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懂他讲谁?

我弟弟刚发表的文章,因为被报章“修正”,他逐一朋友寄出原版,我才有幸读到电子原文。

一则欠浪漫的言情小品
30/1/2010


我年少轻狂时曾写过诗,但从来没有写过小说,难得如今有了个专栏,理应好好尝试。基于最近也看了不少偶像剧,如《公主小妹》、《败犬女王》、《敲敲爱上你》等之类,颇受启发,也感觉手痒,是以想借此空间来磨练磨练一下文笔了。故事如下:

话说有个男孩甲追求某个女孩。老实说,该男孩的条件一点都不差,人长得英俊、挺拔,又身家殷实,嫁给他就算不能享尽荣华富贵,至少也会非常有“安全感”。可知道安全感对于许多女生来说是很关键的,就算对方长得不怎么样,年纪有点大,或者有点邋遢,都可以“原谅”,但安全感却一定要有,否则就难以托付终生。

可惜的是,女孩老早就有个青梅竹马的小男同窗,且称作男孩乙吧。两人虽不算是男女朋友,但关系还是挺不错的,至少彼此间都有些些“意思”。无论如何,由于大家年龄都还小,所以也就不急于发展什么恋情。女孩虽然对男孩乙不是没有好感,惟毕竟还是想趁着年轻多给自己一点选择的机会。此乃人之常情吧?

结果某天女孩与男孩甲偶然相遇,男孩甲惊其为天人,即展开热烈的追求。女孩被追求,当然多少都会有点飘飘然的虚荣感,但还不至于立刻接受对方。毕竟,感情的事,不是可以那么仓促地敲定的——除非是绝对“没理由”的彼此“来电”,叫人瞬间擦出灿烂火花,直接坠入爱河(这是可遇不可求的美事啊!)。

因而,女孩对男孩甲只是保持礼貌上的客气往来,适当时表示婉拒,但也并非完全排斥、回避对方。毕竟,就算当不成恋人也不至于要“拒人于千里之外”或“反脸成仇”吧,当普通朋友还是可以的。再说,女孩也只是当下还没认真考虑交男朋友而已,未来也未必不会接受对方。

男孩甲其实可以保持君子风度,若不耐心等待以显示真心诚意,也何妨暂且放下,反正“天涯何处无芳草”?然而,不幸的是:他显然过于“敏感”,结果因女孩的婉拒而导致自尊心受损。他不能理解:何以自己的条件那么好,女孩还是“不能明白”、“不能了解”、“不能接受”呢?

于是,想到自己的家族于当地可是最有地位及权势的望族,他就借种种宣传管道,如家族企业旗下的媒体、广告社、演艺公司、专业写手等,来向女孩表示:“我是很优秀的,也会很温柔地爱护你、照顾你的,跟着我才是你能够得到幸福的唯一途径!”他希望通过如此方式来让女孩自动“明白”,最终给其投怀送抱。

女孩从来没否认过男孩甲确实是于各方面都很优秀,乃至刚开始时也有点为此而心动。但现在却觉得对方如此高调地“自炫”,以及“恩赐”般的示爱,未免“太超过”了。这甚至是某种赤裸裸的“自恋”和“傲慢”,根本不把他人放在眼里,所以开始感觉有点恶心。

没想到男孩甲的自负和自尊心还真的不小,接着又宣布自己的家族是市面上最正派、最崇高、最“根正苗红”、最“皇家等级”的。看到女孩仍没正面反应,其语气竟开始变得有点硬,以半带“惋惜”,半带“不忿”,加上稍微“酸楚”的口吻,呼吁女孩应该更努力地来了解他,了解了就会产生好感,乃至爱意,那结局不就会很“圆满”了吗?显然,他就是不明白:正是本身的高高在上、屈尊降贵、英雄救美般的姿态,才叫任何“有骨气”的女生都无法爱上他,甚至还打从心底瞧不起他。

