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老同学联络上了,问我的行动电话有没有whatsapp,他为我们那年同学开一个组,成员已近三十人。他指的那年,是小学一年级开始的那年。我们上同样的学校,直到中五,有些甚至到中六,至少11-12年同在一个屋檐下。

某人问过另一个老同学,为什么没有追自己班上的女同学?这位老同学答:“从一年级看到18岁,什么变化都没有神秘感了!”当时自己因为在场,难脱嫌疑,只好干笑,心中想彼此彼此。

第一位老同学是热心人,不断联络失散的同学,同学又提供另外同学的讯息,逐一累积大家的电邮和电话号码。

盛情难怯,我加入了第一批whatsapp,开始收到二十年毫无联络的同学们之消息,心情非常激动,也高兴。读着他们在小小荧幕上直肠直肚的话语,失笑之余,一一记起同学们年少轻狂的面容。对着青梅竹马,我们才能如此直率啊!

然而,几乎清一色都用英语打简讯。我们从前是念国民型华小(中)的呢!也许很多还没有掌握汉语拼音的输入法,宁可打英文比较顺手,若用书写输入更糟,因为已忘掉很多华文字了,只依稀记得讲而已。

如果不是陪着儿子做功课,我猜我也还没学会汉语拼音输入。

换到三十年前,谁会预知那个那个现在会变成这样子呢?有的远住洛杉矶,有的变身成为澳洲人,不少搬到新加坡发展,都站稳了脚步,也有很多留在家乡默默耕耘,好几位当上了我们亲戚小孩的老师。时光荏苒。

难得连上,几位男同学特别亢奋,整夜叽叽喳喳,直到半夜一点,我的电话还没止息。老同学拉了三十人成团,任何一人输进一条简讯,每个人的手机都会响。很少人会任由手机提醒个不停也不去查看的吧?结果夜里没好眠。

隔天我的手提电话直接当机,电池干掉了。电话款型太逊,不仅记忆容量不够,电池也受不了如此索取。后来我充满了电,上去此起披落的谈话,插缝告诉大家我很感动,找到昔时旧识,让我回忆起每张纯真、朴素的脸孔,和点滴往事;可惜我的配备不足,无法跟大家继续连上,退出乃无奈之举。然后就把自己删掉。

删掉之后,整个人轻松了,也不觉得有什么可惜。

岂知,老同学实在是热心(真是瓜登人的赤子之心),没多久电邮过来,他把全部电邮地址整理起来,给每个人贴上找得到的大头照,寄给大家。 隔个时间,谁生日了,主持会寄出电邮祝贺,全体都会收到。

估算一下,上下大约已达六七十人,工程浩大,花了多少心思啊!

我忙把自己比较好的近照电邮过去,因为老同学没有我whatsapp的户口照片,找了小学团体照剪下来贴上,惨不忍睹(那时还没人样!)。

天网恢恢,我最担心的事情,居然真的发生了。



p.s.主持人发起一个聚会,明年,回去热浪岛,办个小学校服派对。。。。我的天!真是疯了。

每一个同学都少不了在这里度过或快乐或强说愁的时光--烂石头海滩

Comments

  1. 从小玩到大的,没什么见不得光,事过境迁,物是人非,老同学你看我,我看你,难免又惊又喜!

    ReplyDelete
    Replies
    1. 呵呵,熟悉到什么神秘感也不存,还有什么惊喜?

      Delete
  2. Replies
    1. 这不是老来风骚么?长到这幅身材,怎么挤进小学生校服?

      Delete
  3. 楼上的M姨,日本Av女优不就喜欢穿校服的meh?

    ~~~~阿包

    ReplyDelete
    Replies
    1. 小学的校服,还没见过的。大约阿姨看AV的阅历不比阿包丰富。

      现在卖的校服有没有臀围40寸的嘞?要不大家不就得变incredible hulk?同学真是处心积虑啊,其实是逼大家减肥。

      Delete

Post a Comment

有话您说,我听着: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网络课和同学

原来像桃姐

身份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