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5, 2014

考完要吃螃蟹

记不清什么时候开始,老幺考完试,不论是哪一种,期考、月考、半年考或年终考,或政府标准考试(这个更有力),我就得给他顿好吃的。

小孩上考场总带怨气,仿佛是为我而考,不是他自己要的。为了考试,辛苦极了,读书做预习、查字典背书,不得看电视,禁止玩电脑游戏,天亮一张眼就烦,又少一天准备,还没摸透的课文叠起来依旧一尺高。

而且念华文学校,没少点考试,至少一年得考四回。所以不知何时开始,考完吃大餐变成定律。

小时候容易骗,肥肥油亮的鸡肉饭,足以满足小肚皮,三四元大概可以糊弄过去。接着,某个时候,尝到了日式照烧鸡肉饭的甜美, 后来几年的考后只能带去日本餐馆吃这个。几个考试就吃几回。

照烧日本鸡肉饭价钱还可以,从十二元吃到涨价变成十六元,一家人一顿晚餐下来,控制在九十到百出元以内。考完属于欢乐时光,独乐了不如众乐乐,所以变成由哈比人带全家外食。何况哈比人的荷包比较厚,我正好噤声,由他当好人。

今年老幺的骨头突然长长,就快跟我齐高,暴长的骨头对营养更饥渴,一天到晚嚷肚子饿,临睡前可以刷掉半袋土司面包,涂番茄酱吃。

也是某个时候,应朋友之邀,带他去海番村尝过海鲜之后,小朋友的考后菜单换花样了。

有天他说鸡肉吃腻了,今后要改吃虾。意思是平常饭桌上的肉类,从鸡肉改成虾肉,而且最好是大虾,比较有口感。可我好像才千方百计地鼓励他学吃吓球,说得要翻脸了,还是引诱不到他多吞一只。时间都到哪儿去了,那个小鬼头不过长了几寸骨头,居然已学会品尝虾的味道?

虾肉只算是日常的菜单,不配当考后搞赏。为了补偿消耗的脑汁,老幺今年下的菜单是螃蟹。

乍听我几乎下巴坠地。什么时候他又懂得螃蟹的美味了?这些他以前完全不肯尝试的!发育期的孩童真的很会吓人,不知不觉中他们突然晓得大人才了解的好事。

老大是懒人一族,鸡肉鱼肉有骨头他不吃,虾肉带壳也不吃,螃蟹这种一看更讨厌。没想到另一个孩子却不嫌弃,鸡肉带骨才好吃,而且晓得吃完皮肉,骨头咬碎后,可以吸骨髓,最没味道才是干干无骨的鸡胸肉。两兄弟一起吃肉,可以互补,各有所取,不会抢吃。

然而螃蟹这种龇牙咧嘴的东西,要吃一块很小的肉,也得费很大的劲,老幺居然明白其中的滋味----不经一番风雪,焉得梅花扑鼻香----这也是吃螃蟹的快感之一。我的诧异是,到底他几时学会的?为什么我不知道?我可不曾看他认真吃过螃蟹。

附近有新开张的餐馆促销,两只肉蟹五十元,便宜得偷笑,我们一家赶紧去。 在新山城里,时价是一公斤一百二十元左右,没事谁吃得起?厨师炒出一大碟咸蛋螃蟹,我吃了两只钳子,哈比人吃若干,老幺出声了,剩下的全归他。

本来以为他不是认真的,尝了几口就会累。岂知他一手钳子,另一手往嘴巴送,完全自己来,不需帮忙,而且吃得很香,面前叠满螃蟹碎壳,完全没有浪费。

我家里天生一个老饕,可惜他娘不擅厨事。

今后他开的条件,答完全部考卷当天晚餐,要有螃蟹。小子胃口越来越精致,我怎么受得了?这个条件,肯定不能从,不仅肠胃,钱包也不依呀。


津津有味,大朵快颐。

4 comments:

  1. 无形中培养出了一个知食分子,也不是坏事,这是一种修养,吃螃蟹讲就细心和耐心~:)

    ReplyDelete
    Replies
    1. 总是looking at the bright side啊!
      呵呵。

      Delete
  2. 现在的老饕食客都能赚钱,可好好培养哦!

    Reply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