讲到这里,不得不厘清一下:说句公道话,男孩甲的家族也的确是个相当优秀的家族,历代以来,所出的善翁仁士、伟人智者还真不少。许多人都曾受过他们的恩惠,所以心存感激,也乐于与之交往、合作、共存共荣。只不过,那么大的家族,难免也会有品流混杂的问题,所以总会几位不肖子孙,时而仰仗家族势力来摆架子、耍横、欺凌弱小,委实叫外人头疼。

看到女孩如此被男孩甲所痴缠、骚扰,男孩乙不懂是基于友情,还是自己也不自觉的爱情,忍不住插手请求男孩甲理性一点,别流于“不识趣”,乃至没格调地咄咄逼人、死缠烂打。结果这引起了男孩甲更大的“敏感”,恼羞成怒地指责男孩乙介入他人的私事,甚至还侵害、冒犯、亵渎了其伟大家族的利益及尊严,并大声恐吓将采取严厉行动来对付对方。

看到男孩甲如此激烈的反应,不论是自愿或被迫的旁观者,都不禁摇头感叹:有必要如此“无限上纲”吗?乃至男孩甲家族中比较开明的某些成员,都对之“冇眼睇”。问题是:男孩甲一向精于讨得族中长老的欢心,有一定的“背景”,所以也没人敢与其唱反调。于是大家就倾向偏安,给他面子、下台阶,或采取退避三舍、息事宁人的鸵鸟策略,希望能苟且“混过”。

咦?没想到此招还真的有效,事情的确就如此蒙混了过去。男孩甲发了一阵少爷脾气后,稍微冷静下来,虽依旧未能赢得女孩的芳心,但至少也轰轰烈烈地展现了其不容挑战的雄风,心理创伤也因此多少得到了补偿。总而言之,族长们并没表示任何不认可的态度,就证明他“一点都没错”,而是女孩和男孩乙等人太无知、无礼,太有眼无珠、“敢敢犯上”了。

因而男孩甲还是坚信自己是绝对优秀的,并且继续祭出家族的强势地位和至高权威来防止人们怀疑他的优秀,包括先发制人地借严刑峻法来禁止任何可能挑起人们质疑其优秀性的言论。然他同时也不忘“友善”地提醒人们应多多主动前来认识他、参与他、见证他,那就会因了解“真相”而喜欢上他。

男孩甲似乎一直没能明白:筑起高墙、关上大门、架起机枪大炮后,才来自己阐释自己、自己赞美自己、自己宣传自己,是没用的。不论自己本质上、终极上是否优秀,但别人的评价毕竟还是出于别人的实际观感。所以在君临天下、耀武扬威、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霸王姿态下,还想勉求别人承认本身的优秀,无疑是缘木求鱼。

诚如老子有言:“不自见,故明;不自是,故彰;不自伐,故有功;不自矜,故长。”(《老子》第二十二章)如果男孩甲能够放下身段,学会谦卑、同情和宽容,不介意收敛少爷脾气,卷起衣袖和裤管来与弱势者平等相待、同台共处、同道相济、同甘共苦,乃至涓滴归公、大中至正,那肯定会赢得众人的欣赏、信任和尊重,包括博得众多美人心。

写到这里,我已江郎才尽了,或许这对早已不耐烦的读者会是个福音,毕竟本文写得一点都不浪漫。最后,为小心起见,还是得申明一件事:本故事纯属虚构,乃随性的文学创作,希望不会有人拿自己来对号入座,以至衍生烦恼。不过,若有人可从中创意地发现什么有价值的深意和哲理,那就恭喜——惟这绝不是本人的“阴谋”。

读完后,我也江郎才尽,母鸡他提边位?哼(ˉ(∞)ˉ)唧

Comments

  1. 原来是说吉打林晓薇入教事件。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有话您说,我听着: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但愿是危言耸听

懂事的时机

不同校友不同想法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