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胆和人肾


归真堂:活熊取胆汁 对人和熊都做了贡献?!


我常常用膝盖思考,所以至今都不能发达。不然像我这番年纪的,早坐拥三房四屋,另加良田十亩。

以上养熊农场,活熊取胆汁,并想上市集资的商业活动,依对方(还有某某大学教授背书)所言,“对人及熊都做了贡献。”

这次我认真思考,觉得还有一个很棒的点子,若是这次归真堂上市成功,接下来,他们(或是很有野心的类似机构)还可以如此铺路。

世界很多贫穷地方,也是养育孩子最多的失控区域。教育低下,传统风俗信仰牵制,当然还有避孕到底是男方或女方的责任,加上三妻四妾,导致太过贫困的家庭,仍然接二连三地生子。父母为了喂饱孩子们,或仅让他们存活,不得不牛衣对泣,甚至卖出身上的器官。当然有的家庭不一定由父亲做牺牲,反而是十四五岁的女儿或妈妈,卖了肾,换钱给哥哥娶新娘。

取自Newspick

这种秘而不宣的‘风俗’,到处都有,巴基斯坦、印度、中国、菲律宾、印尼,肾功能败坏的有能力病人,跨国去那儿寻找恩人救命,从捐献者到医疗机构一条龙服务齐全。全部机能建于商业消费基础,付费换得性命的延长,收费获得生活的改善,取和给,都是谋求幸福。

既然有需求,就有市场,与其偷偷摸摸,不如摊在阳光下受管制。就像哥本哈根的大麻市区、安姆斯特丹的红灯区。

这种中介机构,可以在第三世界各国设立据点,传统上已经有活跃的肾脏买卖地点,去收编当地的街童,或赤贫家庭的幼童,提供安逸、卫生的居所和足够粮食营养,并教导之感恩效忠‘再造父母’。

待街童长到十八之后,就是履行合约之时,中介机构则安合约收割强健少年的肾脏,转售急等移植的病人。反正只有一个肾脏也可活,否则,他们早就在街上沦落为雏妓、毒贩、残疾乞丐、扒手,被黑社会支配;或根本活不到十岁(或被极端组织搜罗,训练成娃娃兵打圣战,当人肉炸弹。)。

当然这个新鲜肾脏造福另一条生命,代价菲薄,中介还应再犒赏捐献者若干金额,作其婚礼费用、购买三轮车维生、或购买一栋房子安身。这样算来,比他父亲的命运好多了。

“中国药科大学教授、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GAP项目发起人周荣汉称,熊在秋天经常毁坏老乡一年的庄稼,老乡就杀熊取胆。以前是杀熊取胆,现在不仅仅是把 这个物种保护了,还能给人类治病,所以说熊也做出了贡献,活熊取胆汁,对人类做出了贡献,也对熊做出了贡献,我们何罪之有呢?”(腾讯新闻)

我这个建议跟以上论点不一样吗?吼吼。


Comments

  1. 成龙说:我只是犯了全世界男人犯的错。。。没什么的,有时犯错可以“名正言顺”!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有话您说,我听着: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但愿是危言耸听

懂事的时机

不同校友不同想法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