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17, 2014

严重失焦

长豆弟弟有个很漂亮的要好女同学,是巴基斯坦和日本混血儿,五官姣好,长发翩翩,当然是穆斯林。

在新山的国中校园内,明言规定,所有女穆斯林都要戴头巾。门口塑立大大的牌子,图文并茂,清清楚楚,但不知按国家法令那一条。

这个女同学二八年华,青春雅丽,可不喜欢束缚自己。常常临到校门,才匆匆忙忙往头上随便拉紧头巾,头巾下不套发套,没多久,发丝刘海总偷偷溜出来透风。

因为如此,她几次被训导主任招去面谈。 校内纪律问题不少,同学抽烟、光明正大步出校门逃课、迟到、帮派族群挑衅群殴、男女同学明目张胆牵手拍拖,这些都没忙坏训导主任,还腾得出时间精神找没戴好头巾的女同学训话。

见了主任,该女同学依然我行我素,在校勉强戴上头巾,一跨出校门,就在其他等车的同校生面前扯下头巾,一副小姐就是不捞你的样子。

我想,主任维护宗教清净的精神,就是目前马来西亚穆斯林道德官的精神,严重失焦。

雅虎新闻每两三天就亮一条,某某女星被要求包紧一点,不知谁谁呼吁她遮起头发。 老梗不断重复,看得腻死了,仿佛没有更好的新闻占版面。在中国成名的少女歌星,凭一曲华文歌《征服》光宗耀祖,回来没多久,就‘清真’起来,不可排除巫裔群众施加的压力。当然也不排除,某一部分因嫉妒,以回教之名,诬赖她的人格,没有遮好代表心灵不纯净,施过不良手段。

这种象征图腾,简单方便,最易混淆视听。遮好了,就代表洁净吗?所以你看拿督K的歌星新太太,越包越密了。最经典的是,沙茶大姐,在牛公寓的丑闻当儿,本来只是忽悠盖下的selendang,一夜之间,变成密不透风的hijab。这个桥段实在太拙劣了。

仍不住怀疑,大马尊贵的伊斯兰道德先生们,难道女性遮不遮,比起泛滥成灾的贪污贿赂还重要吗?女人的性特征是犯罪的归因么?而贪污却是在地风俗,默许的国情文化?

可怖的是普罗如无头苍蝇,追着粪臭以为是茶香。

欧洲长大的长豆不时问我,为什么这个那个马来少女或妇女,可以不遮头发?对呀,理直气壮的话,就拿那一条法律去控告她吧,看是谁错了?

很久以前,这里的马来妇女甚至只围沙龙到腰际,露出胸部。长豆找到一张荷兰或英国人办的学校教师与学员的群体照,女同学们整整齐齐,一律沙龙只绑到腰部。去柬埔塞吴哥窟看壁雕,当时的土族,基本上东南亚人女性和现在非洲某些部落,大同小异,资源不多,露胸是常态。

后来由于外来宗教影响,沙龙就拉上一点,系在乳房上面。。。“现在包到脸!”长豆用两指从额头到下巴划一圈。不约而同,我们笑起来。寻根究底,什么是马来人文化?立国时候马来人把族群识辨和伊斯兰绑在一起,可没有送中东文化做free gift吧?

长豆初来,就他行动的范围,入目所见,错以为凡是马来女性一定得包头,没包头的是错的。这跟坊间的无形压力有关。我得三番五次解释,no, no, 是你自己的选择,可以不戴头巾的。

只是许多许多的穆斯林妇女屈服于家中男性的威严,因循苟且。也有不少女性带有一种心理,既然已经落水了,就大家一起湿,才能平衡。在这个国家,从前甚至是母系社会呢,女性在社会里的地位比男性高,主导经济话语权。围上头巾之后,可知牺牲的代价有多少?这个拘束象征,基本原则是把女性从公众场合隔离出来,何止因为清真那么简单。除非清真代表这个意思。

一间我常去的银行,眼看跟了五六年的女服务员,从‘自由主义’接二连三沦陷,都戴起头巾,连一个额上常点红印,穿及膝裙的印裔女生,最近也服众了。我不知道,或许她嫁给了巫裔,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跟长豆一批同来的一个美国女交换生,给编派到登州某乡镇,是校内唯一露出头发的女性,受不了校内不断的诘问,“为什么可以不戴头巾?”她索性戴上头巾上学,以堵愚昧之口。

连从外国来的客工,因为来自孟加拉或巴基斯坦,也以为有权指指点点。我在大人超市,看过一个管保安的客工,跟收银员玩笑:“你是华人吗?为什么没有戴头巾啊?”那女孩没好气地否认:“不不,我是马来人,我的名字叫Nurul Adhira .......,我是马来人呐!”

这种‘人家讲’,摇唇鼓舌,推涛作浪的压力,才是最最厉害的。

 

4 comments:

  1. 那是一顶无形的大帽子,可以莫名其妙把人压得透不过气,窒息而死。

    ReplyDelete
    Replies
    1. 从前的马来人崇英,现在的崇阿。无论是英国或阿拉伯,还不是外地输入?哪有本土‘authenticity?

      Delete

  2. 题外话。。。。天灵灵,地灵灵。。。召唤M姨扶乩开坛问事。。。


    M姨如何看待此事:http://cforum.cari.com.my/forum.php?mod=viewthread&tid=3330427&extra=page%3D1

    是阿包的母校呐~~~~~

    ReplyDelete
    Replies
    1. 请问善信油钱几许?此问题可大可小,伤脑筋啊。。。非若干油钱,解决无道。

      奇怪,人人可怜小学生书包太重,原来中学生(看来多是初中,着短裤)也有增无减。很多学生,下了课不是直接回家,还要赶补习或社交,带着大书包怎方便?
      老校友阿包爱校心切,何不成人之美,捐献铁厨供诸学弟妹寄放私人物件?校方可烙印阿包贵号于礼堂墙壁,扬名立万,流芳百世!

      Delete

有话您说,我听着: