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人的故事

舊作(02/10/2009)
Link

我念大学的时候,男朋友送了一本小说《黄祸》给我,他以为我文学修养很好,一定喜欢读这种书。岂知我只翻了一页这个生日礼物就看不下去。《黄祸》在北京天安门六四之后出版,写的故事是假想发生大饥荒,中国人如何生存。因为害怕政治迫害,作者开始不敢用真名,匿名出书,经过很多年后才修正。

我是工作后无所事事,勉为其难才看下去,接着读出味道,心惊胆跳地看完的。印象深刻的有几个段落,有段描写人民太饿了,连存着下种的种子也吃了,断了后路。接着有些饥民开始吃当地蔓延的野狗,野狗是吃遍地饿死的死尸而大量繁殖的。所以饥不择食的人,开始间接地吃起自己同类。

我的心脏不太好,读这本书的时候,越读越压抑。只读过一次,如今印象还是难于磨 灭。现在读了另一本由日本人栗屋刚写、董炯明翻译的《出卖器官》,也是心里不舒服。连带回忆起从前读书难受的经验。

书中主要是谈及人体利用及人体商业化,当然令人有很多感触。而最后一章论及“人吃人”的历史及未来,更是触目惊心,忐忑不安。

人吃人不是新鲜事,自古有发生,从人猿阶段开始就有吃人的的现象,到后来人类文明了,特别是经过近四百年西洋文明的熏陶,人类才停止明目张胆地吃人。说没有明目张胆,因为世界各地此起彼落,仍然听闻杀人狂吃人肉;或是受到饥饿威胁的时候,如困在雪山(安第斯山中七十天)、海难、各个战争灾难大饥荒,仍有吃死人事件传出。不久前一个小朋友才把暴发户在中国吃死胎焞药材的照片贴出来,据说可以强身壮阳。开始时我是不信的,现在我有点信是真的。

人肉也是蛋白质,器官、骨髓含更丰富的营养。古书籍里如《本草纲目》就有记载人体能治病的例子,除了古代中国,日本、埃及、欧洲,都有利用木乃伊、尸体及部分人体来当药品。古方已有列明,现代人偷偷当猎奇地吃人体,也不算虚幻了。

怎么说,都是非常恶心,连提到都反胃。即使知道现实中是发生的,大部分的人都选择漠视,或当做禁忌不可提及,因为一提起就很难受。然而该书的作者是一名教授,他从学术性的层面下手,以科学的眼光来谈,就会减低情绪上的煽动。

还记得就在今年发生大米短缺的事情,使到米价飙升,至今仍没有降价。早在1998年,世界已经进入粮食不足的时代,起先是发生在第三世界,慢慢的蔓延及各地。对比世界产生粮食的能力,人口是过剩了,何况还有分配不均匀的情形。现在世界人口仍在增加中,粮食将出现长期性的短缺。当社会秩序失控,没有东西入口解饥,你说历史会重演吗?

真为我们后代的肚子担心。

作者点出一些很新奇的看法,能不能接受,端看你的心态。

死去的人类,算不算一种可以循环的资源?当灵魂离开后,除了土埋火化,人体可以留下来继续贡献社会吗?当然可以,有些地方流行捐献死尸,做大体老师,给医学做实验研究。也有不少自愿或被迫(如新加坡,死前如不声明,死后肾脏是国家的)捐献器官给需要的病人。

有些学者认为,其实把死去的人的器官移植到活人身上,也可诠释为“吃下”人体。这种想法恐怕会让非常多的人不安。高尚的尊严不该如此被糟蹋?还是该理论是冷冷的手术刀,剖析的是层层蕾丝下的事实?

为了解决粮荒,把尸体换成食品至少提供一种很丰盛的资源,让更多人可以存活在地球上,符合生命功利主义的精神。当然不是如疯子或戏里的僵尸一样抓起失去温度的手臂来啃,而是把尸体交付解体厂做分解,器官和组织摘出供移植,人肉制成食物,如罐头腊肠之类。

老实说,目前在先进国家已经有这种作业,如美国各地的脏器官获得机构(Organ Procurement Organization)、器官银行会从尸体摘取心脏、血管等器官,送到克劳生命(Cryo Life)公司,由它处理心脏瓣膜、软骨、血管等人体零件的加工及销售。它还是福布斯(Forbes)杂志评选为全美最优秀两百家上市公司企业之一。不仅是私人企业,慈善机构如美国红十字也有销售从尸体摘来的器官。当然还没有人肉食品贩卖。

而且,很多我们不晓得的情形,如人体干燥硬膜(脑部外侧的膜)用来治车祸意外脑硬膜破损、流产胎儿的脑细胞用来治柏金森氏症(Parkinson Disease);甚至在药店很容易就买到的紫河车(滋补强壮药)其实是人体胎盘制剂。迫切需要的时候,吞下去的人怎么都不觉得恶心了。(传闻有巨星吃人类胎盘养颜??)

作者最后如此下结论:“若把器官移植、脑死尸体利用、新型人吃人论等问题比喻为火车站,我们不妨认为器官移植是起站,脑死尸体利用是中途站,新型人吃人形态则是终点站。这列车已经开动了,车名叫《生命功利主义号》。现在唯一的问题是:我们要不要踩下煞车?”

科技医学发展到如此地步,要拯救人类,还是得回到哲学层面。短视的我决定了,死后把能捐的器官摘出后,就烧了,不能当罐头。

Comments

  1. 方从新闻了解,朝鲜又在撩拨她的核武,以威逼外国施予粮食救援。
    这,是不是世界秩序的颠倒呢?

    ReplyDelete
  2. 很严肃的问题,把器官捐出来没问题,我在犹豫我的肉可不可以当罐头?要做成红烧人腿,还是黑酱油人肉碎~~~~

    ReplyDelete
    Replies
    1. 先生您够不够料做五花肉?比较好吃。

      Delete

Post a Comment

有话您说,我听着: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但愿是危言耸听

懂事的时机

不同校友不同想法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