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rch 17, 2012

拿督亲戚

没料到我也有机会攀上挂有拿督衔的亲戚。具体来说,不是我的,是我夫家的。

就是我男人的表姐的儿子,那家伙还要尊称我作舅母。不过三十多岁,年轻有为,妻子惠外秀中、美丽大方,两个小孩还没够我大腿高。

他说拿督这个衔头是彭亨苏丹送的。就几年前他的公司向彭亨苏丹买地,出口杀价,苏丹怎都不肯退让。几番拉扯下来,苏丹干脆送两个拿督衔头给他和合伙人,当作他们要求的折扣。

如此这番。都跟苏丹做生意了,能不算大腕吗?

我男人的外甥,不过是一个教师的儿子,母亲当陪月婆,从小家境一般。他的今天,是自己奋斗而成。我们去吉隆坡逗留三天,表姐不断邀请我们到她儿子家去坐,盛情款款。

那栋屋子在高尚住宅区,四百万三层楼的独立洋房,跟蔡犀利及儿子住同区,偶尔晨运会跟蔡医生碰面。蔡医生还会主动来握手云云,我家翁转述,羡慕语气不言而喻。

好吧,富贵之人,还没碰面之前,我已经打算划清界限,咱攀不上。但熬不过表姐请客的意愿,就随便在商场的旧街场咖啡馆交谊一下。

待见面后,奇怪怎么有一个黑衣男子随侍在旁?

原来是外甥的保镖。噢,不言而喻,包括很多:是不是害怕家人、自己被‘一些人’绑架?是不是跟黑白道时常有交涉?嗯。。。那保镖的挂包里是不是藏着武器---枪?

原来报上说的,在商业广场看到保镖伺候小孩,这回亲眼见识了。

我家翁占着辈分,总是拉人谈大马政治。这次外甥说出了家翁很不爽的立场。他认为下一个选举国阵联盟如果败下来,国家会陷入混乱。家翁沉不住气,跟他争辩,对方只是静默,心底大约不以为然---老头天真啊。

其实,外甥代表的是大马华社里成功的大生意人,上层阶级。他们希望的当然是维持现状,以熟悉的手法经营,延续同样的人脉,才能持续占优势。

改革,只能靠中产阶级了。

6 comments:

  1. 对咯对咯,老头太自我也天真啊!

    ReplyDelete
  2. 属于中低下层的阿包觉得,政权的转移,不是单由选票决定。我国社会政治生态还没到那个程度。

    PR不愿意告诉选民,而BN也不能说出口,国家军队的立场,至关重要。

    《警察门》事件,让我们对国家机制黑暗面,窥得一斑。

    是故,如果PR在来届入主布城,国家陷入混乱的几率非常高。

    ~~~from 心有戚戚的 阿包

    ReplyDelete
    Replies
    1. 那阿包认为顺其自然,让岁月来决定转折点吗?所以‘阵痛’之说不可为?

      Delete
  3. 老头一点都不老头,我一直以为,只有我们上一代的父辈会怕乱,原来我们这一辈还有人真的怕会乱,难怪“国家陷入混乱”的唬人论调还有市场。

    没有如果,只有结果,不能一味如果这样,如果那样,而选择逃避,只能放手一搏!

    你尽管笑我天真,我不想墨守成规的可悲!

    ReplyDelete
    Replies
    1. 阿heng是对您楼上阿包喊话吗?呵呵。

      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