子,遥遥乘船而来,落地生根,茁壮生长。
公厕不仅要干净,也得美美的。
 
有个韩国大妈在破坏美景。

Saturday, November 24, 2012

左边哞,右边咩

风吹草低见牛羊
前面却是沉默的---山啊!
早上赶路,云海。
还有湖。  
天空很蓝,湖水更蓝。  
“朵朵白云就是我的故乡~~~”,有首歌这么唱。
然而路边的花呀,吵杂得叫人心猿意马。
纽西兰这块南半球的土地,
踏着了,
也这么看着了,美丽实在不容话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