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30, 2013

一年容易又中秋

多了一个人,今年的中秋不一样。明年呢?
安知千里外,不有雨兼风?

Thursday, September 26, 2013

长豆学华文

长豆弟弟向我抗议,无法符合我对考试成绩的要求。长豆在奥地利自主惯了,想念书就念书,平时也没什么功课,临考前两天才翻翻书。即使是这样,成绩还不错。大约人长得聪慧,及时拢拢佛脚也能过关,成绩除了甲就是乙。

我看他资质不错,硬是想逼逼他,不要他太懒散。结果长豆赌气了,完全不是他的方式嘛。国中校里到底有没派作业,我全不晓得,总没见长豆做功课。念独中的老大老幺几乎天天要写功课,对比一下,醋劲就来了。

这让我为难。老幺时常问,干嘛长豆不用写功课、不温习课本?一问长豆,则说道:“在学校做完了。”不然就是:“都是重复的东西,我不想做。”

其实,他也是狡猾的角色。一早决定了,例如物理、化学,需要背诵许多方程式,他光听课,不打算好好练习,考差了就算了。只有生物、英文,他比较有信心会解答考题。反正,不肯下心机自习、备考,反复练习的概念不是他那杯茶。

在学校里,长豆什么课都去听,大家该上的课都有上,太累时偶尔在历史课上打瞌睡。有时跟随华裔同学去上道德班,有时跟随马来同学上伊斯兰课;放学后,有时去上会计,更多时候随几个华裔学生上华文课。

课都去听了,却没带功课回家做,也不买课外作业。一副尽人事的模样。

只有华文,长豆却很用心。他只做华文生字练习,背听写;最近中秋月色分外明,华文老师特地令他背《静夜思》。还没学稳几排字,长豆却十分喜欢诗歌,叫他背了解释,他也能用刚上手的几个华文字,当着全班面前,粗糙地讲解诗仙的诗意。

完了,华文老师对同学们训了一车话,长豆听不懂。我想大约就是隔山打牛,苦口婆心地劝勉同学珍惜华文课之类的。

唯一的华文老师,教全校华文班,平时已忙得像牛,难得还主动给长豆补习入门课。国文老师却不会做这样的事,平时上国文课,老师不理他;长豆就取出华文老师给的字汇笔记,学简单的华文和国文字。

我极担心长豆不感恩,常常提醒他别让华文老师失望,派下的生字一定要及时写完,听写不能交白卷,不要糟蹋老师的心意。

长豆是用心的,吃了晚饭,大家打开书本做功课,长豆也坐一席,取出练习簿写生字。 从写生字,长豆倒学了东方的学习方式,不断重复锻炼,加深记忆。希望耐性和稳重,也这么一点一点地练上来。

这洋小朋友干嘛这么喜欢华文,音准挫折,反复的枯燥,也打击不了他的兴头。呆子。

小侄儿平时满嘴英语,最讨厌写华文字,碰到长豆请教华文,倒兴致勃勃当老师。 

Monday, September 23, 2013

转帖《母语教育》

觉得不错,没事转贴一下。


Educating a child in its mother tongue has been proven to be the best way of making the child to understand easily what is taught, improve its capacity and gain confidence which in turn helps the child to forge ahead. 

Mother tongue education is now generally regarded as the first step that a child should take in a multi-lingual, multi-cultural and multi-religious society. It positively contributes to the growth and development of multi-cultural society and unity in diversity.

The struggle throughout the world for the recognition of and teaching in mother tongue has been long and perilous, resulting in bloodshed and deaths. The United Nations Educational, Scientific and Cultural Orgnaisation (UNESCO) has put its stamp of approval to the importance of teaching and learning in mother tongue and to celebrate it with its proclamation of 21 February of every year as the “International Mother Language Day” in November 1999.  This date commemorates the students of the University of Dhaka (Bangladesh) who were killed by the Pakistani police in Dhaka in their demonstration for recognition of their Bangla language.

Notwithstanding the UNESCO’s recognition of the importance of mother tongue education, there is still reluctance and resistance on the part of a dominant community to accept the importance of mother tongue education and the rights of the minorities to teach and learn their mother tongues. The dominant community’s demand for a single language education system as a means to unity has proven to be a false premise in many countries.

Malaysians have been slowly but surely pressurized by various educational policies and practices to do away with mother tongue education in due course and adopt a single language education system. 

This persistent move to introduce a single language education system of education by eliminating mother tongue education needs further debate.


使用母语教育教学已经被证明是最好的方式,能够让孩子轻松地学习及理解,同时提高学生的能力以及信心,从而有助于开拓学生的思维。

母语教育现在普遍被认为是孩童踏入多元语言、 多元文化和多元宗教社会里的第一步母语教育可以对多元文化社会的发展和异中求同带来积极作用。

争取母语教育受承认及使用母语教学的斗争一直是漫长而艰辛的,其中更引发流血和死亡事件。联合国教育、科学及文化组织(教科文组织)已认同母语教育教导和学习的重要性,并199911月,宣布从2000年起,每年的221日定为“国际母语日”,目标是向全球宣传保护语言的重要,促进母语传播的运动。这个日期是为了纪念在1952221日,因参与捍卫母语运动示威,而被警察开枪打死的孟加拉学生。

