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pril 6, 2013

网络课和同学

我第一个网上课程昨天结束了。课程指导和工作人员将整理作业及测验分数,如果分数超过51分,学员就会收到一张结业证书。

证书当然是没什么‘含金量’的,仅仅一个月的短期课程,而且总共有至少两万一千位同学,从世界各地一起上课,多么壮观啊!则也显露指导教授是无法兼顾全体,只能靠电脑去批改和统计学员的成绩。这是网上教学,特别是免费课程的局限。


只是四个星期的教学,打印出来的资料已经一大叠,表示我囫囵吞枣的分量。其实还有部分是没法打印的,因为太厚了,如联合国参考资料或在地考察报告等。那些本来有去读的动机,后来不了了之,因为从网上一页一页去细读,我的老花眼受不了,也非常容易分心。

课程是十分充实的,得益匪浅。课程也很紧凑,每天都要花一些时间念那些蟹行文字。最伤脑筋的是在同学的论坛,全球各地丢出来的问题和意见,打击你平时刻板的思考纹路,令你从另一角度来想,同时又反思自己为什么一直那样想。

就如之前我所说,同学的资质是非常高的,有的已经是博士,或上了年纪,经历过非常岁月的老将,有着超乎想象的生活经验。他们的想法很珍贵,仿佛为井底之蛙搭一架楼梯。然而,居于我本身的局限,常常无法完全领略其精华。

同学论坛与教授的课程录影,是旗鼓相当的,可惜不够时间仔细翻查,只能匆匆瞄过。连教授本身也坦承,每天热切的期待同学的论坛,甚至夜里无法入眠。我不太敢在论坛发表,怕自曝其短,到头来理屈词穷。多数同学辩才、逻辑、学识、批判思维、自省勇气一级棒,从他们身上学习良多。而且礼多,烟硝味淡薄,即使各执一词,也是持平而论。

你道白人或欧美同学的见解比较厉害么?其实,中东、中国、印度、菲律宾、澳纽、南美洲的见解也很高的,而且英文掌握能力非常好。有一些课题常演变成长篇辩论,如殖民挟持基督教剥削原住民,发生在全球各地,到底是宗教本身的观念或人为的傲慢。(这个有趣,改天写一篇)

另外,大家的求知精神非常旺盛,动不动就丢相关课外读物或资料的链接出来,或请教授介绍课本,有的同学会去翻来读,我当然是假装没看见,不然会累死。他们是真的为求知,这么勤劳,一张结业证书根本如云泥。

我到底是为了一股气,有始有终,就是不肯半途而废。

在论坛碰见一个住砂拉越的同学,比我老一点,大约近退休年龄。那条谈论的题目是关于寄宿学校。我们之前上过加拿大近乎百年的基督寄宿学校的历史,加国政府强制原住民儿童进入学校就读,4岁开始就去了,去受基督教启蒙,目的是改造印第安儿童,使他们变得如白人一样文明。(跟澳洲 the rabbit fence一样的故事)

我跟进砂拉越那位前辈的帖,说即使我国没有类似的概念,可是我们有主要文化霸权,也提了listen姐的例子。

那位前辈回复,是的,只有马来土族会这样霸道。他说我们有自己的方法对付,不必去理会。然后令我吃惊的是,他说由于这是政治话题,很敏感,不适合在这边讨论,应就此打住。

我纳闷了很久。后来也解释了一些,但他不再复话了。

我很好奇该前辈的身份,几乎马上跳出一个念头,他是不是当教师的啊?

为什么我会有这样的刻板联想呢? 刻板这个东西,真是恐怖。












7 comments:

  1. Replies
    1. 有时罢了。如果减肥也这样就好。

      Delete
  2. M姨怎么没打算去攻博吗?

    几时跟你老弟一起开讲座,唱双簧?

    P/S: 你老弟的朋友,莫莫,最近做得很不美叻~~~~~你老弟没去教训他一下吗?


    ~~~阿包

    ReplyDelete
    Replies
    1. 我不要当野鸡牌炸鸡。有免费的网络博士班么?阿包有办啊?

      几年前听老弟语气,好像跟他不是很friend酱廖。我跟你讲过了,我弟是绣花枕头,轻声细气,没有脾气。

      Delete
    2. 大选迫在眉睫,阿包不忙打笔战么?这样闲到我这儿来逛?

      Delete
  3. 505很难呐~~~~~

    老实说,我很担心这一次的大选。。。。

    如果民联输了,那种爆发力很恐怖的。。。。

    如果民联赢了,那种野火燃烧的后遗症,也很难扑灭。。。。



    阿包~~~~

    ReplyDelete
    Replies
    1. 快买机票全家飞去上海吧,不然先落脚在新加坡。

      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