尽管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已经认同母语教育的重要性,但还是有部分的主导地位的社会人士不愿接受母语教育,否定少数民族以母语教学及学习的权利。主流社会要求单一语言教育系统以团结大家,在很多国家爱都被证明是错误的做法

我国人民一直受到各种教育政策的逐步加压,以便在适当的时机可消除母语教育,并采取单一语言教育系统。

这种不间断地通过消除母语教育,以引入单一语言的教育制度,应该受到关注及需要进行更多的辩论。



取自
Gabungan Bertindak Malaysia(GBM)
Plan of Action for Malaysia  (PoAM)
马来西亚行动方略联盟(行动方略联盟)


Tuesday, September 17, 2013

老妈与海


当我老到站不稳时,
儿子你还记得妈是在海边长大的。
儿子, 你没忘记啊!
谢谢你带我来重温旧梦。

妈握住了你的手,
什么都不怕了。
儿子,真谢谢你,
谢谢你。


(僵硬的膝盖,雀跃的眼神,牢靠的臂膀)
(手中的妈妈如小女孩般兴奋)





Sunday, September 15, 2013

母亲的脸



歌词:
罗大佑-母亲

你如此端详的这张迷惑的脸
和那历经风雨和冰霜寂寞的眼
寒冷的冬天怕你在夜里着凉
温暖的春天是你年幼的阳光
绵延里跌跌撞撞谁的成长
是个熟悉的身影又出现在你的身旁
无言的牵挂中想你在世间流浪
孤单的思念中盼你往归途遥望
母亲的怀中是个蓝蓝的海洋
抚育了你终于成青春的脸庞
挥挥手告别的光阴不再回头
抬头看看那苍老的目光依旧温柔
童年的旧事绵绵如岁月停留
片片的拾回是终于拥抱你的手

母亲的怀中有个蓝蓝的海洋
曾经你也有一个青春的脸庞
你如此端详的这张迷惑的脸
和那历经风雨和冰霜寂寞的眼
寒冷的冬天依然有夜深寒凉
春天的温暖只因你年幼的阳光

 尽头的那端有笑容。

Sunday, September 8, 2013

唠叨有理

载了一对老夫妇。一上车,老妇就喋喋不休,在我耳旁不断地问话与叙述,想把几个星期未见之关心,一倾而出。

不知她是否在找话题,然我在听车里的广播,兴正浓。美国到底要不要攻进叙利亚?化学武器的证据确实了吗?

长者仗着年纪,打破沙锅问到底。所问的课题,身为后辈的,一定要全盘托出吗?有些事情我不太想跟她分享,难免语气冷淡。唯唯诺诺,终令对方觉无趣而住口。

想起我弟,这种应对方式,他最了得。十之八九,想套他口吻,三两句就熄火,如逼乌龟伸头,没辙。他根本就没专心听,给你软钉子碰。

唠叨仿佛是女人的特许经营,特别是老女人。一上年纪就长气,抓住副耳朵,非念个不停? 所讲的话,用筛篓一滤,实质的材料没几两。某某某某甲乙丙丁怎么又怎么,灌成十升溶媒,百倍稀释。

许是寂寞。

或不是。近日上了课,提到原始人homo sapiens有三大特点, 造成他们成功占据地球,大量繁殖。其一居然是因为原始人类懂得八卦,用喉咙发音来话家常。原来八卦很重要,对当时的情景来说,太重要了。

原始人是群居动物,除了对生活环境保持警惕,避开凶猛野兽的袭击,或分辨何处寻得粮食,人类也需要晓得团体生活里的其他邻居。隔壁床位,或两尺远睡着的那个人,性情好不好,你遇难时他会不会舍身相救?另一个洞里住着的那个男人跟领导打架了,你该帮谁?这次这个猎到山猪的人的母亲很有地位,他分肉给你时分少了,你要计较还是忍辱偷生?

这些消息和资料,如何流通?原始时代没有报纸网络,只靠口传,而八卦就是方法。八卦而得的教训或知识,避免消息灵通的人陷入困境,以致无法存活。所以人与人交头接耳,互传观察心得,避凶趋吉,乃方便门也。由于此番习惯,人类部落得以容纳大量成员,远远超过其他的群居动物。数量增加后,办事又更容易了,如合作围捕马群等。

所以八卦是埋在人类基因里的生存之道。

早在几年前,小薇跟我投诉,埋怨外婆整天念念念,搞得人人升起无名火,我就给过她类似的解释。外婆没上过学,自身从乡下到城里生活,一切资讯只能以口打听,只能靠朋友,所以习惯延续到如今,碰到有人在她身边,她就反射性地讲个不停。而且对方有消息分享的话,禁不住眉飞色舞,不亦乐乎。

有交有换,互得利益,皆大欢喜。

问题只是一根羽毛变成鸡。人的嘴,最难控制,说得兴起了,什么花边(或结论)都掰得出。乘倍转播,伤人不见血。主角一觉醒来,变成臭人。

而且,时代不同了,以讹传讹,只当传声筒,不知分辨真假,弊多于利。如以基因之名,堂皇归之有理,那么男性沾花惹草,奉本性欲尽量传播基因,也是有理的了。


Monday, September 2, 2013

小黄人米念再创造

老幺的手笔。

Call of Mini Zombies 变成 Call of Minian Zombies。真是够搞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